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Meet Taipei】設計感文創品在日本賣不動?台日集資平台經驗大公開

2019.11.19 by
蔣曜宇
【2019 Meet Taipei】設計感文創品在日本賣不動?台日集資平台經驗大公開
蔡仁譯攝影
為何文創品日本人不買單、又為何日本案件來台金額能翻倍?日本集資平台Green Funding高橋由丞與貝殼放大林大涵交流,公開台日集資市場的不同性格。

在2019年的Meet Taipei展區內,與蔦屋書店同屬日本CCC集團下的集資平台Green Funding,帶來了目前全日本集資市場上集資金額最高的產品——BoCo株式會社的骨傳導耳機earsopen,其集資金額為1億5千萬日幣,相當於新台幣4,200萬元。

目前全日本集資市場上集資金額最高的產品,骨傳導耳機earsopen。其集資金額為1億5千萬日幣,相當於新台幣4,200萬元。
Green Funding

這一個數字,對許多台灣的提案者來說可能不會感到太過驚訝,因為 台灣集資界目前最高的集資紀錄比日本要多上近3,000萬元。 事實上,人口超過1.2億的日本,其集資市場的活躍度比起台灣,可說是略遜一籌。Green Funding的總監高橋由丞自己就來了台灣不下十次,參加各式集資品的展會與活動。

近年來,台日在群眾集資市場上的交流也越趨緊密。群眾集資顧問公司貝殼放大就與Green Funding合作,協助引介更多優秀的台灣集資產品到Green Funding平台上去。

貝殼放大創辦人林大涵觀察,台灣集資市場成熟度高,許多日本提案者的案件一進台灣,集資金額都會翻倍。而對日本提案者來說,台灣還有另一個日本集資市場所沒有的特點——設計文創品很受歡迎。

男女比75:25,設計文創品不受日本集資市場青睞

精美的個性化器具、設計感富足的文創小品,是許多台灣人對日本產品的印象。但在日本群眾集資界,這些產品卻不受大眾的青睞。

「在日本,講究lifestyle(生活風格)的集資案件都很難推動,」 高橋由丞說。他強調日本群眾集資的受眾為30到50歲的男性為主,喜歡具備功能性以及科技感較強的產品。設計方面,黑白灰銀等素色款式較受歡迎,整體趨勢與台灣群眾集資平台上各種年輕、可愛的設計品很不一樣。

台灣集資平台上,受眾性別比較平均,男比女約為55:45。但在日本,這個數字卻將近75:25。 高橋由丞認為,如何增加家庭、女性、寵物及嬰幼兒類產品的集資案件、讓集資市場更加多元,是每個日本集資平台的課題。

「其實我們去年就以為這些類別的提案會增長了。但今年都快結束了,這個趨勢還是沒有出現。」高橋由丞說。

林大涵觀察,這些產品之所以在日本很難推動,是因為這些產品都關乎於人們最重視的小孩及毛小孩,要很確保產品的安全性,大眾才敢使用。而這類型產品在台灣之所以能有較好的表現,往往因為這些產商及品牌找到了圈內具有代表性的人擔任醫學顧問或者是共同開發者,才順利說服群眾來參與。

特殊的日本集資市場:群眾性格謹慎、「故鄉稅」推動創意案件

日本群眾集資發展較緩慢的另一個原因,則可能與日本的民族性有關。「日本人很謹慎,因而對群眾集資比較敏感,也比較信賴本國公司。」高橋由丞說。

Green Funding團隊成員。
蔡仁譯攝影

此外,日本政府在產品的認證上也相對嚴格,有一套自己的機制。而且這些認證手續繁雜,跟政府交涉、等待通過的時間也不一定,對海外提案者來說,都可能會影響到集資案件的時程規劃。

不過,林大涵也看到了許多日本的集資市場發展出的特殊現象。舉例來說,自日本2008年推行「故鄉稅」後,人民便可以透過購買地方名產以及捐贈地方的非營利機構、建造學校或道路等公共建設的金額,拿來減免部分的所得稅。所謂「故鄉」不限於民眾的出生地,而是可以捐贈給各個地方政府。

透過捐款及換購地方名產來抵稅的福利深受日本民眾歡迎,各個地方政府也為了吸引民眾的「故鄉稅」而發展出各式各樣的推廣手段。林大涵觀察,許多有趣的集資專案,就跟故鄉稅有直接的連結。

此外,作為動漫與次文化的輸出大國,日本集資平台上也有許多台灣少見的動漫延伸的IP作品集資案件,這些創意的提案,都是台灣可以學習的榜樣。

明年目標:將更多台灣品牌帶到日韓平台上

貝殼放大明年度的一大目標,就是進一步把更多的台灣品牌帶到日韓的集資平台上。林大涵表示,貝殼放大一年會參與60件左右的集資案,其中有一半可能有跨國的機會。作為亞洲最成熟的集資市場之一,台灣有機會把更多有風格特色、或者有議題導向的產品帶向更大的國際舞台。

林大涵表示,由於台日兩國有消費力差距,日本平台收費普遍較高,價格也因而可以拉得更高。台灣人覺得貴的金額,日本人卻可能會接受。但如果希望眾籌後可以長期在當地經營,和有著CCC集團資源的Green Funding合作,會是重要的策略。

不過,案件在前進日韓以前,先上到Indiegogo及Kickstarter等美國集資平台恐怕仍是必要的環節。高橋由丞表示,日本群眾「哈美」,如果在美國集資平台上有好的成績,也比較能得到偏保守的日本群眾的支持。

對此,林大涵做了一個生動的形容: 「這就像我們在看電影時,『全美上映第一週票房冠軍』這件事很吸引人一樣。不管哪個國家對美國的銷售成績還是很有感。」

但真正要上日韓平台,貝殼放大還有許多要拿捏的地方。林大涵說,日本案件來台既然集資金額能翻倍,那台灣案件到日本去應該要得到至少台灣成績的1/2或1/3,可是實際的成績卻還沒有這樣的表現。他認為「產品的溝通方式」是一大重點,而掌握日本群眾的秘訣究竟為何?貝殼放大也還在持續發掘當中。

責任編輯:蕭閔云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