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賣垃圾爆紅?雜碎袋始祖「瘋狂賣客」的傳奇故事,元老級員工揭秘

2020.05.14 by
蕭閔云
靠賣垃圾爆紅?雜碎袋始祖「瘋狂賣客」的傳奇故事,元老級員工揭秘
數位時代資料照片
以每日一物及雜碎袋紅極一時的「瘋狂賣客」,宣布將於5月15日歇業,當初他們是如何爆紅的?又到底紅到什麼程度?元老級員工現身說。

「瘋狂賣客(Crazymike)」是誰?對新生代來說,這個名字可能很陌生,但在六七年級生的記憶裡,這是兩個大叔無心插柳所創造的爆紅傳奇。

延伸閱讀:小型電商掀倒閉潮?每日一物、雜碎袋電商始祖「瘋狂賣客」宣佈停業

在2008年讓他們發跡、崛起的噗浪(Plurk)平台上,他們這麼寫下自介:

瘋狂賣客是由賣科(劉文堯)和小K(江鑑修)兩人共同創辦的搞怪購物站,因為兩人生性懶惰(許多朋友叫我們直接去了結可能會對社會比較有貢獻一點),所以一天只賣一個東西(重點是比較容易偷懶)。我們初步預計這個網站獲利可能要到2050年吧~假如網站能開到那個時侯我們應該也退休了。

如今距離原先預想2050年還有30年,賣科和小K也早已先後離開,而這個奇葩的平台也將於5月15日熄燈,終結12年的歷史。

瘋狂賣客創辦人劉文堯(左)、江鑑修(右)。
數位時代資料照片

開辦網路雜貨店,瘋狂賣客曾紅極一時

回顧這段傳奇,在電商、公關界打滾多年的王蜜穜,曾經參與瘋狂賣客創立、走紅的歷史,她表示,兩位創辦人(劉文堯、江鑑修)在2008年都是網路上的成功賣家,然而遇到一波低潮,導致手邊出現許多庫存,雙雙沒了工作,結果反倒促成瘋狂賣客的成立。

那時她於網勁科技擔任公關,負責第一代淘寶台灣館的推廣工作,網勁科技當時的董事長游士逸便半開玩笑地邀請劉文堯、江鑑修來公司,一起想辦法把庫存清掉,也讓王蜜穜除了網勁的工作之外,一起協助。

個性隨性、愛搞怪的劉文堯與江鑑修,於是產生一個瘋狂的想法:來搞個網路雜貨店!胸無大志,只求把庫存清掉就好。

當時在網勁科技辦公室的一間會議室落腳,兩位創辦人彷彿就像置身垃圾堆中。(照片攝於2009年)
數位時代資料照片

沒想到主打每日一物,以低價格搭配無厘頭文案的方式,卻讓瘋狂賣客在網路上一砲而紅,開張半年,月營收就突破數百萬。除了噗浪之外,PTT也聲勢極高,許多網友搶到商品,還會上網分享開箱心得。

其中首創的「雜碎袋」更奇葩,舉凡過期泡麵、規格落伍的記憶卡、滯銷的鑰匙圈、不知可用在哪的傳輸線⋯⋯都有可能出現,文案就寫明「內容物不詳、從來不預告」,而且真的有「雜碎」!像這種近乎耍弄消費者的商品,卻也賣得嚇嚇叫,還有網友將搶購不到的哀怨寫成歌曲

結果這個宣稱「尋找瘋狂的商品,然後用最便宜的價錢賣給不需要的人」的網路電商,火紅到讓BenQ也找上門合作,兩位創辦人媒體曝光度極高,王蜜穜表示,當時協助瘋賣公關工作,光是替兩位創辦人接通告就接到手軟。

瘋狂賣客兩位創辦人曾上《大學生了沒》談創業、經營的故事。
截圖自YouTube

「不能用正常邏輯看它(瘋狂賣客)的成功,它其實有點偶像崇拜的性質,兩個創辦人的形象很鮮明,信手捻來,都是新聞素材。」王蜜穜回憶道。

創辦人一句「沒錢吃下午茶」,1萬元憑空進帳

她舉例,瘋狂賣客剛成立時,兩個創辦人很無聊,便開賣一個商品,名為「吃吃的等」,文案寫著「賣叔、小K沒錢吃下午茶」,限量100位、每人100元樂捐,而且「保證絕對不出貨」,結果沒想到上架當天下午兩點就結標了,一萬元憑空進帳,公司直接吃雞排慶祝。

「當時做過很多瘋狂的事啦!」王蜜穜說,她舉例2016年獲得《數位時代》人氣賣家第二名時,在頒獎典禮上,他們派出公司身材健美的設計師赤膊領獎,還讓頒獎人城邦集團執行長何飛鵬「摸奶」,像是這類瘋狂、不正經的行徑,讓瘋賣的一舉一動,成了媒體追逐的焦點,出版社也找上門請他們出書,公司的聲量快速地衝上天際。

2016年人氣賣家頒獎典禮現場,打赤膊、揹布條的肌肉猛男代表瘋狂賣客上台領獎,惹得頒獎人何飛鵬大笑。
王蜜穜提供

兆赫電子併購後,瘋狂賣客搞怪精神不再

而在2010年,兆赫電子出手收購了瘋狂賣客,納入子公司地壹創媒旗下。劉文堯在當時就離開了瘋賣,江鑑修則繼續待到2017年才離開。

被收購後的瘋狂賣客,因注入傳產(兆赫)的血液而產生不少變化,創辦人鮮明的風格逐漸淡化,瘋狂賣客也不再只賣每日一物,反而成了另類的白牌品(泛指沒有牌子的手機或者PC等)集中地,商業版圖也擴張不少,2014到2015年的全盛時期,含旅遊、團購等事業,全公司員工差不多在一百人上下,年營業額約有十億元。

那為什麼瘋狂賣客會走到如今的局面呢?

最終敵不過電商大環境競爭

「我想大環境因素是一個關鍵,」王蜜穜表示她2017年時就離開了瘋狂賣客,不清楚關站具體的原因,但她分析,隨著蝦皮、生活市集等玩家出現,產品多樣又便宜,競爭越來越激烈,且Facebook等平台廣告費越來越貴,對瘋狂賣客來說,是一個大挑戰,可能是瘋賣熄燈的原因之一。

事實上,實際翻開兆赫的財報,子公司地壹創媒近年一直持續虧損,光是2019年就虧損2,088萬元,調出近四年數字,更是已累計虧損破億元,看來就算知名度頗高,瘋狂賣客仍持續燒錢,未能獲利,這恐怕是最關鍵的原因。

儘管最後是黯然收場,瘋狂賣客這段瘋狂的爆紅故事,已在歷史上留下一筆,就像王蜜穜在接受採訪時數度談到的:「真的很傳奇!」

責任編輯:陳映璇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