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賀歲片找周迅主演!金像獎入圍導演捨「外掛」,純用iPhone 11 Pro拍8分鐘短片《女兒》

2020.01.13 by
愛范兒 ifanr
愛范兒 ifanr 查看更多文章

愛范兒連接全球創新者及消費者,跨界技術、文化、消費及創新,致力消費科技領域的產業評論、產品報導及社群連接,創造高品質的消費樂趣。

蘋果賀歲片找周迅主演!金像獎入圍導演捨「外掛」,純用iPhone 11 Pro拍8分鐘短片《女兒》
Apple
蘋果第三部春節賀歲微電影《女兒》上映,這次不是由中國導演執導,並且捨下了過去導演常用的昂貴「外掛」器材。

距離春節還有近兩週,蘋果今年的春節短片《女兒》也正式出爐了。跟前兩年一樣,仍然是「知名導演+iPhone拍攝」的熟悉配方,不過這次最令人熟悉的應該還是主演周迅。

延伸閱讀:連Netflix原創電影也全靠一支iPhone!為何導演圈吹起手機拍片風?

雖然蘋果今年的春節短片不是由中國導演執導,但主要的創作團隊依舊來頭不小。導演是2017年奧斯卡金像獎提名電影《關鍵少數》的導演西奧多·梅爾菲,而攝影指導勞倫斯·謝爾最近的一部作品,就是最近橫掃各大電影節的《小丑》。

從陳可辛的扣人心弦的《三分鐘》、賈樟柯平緩細膩的《一個桶》,到今年周迅主演的《女兒》,它們除了都是用iPhone拍攝外,還有一個始終不變的主題——回家。

兩個「女兒」的故事

正如片名《女兒》,這一支8分鐘的短片,講述兩個女兒,三代人在除夕夜重聚的故事。

周迅飾演了一位單親媽媽,獨自一人帶著女兒在重慶開出租謀生。影片開頭客人因為周迅帶著孩子不願搭的她的車,周迅的黃色出租車在一眾紅色三輪車中顯得格外顯眼,也映襯出她作為單親媽媽的不易。

延伸閱讀:22款Mac圖片處理工具,截圖、壓縮、製作GIF通通搞定

而這位單親媽媽何嘗又不是別人的女兒呢?在一段長達15秒的長鏡頭裡,周迅回憶了與母親發生爭吵,帶著還在襁褓之中的女兒離家出走,再也沒有回來。

影片不只是以周迅的角度來講述,還有她女兒的視角,小女孩透過一個自製的「萬花筒」,看到一個絢麗多彩的世界,而非枯燥艱苦的生活。

Apple

雖然片中的周迅是一個獨立堅強的女性,但和女兒討論起餃子的時候,還是不禁想起母親以前過年包的餃子,是她最喜歡的韭菜雞蛋餡。

在一個下著暴雨的除夕夜,周迅正準備提早收車回家,但在女兒的請求下決定載上一位在暴雨中打車的婦女,而這位婦女正是周迅多年不見的母親。

原來,周迅的母親這麼多年來都在尋找她們母子。最後周迅一句「媽,我餓了」,母親拿出了保溫瓶裡的韭菜雞蛋餡餃子,她與母親多年的恩怨也隨之煙消雲散。

陳可辛的《三分鐘》,講述了一個列車員與兒子僅在火車停站3分鐘時相聚的故事,為了讓更多人回家,她不能回家。

Apple

賈樟柯的《一個桶》,是一個在城市打拚的年輕人春節後返鄉的故事,離家時母親對兒子的惦念,正是無數遊子每年千辛萬苦都要回家的原因。

今年的《女兒》,即使女兒已經不再回家,但母親依然努力要找回這個家,最後三代人的團聚更是對「回家」最好的詮釋,因為家人在哪,家就在哪。

普通人能用iPhone拍出這樣的大片嗎?

跟過去兩年一樣,蘋果的春節短片除了劇情本身,更想讓人了解的,還有導演是怎麼用iPhone拍攝出來媲美電影大片的的質感,這一次《女兒》的導演和攝影指導也來到了上海環貿iapm的Apple Store進行分享。

從影片花絮可以看到。片中的那一段一鏡到底的長鏡頭,勞倫斯·謝爾是手持iPhone 11 Pro完成的,這樣的拍攝方式在影片中還有不少,導演表示這次的拍攝幾乎「沒有對iPhone進行任何特殊處理。」

你可能還記得蘋果2018年春節短片《三分鐘》,在影片火了之後,「陳可辛的iPhone X和你的iPhone X不一樣」的話題也紅了,原來要拍出這樣的大片需要不少昂貴的「外掛」: Beastgrip支架和轉接環、大疆的手持雲台和航拍無人機、售價八千人民幣的日光可視高清顯示器、多個鏡頭拼接起來的拍攝鏡頭……

先前拍《三分鐘》時,除了iPhone手機之外,還有許多昂貴的「外掛」。
Apple

這一次兩位好萊塢大咖並沒有過多的依賴這些昂貴的「外掛」,更多是用iPhone 11 Pro結合自己的創意完成拍攝。

比如利用iPhone 11 Pro的超廣角鏡頭,在有限的空間內拍攝長鏡頭,這樣一來一鏡到底也曾呈現出更豐富的場景細節。

攝影指導勞倫斯·謝爾表示,得益於iPhone 11 Pro擴展的動態範圍和影院級的防抖功能,他可以在更多場景進行手持拍攝,「感覺像在使用專業攝影機」,同時因為手機體積更小可以使用更多的場景。

西奧多·梅爾菲和勞倫斯·謝爾證明了一部好片不一定需要昂貴的器材,比如片中小女孩通過萬花筒的角度來看世界,使用的是一個由礦泉水瓶改裝的道具,來拍攝出一些特別的畫面,類似的視角轉換陳可辛在《三分鐘》也曾用到。

勞倫斯·謝爾在拍攝《女兒》的畫面。
Apple

那是否意味著普通人能輕易用iPhone拍出這樣的《女兒》這樣大片嗎?蘋果每次的春節短片,都會引發網友的這樣討論。

很遺憾,並不能。

不是因為你器材不夠好,從片尾的字幕你能看到,背後還需要一個專業的製作班底,更加重要的是審美和創意,蘋果既然請了好萊塢專業的導演,他們的水準就注定和普通人不在一個等級。

可這重要嗎?

我們大多數人追求的並不是拍攝專業的大片,而是在日常中記錄生活。導演在影片中對鏡頭防抖、4K拍攝、三攝系統的運用技巧,但凡能活用一兩個,都能在拍攝出不錯的vlog,讓你在社群中脫穎而出了。

要做到這點並不難,上週西奧多·梅爾菲和勞倫斯·謝爾就在活動現場教學了一些使用iPhone技巧,現場不少媒體同行不到幾分鐘也能拍出一些「媲美好萊塢導演」的片段了。

像iPhone 11 Pro這樣的智慧手機,它未必能讓你拍出像《女兒》這樣的大片,但卻降低了每個人拍攝「專業級作品」的門檻,可以隨時隨地像好萊塢導演一樣記錄生活,就像導演西奧多·梅爾菲說的:

有了這樣一個工具,你再也不能以器材為藉口不去拍攝了。

從聖誕到春節,各大品牌的廣告大戰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春節已經成為已經成為各大品牌的廣告大戰,這點和西方的聖誕節越來越像,在很多歐美國家,觀看各大品牌的聖誕節廣告,已經變成像中國人觀看春晚這樣的傳統。

其中每年最受期待的,莫過於英國老牌百貨 John Lewis,這家擁有150年歷史的百貨商店,在廣告行銷卻從不落伍。

John Lewis的聖誕廣告,每年用一段2分鐘左右的無對白MV來講述一段聖誕節的溫暖故事,廣告中基本不會有任何品牌植入,而是用故事表達聖誕節禮物的背後的意義,巧妙地和自己百貨品牌的定位完美契合。

John Lewis 2019年的聖誕廣告。
John Lewis

John Lewis幾乎每年都是YouTube上播放次數最多的聖誕節廣告,也帶動了更多品牌加入了聖誕節的廣告大戰中,開始像拍電影一樣拍廣告。

這也讓聖誕節成為了一個含金量極高的行銷節點,雖然這些廣告往往不直接帶貨,但卻創造了消費者需要被滿足的需求,這或許也是John Lewis上半年虧損2,590萬英鎊,但卻依然投入700萬英鎊在聖誕節廣告上的原因。

而近年來春節中令人印象深刻的廣告,沿用的也是同一個套路,那就是降低廣告中的行銷感,依靠「走心」來打動觀眾。

與聖誕節不同的是,「回家」才是春節廣告永恆的主題。蘋果的春節短片,去年支付寶請許鞍華拍攝的《七里地》,還有刷屏朋友圈的《啥是佩奇》,都是利用中國人的返鄉情結,在這場全球最大規模的人口遷移活動中,試圖攪動每個人的思緒。

希望在以後的春節裡,能看到更多「走心」的春節廣告。我們也有理由對蘋果有更高的預期,畢竟如果說John Lewis 是地球上最會拍廣告的百貨公司,那麼拍出過《1984》、「Think Different」這些經典廣告的蘋果,可以說就是地球上最會拍廣告的科技公司了。

責任編輯:蕭閔云

本文授權轉載自:愛范兒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