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貨幣,會是繼科技戰後的下個美中角力新戰場嗎?

2020.11.16 by
林信亨
林信亨 查看更多文章

現職資策會MIC資深產業分析師,專業於前瞻產業與3D感測領域研究,研究範疇包括技術與應用趨勢、大廠策略研究。

數位貨幣,會是繼科技戰後的下個美中角力新戰場嗎?
Wit Olszewski via Shutterstock
近年來,各國加緊腳步發展區塊鏈技術並研擬推行數位法定貨幣。「數位貨幣」不只會牽動未來的貿易市場,也將成為美中科技戰之後的新一輪戰場。

打破以往央行負責印鈔票的印象,隨著行動裝置的普及與區塊鏈技術的發展,各國開始研擬推行「數位化」法定貨幣。這些央行數位貨幣和現金一樣擁有交易功能、法定償還性質,但不再以實體的形式存在,可進行更有效透明的金流追蹤,也有利於政府直接管控、施行貨幣政策。

自2018年以來,美中經歷了以關稅為主要籌碼的貿易戰,在2019年美國更啟動了多項針對陸企的出口禁令、昇華成第二輪G2科技戰。時序來到2020年,美國先後宣布限制陸企在美國掛牌上市、取消香港特殊經貿地位,聚焦金融戰的態勢愈發明顯。而數位貨幣象徵未來金融科技的主要交易代幣,可能牽動總體貿易市場,無可避免地成為了美中角力的第三輪新戰場。

shutterstock

美國:美元地位恐受威脅,研議數位美元發行計畫

美元從二次大戰以來,就成為國際間最重要的交易貨幣。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019年第四季統計,美元占全球主要儲備貨幣交易比重60%,歐元20.5%,而人民幣僅2%。然而,隨著各國研擬發行自己的數位貨幣,當未來國際間的交易能跳過美元,擁有更快速便利的結算方式,美元的國際霸權地位將可能被撼動。

對此,美國也展開了數位美元的推行動作。在2020年4月,針對新冠肺炎疫情所推出的紓困方案,將數位美元納入草案的研議範圍。其初步構想是民眾可以在身為中央銀行的聯準會(FED)開立數位錢包帳戶,而FED無需經過實體銀行即可將新發行的數位美元匯入民眾帳戶,且每一筆消費紀錄皆可追蹤管理。惟該構想僅是採用集中式管理的中心化帳本,僅為單純的「債務註記」,與未來可全球流通的數位貨幣仍有一段距離。

TimeShops via 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不看好虛擬貨幣取代法幣,央行總裁卻大讚這項技術

而在2020年初由數位美元基金會正式啟動的「數位美元計畫」,則在5月發布了第一份「數位美元白皮書」,說明未來將以分散式帳本技術(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 DLT)與雙層架構為基礎,打造全球適用與穩定的數位美元系統。DLT技術就是所有人(節點)都擁有一本完整且即時更新的帳本副本,透過同時驗證每筆交易、省去中介機構,加快貨幣流通速度與降低成本;雙層架構則沿用現有的金融機構體系,先由央行發行貨幣給商業銀行,再由商業銀行分發給一般民眾與企業使用。

以上兩項計畫,都顯示了美國對於數位貨幣的重視,一方面可以遏阻洗錢、貪汙等不法金錢流向,一方面更是為了鞏固美元在世界金融體系的地位,必須在實體與數位貨幣都取得主導性,面對跨境交易、清算、貿易政策才握有更多的控制權。

中國大陸:領先布局數位人民幣,致力打造亞洲新金融系統

反觀中國大陸,在大宗商品如金屬、農產品、石油等進口量都高居世界第一。根據世界銀行資訊,若以購買力平價(PPP)計算,中國大陸自2017年起已超越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為全球主要的跨國貿易對象。然而,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的交易比重卻僅占2%,促使中國大陸投注更多心力加速人民幣國際化。

Ivan Marc via 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數位人民幣將因「更強大」而敗

首先,人民銀行在2020年4月下旬宣布在深圳、蘇州、雄安新區、成都及未來的2022年北京冬奧場景,對官方的數位貨幣電子支付系統進行內部封閉試點測試。目前已公布的實體合作名單共有19家企業,其中包含麥當勞、星巴克等國際企業;同時與華為、滴滴出行等公司簽署戰略合作協議,以合作促進金融創新。

而目前試驗發行的數位人民幣也採用了雙層架構與分散式帳本技術,但交易資料並不對民眾公開,帳本的透明性僅屬於政府,可滿足即時性以及監管效能。另外,除了人們已熟知的掃碼支付、線上轉帳之外,數位人民幣具備「雙離線交易」的功能,即便兩人都處於無網路狀態,只要在同一個空間將手機進行近距離感應,便能進行交易,使用體驗上與現金更為接近。

現今跨境交易所仰賴的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系統受美國控制,而中國大陸則期待透過數位貨幣的快速發展,與美國的敵對國,如俄羅斯、北韓、伊朗等聯手,串聯一帶一路以及大東亞地區與中國大陸貿易頻繁的國家,打造一個新形態的亞洲金融系統,脫離美國動輒祭出的經濟制裁與威脅。

中美分採攻守態度應對,政府與民眾貨幣互動關係將改變

短期而言,美國在數位貨幣的推展上採取守勢,避免在數位貨幣的戰場上落後,用以鞏固既有的美元優勢;中國大陸則以攻勢為主,強化目前與亞洲各國的經貿關係、拉攏美國敵對國,試圖提升人民幣的國際地位,往兩位數的儲備貨幣交易比重前進。

長期而言,推行數位貨幣已是國際趨勢,未來政府與民眾在貨幣上的互動關係將產生改變。首先是政府的掌控權增加,在實施貨幣政策時,央行有管道能直接面對民眾,對貨幣的管控也能更即時與精確;再者,金流追蹤力增強,每一筆交易都被立即記錄且不得竄改,有效遏止洗錢、假帳等情事;其三,便利性提升,民眾無須持有實體現金,意即省去前往銀行、ATM的時間,提高金融普惠性。

延伸閱讀:數位貨幣能成真嗎?央行啟動實驗計畫,LINE看好「現金被全面取代」

但仍須注意的是此類數位貨幣所衍生的龐大資料庫勢必需要面對資訊安全與個人隱私的難題,政府能介入的範圍與可公開共享的領域都是需權衡的。而即使政府加強了對央行數位貨幣的追蹤力,面對既有的加密貨幣黑市等具匿名性地下交易,仍將難以杜絕。另外,數位貨幣的發展可能擠壓實體貨幣的使用場域,對於沒有行動裝置、難以進行身分驗證的民眾而言,數位化並不能帶來預期的便利性,因此「數位平權」是數位貨幣的推行上值得關注的重要議題。

責任編輯:文潔琳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