年少心靈的競技場!Intel ISEF 國際科學與工程展
專題故事

對中學生而言,科展是一年一度重要的活動;能夠獲選代表台灣參加全球最大的Intel ISEF國際科展,簡直是走進全球青年的科技競技場。

1 八取五!台灣團隊參加 2018 Intel 國際科展再創佳績

James Huang 攝影
台灣代表隊在以高中生成員為主的 Intel 國際科展再創佳績,並由來自嘉義的自學生顏伯勳與協同中學的李尚融奪下工程機械領域的二等獎。

一年一度的 Intel 國際科學與工程展覽會(Intel ISEF)在 2018 年 5 月 13-18 日於美國東部匹茲堡舉行。本次台灣共派出 8 隊高中生成員的代表隊,橫跨生物醫學工程、細胞及分子生物學、化學、地球與環境科學、環境工程、工程機械、數學與物理等領域。最後共有 5 組團隊在 1792 位參賽者中脫穎而出,獲獎項目如下:

領域獲獎題目所屬學校參賽者年級
工程學ISEF二等獎Design and Implementation of a Spherical Induction Wheel Motor in Electric Vehicle嘉義市政府教育處、嘉義縣私立協同高級中學顏伯勳、李尚融高二、高三
物理與天文學ISEF三等獎奈米氣泡水溶液導電度的測量與應用國立嘉義高級中學楊承叡、王昱淇、許瀚元高三、高二、高二
化學ISEF四等獎新激發複合體的設計與應用臺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級中學張捷嵐、張捷筑高二、高二
醫學與健康科學ISEF四等獎CHST11基因表現量對於肺癌細胞產生上皮間質轉化(EMT)之影響臺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級中學邱薏安高三
數學美國數學會榮譽獎永恆的旋轉木馬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附屬高級中學王凱、江佶龍高三、高三
國立臺灣科學教育館提供,《數位時代》整理
來自嘉義、以受學長啟發的奈米氣泡研究,獲得物理學科三等獎的楊承叡、許瀚元和王昱淇
James Huang 攝影

其中,最佳成績由兩組來自嘉義的團隊所奪下,分別是以自行研發球型馬達獲得工程機械領域二等獎的顏伯勳(現為註冊在嘉義縣教育處的高二自學生)與協同中學的李尚融;而同樣來自嘉義、獲得物理學科三等獎的楊承叡、許瀚元、王昱淇,受到去年參與學長團隊啟發,延續奈米氣泡的研究,朝向不同方向研究而得獎。

北一女中的雙胞胎姊妹張捷嵐與張捷筑,以自身的化學興趣,挑戰 OLED 製程,獲得化學類四等獎
James Huang 攝影

來自北一女中的雙胞胎姊妹張捷嵐與張捷筑則挑戰 OLED 生產關鍵製程耗時且成本過高的缺點,結合兩姊妹從小到大對化學的興趣,與台大化學系汪根欉教授共同合作,以激發態複合體為原料,透過加熱蒸鍍旋轉塗佈(Spin Coating)技術製成 OLED,獲得化學類四等獎的成績。

來自北一女、並已經錄取陽明醫科的邱薏安,則以她長期跟隨中研院團隊研究CHST11基因對肺癌影響的專題研究,獲得生物醫學與健康科學類四等獎
James Huang 攝影

同樣來自北一女、並已經錄取陽明醫科的邱薏安,則以她長期跟隨中研院團隊研究CHST11基因對肺癌影響的專題研究,獲得生物醫學與健康科學類四等獎。

師大附中的王凱與江佶龍,以「永恆的旋轉木馬」為題,獲得美國數學會榮譽獎
James Huang 攝影

師大附中的王凱與江佶龍,則以「永恆的旋轉木馬」為題獲得美國數學學會榮譽獎。較特別的是,這個研究事實上是他們在高一課堂上,以數學開源軟體 GeoGebra 做數學算式研究橢圓特性時,發現橢圓的特定割線性質,並進一步推廣至拋物線、雙曲球面而得。

獲獎同學除可獲得由 Intel 所贊助 ISEF 的不同等級獎金外,也可根據中華民國政府鼓勵參與科展優良學生的相關辦法,得到教育部所頒發的獎金。

Intel ISEF 國際科展 2018
James Huang 攝影

另外,國立臺灣科學教育館也代表台灣贊助大會特別獎,經評審後頒發兩名「臺灣國際科學展覽會特別獎(Taiwan International Science Fair Special Award)」給來自美國奧勒岡州,研究颶風的 Aneesh Gupta 與印第安納州,以人工類神經網絡方法研究加州野火影響模型的 Anthony David Weng;他們將受到台灣邀請並全額贊助其旅費與台灣落地費用,參加在 2019 年 2 月在台灣所舉辦的台灣國際科展(Taiwan International Science Fair)。

2 年少心靈的競技場!Intel ISEF 國際科學與工程展

Intel 提供
什麼是 Intel 國際科學與工程展,誰該參加?裁判標準又是什麼?

一年一度的 Intel International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Fair(英文簡稱為 Intel ISEF,中文全稱為 Intel 國際科學與工程展,後中文簡稱為國際科展),由美國科學與大眾協會(Society for science & the public)自 1950 年起開始年年舉辦(原稱 National Science Fair 國家科展),自 1997 年起,Intel 開始贊助、冠名這個展會,並將之發展成更大型的國際科展,目前是全球針對尚未進大學(通常為國、高中學生)最大的科學競賽。

ISEF 每年也與許多國家或屬地的各種不同科學賽事合作,選出代表隊伍,最後由 Intel 全額贊助旅費到美國參加分屬於 22 個不同分項目(Categories)的 ISEF。本年度有來自美國以外 81 個國家或屬地共 697 位參賽者,加上美國與美國領地的參賽者,共有 1792 名決賽參加者(finalist)共同參與在美國匹茲堡所舉辦的 ISEF 2018。(ISEF 通常在洛杉磯、匹茲堡與鳳凰城三地輪流舉辦)

ISEF Subject Category國際科展競賽分項目
Animal Sciences(ANIM)動物科學
Behavioral and Social Sciences (BEHA)行為與社會科學
Biochemistry(BCHM)生物化學
Biomedical and Health Sciences (BMED)生醫與健康科學
Biomedical Engineering (ENBM)生物醫學工程
Cellular and Molecular Biology (CELL)細胞及分子生物學
Chemistry (CHEM)化學
Computational Biology and Bioinformatics (CBIO)計算生物學與生物資訊
Earth and Environmental Sciences (EAEV)地球與環境科學
Embedded Systems (EBED)嵌入式系統
Energy: Chemical (EGCH)能源:化學
Energy: Physical (EGPH)能源:物理
Engineering Mechanics (ENMC)工程機械
Environmental Engineering (ENEV)環境工程
Materials Science (MATS)材料科學
Mathematics (MATH)數學
Microbiology (MCRO)微生物學
Physics and Astronomy (PHYS)物理與天文
Plant Sciences (PLNT)植物學
Robotics and Intelligent Machines (ROBO)機器人與智慧機械
Systems Software (SOFT)系統軟體
Translational Medical Science (TMED)轉譯醫學
主辦單位提供,《數位時代》翻譯、整理

ISEF 合作方與獎項眾多,除有 Intel 提供大會大量資源,包含全額負擔所有參賽者的交通費用與住宿外,也按照各分項目參賽者比例的首獎、二等獎與三等獎。另外,如美國數學會、美國心理學會、美國化學會、美國地理學會等學術性組織一同頒發個別領域獎項,也有斯德哥爾摩國際年輕科學研討會(SIYSS, Stockholm International Youth Science Seminar)、歐盟年輕科學家競賽、Drexel 大學(Drexel University)、GoDaddy、甲骨文學院(Oracle Academy)等不同組織分別支持不同類型的獎項。

對所有參與的中學生來說,可以長途跋涉到匹茲堡與其他參賽者齊聚一堂,除了是對其在不同領域、合作競賽的一種肯定與榮耀外,也是一種新的體驗與鼓勵。代表主辦單位之一的 Intel 集團事務副總裁,也是 Intel 基金會主席的 Rosalind Hudnell 特別強調國際科展所希望帶來的「新」體驗:讓孩子在這週國際科展期間交到這輩子未曾交過的新朋友、學到從沒聽過的新知識。

Intel ISEF 國際科展 2018 台灣代表團
James Huang 攝影

ISEF 競爭非常激烈,裁判團由具相關領域博士學位,或具備該領域博士候選人資格的資深學生所組成。對所有參賽學生來說,與裁判團之間的互動,一直都是歷屆學生認定參加國際科展最深刻的體驗。國際科展的目標之一,是希望能獎勵最佳表現者,並勉勵所有參賽者。(Reward the best and encourage the rest)。所有參賽專案必須在合乎比賽的日曆年內完成(以 2018 ISEF 為例,本年度要求所有專案必須在 2017 年 1 月後開始,並於 2018 年 5 月前完成。)

每位裁判在裁判日的前一天,必須就自己所屬的分項目,在不經過訪談學生的情況下,根據每一組學生所提出專案的摘要、海報、專案筆記本與表格文件進行預評(Preview);一位不願意具名的評審透露,科學與工程項目的預評內容大致相同,針對專案研究設計(10%)、方法論(15%)、執行力(20%)、創意(20%)與表現力(35%)五項內容給予 0-100 的分數。科學項目主要要求觀察研究問題與假設,而工程項目則主要注重在實際需求與為解決問題所發展出的雛形(prototype)或系統。裁判被鼓勵在預評時選出五組自認最佳隊伍。

2018 Intel ISEF 國際科展
Intel 提供

隔天裁判日,每一個裁判會被分配到分項目底下的 13 組團隊,並另外可以自由選擇評判另 2 組團隊,用一整天的時間對每個團隊進行 15 分鐘的訪問 。裁判被要求不得讓參賽者進行冗長、事先準備的演說,建議以問問題的形式對專題進行訪視。除了深入瞭解專題領域知識,主辦單位也希望透過裁判的觀察理解團隊中不同學生所扮演的角色與貢獻,並確認所有學生是否都能夠切實理解專案內容。ISEF希望參加的學生最終都能對他們所提出的專案領域成為專家。

英語當然是要素之一,但並不是 ISEF 唯一要求的溝通語言。對非英語系國家的參賽者來說,要在這樣的年紀可以用流暢、一般通俗可使用的英語來做專業內容表達或溝通可能存有障礙。主辦單位也考慮到這點,因此特地準備了翻譯者。然而,對翻譯者來說,特定領域的專業術語可能並非其一般場合時常理解的內容,可能因此仍存有障礙。ISEF也特別要求評審透過彼此的眼神、海報上專有名詞的解釋與盡可能使用一般通俗語言,慢慢地讓參賽者表達。ISEF 也通融裁判可以在參賽者也同意的情況下,直接用雙方可以順暢溝通的語言進行溝通。

3 自學做球型馬達!顏伯勳、李尚融獲工程機械領域二等獎

James Huang 攝影
顏伯勳為投入球型馬達決定申請自學,與國中同學李尚融聯手,奪下 Intel ISEF 工程機械領域二等獎

電動車正夯,所有關注劃時代交通技術的科技宅們,幾乎都把焦點集中在如 TESLA、蔚來等電動車大廠,或跑得極快、正顛覆自己的 Toyota、Mercedes Benz、BMW 或 Audi 等傳統汽車大廠身上。很少人注意到默默無聞的輪胎,卻是 20 世紀各類由汽柴油驅動的交通工具可以快速普及到全球領域的功臣之一。

如果說驅動能源可以被顛覆,作為移動路上必備的輪胎(除非人類發明出飄浮移動大法)是否也未嘗不可?《數位時代》就曾介紹過韓泰輪胎針對不同路面需求所提出的解決方案。以製造輪胎起家的美國大廠固特異,就隨著福特T型車面世讓輪胎開始放量而在 20 世紀大放異彩,如今的固特異也思考要如何顛覆自己,推出球型概念輪胎,討論未來移動載體與地面之間的動態變化。球型概念的輪胎可能不再有輪軸,輪胎自身即具有動力可驅動車體。在這樣的概念下,輪胎與車身如何穩定結合、輪胎的動力來源與控制方法,加上能源如何傳遞給輪胎的動力來源都將同時是球型輪胎需要克服的基礎問題。

來自嘉義的顏伯勳在 13 歲開始接觸自造者雜誌與社群,開啟了動手做的習慣,在國中時期就與同學合作一起做機器人參加科展。「我就是自己動手想試試看把東西做出來。」顏伯勳說,在匹茲堡參加 2018 ISEF 現場,顏伯勳與他從國中時期培養出默契的拍檔李尚融,一個負責硬體設計與製造,一個負責軟體與自動控制;雖然才剛經歷過評審一連串英文轟炸式的提問,就對我們繼續侃侃而談,大方說話的語氣、自在的溝通表現,一點都不讓你感受出這只是個 17 歲的孩子。「就像這個球型馬達的模,光開模我們就找了好多不同的工廠拜託人家幫忙,求了一圈,最後一個老闆花兩小時聽懂我想做什麼才出手幫我。」

顏伯勳與李尚融送到 2018 ISEF 國際科展參展的球型馬達設計圖
顏伯勳提供

對顏伯勳、李尚融這樣一對 15-17 歲的青少年來說,在台灣,就算你有想做的夢想,都不見得可以取得完整的資源來實現,且所謂完整的資源,可不見得是錢。「開模成本當然很重要,但工具更重要!」顏伯勳說「我們跑遍了不同地方,除了這些模具工廠,還去了南方創客基地、借了台南職訓中心的CNC(Computer numerical control,電腦數值控制工具機)、並到成大請電機系老師幫忙。」如今連最強調要動手的技職體系所轉型的科技大學,都不見得有完整的工具機設備,對這兩個決定自己動手做的小伙子來說,卻是最迫切需要的設備。

攤開顏伯勳與李尚融針對球型馬達所做的主頁來看,你可以看到他們一路動手做實驗,解決問題的痕跡。更有趣的是,這些實驗筆記全部都用英文寫成,對於我們觀察多年台灣教育體系所訓練出的孩子來說,這是多麼難得的一件事情。

顏伯勳與李尚融
James Huang 攝影

「球型馬達從來就不是新玩意!」一位台灣從事馬達繞線行業的從業人員接受《數位時代》線上提問時說「不同於傳統的軸轉馬達或線性馬達,多自由度馬達可以在 X、Y、Z 軸上做任意轉動,達成我們一般人所認知的可任意角度旋轉的球體運動。」機器人與機械手臂領域隨著「智慧製造」或「工業 4.0 」的趨勢開始快速發展,讓這種多自由度馬達的研究開始受到重視。然而,球型馬達實作上仍有幾大困難:

  1. 過於複雜的機構設計容易導致馬達尺寸過大,耗費過多驅動能源。
  2. 多數球型馬達的驅動以電磁方式為主,但球體內的永久磁鐵與驅動的電磁間除了需要調教磁力來控制球面摩擦力外,以金屬為主的球型結構也容易被磁化而發生改變。
  3. 目前主流應用是超音波控制壓電震動子在球面上移動,較適合應用在小型裝置,例如內視鏡或機器人關節,但不適合驅動大型結構。

顏伯勳與李尚融這對國中同學,就在這樣的情況下企圖動手做解決這個問題。伯勳甚至為此申請了自學計畫,從高二開始在家自學。「學校實在太浪費時間了!」顏伯勳說「有太多無關的科目,無助於協助我解決我想要解決的問題。球型馬達明明就有很大的應用,但卻很難有人想對它動手研究。」事實上,並不贊成自學計畫的顏爸爸,甚至在他的自學計畫書主動陳述反對伯勳自學的理由,「他在家連碗都不洗,自己都管不好了,我實在無法相信他會為自己的學習負責。」但縱有這些說明,伯勳與尚融仍付出超多努力,讀者只要在網上搜尋他倆的名字,就可以直接看到他們爭取各種獎項與補助的過程。

攤開他倆在參加可說是全球科展奧林匹亞的 ISEF 前一路為這顆馬達所付出的努力,我們可以發現這個計畫必須結合非常多不同的資源、領域知識、工具與許多人的付出。光是一顆馬達所牽涉到的知識,從機械原理、電磁學、結構與機構設計、電控、自動控制、到要展示所需呈現的軟體介面、軟體與硬體介接所需要撰寫的韌體等,就算在機械或電機領域,通常都不是單一學科所能應付的。更何況,只有 17 歲的他們倆還分頭去參與各種比賽拿資源,甚至寫計畫書申請補助。

但,這一切是否可以幫助他們得到社會的肯定,答案卻可能令人心酸。「家裡還是希望我可以好好讀個大學,所以我的目標是可以考上一家電機系。」李尚融說,就算科展有機會讓他們提早申請上大學、甚至保送到特定科系,動手做、參加科展,本身這件事情就不見得可以得到家人或社會的肯定與支持。一起培育並呵護台灣團隊學生共同參與 ISEF 的中央大學大氣系教授林沛練也點出這個現實,「對很多學生或家長來說,參加科展的不確定性因素非常高,得獎當然好,但沒得獎的話,學生得中斷準備大學入學指定科目考試的一段時間來參加科展,是很大的風險,就算取得國際參賽權與贊助資源非常不容易,也有些學生或家長就這樣中途決定放棄了。」

拿下 ISEF 2018 工程機械類的二等獎後,在前方等著伯勳和尚融的挑戰才剛要開始。許多媒體果然把焦點放在他們是否將要繼續升學,尤其越來越少優秀高中生選擇繼續留在台灣僵化大學體系的今日。問道他們倆的夢想,伯勳回給《數位時代》的一段話讓我們見到青春夢想的初心。「我們在未來幾年還會想繼續把這顆球型馬達改良的更好,無論是我們自己把它做成產品,或是讓有興趣的企業來生產,都是我們所樂見的。因為對做工程的人來說,只有把東西真的應用在生活上,所做的研究才真正有了價值。」

4 從國際科展現場,觀察台灣與世界的差距

Intel 提供
從競賽規則的不理解、到沒有任何台灣人加入義務評審團、再看我們如何準備、培養與選送未來團隊,Intel ISEF 的趨勢是什麼?我們與世界又差在哪裡?

每當我們問出如標題這樣的問題,都好像在唱衰台灣?

2018 年 3 月,《數位時代》所做 2018 全球創業生態系報導的討論文章,問「為什麼台灣沒跑進全球創業生態系的決賽圈?」。讀者留言裡其中一則,又敲響我們的反思;每當我們撥開世界的一扇窗,就彷彿我們總是在唱衰台灣,歌頌西方科技有如天神下凡,或描繪中國互聯網行業的美好一般?

在《數位時代》,總是不斷觀察、紀錄、報導、反思全球科技創新與創業的我們,好像總是看到別人的好,就好像台灣哪裡很不好一樣?但,其實當我們在不同報告與研究、奔波的採訪或觀察裡,看到世界各國、各地區面對數位科技日新月異的快速進展,進一步顛覆過去我們對世界的想法與認知,我們總是緊張,會不會這又是一個歷史的轉角,錯過了這個村,台灣發展所需要的下一家店又在哪裡?我們希望不斷用自己身處媒體的角色,找資訊、找線索、問問題,最終企圖解答問題,並具體提出可能值得公眾討論的建設性提議。

為什麼 Intel 支持國際科展?

乍看之下,國際科展離產業非常遙遠,但過去 20 年來,Intel 人投入了累積至少超過 10 億美金贊助這個活動,10 億美金不是個小數目,足夠我們台灣造三個亞洲矽谷。除了 Intel 共同創辦人之一,也是摩爾定律(Moore's Law)的發明者 Gordon Moore 博士本身對科學的熱愛,希望 Intel 對社會產生影響外,近 30 年來,許多科學研究或工程技術的演進都是透過各種運算設備的進步,自動化運算、以生產力工具加速許多具有研究熱情人們的各種工作,進一步讓學術、研究與工程社群不斷推進。這可以說是一個運算推動人類文明進展的時代,隨著算力不斷增加,計算成本不斷快速降低,人類的科技發展有了前所未有的進展。事後回來看,這也許是一個運算革命的時代(相對於蒸氣機所推動的工業革命),人類正式進入了矽文明的前期。

Intel ISEF 國際科展 2018 最大獎得主
Intel 提供

20 年來,國際科展吸引了許多諾貝爾獎得主成為指導者、講座、評審、甚至社群夥伴,許多國際科展獲獎學生也稍後成為了創業家,創業領域也超乎你的想像,例如透過機器學習方法,以基因進行疾病診斷(Day Zero Diagnostics)、發展電漿態航空用引擎(FGC Plasma Solutions)或是以科技追蹤硬體開發狀態的服務(Instrumental, Inc.)。這些學生最後都成為某個領域改變世界的一份子,他們從國際科展交到不同領域的朋友、從不同人身上學到許多從未知道的新知識;透過這樣的場合,孩子們大開眼界。

科展不只是我們所認知頂尖資優生才能參加的活動。重點不在資優,而在發覺問題、找到適當對應的知識、動手做。對資源有限的台灣來說,每年能夠選出代表台灣參加全球各大比賽的隊伍有限,傳統文化不容許合理的失敗,如果我們要在下一個世代繼續如同今天擁有自由的生活、便宜的物價與安全的環境,我們沒辦法內耗,得找到方法更有效率地與世界持續接軌。

台灣教育系統有辦法孕育未來人才與團隊嗎?

每年國際科展,我們常問為什麼這些參展的孩子只能來自頂尖高中,甚至往往來自資優班,中南部學生較少,這可能是問錯問題的開始。沒錯,台灣北部的頂尖高中可能有比較多的資源,也有比較多優秀同儕,足以激發同儕間的競爭與創意,進一步帶動新團隊組成,形成良性競爭。但,我們從本次以球型馬達獲獎的顏伯勳或以往同學身上發現,教育系統的彈性與持續、容易接觸的資源可能才是未來更多優秀人才與團隊的泉源。

2018 Intel ISEF 國際科展
Intel 提供

在現在台灣中學教育系統內,我們如何容許一個學生根據自己的興趣增加相關複合但不同於傳統科目的學習與實作?如果一個中南部學生想要做一個學術專題,他能不能找到離家鄉不遠的研究機構去進修?我們的教育系統是否容許他可能一週三天不在校?如果他/她不在校,是否切實會影響成績?是否會影響他後續升學的壓力?學校師資、評分與教務系統是否已經準備好面對這樣多樣化的學生?更別談中南部的城市安全與交通系統,是否已經可以支援這些學生長期通勤移動?(總不能讓未滿駕照年齡的學生騎機車或開車吧?或是否如同某些國家,考慮汽車駕照年齡放寬至 16 歲?)

特別的學生需要特別的資源,擁有資優班的學校可能因為長期面對這樣的學生而發展出特殊機制去辨認具備這樣潛質的學生,也有配套措施容許或鼓勵學生去尋求資源來解決問題。簡單來說,這是教育體制彈性的不均。

就算我們開始學美國強調 STEM(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matics, 科學、技術、工程與數學),或自己把人家改成 STEAM(增加的 A 代表 Art,藝術)。現今台灣中學教育的課綱仍嚴重偏向學術理論的教學、理解與背誦,並不強調動手做,以解決問題為導向,進行不分科、不分學門的學習。從王凱與江佶龍所提「永恆的旋轉木馬」為例,以 open source 軟體 Geogebra 做數學圖形,進一步發現其相關幾何特性,再反推其似乎仍未被數學界所發現的多項式性質,並最終尋找到相關行業應用,這完全就是個從程式、數學理論到工程,一路推展的跨領域學習。

以美國教育系統為例,其數學教育教材是沒有把極座標、圓與球、機率、統計與排列組合這樣不同領域的理論給切開的,在每個學期,數學教育都會經過這些輪迴,在每個領域更深化一些知識或理論,如果一個高一學生有興趣,可能一開始就把所有領域都挖得很深,反之也不會讓一個孩子需要在一開始直接面對可能不擅長科目的不擅長領域(例如,幾何很強的孩子不見得可以在機率領域就可以優遊自得),導致對學習完全失去信心。

國立新竹科學工業園區實驗高級中學楊凱恩
James Huang 攝影

《數位時代》這樣的介紹並不是要直接稱讚這樣的教材設計就沒有問題,而是希望大家思考不同孩子是否適合不一樣的教育方法、給予不同的教材內容,真正有機會做到因材施教(少子化讓我們可以有好的師生比,不該再簡單用教育成本考量而廢校)。

開 42 就可以解決問題?基礎教育系統對新興領域根本視而不見

從 2018 ISEF 現場所展出的 22 個分項目你也可以明顯發現,有超過一半的項目與工程有關;其中,又有大量項目和數位科技脫不了關係:系統軟體(System Software)、嵌入式系統(Embedded System)、機器人與智慧機械(Robotics and Intelligent Machines)甚至計算生物學與生物資訊(Computational Biology and Bioinformatics),這些新興領域幾乎都和程式脫不了關係,但也遠不只程式,重點還是背後的相關應用與實際解決的問題。

來自澳洲雪梨,19 歲的 Oliver Nicholls 就以設計一個能夠替商業大樓外牆做全自動窗戶清潔機器人原型擊敗約 1800 位參賽者獲得最大獎
Intel 提供

拿到首獎的團隊幾乎與這些現今最能解決問題的科技脫不了關係。來自澳洲雪梨,19 歲的 Oliver Nicholls 就以設計一個能夠替商業大樓外牆做全自動窗戶清潔機器人原型擊敗約 1800 位參賽者獲得最大獎。來自中國共 25 組隊伍中,就有 4 組主題為系統軟體、2 組為機器人與智慧機械,其中,系統軟體的中國團隊全數獲獎,另外機器人團隊也有 1 組獲獎。就算不是數位科技領域的組別,你也可見許多獲獎者以機器人或機器學習模型解決該領域的問題,可見需要動手實作的機器人,或需要動手寫程式的軟體領域幾乎全面滲透了不同領域。

面對機器人與程式教育,以解決問題為導向,強調動手做的未來,主管台灣中學教育系統的教育部,你們真的準備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