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隨電子五哥兆元夢起舞,緯創林憲銘揭密5年投資心法:能不能成都在人

2020.01.13 by
王郁倫
不隨電子五哥兆元夢起舞,緯創林憲銘揭密5年投資心法:能不能成都在人
王郁倫攝影
第五大EMS廠緯創年營收近9000億元,為何董事長林憲銘說營收不用拚兆,讓獲利數字說話?力求體質轉換、供應鏈轉移,並建立IP投資組合,他看到什麼機會?
年營業額已經不是我追求的目標,9000億元還是一兆元,坦白講,差別其實很有限,但意義是裡面的內涵,傳達什麼價值給客戶,這才是我們未來5~10年要追求的。
緯創董事長林憲銘

不跟隨大哥們的步伐拼營收「破兆」,緯創雖是台灣第五大EMS(專業電子製造服務)大廠,2019年營收規模8,782億元,董事長林憲銘卻在10日尾牙上大談價值提升、談IP(專利權)投資組合,2020年新股票提撥福利也上路……。

過去5年,緯創更砸100億元前瞻技術新創,林憲銘眼中看到什麼?從留才育才制度、新創技術投資,到供應鏈移轉,以下是緯創轉型全紀錄。

緯創董事長林憲銘看印度市場五年內不會取代中國
王郁倫攝影

因看好電動車而投資,「蔚來汽車」虧損擴大

在談新緯創之前,先看中國電動車大廠「蔚來汽車」在2019年底公佈前三季財報虧損86.68億人民幣,第三季雖虧損縮小,營收恢復成長,但成立以來累積的虧損高達259億人民幣,持續燒錢壓力過大,這家電動車新創為此剛完成2億美元融資。

蔚來正是緯創投資的項目之一,林憲銘2018年不僅大談電動車未來,透露自己訂購了一台蔚來新車,同時緯創也是蔚來電控系統零件獨家供應商,緯創對電動車或自駕車的未來十分看好,「自駕車未來就是一台大的移動IoT!」林憲銘多次暢談,不過從投資面來說,緯創還沒賺到錢。

緯創不僅幫蔚來生產關鍵零件,緯創也投資蔚來關係企業「蔚隆」,透過緯創昆山投資了蔚隆(南京)汽車智能科技及蔚隆(昆山)汽車電子總計3.4億元,其中蔚隆(南京)緯創投資33%股權,這家公司另一個持股50%的大股東是江蘇蔚然汽車,董事長李斌正是蔚來創辦人,緯創另100%投資蔚隆(昆山)。

蔚來汽車NIO是中國電動車大廠,但成立以來燒錢速度超過特斯拉
數位時代翻拍自NIO官網

5年百億投資新創,林憲銘:CVC成績只能算打平

「趁有利潤時,不能全分完,要做投資。」林憲銘說,趁個人電腦產業仍穩定有獲利,他身體力行在過去5年每年提撥約20億元做前瞻投資,總計投資了15~16家對象,這些投資標的有成功也有失敗,但全必須跟緯創業務佈局有關。

「投資這家公司或產業,我們在意是投資後是否有IP(智財權),我們可以合作或共有,或者併購這些IP。」林憲銘舉例,5G從IP、IC晶片到下游服務,這條產業鏈中台灣掌握太少「封鎖性科技(Blocked Tech)」,除了台積電跟聯發科,掌握卡死對手的技術不多。

林憲銘觀察,緯創處於ODM領域多年,對基礎科學投資不深,而這領域又太廣,若沒有方向,稍抓不準就會浪費。但不論是IoT或5G+AI、電動車,都是大趨勢,是未來20年的樣貌,目前緯創從上述領域累積很多IP,每年支付超過7億元專利費用,未來IP仍要繼續累積,為轉型鋪路。

新創成敗關鍵在人,一人以興事

蔚來在緯創新創投資中算不上成功的案例,但卻打開電動車大門。而對投資失利,林憲銘很坦白「投資過程中會有錯誤跟不對,但不能因為投資錯誤就不投了,因為失敗而決定後來不再投資,才是最大的失敗。」他認為應該要想辦法找出失敗關鍵因素,讓下一波做對的事情。

而緯創投資團隊內部檢討後,發現 「最大的問題都在人。」當沒有先深入瞭解投資的對象或人的時候,最後「這個人都會影響所有」 ,林憲銘說。他認為,論技術,很少有人持有世界上獨一技術,所以多數都是齊頭並進,最後事業能不能成功就看這個人(主事者),過去緯創對人沒有深入瞭解,所以最後就會敗在這個人身上。

林憲銘也強調,未來還是會堅持繼續投資,但會訓練更多有能力的人做風險判斷。他憂慮的說「台灣未來5~10年若沒有建立IP投資組合,我們(台灣)會任人宰割!」而緯創就是靠投資及累積IP投資組合做價值移轉,目前企業創投總體來說只是打平。

國際化,台商勝紅色供應鏈領先三年

「台灣要轉型!即使漫長,但必須做。」林憲銘說,緯創這兩年非常努力投入數位轉型跟AI應用導入,目前工廠運作智慧化已經成熟,未來的工作兩大重點是「體質轉換,數位轉移」及「供應鏈轉移」,前者目標是一座新工廠產線落成一週後,良率就能跟其他老廠一樣優秀,後者讓年輕人出路更多,但挑戰也變多。

2020年緯創在墨西哥、捷克、馬來西亞、台灣、越南、印度都要擴廠,未來戰線變廣,製造跟運籌帷幄的國際人才需求也變多,而經過貿易戰,林憲銘樂觀的說,未來台灣供應鏈會變得更成熟,而愈國際化愈可以領先中國對手。

「台灣ODM三年內還有優勢,」林憲銘面對紅色供應鏈緊追在後,他認為這因為處於不公平競爭(中國政府會補貼),但台商在擁有高客戶依賴度,在最後關鍵決策時往往也選擇跟台商合作,台廠還是領先,但中國政策重心的半導體跟面板產業,台廠就相對辛苦。

緯創2019年大刀闊斧改革推動雙執行長制,兩大事業體「緯創科技」及「緯創智能」分別由林建勳及沈慶堯接執行長,同時也加速印度設廠,第二座工廠2019年12月正式量產,

緯創十幾年前就在印度提供售後服務(維修),現在更跨入組裝,是印度經驗最深的電子五哥。林憲銘坦言印度的人才結構跟製造都完全與中國不同,比方印度總經理說的英文,台灣人不見得聽得懂,另外零件在印度生產仍有挑戰,效率不敵中國,但扮演組裝角色很OK。

把握大原則,善用當地人管理,授權彈性處理,「我覺得印度投資算及格」林憲銘說,但短期五年內印度無法取代中國製造地位。

談雙CEO表現,林憲銘坦言現在仍是培育人才階段,算不上已接班,仍要母雞帶小雞。「CEO基礎管理已可穩住陣腳,截至去年底的表現其實超過預期,但未來或許還有挑戰,還在測試中。」他強調:「CEO絕對不能安於現在樣子,要敢於挑戰風險,我鼓勵他們做嘗試,透過企業創投知道外界的科技趨勢,積極瞭解未來。」

留人才!緯創版勞退基金上路,將買自家股票

10日尾牙晚間,林憲銘開心到有點茫,他多次加碼88萬大獎,而一項新股票福利制度也剛自1月1日上路。

「緯創版勞退金」新制讓員工可用小額薪水撥入信託專戶,公司也會提撥相同金額,集體買緯創存股,依職等分3級,最高階主管每月提撥5,000元,公司也提撥5,000元,也就是每月用總金額1萬元存入基金買緯創股票,一般員工則是3,000元。

以每月自提3,000元來說,等於緯創另加發一年3.6萬元到員工信託專戶買股,以7,800位員工都參加來說,一年這個信託基金規模相當6億元左右,但專戶要綁年限,若期限前離職就無法享受公司提撥福利,但也透露緯創看好未來三年成長動能。

增持IP建立專利護城河、鼓勵人才有國際視野、階段性轉變緯創體質。林憲銘豪氣的說,「未來10~20年,假如我們沒有自暴自棄,是我們(台灣)的機會。」

延伸閱讀:
1.台灣年輕人不愛留學了,緯創林憲銘擲1.5億元邀國際AI大師來台客座
2.AI神預測「高離職風險」員工,緯創5大AI應用超乎想像
3.4年做iPhone都沒賺錢!緯創手機策略大轉向,不再狂砸金猛擴廠

責任編輯:蕭閔云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