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第1名工廠

2003.05.01 by
數位時代
全球第1名工廠
一家是20世紀初的典範企業,一家是20世紀末擊敗典範的公司,美國通用汽車與戴爾電腦之間,究竟有哪些交集之處? 「我們從戴爾電腦學到很多關於...

一家是20世紀初的典範企業,一家是20世紀末擊敗典範的公司,美國通用汽車與戴爾電腦之間,究竟有哪些交集之處?
「我們從戴爾電腦學到很多關於管理製造流程的事,」身處創造出人類社會第一個「部門制」企業組織典範的通用公司,通用北美區總裁考格(Gary Cowger)指出。
聽起來不可思議?有著94年製造歷史、目前為全球第一大汽車製造業者,居然要跟不到20年的公司學習製造?事實不一定如你所想像,通用汽車去年創造了1870億美金的營收,獲利為17億,而戴爾電腦354億的營收雖僅通用的1/6,但獲利卻有21億,這就是為什麼考格在思考要如何提升經營績效時,會不遠千里從北方密西根州的底特律,跑到南方德州奧斯汀的原因。
麥可‧戴爾還記得,當初考格來到奧斯汀時跟他說:「嘿!你可以教教我們如何把製造這件事做好嗎?」「什麼,你要向我們學習!」戴爾說,聽到這樣的話,心中真是有種莫名的驕傲感,「喔!那真是太酷了。」
不只是通用汽車,另外像是福特、克萊斯勒、豐田、還有威名百貨等,都曾來到奧斯汀請益。

**做最後關鍵零組件組裝

**
戴爾的所有製造學問,可以戴爾奧斯汀總部園區的塔夫(Topfer)製造中心窺見一二。卡車不斷進出,一天內上百輛車次稀鬆平常,英特爾的晶片、三星的TFT-LCD面板、台灣來的零組件,一箱一箱地被運進生產線,轉個彎,寫著鴻海英文名稱「Foxconn」字樣的紙箱,堆放在一旁,讓從台灣來的訪客,備感親切。為了壓縮代工成本,也為了迴避CPU等零組件跌價風險,戴爾賣給美國企業的電腦,都是在亞洲代工到9成地步後,運到塔夫作最後關鍵零組件組裝。
與總部同樣位在德州圓石城(Round Rock)園區內,塔夫中心落成啟用不過3年的時間,是戴爾全球7大製造中心中最新的一座,佔地20萬平方英呎,大小約為5個半的美式足球,每條生產線每小時可以組裝650台的電腦,平均一天出貨2萬5000台。
「誰說設在美國的工廠就會賠錢?」帶領訪客參觀的戴爾資深公關經理布萊克博(Jess Blackburn)驕傲地說,「戴爾全球7個製造中心裡,塔夫這裡的成本最低、績效最好。」在訪客出入檢查關口,牆面上貼著數張傑出員工的照片,在塔夫中心裡,每季都會選出金、銀、銅獎的員工,每年再從季優秀員工裡,選出3到5位的白金獎得主,「大家都知道,如果不努力,明天的工作就會被亞洲人取代。」
此外,戴爾最常被引為企業範例的,就是生產線的管理系統。隔著玻璃窗,10位左右的員工,在兩個10坪不到的房間裡,緊盯著電腦及投影在牆面的監視畫面,一邊注意著生產線流程是否順暢,一邊忙著將從卡車運下來的零組件及客戶訂單做最佳化的排程處理,「這裡就是整個生產的中樞神經。」
塔夫整個生產區域大致分成三大區塊:貨料準備、組裝、以及包裝出貨,雖然貨物進進出出,但整個廠房內卻是一派整潔明亮。而流程的規劃,則可分為排程處理、訂單確認、零件備料、組裝、包裝、最後是出貨,整個生產流程不超過2小時。

讓員工都了解客製化精神

輸送帶的速度、機器的運作聲、加上穿梭在各生產單位間的工作車,整個塔夫廠區內,呈現出有別於一般生產線的節奏感。再仔細看,塔夫的生產單位,並不是一般台灣工廠裡所見到的長條排排坐形式,而是以5人為一組的方塊區域,2個負責組裝零件,兩個負責測試,另一個就擔任工作單位協調的工作。
「這樣的設計是要讓每一個生產線的員工,都真正了解『客製化』(BTO, build to order)的精神。」戴爾供應鏈管理副總杭特(Dick Hunter)指出。
經常到亞洲地區訪視的杭特比較,亞洲的工廠讓每個人做一樣的事,看起來很有效率,「但是本質上跟機器並沒有太大的不同,」他表示,戴爾的生產線員工,這一分鐘所組裝的產品,跟下一分鐘很不一樣,「所以他們就會去思考自己的工作模式是不是需要調整,而不只是單純完成一項工作。」
「BTO模式,看起來容易,做起來很難,」杭特評論,以戴爾台灣的供應商為例,雖然已經有相當程度的改善,但距離標竿還是有很大的距離,「不是只有老闆體認到,要所有員工都認同,生產才會真正的有效率。」

**不斷改善生產線的流程

**
雖然戴爾在製造的管理技術上,已經是個不容易超越的典範,但戴爾還是沒有停止改善的腳步,以今年度為例,杭特透露大概有60多個大型的流程改進方案在推動。此外,他們也回頭向其他業者取經,藉著同為麻省理工學院董事成員的機會,戴爾與通用、豐田、威名等各產業大廠,不久前組成了一個非正式的聯盟,定期交換在生產管理的經驗,杭特舉例,豐田汽車的U型生產線動線設計,就讓他們產生了不少靈感,事後也證明對於生產的提升大有幫助。
另外,戴爾也嘗試提升各製造中心的定位功能,「製造不光只是『生產』,裡面還有很多關於技術的問題,」杭特指出,不只在塔夫,包括台灣及中國在內的地區,將有更多的設計人員投入製造的行列,「有更多的整合,才能再提高供應鏈效率。」
台灣要轉型成亞太製造業的研發設計中心,不能沒有在地的工廠,但這種追求技術創新、彈性多樣的工廠經營,也絕對和大陸工廠的齊一量產方式不同。由管理成本到管理創意,戴爾塔夫中心其實提供了台灣夥伴無盡啟示……。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