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出點閱數!「寵」兒YouTuber強勢入侵
專題故事

喵喵汪汪吱吱入侵YouTube,化身為YouTuber的寵物與背後的主人,跟一般YouTuber又有什麼不一樣、他們又靠什麼賺錢呢?

1 萌進YouTube、萌出點閱數!台灣「寵」兒創作者的三大趨勢

Săn bắt và hái lượm
隨著YouTube發展日趨成熟,影片類型更加多元,其中毛小孩、寵兒主題更是極具潛力與成長性的趨勢。而從越來越多的貓咪、狗狗,甚至是老鼠影片,我們能發現什麼趨勢?

根據行政院農委會的統計,民國106年植入晶片的寵物共計有251萬隻,對比台灣新生兒數量的下降,「寵物超越14歲以下兒童與少年(300萬人)」的日子似乎越來越近。

也因此,越來越多的飼主把毛小孩當作家庭成員,「寵」兒商機正是爆發的時刻。

這股風潮也延燒到YouTube上,根據Google提供的資料,台灣觀眾在YouTube頻道觀賞動物、寵物相關內容的次數持續成長,也有越來越多台灣創作者創立以寵物為主題的頻道,在需求與內容發展的兩端都呈成長趨勢。

《數位時代》也找上了三個極具代表性的寵物YouTuber,不只各具特色,就連變現的方式也截然不同。

業配、品牌、電商,寵兒變現方式各有巧思

黃阿瑪的後宮生活」是全台灣最受歡迎的寵物頻道,訂閱數量突破120萬,全台僅有18人在其之上。他們選擇不靠業界常見的「業配」方式過活,而是靠著周邊產品、出書以及YouTuber收益支撐起「黃阿瑪」在內的七張貓口。未來,他們希望能透過更多的聯名方式變現,「我們要走品牌,專心做好自己想做的商品,像是Hello Kitty、哆啦A夢。」其中一位貓奴才狸貓說。

好味小姐」則是在第一天就設立內容、電商雙管齊下的目標。想拍更多影片的他們,深知要有收入才能活著實現夢想,以同名電商販售貓咪食物調味料、零食等產品。在兩端同時耕耘的情況下,達成30萬+訂閱數,電商營業額翻倍成長的成績。

上面兩組都是貓咪主題,「柴犬奈奈與阿楞的一天」則是YouTuber少數的犬派,也是少數加入經紀公司的寵物YouTuber。在Facebook上擁有近70萬粉絲的高人氣,卻面臨轉移至YouTube頻道的瓶頸,會說話的奈奈與主人阿楞正一起摸索更多的可能性。

除此之外,綜觀台灣寵物YouTuber的發展,可以發現三個重點趨勢。

大家都佛心來著,主動宣揚寵物友善理念

加上旁白、字幕能夠讓觀眾快速理解寵物個性,感情投射也能更快更深。
柴犬Nana和阿楞的一天

首先,台灣寵物類型的創作者,喜歡搭配旁白、字幕,甚至是表情讓寵物的性格更加鮮明,也能加深寵物與觀眾之間的情感連結。

好味小姐擁有自己販售貓食調味料、零食的電商網站,成為支撐YouTube頻道創作的重要財源。
好味小姐

第二,則是變現方式多元。雖然許多創作者仍以業配,也就是業務配合、置入性行銷為主,但同時經營電商的「好味小姐」,以及發展多元收入的「黃阿瑪的後宮生活」都讓人看到更多變現的可能與機會。

第三,台灣寵物類型的創作者,大多不吝在頻道中倡導動物保護觀念與知識。頻道「VITO維特」因緣際會在家中發現一窩老鼠而開始飼養,分享了相當多知識與觀念。推廣貓咪鮮食「好味小姐」,也常在頻道中分享貓咪照護、料理知識的理念;「柴犬奈奈和阿楞的一天」也不時推廣終身不棄養、寵物友善等想法。

為什麼貓咪YouTuber比狗狗多?

另外,台灣寵物類型的YouTube頻道中還有個奇特的現象,貓派遠遠大於犬派。

對比全世界動物、寵物類型影片的發展,已經突破大家較為熟悉的貓、狗,延伸到螞蟻、鱷魚、鵪鶉等和大眾想像不同的動物種類。

寵物影片只有貓貓狗狗?越南YouTuber用鱷魚闖出一片天,圖中影片點閱率將近450萬,相當驚人。
Săn bắt và hái lượm

像是越南創作者Tuan Anh就在頻道Săn bắt và hái lượm中分享家中飼養鱷魚教學影片,包括如何餵食鱷魚、替鱷魚刷牙,或是辨別不同種類的蛋等。此外,原本經營音樂頻道的菲律賓裔加拿大創作者Mikey Bustos,也在他的第二頻道AntsCanada分享不同種類螞蟻及昆蟲飼養知識,希望藉此讓更多人了解飼養螞蟻、昆蟲的樂趣,更進一步將人氣拓展至網路商店,販售螞蟻飼養相關商品。

而《數位時代》也趁著這次採訪,問了這些寵物YouTuber們「為什麼貓咪YouTuber比狗狗多?」

得到許多答案,包含創作者的個性可能本來就偏向養貓派、貓的反應較出人意料,容易覺得可愛,但以「柴犬奈奈和阿楞的一天」的答案可能最為傳神:「狗就是要撿大便,沒有時間剪片啦。」

責任編輯:蕭閔云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2 黃阿瑪的後宮生活:靠三個意外,打造全台最紅「國民貓咪」

侯俊偉攝
靠著三個意外,兩個男人將「黃阿瑪」,打造成全台灣最知名的國民貓咪,也成為YouTuber頂端排行榜中唯一「非人」的存在。

台灣最知名的貓咪是誰?

不同人有不同的答案,但也許很多人都會回答:「阿瑪」,YouTube頻道「黃阿瑪的後宮生活」中的貓皇上。「黃阿瑪的後宮生活」YouTube頻道訂閱數超過120萬,全台灣僅有19個頻道訂閱數在其之上,知名頻道HowFun、理科太太都還排在他之後,同時「黃阿瑪的後宮生活」也是唯一突破百萬訂閱的貓咪頻道。

阿瑪本人跟影片中一樣,有一些減肥的空間。
侯俊偉攝

無心插柳有時能種出一片綠蔭,「黃阿瑪的後宮生活」的兩位「貓奴才」,志銘與狸貓,也說爆紅只是意外。但從2013年創立Facebook粉絲團以來,「黃阿瑪的後宮生活」就靠著三個意外,成功讓阿瑪成為全台灣最多人認識的「國民貓咪」。

意外一:把Facebook當免費雲端硬碟,後宮生活意外竄紅

故事可以從2013年志銘與狸貓把Facebook當成免費的雲端硬碟開始說起,他們共同經營影像工作室,在工作之餘拍攝、剪接貓咪影片作為舒解壓力的出口,「越拍越多,貓咪影片的檔案很分散,乾脆創個粉絲團放影片。」志銘笑著說。

跟多數人一樣,沒有人會經營自己的雲端硬碟。

志銘與狸貓對於粉絲團也沒什麼目標,隨性地想上傳就上傳,初期的影片也沒有太多後製,只有簡單的剪接。「一開始只有身邊的朋友在按讚、留言,但開始出現一些陌生人,開始會敲碗催促我們po影片。」志銘說,在粉絲突破萬人大關時,黃阿瑪的粉絲團已經不只是雲端硬碟了。

「意識到有陌生人喜歡我們的貓,很有趣、也很有成就感,自己的貓被喜歡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志銘說。

於是兩人開始討論要花多一點時間經營粉絲團,進而開始固定發影片。「但我們同時有工作,時間上cover不過來。」志銘說。貓與人總是要吃飼料跟飯,必然要在工作與貓咪粉絲團中做時間分配的取捨,開啟了後續兩人將「黃阿瑪後宮生活」品牌化的初步構想,以及轉移陣地到YouTube的念頭。

採訪當天,因為貓草嗨到不行的柚子。
侯俊偉攝

意外二:把YouTube當成第二個雲端硬碟,卻發現可以賺錢

當志銘與狸貓開始把重心轉往更多的貓咪影片,他們就希望這個方向未來能取代原先的收入。「因此一開始,我們就希望能發展成品牌。」狸貓說,轉型的中間也經歷了相當長的陣痛,「有一段時間很辛苦,工作與粉絲團都要兼顧。」

而談到開設YouTube頻道,狸貓則說是因為看見了2015年的YouTube風潮,「我們在YouTube也開一個頻道,但沒有全心經營,影片就是Facebook、YouTube同時發,也不管留言,就是把它當成雲端硬碟。」

轉而重視YouTube頻道的原因,則是因為一個現實到不行的理由:YouTube頻道能夠帶來收益。「Facebook以曝光為主,但我們還是要吃飯、生活,因為這些現實才慢慢轉移到YouTube。」志銘說。

YouTube收益對兩人來說至關重要,除了不會餓死之外,也因為「黃阿瑪的後宮生活」並不選擇YouTuber最常見的變現方式——接業配(註)。「很多人問為什麼不業配?不是不賺錢,而是我們怕麻煩,貓咪很難控制,以寵物食品來說,要是阿瑪他們吃了沒事,別的貓咪出事了,這些責任釐清很麻煩。」志銘說,再加上他們也擔心粉絲的觀感,不願意貓咪當「代言貓」。

「所以我們要走品牌,專心做好自己想做的商品,像是Hello Kitty、哆啦A夢不會去接業配一樣。」狸貓重新談到「做品牌」這件事情對他們來說有多重要。

註:業配,為業務與配合的簡稱,屬於置入性行銷的一種。

意外三:發展貓咪插畫,只因LINE貼圖不接受真貓

對於「黃阿瑪的後宮生活」來說,除了意外發現的兩個雲端硬碟都帶來相當大的助益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轉捩點,就是LINE貼圖,衍生出插畫品牌帶來了更多的可能性。

黃阿瑪的後宮生活的插畫LINE貼圖,以插畫的形式展現6隻貓咪(當時僅有6隻於貼圖中)。
黃阿瑪的後宮生活

當時為了迎上LINE貼圖風潮,「黃阿瑪的後宮生活」也推出一系列的LINE貼圖插畫,「有人問為什麼不出真貓貼圖,因為那時候LINE不接受啊!」狸貓笑著說。而這系列插畫也成為後來品牌推廣相當大的重點,因為插畫不只是真貓的延續,還擁有更多的彈性與商品化的可能。

但剛開始發展插畫時,還是有一些粉絲會覺得抗拒,「我們也完全理解。」志銘說。現在他們每週發貓咪漫畫,讓插畫有了故事,粉絲的情感投射也被培養起來,「今年也推出了扭蛋跟阿瑪娃娃,滿明顯感受到粉絲的情感投射已經比以前多很多了。」

也因為有插畫,才讓「阿瑪娃娃」有問世、商品化的可能性,現在周邊商品已經是黃阿瑪的後宮生活的重要收入來源之一。
黃阿瑪的後宮生活

漫畫還有個優點,就是能補足攝影機無法捕捉的畫面,生活互動中無法隨時拿著手機拍,貓咪又常有一瞬間的笑料,「我們就記在腦子裡,把它畫下來。」志銘說,未來這系列插畫也不排除走向動畫、展覽,「畢竟有些人還是連漫畫都懶得看。」

黃阿瑪的後宮生活與春風衛生紙的授權聯名,兩位貓奴才也希望未來可以有更多類似的合作機會。
PChome

目前「黃阿瑪的後宮生活」的收益來源,主要是周邊、YouTube頻道收益以及書籍的版稅,志銘與貍貓夢想中「Hello Kitty與哆啦A夢」的授權方式,目前還沒有很多合作,以春風黃阿瑪抽取式衛生紙為主要的案例。「我們的審核很嚴格,各種商品還是會希望自己做。」狸貓說。不過,提到夢想中的聯名商品,兩人都各有想法,狸貓想跟航空業合作、志銘則希望有貓咪的聯名卡。

但他們仍希望在進行商業行為時,能夠找到一點點改變世界的力量,「以前廠商拍廣告時,都不會找米克斯(Mix,混血)貓,一定是找品種貓或是長毛貓,現在好像有一點點改變了,這就是我們在做商業行為時,最可貴的事情吧。」志銘說,「一方面可能也是比較省錢啦哈哈哈哈哈。」

責任編輯:蕭閔云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20
「黃阿瑪的後宮生活」是全台百大YouTube中的第20名,訂閱數突破120萬。

3 好味小姐:被電商耽誤的YouTuber

好味小姐
好味小姐的YouTube頻道的標語是「養隻貓,做頓飯,一起過日子」,帶有一些悠閒的味道。但同時身兼YouTuber與電商創業家的他們,為了全力衝刺事業,悠閒與緩慢可能不太適合他們。

許多YouTuber在走紅之後開始嘗試販售周邊產品,以電商形式將人氣變現。但寵物內容電商「好味小姐Lady Flavor」卻反其道而行,在頻道成立之初就同步擁有寵物電商品牌,因為他們知道,要先養活自己,才能更盡興地產出內容。

被電商耽誤的YouTuber

好味小姐創始團隊成員,由右至左為尤葦帆、陳璻安和黃奕傑。
創夢市集提供

「好味小姐」位於台中高鐵站附近,一個Google Maps上找不到、計程車司機繞半天也尋覓不著的隱密處。終於找到後,工作室外觀上看起來像是高級版的工寮,但只要推開大門,馬上可以看到好味小姐團隊製作貓咪食物給30萬+訂閱觀眾看的廚房場景,以及或坐或趴,散落於各角落的貓咪。

六隻貓、一個宛若與世隔絕的工作室,加上三個來自雲科大研究所的同班同學,陳璻安、黃奕傑和尤葦帆在2016年共同創立了「好味小姐」,在第一天就設下YouTube頻道與電商雙核心互相輔助的運作方式。

「我們要做內容,推廣貓鮮食、食譜,電商是我們的變現方式,有錢才能支撐長久的創業路。」黃奕傑說。雙管齊下的策略,並沒有造成天秤偏差的結果。好味小姐在YouTube頻道擁有30萬+訂閱,電商方面,儘管不願透露細部數字,近年營收呈翻倍成長,以流行語來說,他們就像是「被電商耽誤的YouTuber」。

而回想起當初創業的動機,好味小姐「本尊」陳璻安認為帶有一點「不想坐辦公室」的任性存在。

為愛貓做調味料,找到潛在商機

在2017年,《數位時代》就曾採訪過好味小姐,兩年後的今天,三人已經有些「成長」的痕跡。
攝影/蔡仁譯

時間回到2014年,三人共同照顧一隻挑嘴貓「短褲」,為了讓短褲願意吃飯,只能不斷加重飼料口味,但長久下來對腎不好。「我們開始自己炒鮪魚鬆,加在食物上引誘他吃。」陳璻安說。這就是好味小姐第一款產品,鮮食調味料的原型。

身旁養貓的朋友嘗試過後也好評不斷,給三人相當大的信心,設下「產出內容並靠電商維生」的目標。但當時團隊中的成員仍在當兵,便請好友把產品拿去寵物用品店與動物醫院販售,「沒想到持續有訂單進來。」陳璻安說,更加肯定產品應該經得起市場考驗,再加上也不想坐辦公室,遂正式成立公司。

好味小姐初期在影片中所示範的貓咪食譜,大多也會為自己也做一份,人貓皆可吃(但調味料上仍會有所不同)。
好味小姐YouTube

創立初期,好味小姐就開始拍攝內容來行銷與宣傳。每個禮拜,他們都會在粉絲頁上推出一支貓咪食譜影片,起司貓粽子、大魚茶碗蒸、哞哞番茄、南瓜咕咕球,一個又一個用各式各樣新鮮食材做成的貓咪餐點。而在影片中,他們也毫不避諱地使用自家產品作為佐料,直接進入業配主題,「直接一點,消費者反而不會反感啦。」尤葦帆說。

而好味小姐頻道在初期只有貓與做菜的「手」,直到去年陳璻安才「繼承」了好味小姐這個名稱。最主要還是因為加入人的元素,在主題發想上比較容易,也能呈現更多元的內容。

陳璻安一開始也排斥露臉,在多次練習後才慢慢習慣。談到「好味小姐」這個名稱,尤葦帆笑著說沒有太多玄機,只是希望品牌是個具有親和力的女性,「沒浪費多少時間,我們吃個午餐就決定了。」

主題稀有、獨樹一幟的風格、台灣YouTuber發展的紅利、有貓就贏一半,再加上一點點品味,讓好味小姐的頻道累積了不少忠實粉絲。不過,在光鮮亮麗的影片背後,好味小姐也有一段連產品都快做不出來的時光。

好味小姐的下一步:走向實體店面

「一開始沒有工廠願意幫我們做(鮮食調味料)。」陳璻安說。剛開始因為產品的量太小,工廠只願意賣給好味小姐團隊半成品,「我們要把魚鬆自己帶回家翻炒40分鐘。」最後只好不斷拜託魚鬆廠的老闆娘,「她可能看我們三個年輕人很可憐,才幫我們做。」想起這段經歷,陳璻安仍不斷大笑。

這段時間尤葦帆也承認壓力與焦慮相當大,「每一個時刻都同時覺得做得不錯,卻也覺得做不下去了。」只要訂單在跑,好像就有前進的動力;一旦訂單成長減緩,就好像在步入死亡。

儘管創業維艱,在三人緊密的合作之下,也靠著影片與口碑漸漸將量與規模做了起來,開始有足夠的訂單跟工廠洽談,以及有能力將部分工作內容外包出去,也開拓了產品線,除了鮮食調味料之外,還有作為影養補充的零食貓補丁、貓咪方塊酥等。「我們要持續去做更有價值的事情(拍片)。」尤葦帆說。

直到現在,好味小姐的訂單量已相當穩定,拍片也不僅止於提升轉單率,已有餘力為了粉絲與受眾拍片,傳遞他們期望改善台灣養貓族群餵食習慣的理想。

而好味小姐也加入了由遊戲橘子、網銀國際等遊戲公司共同設立的創夢市集旗下加速器,同時獲得投資。他們的目標很明確,想要補足擴張時的經驗不足,希望學習到專業經理人的經驗。「下一步,我們就要走向實體店面。」尤葦帆說。

前進實體店面,最主要是希望能夠接觸到不認識「好味小姐」的族群,以產品的設計與訴求吸引這些族群首購,畢竟透過實體通路購買寵物用品的消費者仍相當多。不過,實體店面的洽談是龐大的業務,對於好味小姐團隊來說,將是前所未有的重大挑戰。

責任編輯:蕭閔云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30萬 訂閱
寵物內容電商「好味小姐Lady Flavor」,在YouTube頻道擁有30萬+訂閱,電商方面,儘管不願透露細部數字,近年營收呈翻倍成長,以流行語來說,他們就像是「被電商耽誤的YouTuber」。

4 柴犬奈奈與阿楞捨去升職機會,成為稀少的「犬系」YouTuber

VS Media
「柴犬Nana和阿楞的一天」是YouTuber界中稀少的「犬派」,也是少數加入經紀公司的寵物YouTuber。而談到一路走向創作者之路,阿楞放棄的不只是穩定的生活,還有難得的升職機會。

Facebook起家的柴犬Nana(奈奈)靠著模仿人類說話,引發媒體爭相報導,因此Nana與主人阿楞也經歷過一段相當風光的時間,不只上節目,甚至還與蕭靜騰共同拍攝了華碩手機的廣告。但是隨著世界趨勢轉向YouTube,他們的成長卻有些停滯,無法把Facebook的高人氣轉移到YouTube上。

直到今天,阿楞也承認仍有一種「卡住」的感覺。

在Facebook擁有高人氣,將近70萬粉絲的阿楞與柴犬Nana,在轉移至YouTube上遭遇了相當大的瓶頸。
VS Media

10年麥當勞員工,拋棄升職機會轉當YouTuber

目前「柴犬Nana和阿楞的一天」粉絲團讚數超過67萬,在2013年開設粉絲團時,阿楞原本只想記錄Nana的成長,爆紅的契機則是一支Nana學說話的影片。

許多網路影片都有寵物學說話的橋段,像是主人問「餓不餓」,寵物發出類似「好餓喔」的聲音,以達到類似對話的表演效果。當時阿楞看到也躍躍欲試,於是開始與Nana玩起鸚鵡遊戲,「我說好餓喔,他如果發出類似凹凹凹(餓餓餓)的音我就很開心,Nana也樂意去模仿。」阿楞說。多次練習下來Nana也能模仿一些簡單的詞彙,像是「I love you」、「好餓喔」、「阿公阿嬤」,也因此受到媒體廣泛的報導。

在網路上擁有一定知名度後,阿楞被經紀公司VS Media相中,也在經紀公司的鼓勵下在2015年開始發展YouTube內容。此時他也面臨人生的重大選擇:是否要成為全職YouTuber。

人生這條路上總是會出現很多抉擇的叉路,有些選擇只是被時間的浪潮推動前進,有些選擇卻能徹底改變前方的所有風景。「我在麥當勞做了10年,剛好有機會可以升襄理,對我來說這是很大的抉擇。」阿楞說,「巨蟹座真的很需要安穩,但當時對『紅』這個字真的有點期待。」

最後一道推力,阿楞說也許是店經理一句「有機會去闖幹嘛不去?」於是他選擇放下10年的工作累積與升遷機會,成為全職的影音創作者。

缺乏YouTube代表作,Facebook高人氣轉換擱淺

跨入YouTube初期,阿楞也僅是把Facebook影片同步發到YouTube上,後面才慢慢摸索出一些門路。根據觀察與後台數據,阿楞認為自己的YouTube觀眾喜歡秒數較長的影片;Facebook觀眾則期待秒數短的影片。

因此,長度較長的Vlog系列、帶Nana去旅遊的紀錄,以及阿楞本人的開箱就會放在YouTube;Facebook則會放上更多Nana的小短片。但相較於Facebook 67萬粉絲,YouTube頻道目前的訂閱數為21.5萬,阿楞也承認Facebook轉換去YouTube的過程,到現在仍有不小的瓶頸,「可能也是因為YouTube頻道上還缺乏代表作吧。」阿楞說,他仍在摸索找尋觀眾喜歡、也適合他與Nana的主題與拍攝方式。

在主題內容發想上,除了靠自己靈光一閃與Nana的互動之外,阿楞也會參照國外影片找尋適合的主題進行拍攝。「像看到貓按鈴鐺的影片,也想試試看。先模仿、再延伸,Nana會按鈴鐺後我們再加入問答,你覺得漂亮就按一下、你想吃東西就按。」阿楞說。

是否會害怕被掛上替寵物「過度發言、超譯」的情況,阿楞則說只要符合畫面的情境,觀眾其實滿容易融入,「但在設計上一定要貼近Nana的個性,這就真的需要花時間去了解、相處。」

雖然朋友還是老的好,阿楞與Nana也已有絕佳的默契,但長時間相處下來,他們也遇到了臨界點,「好像少了一點刺激、新鮮感,我們太熟了好像不知道要拍什麼。」在這個時候,阿楞意外撿到一隻患有貓愛滋的橘貓,成為了小小的突破點。撿到的這隻橘貓被取名為胖胖,「未來一貓一狗的互動、貓愛滋的科普宣傳,會成為頻道的短期目標。」阿楞說,除此之外,類似短節目,一人一狗出去玩的《不汪此生》系列也會持續拍攝。

橘貓胖胖是阿楞意外撿到的流浪貓,一貓一狗的生活紀錄將成為頻道另一個主軸。
柴犬Nana和阿楞的一天

「只能不斷發揮獨特性、做出差異性。」阿楞認為他與Nana最獨特的地方,就是Nana隨時能夠「凹凹凹」地回覆他以及互動,阿楞笑著說,「我們想要做到後面有人模仿我們。」

為什麼犬系YouTuber比較少?

Nana與阿楞還有另外一個重要的身份,在YouTube一片茫茫貓海中,他們是少數的狗派。

為什麼狗狗YouTuber比較少?阿楞先是想了一下,他認為主要的原因是養狗與養貓所花費的時間差。現代人生活繁忙,更願意選擇不用花費大把時間陪伴的貓咪,養狗一天要散步一、兩次,也間接影響到拍片、剪片的時間,因此狗狗YouTuber比較少。根據露天拍賣所提供的數據,貓咪每天只要0.5-1小時的照顧,狗狗每天至少要有3小時的時間照護玩耍。

「也許也是因為阿瑪(黃阿瑪的後宮生活)的影響力,他們帶起了領養風潮,普通的米克斯(Mix,混血)也有機會變成阿瑪,應該也激勵了很多人養貓。」阿楞說,「狗就是要撿大便,沒有時間拍片。」他下了一個啼笑皆非的結論。

最後,隨口問到他為什麼叫做「阿楞」,則獲得了一個意外的答案,「其實阿楞不是我。」

阿楞是Amazon的吉祥物紙箱人,曾是Nana的玩伴,在2013年很流行寵物跟玩偶一起拍片,因此他把粉絲團命名為Nana與阿楞。「結果之後阿楞就被Nana冷凍,比較少出現,新進粉絲就一直覺得阿楞是我,也一直叫我阿楞。」他帶著一絲絲的無奈說,「我只好叫自己阿楞。」

責任編輯:蕭閔云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67萬 訂閱
目前「柴犬Nana和阿楞的一天」粉絲團讚數超過67萬,在2013年開設粉絲團時,阿楞原本只想記錄Nana的成長,爆紅的契機則是一支Nana學說話的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