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即現在!上海MWC直擊vivo、nreal AR眼鏡,讓你一眼看透個人資料

2019.07.05 by
唐子晴
唐子晴/攝影
2019年好事連連的AR眼鏡,真的要把科幻電影裡的場景,帶進我們生活中了嗎?

近10年來,上海MWC儼然是行動通訊廠商在亞洲秀肌肉、拼技術、廝殺新品的一大戰場。

中國在6月6日正式發放5G商用執照後,2019上海MWC的主題,毫無疑問地瘋狂圍繞5G打轉。當《數位時代》走訪一圈展場,發現一樣科幻色彩滿滿的產品備受關注——AR(擴增實境)眼鏡。

科幻場景夢想成真,vivo AR眼鏡輕鬆辨識商品與人物資訊

早先微軟(Microsoft)於今年2月在巴賽隆納舉辦的2019世界行動通訊大會(MWC)上,推出了第二代Hololens,為XR(混合實境)再度掀起一波熱度。

時隔4個月後,反倒是中國廠商開始有大動作。

vivo在上海MWC開展前舉辦了一場「創新日」,以5G手機為核心,宣布今後「一主三輔」的策略:要讓「AR眼鏡」、「智慧手錶」、「智慧耳機」三類產品和自家5G手機連結,讓5G更直接的走進消費者的生活中。

其中,最先推出的產品就是AR眼鏡,在科幻電影中看到的主角「基本配備」走進現實,引來滿滿的圍觀人潮。

即便vivo這款AR眼鏡尚未正式命名,但官方透露,未來這款眼鏡將支援AR遊戲、辦公、影院,以及物體辨識、人臉辨識五大應用場景。

vivo AR眼鏡正面搭載了三顆鏡頭。中間的鏡頭負責拍照、人臉辨識的「圖像擷取」功能;左右兩顆則負責偵測環境,讓眼鏡可以達到6DoF(6自由度)定位追蹤。
唐子晴/攝影
但在機體設計上,鏡片和眼睛的距離拉的很遠,雖然實際配戴後不會很重、也沒有不適感,但機身體積不小,雖然外型看似科幻感十足,但若要日常配戴還是不夠便利。
唐子晴/攝影
單眼解析度達720p,實際觀看畫質確實不差,但眼鏡需要和手機連結才能運作。
唐子晴/攝影

不難發現,vivo AR眼鏡並非獨立運作,而需要透過一根USB Type-C傳輸線和手機連結,該眼鏡的電力全由手機提供,並由眼鏡搭載的處理器和手機處理器交替工作,來支持用戶眼中的內容運作。

相較VR(虛擬實境),AR眼鏡的特點就是要和現實結合,讓眼鏡可以漸漸取代手機螢幕,執行各式工作,若要走進大眾消費市場,必定要融入各式各樣的生活場景,那麼,首要條件就是「便於配戴」。

試想一下:如果眼鏡搭載了處理器、續航力不差的電池、各種運行零組件⋯⋯那眼鏡的重量跟體積,勢必會大幅增加,配戴的不夠舒適,就無法讓人長時間使用。

「vivo AR眼鏡裡是沒有電池的,未來可能也不會有,」現場人員說明。

在外型之餘,最重要的,還是得回歸內容。別於過去AR眼鏡,展示的功能都是在眼前放放影片,或是小小的動畫人物和現實結合互動,除此之外,似乎沒有更多的功能,總是給人「雞肋」的印象,這次vivo卻意外地給出了很「實際」的答案。

其中一項功能是透過人臉辨識,在眼鏡中的畫面,會顯示注視對象的姓名和資訊,如「王小美——展場負責人」,但首先得串接人物的資料庫,日後可用在學校、公司中。
唐子晴/攝影
未來在辦公室的應用,戴上眼鏡後,也可以收發e-mail,只是外接的手機會變成觸控面板當滑鼠使用,還得外接鍵盤打字回信。
唐子晴/攝影
在零售上,AR眼鏡可以辨識出不同物體,即使給出商品資訊,或是推播該商品的廣告,為零售提供了新的行銷方式。
唐子晴/攝影

當然,遊戲是其中一項不可或缺的應用,但若非《PokemoGo》這類需要和現實場景結合的遊戲,其他遊戲用VR眼鏡來玩,似乎更為過癮;AR眼鏡的好處則是即玩即停,停下來,就算帶著眼鏡也能繼續做手邊的事。

「包括產品、內容,這些都是很前期的東西,」現場人員解釋。即使只是展示,vivo也為AR眼鏡的功能,提出了一些更實際的解答,但日後真正的內容、上市資訊,都還是未知數。

nreal將推專屬App Store,串連手機型號釋出

在高通的展位上,有也一款產品被人潮擠得水泄不通——5月才剛剛公布售價,在全球掀起不小話題的AR眼鏡nreal light。

事實上,nreal light已經不是第一次亮相。主打和高通合作,只要和搭載高通Snapdragon 855處理器、並透過高通認證的手機,透過一根USB-Type C線連結,手機就可以成為眼鏡的運算主機,並分享網路給眼鏡。

搭上5G熱潮,當這支手機是5G手機時,nreal light吃到的網路,也勢必是5G網路了,藉此可讓AR眼鏡的運行速度更快。

在中興的展區中,也有nreal的攤位,前方有投影布幕,讓圍觀者看到戴眼鏡的人所看到的畫面,一隻小貓在桌上跳躍。
唐子晴/攝影
nreal light和vivo AR眼鏡相比,設計的很「日常」,造型和太陽眼鏡差不多,重量只有88g,也支援6DoF(6自由度)定位追蹤,單眼解析度達1080p。
唐子晴/攝影
但在這一次,nreal取得了一些新進展,像是合作的手機已經有了具體型號,和中興Axon 10 Pro 5G版已經可以成功串連。
唐子晴/攝影

nreal light售價為499元美金,預計在2020年上市。在正式推出前,該眼鏡可以用的內容到底有哪些,已經有定案了嗎?

「可以這麼說,以後我們會有專屬nreal的App Store,」nreal工作人員說道。

nreal現在已經開始成立「開發者社群」,除了建立開發者群組外,8月將提供SDK,供開發者們使用;而專屬於開發展版本眼鏡,則將於9月開始發貨,為了串起AR生態系,nreal也宣布開始和網易AR合作。

AR眼鏡走入日常生活,還有一段距離

打從Google於2012年風風火火推出自家AR眼鏡,消費級Google Glass因隱私問題無疾而終,直到最近,瞄準企業客戶的第二代Google Glass定價出爐;同時,更傳出蘋果、華為接著都將推出自家的AR眼鏡,現在《金牌特務》帶著AR眼鏡的帥氣場景,似乎離我們更近了。

AR眼鏡真的能取代我們的手機嗎?

在看似進展不小的2019年,接下來可能還會碰到幾個問題。首先,內容到底在哪?有了技術、有了載具,但沒有內容,一切都是白搭。相較發展更為成熟的VR眼鏡,消費級的AR眼鏡才剛剛萌芽,對應用更有千奇百種的想像。

除了內容平台得跟上硬體外,更需要思考的是,AR眼鏡要怎麼和外界串接?像是vivo AR眼鏡收發e-mail的功能,勢必得和Gmail串連才真正有意義。而在零售商的應用,AR眼鏡與各大超市合作的配套措施......這些看起來,似乎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當各個眼鏡都有自己的平台,內容的質量、數量也是消費者考量的條件,來自不同平台的內容未來是否能整合也是一大問題。

再者,裝置重量、可攜帶性的問題至關重要,以VR眼鏡為例,前幾年一直卡在裝置太重、帶了會不舒服,單價又高,之後「一體機」問世,才進一步走進消費者生活。

到了AR眼鏡,應用場景幾乎都是隨時都帶著,「輕巧」這件事太重要了。

因此,在2019上海MWC展場上,各大廠紛紛採用和手機連結的解決方案,雖然是現階段最好的折衷方案,畢竟還是有一根線要串連,未來是否還有更方便的解法,就得看廠商們發揮了。

責任編輯:張庭銉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