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兆元離岸風電投資明年啟動,零元競標行不行?

2020.06.20 by
陳映璇
2兆元離岸風電投資明年啟動,零元競標行不行?
OrstedTW via facebook
台灣離岸風電將邁入下一階段,能源局先釋出2026到2030年5GW計畫,預計分三階段進行,採競價模式,是否有機會出現零元搶標成為焦點。

去年底總統蔡英文在苗栗台灣首座離岸風場啟用典禮上宣布,台灣將邁入下一階段2026到2035年離岸風電10GW目標,商機上看2兆元,要吸引更多外商來台投資,但相關遊戲規則遲遲未公布。隨著國內疫情趨緩後,經濟部能源局終於在19日召集開發商、系統商舉辦區塊開發說明會,公告初步的遊戲規則,全程採直播進行。

經濟部能源局在19日召集開發商、系統商舉辦區塊開發說明會,公告初步的遊戲規則。
經濟部能源局

台灣離岸風電分成三階段推動「示範、潛力場址、區塊開發」,第一、第二階段已有初步成果,吸引眾多國外開發商、系統商來台投資,到了2025年台灣離岸風電將達到5.5GW裝置容量。緊接著進入第三階段區塊開發,規劃2026年至2035年10年共10GW裝置容量,採競價方式,預計每年釋出1GW容量,讓開發商們躍躍欲試。

不過,現階段能源局先公布2026到2030年計畫,切割成「1GW、2GW、2GW」,優先推動小於50公尺水深區域,容量分配擬分三期進行:

  • 第一期於2021年第二季進行競標,分配1GW,預計2026年併網。
  • 第二期於2022年第二季進行競標,分配2GW,預計2027~2028年併網。
  • 第三期於2023年第二季進行競標,分配2GW,預計2029~230年併網。

廠商最在意的評選方式,擬採兩階段進行:

  • 第一階段資格審查,以「技術、財務能力、產業承諾條件」進行審查,把國產化納入評比。
  • 第二階段價格評比,以通過資格審查者進行競價,價低者得標。

並設定單一風場容量取得以0.5GW為上限,開發商在5年內最多取得2GW。這意味著第一期1GW容量分配,至少有2家業者取得資格,被視為是給予先前通過環評但未取得風場者的保障名額。

19日共有40多家國內外離岸風電開發商、系統業者及相關產業代表出席,針對區塊容量分配方式、審查機制,以及產業關聯效益審查有不同意見,主要爭議點有三個。

第一年只有1GW容量分配,不會太少嗎?

不少開發商認為,第一期僅開放1G的容量太少,目前手握已通過環評2GW海鼎風場的開發商安能亞太主張一次釋出足夠的規模容量3GW,在投入國產化才有足夠的經濟規模。

能源局則回應,第一期1GW明年就要展開競標,在時間上原本就以通過環評的業者佔優勢,而後面兩期(2G、2G)希望可以讓新進開發商參與角逐。

經濟部能源局組長陳崇憲表示,現階段通過環評尙有5.57GW未開發,約有4到5家業者。因此第一年釋出1G,希望建立競爭模式,不然一開始釋放2GW或3GW,在以單一風場取得0.5GW上限,可能變成業者「通通有獎」,無法產生競爭的效益。

還沒拿到標案,為何要先附供應商合約審查?

由於區塊開發採競價,以價格低獲選。但工業局希望把國產化要求納入,盼持續帶動國內離岸風電供應鏈,因此有第一階段的資格審查,以技術、財務能力、產業承諾條件作為三項指標,產業承諾條件攸關國產化,工業局初步希望業者可以先附上與供應商簽約的正式或有條件合約。國產化項目,原則延續先前工業局訂定的27個項目,但工業局表示,目前還在搜集產業的意見。

有業者質疑,「2026年風場都還沒確定標到,怎麼可能2021年簽到正式合約?」、「2026年的風機還在設計中,很難明年就跟供應商簽有條件合約。」

風機系統商西門子歌美颯表示,目前2026年的風機還在設計中,很難明年就跟供應商簽有條件合約。
西門子歌美颯台灣臉書

達德能源董事長王雲怡認為,國產化與價格有連動關係,建議放在同個評比,讓開發商可以更全面思考,而不是為了搶標而得標。沃旭能源台灣總經理汪欣潔則說,現在簽約會有不確定性的問題,通常在併網年度前3~4年才會確認正式合約,建議在資格審查可以透過合作意向書或供應商書面承諾替代。

風機系統商MHI Vestas表示,過去就是一直在跟供應商談有條件合約,希望工業局可以繼續把這項遊戲規則延續下來。

競標業者都出零元,怎麼比?

目前角逐離岸風電區塊開發有多家業者,包括安能亞太、日本捷熱能源(JERA)、澳洲麥格理綠投資集團共同開發的2GW海鼎風場、沃旭能源開發大彰化東北0.57GW、達德與力麗共同開發28號風場0.6GW,新進的德國能源公司Innogy聯手亞泥開發竹風448MW等等。

上一次台灣離岸風電第二階段競標就開出2.2至2.5元的破盤價格。現場有業者拋出:「若區塊開發競標,業者都出零元該怎麼比?」

延伸閱讀:再也不是貴電,離岸風電二階段開標2外商得標,每度電價最低2.2元

從國際趨勢來看,歐洲早已有風場開出0元競標,2018年沃旭能源就以零元標下德國北海風場,主要是離岸風電成本下降,像是風機規模擴大,以及設備可與鄰近風場共享設備等。

對此,陳崇憲表示,「我相當很多人會填零,」若業者都出零元,就看第一階段資格審查的分數評比,若都還是同分的話,最差的情況可能是「抽籤」。

零元搶標,意味台電不需花錢買電,那開發商要怎麼獲利?主要就是看準綠電交易市場的需求,開發商只要事先找到有綠電需求的企業,像是國際供應鏈、用電大戶需要綠電的企業,一度綠電若賣到3~4元,而開發商每度電開發成本又能壓到3元以下,自然就可能出現零元搶標。

由於目前能源局還在搜集意見中,相關正式區塊開發規則預計在今年第四季公布,會中也有業者反應,希望能夠儘早公佈,才有更充裕的時間與供應商談合作。

責任編輯:蕭閔云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