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台灣的國際之路
專題故事

台灣的創業熱潮,在2014年可說是沸騰到最高點,從民間到企業到政府,均察覺到這一股創新力量的崛起,帶動產業發展也攪動出不少議題。2014年末到2015年初,幾場與創業議題相關的活動,不約而同關注了「國際化」這個議題,對於台灣創業圈如何走出全世界或納入全球資源,提出建言者有之、提供資金者也有之。本篇專題先帶大家從幾位成功創業者的演講紀實看起,再看兩位成功打入國際市場的台灣創業家經驗,最後集結幾位透過專訪或者主動發表的創投/創業家觀點與評論,提供讀者深度思考的參考依據。

1 [數位觀點] 創業家,為什麼要選擇來台灣創業呢?

近來商業周刊文章,《搶年輕創業家,星國成本卻比台灣貴四倍》,引發創業圈共鳴。國籍法、外籍人士就業服務法、入出國移民法等法規鬆綁,讓更多外籍白...

近來商業周刊文章,《搶年輕創業家,星國成本卻比台灣貴四倍》,引發創業圈共鳴。國籍法、外籍人士就業服務法、入出國移民法等法規鬆綁,讓更多外籍白領人士來台開始被重視,但在法規鬆綁之後呢?外籍創業家為什麼要來台灣呢?近一個星期的採訪,我一直在追這個問題,「台灣在法規鬆綁之後,台灣又要如何吸引國際創業家與國際資金?台灣優勢到底在哪裡?」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攝影:林衍億。

拿著這個問題,我尋問了其他國家的創業家,為什麼要選擇來台灣創業呢?人才多且薪資低廉成為共通答案。來自香港的新創公司iGPSD創辦人Chris說:「人才成本、租金成本和創業所需生活成本三點是最大吸引力,台灣在這方面俱有優勢。台灣和香港比,台灣比香港租金約便宜一半,人才的話視乎工種的不同薪水約為一半至七成,台灣生活費約為香港的一半左右。新加坡專才也比台灣貴上一倍。」中國最大生活服務網「58同城」創辦人姚勁波也將投資台灣,他說「獵豹科技在台灣已經有70-80個員工,獵豹給我們的反饋是還不錯,說台灣人才素質高,不僅研發人才,專業廣告設計等人才也多,而且成本低。」

當我把這個問題丟給台灣創業家,我們的創業家也不否認這個因素,但我們的創業家有著對台灣未來發展的強烈關懷,「便宜人才不應該成為台灣國際化的優勢,這對台灣來說不是好事!」沛星互動創辦人游直瀚說。台灣應該發展原有的硬體供應鏈優勢,我們有很強也很完整的硬體供應鏈,加上未來是物聯網的時代。但相比深圳,這個特異性也漸漸消融,「深圳的優勢,就是製造供應鏈的完整,深圳已經變成Maker的好萊塢」深圳Seeed Studio及柴火創客空間創辦人潘昊充滿自信地說。

既然人才薪資低廉優勢傷害台灣人才未來發展,硬體供應鏈優勢又有強烈的對岸競爭者,面對新加坡與香港等地的多元開放、中國廣大市場機會,台灣如何找到自己的定位呢?有沒有不抄襲他國,真正屬於台灣的國際化模式呢?在昨日採訪朱平時,我聽到了一個吸引人的答案,他問我:「有哪個外國人不喜歡台灣的呢?」「台灣沒有市場沒有資本,但台灣可以是外籍人才或創業家『快樂生活』的地方啊,我們成為他們的『第二故鄉』,讓台灣成為他們理想的居住地。」朱平說。

的確台灣提供了讓創業家「安居」的理由,台灣治安好、交通便利、醫療發達、教育體制完善,馬來西亞創業家與創投家雲惟彬提到台灣,臉上泛起笑意,他說台北在一個小時之內就有山有海啊。「光是一個週末,台北就有數不清的藝文活動。有時不知道要參加哪個好。」博仲法律事務所法務費浩文說。

快樂生活和創業家需要的人才、市場與資金相比之下沒有強連結,但卻可能是吸引20-30歲的新一代全球移民重要的理由。加上西班牙與義大利等歐洲國家面臨經濟危機,正是一個移民潮的開端,這批新移民也許不是為了市場、資金與人才,而是認同台灣文化,認同台灣年輕人自由奔放,敢言敢於擁抱自己的價值觀,敢於衝撞體制,若我們讓這些年輕新移民留下來,深耕台灣,就會刺激台灣形成多元文化,這是創新創業的重要因素,讓台灣成為未來國際創業家進攻全球市場的起點。「創業家們可以把小孩和家人安置在台灣,他們會很安心,然後進軍中國或東南亞市場,」朱平說。

比起人才與硬體供應鏈優勢,讓外國人像台灣本國人一樣能夠「安居台灣」更重要。「目前台灣擁有永久居留證的外國人僅有一萬多人,相比2300萬台灣人,佔比相當低,我們在不干擾台灣文化主體性下,在一定的配額限度下,讓更多外籍白領人士願意久留台灣。讓外籍白領人士自由找尋工作機會,而不是逼迫著教英文、銀行給他們相同的貸款機會,最後甚至給予公民權,讓他們對台灣有強烈的認同感。」朱平說。這群人也許不會創業,但是會對台灣的土地產生多元刺激,台灣就形成特有創新創業的土壤,在這樣的土讓上,也就可以期待美麗的創新創業花朵盛開。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2 [徐有鍵] 沸沸揚揚的CSMIC、憂心忡忡的前景

如預期的,雷軍、傅盛來到台灣參與盛會,台灣的網路圈、創業圈處於一個無不高度期待的臨界點,與會參與的每個人、在螢幕前因為幾句名言立刻不斷分享的...

如預期的,雷軍、傅盛來到台灣參與盛會,台灣的網路圈、創業圈處於一個無不高度期待的臨界點,與會參與的每個人、在螢幕前因為幾句名言立刻不斷分享的網民與高齡在台上的業界前輩,這樣的氛圍。

其實我是憂心的,看見此景,也深深感到太悶了。

君不見,創業家的雄心壯志

我幾乎沒有看到有人有那種志氣站出來說,「I will be the next 雷軍、傅盛」更別提「I will be better than them.」 多數的是:「雷神,我跪了」、「台灣完了,先跪在說」、「雷軍給我們鼓勵,說我們還有救」。到底,什麼時候我們的志氣變成如此的不堪,我們的雙腿可以如此的軟。我想,跪著的這些人這輩子還沒這樣跪過誰?即便這是玩笑話,卻可從玩笑中看到一點真實,我是憂心的,憂心著大家需要靠安慰需要溫暖需要懷抱,卻沒有長出一分志氣。

國發天使基金超過一億,不是嗎?

傅盛把一億的創業基金拿出,看見網民又立刻再跪一次。Oh my god不過也才一億,也沒說要怎麼給,一堆人卻先跪在說。我國的國發天使基金都不知道搬多少出來了,高過這金額這麼多,但,有人去申請過嗎?是,有人會回答我聽說寫計劃書很難。但,你以為從雷軍手上拿錢會比較簡單嗎?他們看的大流量、高轉換率、大數據你覺得你能給多少?其實我是憂心的,當看見造神越來越嚴重之時,越來越多人下跪,但卻甚至沒看過大陸網民在微博上是不會留情面的對著雷軍批評小米。

需要的除了自信,還要有硬底子與國際視野

有人常說,所謂的長青佔滿了年輕人的舞台,台下的人會感到完蛋了、玩完了市場被佔滿了。其實我是憂心的,網際網路的崛起,是無產階級最好翻身的機會,你甚至不用再帶皮箱到處走,一封email 也可以開啟生意的大門,只要你願意離開.tw 的網域、離開繁中、簡中的閱讀範圍,還有很大的舞台有看見嗎?

其實,重點是在所有的成長之前蹲了什麼馬步?要提升自己到國際化或是國際視野時,我們可以先做哪些事情?在創業的開頭有沒有先思考過國際市場的方向?與大家分享基礎的概念:

1.擬定市場方向
先決定,要打的市場是單一國家或是完整的全球化,而當你決定要打全球市場時,你是否有先研究過同質國家,像是:歐盟, 泛英語系國家的市場與趨勢(也許就是單一國家市場也應該要研究)

2.透過網路、書籍了解當地文化
甚至可以尋找一些當地的律師進行當地市場的法規與文化的深度了解。可思考Uber最近在各國所引起的爭議。

3.了解當地通路、4.探尋媒體曝光

更是不能少的基本功,但是,這些都是需要趁早磨練的,不是嗎?

其實,只要願意團結,跪著的朋友們真的會覺得我們不能成為雷軍、傅盛,或是走出自己的道路嗎?

@@ACTIVITYID:522@@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3 行家看新創:夢想大一些、步伐開一點

雖然台灣創業圈近年動起來了,但創投仍普遍認為台灣腳步太慢。要急起直追,除了創業者要看見世界需求、學習「Dream Big」,政府及業界也該放...

雖然台灣創業圈近年動起來了,但創投仍普遍認為台灣腳步太慢。要急起直追,除了創業者要看見世界需求、學習「Dream Big」,政府及業界也該放手並提供資源,讓青年創業成為主流。

CyberAgent台灣區總經理方倩勻:讓30歲以下青年創業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在全球的創業風潮席捲下,台灣腳步還是太慢。以中國創業者來說,他們就是要靠創業翻身,無論是拚勁或執行力都快速很多。台灣創業者不必抱持太多理想,該想的是「使用者要什麼」,而不是「你要做什麼」,可以多往商業靠攏一點。以通訊軟體為例,LINE這樣的服務並不難,打的是資金戰,台灣人也做得到。可以多去思考,使用者對現有服務最受不了的地方是什麼?其實還是有很多空間改善。

青年創業是很重要的,一方面政府政策應該鼓勵或補助民間投資青年創業,另一方面業界也要多提供資源,讓30歲以下的年輕人,即使沒有很多的產業經驗,憑著關鍵技術及很好的想法就能創業成功,這才是該思考的方向。台灣團隊其實很優秀,可惜語言能力依然不夠,若能加強英語及精確的表達能力,其實素質是比東南亞團隊好的。

台大創聯會執行長陳良基:校園接軌矽谷,天使面試學生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今年媒體關注創業圈的程度比以往大很多,跟科技部推動的創新創業案子有關。另外,台灣創業的內容也從以往的「開咖啡廳」等偏向生活層面的事業,轉變為創新本質的創業,帶有關鍵的技術創新,除了數量變多,更樂觀的是內涵也有變化。

我們在今年還在布局需求面,也派學生到矽谷去學習3個月,希望明年是能量爆發的一年。另外,鑽石種子基金以及與四大會計事務所、法律事務所的策略聯盟,也是今年才開始,整體看來是醞釀期,明年才是重頭戲。

台大創聯會的特色是,以美國名校如史丹佛、MIT為典範,帶出台灣的新模式,我們希望台大創聯會也可以變成各大學的典範。學生創業團隊由矽谷創投親自篩選,讓學生知道真的要去說服美國的天使投資者。天使還會派人來面試,如果認為團隊條件符合,學生就能去矽谷一展身手。我們採取的作法是,讓這些學生創業團隊自然淘汰,唯一的條件只有你真的夠積極、想創業。而矽谷天使的共同條件,就是希望團隊可以瞄準全球市場。

心元資本創辦人鄭博仁:把自己看成世界的選手,你就做得到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今年開始,越來越多創業者發現台北有一些創業資源。例如資策會去年開始大力邀請日本、新加坡及中國的創業團隊,辦活動一定要有國際人才的加入,才能加速整個生態圈形成。

另一方面,矽谷創業者不再只關注美國的創業團隊及市場,現在也非常重視亞洲及中國的創新。中國的創業者已經了解到自己的市場機會及地位,並積極往上爬。中國有許多工廠會到矽谷設立辦公室做育成,說服對方「我們這裡有很多選擇性」,並花很大的精神建立與美國的連結。

相對深圳的積極,台灣新創就是等著接單。中國的氛圍是,創業者認為「我也可以當馬雲」、「我的公司也可以是阿里巴巴」,他們很積極地把自己看成世界的player(選手),台灣團隊卻往往只把自己當成製造的player,求穩不求大。你要打一個世界的戰場,還是當地的選手?當你相信自己可以做世界級的產品時,你就是做得出來。

台灣的團隊要走出去有很多種方式,不只是完全把團隊放在中國或東南亞那麼簡單。例如你本來在台灣做手機,到東南亞最有賣點的是這個按鍵;也許你揚名國際的不是你本來設想的社交網絡,而是你的產品。

所以你要對自己的東西有很好的規劃與包裝,第一是產品的定位與Roadmap(目標)。台灣團隊的強項是把產品做出來,但方向不一定對;美國團隊則在創業初期就把最後的Roadmap想好了。現在是創業最好的時機,資金多、公司估值也高,其實台灣團隊素質很好,就缺切入點與包裝,只要有前輩幫他點一下,團隊就會發現「原來我們在做的事情這麼棒」。

天使投資人林富元:站在巨人肩膀上,針對世界需求創新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目前天使投資的文化,台灣還沒有形成。2013年,美國天使投資規模達210億美元,但台灣只有80億美元,且只有4%∼8%是投資早期創業,台灣創投做的是銀行的工作,而非投資。台灣有很多「老的錢」,翻開報紙一看,都是張忠謀和郭台銘。反觀矽谷,當紅臉孔每2到3年就換一批人,中國首富則每年都不同,99%台灣年輕人與產業是相對脫節的。

不過,這不代表台灣人在網路沒有機會。台灣年輕人做得很好的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不斷改進,他們對市場已經有很好的定義。另外,他們可能也想做類似歐美及風行網的網路影視服務。但問題是,中國有政府的滋養,我們又該創造什麼樣的價值?此外,傳統產業正在大翻身,且富有台灣本土特色。微熱山丘執行長陳來助曾說,中國是關起來打,但台灣是開放的。我們要重新思考優勢,有什麼是別人搶不走的?

時代基金會執行長徐小波也說:「我們在台灣,大家坐在金礦上卻不自知。」未來台灣創業者可以因應全世界的需求去發展新事業,特別是鎖定「新興市場」的需求。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4 [專訪] 李開復:趕快把台灣創業家送到國際市場歷練,哪怕只有十萬分之一成功機會也好!

在「2015創新創業高峰論壇」上,創新工場董事長李開復指出,過去5年數位革命對人類的生活與經濟型態帶來的改變,將遠勝於過去50年。這一波數位...

在「2015創新創業高峰論壇」上,創新工場董事長李開復指出,過去5年數位革命對人類的生活與經濟型態帶來的改變,將遠勝於過去50年。這一波數位革命雖由美國與中國大陸主導,但有心投入創新創業的國家仍有機會分一杯羹。而年輕的世代,無論創業或投資,都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數位時代》特別專訪李開復,請他為台灣目前的創業圈現況提供觀察與做法。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創新工場董事長李開復認為,無論是創業或投資,年輕世代都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Q:兩年前你在遠見高峰會的演講,對於台灣創業環境感觸很深,批判很多,但這次演講氛圍已經大不相同,似乎在心境上有了一些轉變,是不是你已經看到了台灣創業環境的變革力量?

這是一個你要怎麼看待「半杯水」的問題。樂觀者會看著半滿的水說:台灣近年來進步很多,有團隊拿到紅衫資本的投資,很多團隊被美國YC等加速器關注,政府端也在努力。但另一方面,我們進步的速度還是不如大陸與美國,你也許會說:跟中國與美國等大國比不公平,但我們和以色列、新加坡、韓國與芬蘭等小國比,也呈現了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狀態。只要放眼國際,台灣的優勢就不是那麼明顯。新加坡的優勢在於國際資本,新加坡創投經過全球歷練,有眾多投資人,也有強勢的政府,很多美國資本市場看走眼的團隊,去新加坡拿資金,而以色列則有很強的國防科技優勢,把技術延伸到創業社群。

很多人說台灣創業圈在物聯網方面還有優勢,但現在的物聯網發展尖端技術與國際格局的創業家在哪裡?大部份還是在美國與中國。因此半杯水是指:台灣創業者能力不錯,熱情充沛,但欠缺國際觀與格局感,這樣沒有辦法成就一個偉大的公司,幫助創業家瞭解國際觀與格局感,這是台灣未來必須做的。第二個問題,台灣資本市場太陳舊,創投觀念陳舊,年齡太大,創投界也需要一批新血。

Q在創造一家偉大的公司這件事上,除了台灣創業家要走到國際市場,政府也希望拉攏更多國際創業家來台灣創業,你怎麼看這件事?

把國際人才找來台灣這件事是應該做的,但有點困難。新加坡的國際化程度很強,簽證很方便,有很多創投,政府政策很好,新加坡會讓人把國際創業家聯想在一起,但目前在國際上你和創業者談到台灣,很多人想到的只是台灣食物。你要一個外籍街頭畫家搬來台灣是容易的,但像伊隆·馬斯克(Elon Musk)與傅盛這些創業家,他們怎麼會來台灣呢?新加坡的國際化模式未必適合台灣。向新加坡學習把國際創業人才找進台灣來,這樣的想法很好,但這是台灣的下一步。

我們要先做的事是趕快把人才送出國,把台灣最優秀的100個創業者送出去,哪怕只有十萬分之一的成功可能也好,只要有一個成功,整個創業圈氛圍就改變了。這和以前的留學計畫一樣,我們的竹科經驗就是這樣發展起來的,30年前的張忠謀等人帶動台灣高科技發展一樣,台灣再複製一次竹科經驗是比較容易的,能有一次成功經驗,也會有第二次。我們看英國的Spotify與愛沙尼亞的Skype成功後,回國後就形成創業生態環境,就和大陸的馬雲與雷軍一樣。建造創業園區,或把台北變成國際化都市都要做,但成效不是這麼立竿見影,立刻就能創造估值10億美元的公司。

Q:說到創業團隊的國際資金介接,目前陸資很感興趣,這會是未來國際資金主流嗎?

國發會的國際資金介接計畫中,有不少美國資金有興趣,但是哪些資金現在還不方便透露,而陸資現在進來的是大公司,這些公司自己要國際化,也認可台灣的人才素質,因此來台投資,投資端陸資的確有優勢。陸資與美資來台投資都是好事,都應該歡迎。不過若要真正扶植創業圈,靠這些大公司投資是不行的,長期來說還是要一批獨立創投,因為一個創業公司拿了大公司的錢後,就抹上一股色彩,舉例來說拿了Google的資金後和Facebook合作可能就比較困難,拿了騰訊的錢,就比較難和百度合作,因此像創新工場這樣,獨立客觀創投公司還是很重要。

Q:這裡獨立客觀的創投指的是成功創業家的投資嗎?和傳統財務性投資人比較起來是不是對創業團隊幫助更大?

財務性投資人的價值是在團隊上市之前,他們可以把創業家帶上市,但創業時最多幫助的還是創業家的投資,從創業第一天開始,到A輪與B輪,在創業團隊爆發成長之前,創業家天使發揮很大作用,我們也在招攬這種天使。但當團隊有了像Hockey Stick(冰球拍)般成長(指前端成長曲線很平滑,然後猛然爆發起來),就像滴滴打車與快的打車的發展一樣,騰訊與阿里就砸了24億元人民幣,就種金額就不是我們這種創投可以玩的,是私募公司或大公司才玩得起的。

但台灣天使投資人太少太少了。在美國與中國的天使大概要賺3,000萬美元,投50個案子的財力(台灣因為公司比較便宜,這個數字可以除以2或3),沒有這個身價不要想做天使,否則就要有全軍覆沒的打算。而且創業成功者與有錢人這些都還只是天使投資人的前提而已,這些人還要能分身,用足夠時間幫助創業家創業,很忙的人,年紀太大的、無法實際操作的,錢不夠與只投錢不參與團隊業務的也沒有價值,這樣算下來,符合標準的天使投資人,在台灣可能連10個都不到。但我還是鼓勵年輕天使去投資,若你只有300萬美元,怎麼辦呢?那可能就技術股多一點,或多幾個人一起成立一個基金或投少一點。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5 [Meet Taipei] Vpon執行長吳詣泓:沒站在風口上,再好的豬都不會飛

威朋(Vpon)今年中才剛剛完成千萬美元B輪融資,Vpon執行長吳詣泓出席Meet Taipei 2014創新創業展演說時,開頭直接點出台灣...

威朋(Vpon)今年中才剛剛完成千萬美元B輪融資,Vpon執行長吳詣泓出席Meet Taipei 2014創新創業展演說時,開頭直接點出台灣新創團隊的問題是:在全球競爭的市場裡,如果不往全球走,就會被輾斃。

吳詣泓引用雷軍的比喻:「站在風口上,連豬都會飛。」在創業的道路上,吳詣泓認為,重點是創業家有沒有站在風口上?沒有站在風口上的話,再好的豬都不會飛。

但創業家應該如何做好準備?吳詣泓說,進攻是最好的防守,只待在台灣無法跟全球競爭,也將會面臨走向全球或在當地萎縮的情況(go global or die local)。

創業最重要的三個要素是,好的idea、好的團隊及資金。許多創業團隊會問說:沒有錢怎麼到國外去?吳詣泓建議,創業團隊一開始就要設定走全球道路,獲得全球資本,打全球的仗,不要等在台灣站穩再到國外找資金。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Vpon執行長吳詣泓一開始就問,在創業的道路上,創業家想當哪一種豬?。圖片來源:賀大新攝影。)

要如何找錢?先有個Sexy的故事

吳詣泓指出,創業團隊要會講Sexy的故事,創投重視的不僅僅是產品,第一個問題是:目標市場夠不夠大?如果目標市場不夠大,拿不到機會。

他對如何說一個Sexy故事提出6大建議,讓新創團隊先搞清楚自己的位置:

1、市場大小:要找到一個夠大的市場,如果你想做的服務,在台灣的市場不夠大,那你就要走出海外。

2、細分市場:你的市場除了夠大之外,還要找到利基點。選擇一個細分市場,要小到可以守得住,但又要細分到大公司看不上。

3、犀利定位:例如,做到讓人想到購物時第一個想到你。做到這件事就贏了一半,找到利基市場之後,在裡面做好定位,這件事很重要。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Vpon執行長吳詣泓指出Sexy Story的五大要素。圖片來源:郭芝榕攝影。)

4、產品差異化:你必須要做別人沒有的產品,這才是創新的價值,創新才有新的市場定位。因為老的已拿下山頭,下面的人要打上面,永遠最難打,新創團隊攻進新的市場,用最少的兵力就能取得戰場。

創業就是一場一場的浪,不是人家都做了,看到好的想法和服務才進去,這樣你只能拚毛利和殺價。你要拚的是如何跟別人做不一樣的東西。

5、建立高門檻:能不能在過程中取得高門檻?如果你的東西有時間門檻的話,才能拉開競爭距離,時間是最難憾動的門檻,不要永遠崇尚產品和技術。

商業戰爭中很常會遇到資本戰,面對拿到千萬美金資金的新創團隊,你要做幾年才能跟人家競爭?大家要知道如何面對並處理資本和創投,故事很重要,不然再好的產品也沒有辦法發酵。

6、時間軸:隨著時間的推移,主流市場會慢慢變成傳統,新創團隊要找到新的利基市場,但當初Vpon為了搶先主流兩步花了許多錢學教訓,研發最新的東西。但吳詣泓說,最聰明的其實不是贏兩步,而是只要贏半步。

從底層憾動新的商業模式

吳詣泓指出,360曾經用免費的防毒軟體幹掉金山軟件,當時的金山執行長是雷軍,360的商業模式是「羊毛出在豬身上」,也就是使用者不必付費,而是其他的企業來埋單,從底層憾動商業模式本身,這讓雷軍遭遇很大的失敗。

當雷軍做小米科技時,打出低價但規格很高的硬體,吳詣泓推測,小米未來有可能走向不收費的模式,而是從大數據、雲端服務等資料得出的價值,從使用者的增值服務去賺錢。

韓國的GDP今年下降,因為三星銷售量下滑。而小米的出貨量已經幹掉三星,在全世界最大的市場中國,韓國受到小米很大的影響,當小米未來的發展不靠硬體,而是用大數據賺錢的時候,也就顛覆金山軟件當初被360被幹掉的模式。硬體不需要使用者的錢,但小米會稱霸整個智能終端移動市場。

台灣的創業家也要思考,如何用Sexy Story結合時間軸,再到顛覆商業模式,甚至是憾動底層?如何去逆轉商業?台灣的新創團隊要想辦法拿到資金,有了資金就往全球走,創業的第一天、第一件事,就要想「怎麼做全球化運營」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6 [Meet Taipei] Adonit執行長孔嘉業:創業第一天就要決定全球化

於2010年創立的Adonit,創業初衷即是顛覆賈伯斯所言「平板不需要觸控筆」的概念,他們想做觸控筆界的萬寶龍、想做一支讓人眼睛一亮的Ado...

於2010年創立的Adonit,創業初衷即是顛覆賈伯斯所言「平板不需要觸控筆」的概念,他們想做觸控筆界的萬寶龍、想做一支讓人眼睛一亮的Adonit觸控筆。短短4年,年營收已經衝破7億元,Adonit執行長孔嘉業今日在「Meet Taipei 2014創新創業展」發表演說,分享創業心得以及公司發展品牌之路,就是要全球化經營。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Adonit執行長孔嘉業分享國際化發展過程,公司一開始就選擇多元文化的團隊,由來自世界各國的年輕科技菁英組成。照片來源:賀大新攝)

孔嘉業表示,身為一間跨國性公司,Adonit的組織版圖橫跨美國與台灣,公司一開始就是選擇多元文化的團隊,由來自世界各國的年輕科技菁英組成,雖然溝通起來比較辛苦,但整體思維就是全球化發展,因此產品在超過100個國家銷售,而觸控筆銷售量已突破數百萬支。

Adonit團隊成員都是不輕易滿足於現狀、並且敢於跳脫傳統框架的創新者,產品上市短短幾年內已在國際間榮獲許多知名設計獎項,包含德國紅點設計獎、IF產品設計獎、美國IDEA工業設計傑出獎銅牌、台灣精品獎等11項國際大獎。誰也沒想到,4年後的今天,Adonit已賣出數百萬支觸控筆,這個台灣起家的品牌「Adonit」,如今已名揚全球100個國家,不過孔嘉業謙虛的說,全球市場約只有2%知道此產品,還有98%的空白市場仍待開發。

由於Adonit對觸控筆的品牌堅持高質感,不僅當紅的筆記本軟體Evernote找上Adonit合推智慧筆,甚至就連全球最大的多媒體軟體公司Adobe都捨棄了大廠羅技,轉而跟Adonit合作開發觸控畫筆,有了世界級大廠的合作經驗,Adonit的全球化市場又向前邁進一大步。

孔嘉業說,公司有35%的員工是外籍人士,也因此能更有國際觀,而公司不僅是專精在研發,品牌的核心是同時兼顧研發、行銷、通路、專利等,甚至非常重視客服,公司團隊有5%人力是用在客戶服務,透過他們了解用戶的心聲,瞭解客戶的需求,進而可提供研發的設計方向。

孔嘉業認為2015年,Adonit的標語是Make your Mark,讓更多人透過觸控筆能揮灑出自己最棒的設計。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7 要成就一個偉大的公司,就一定要做國際市場

「2015創新創業高峰論壇」今日登場,其中創新工場董事長李開復以 「數位革命:創新創業的黃金時代」為題,進行專題演講。李開復說:「數位革...

「2015創新創業高峰論壇」今日登場,其中創新工場董事長李開復以 「數位革命:創新創業的黃金時代」為題,進行專題演講。

李開復說:「數位革命的第一個時代是PC時代,這個時代有35年的時間,網際網路串接全球,接下來5年是行動網路爆發式成長的年代。」我們已經活在一個被數位科技徹底顛覆的世界,10年前你會花多少時間讀紙本書,現在又剩下多少?10年前我們面對面和朋友交流,但現在都透過通訊軟體;過去我們使用現金交易,但現在許多金融交易已經網路化了。

他強調,每個產業都會被顛覆,而且顛覆的方式往往不是原本想的那樣,就像我們以前擔心石油耗竭危機,但現在發現這根本不是問題。而未來的電腦都能先預知比使用者想要的東西,許多公司都會變成大數據公司。你若想知道未來的世界長什麼樣。那就看你的小孩在玩什麼東西?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創新工場董事長李開復(右五)認為,國內創業生態圈必須找到台灣特有的利基優勢,就像過去竹科崛起的經驗一樣。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驅動數位革命的六個關鍵因素

1995年全球只有IBM一家科技公司擠進全球市值前十大,但2015年,在網路的力量下,已經有Apple、Microsoft、Google、阿里巴巴等四家科技公司擠進全球前十。鑑於摩爾定律以及3G、4G、5G等基礎建設,都讓創業成本不斷創下歷史新低記錄,而行動裝置快速飆漲,Google與Facebook等紛紛投資新創團隊,全世界最優秀的人才都湧入網路產業等因素,催生了數位革命時代的來臨。

李開復也提到未來上市資本市場會面臨巨大危機,因為公司上市後財務要透明,股東又很囉唆,如果公司可以在私募市場裡頭完成融資,員工也可以透過公司內部的分潤機制得到報酬,那就不一定要上市,因此一般投資人從股市賺錢的時代已經結束了。數位革命使我們的生活有了重大變革,未來5年的改變會比過去50年更大。未來是屬於年輕人的,投資人也是年輕人,我們要一起扶植全球的年輕人,更快更好地推進數位革命。

最後李開復給了給台灣幾點建議:
1. 要成就一個偉大的公司,一定要做國際市場,像以色列、英國與芬蘭等小國一樣,瞄準全球市場,把公司搬到目標市場去。
2. 採用蛙跳戰略(Leap frog):如同非洲肯亞的行動支付快速發展,注意一些落後建設市場,這些都會是很好的市場機會,或當政府解除某種管制時,比如比特幣,都會帶來巨大的商業機會。
3. 找到台灣利基優勢,就像過去的竹科經驗,創造國內創業生態圈。
4. 打造一個對創業家友善的環境,允許創業失敗並且高度尊重創業失敗者。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 小國的創業環境發展建議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8 1億元獵豹創業基金,執行長傅盛:尋找下一個風口

獵豹移動13日宣布用1億元成立獵豹創業基金,投資台灣初早期的新創團隊,獵豹移動執行長傅盛接受媒體團訪時指出,這筆錢用來當新創團隊的起步,會把...

獵豹移動13日宣布用1億元成立獵豹創業基金,投資台灣初早期的新創團隊,獵豹移動執行長傅盛接受媒體團訪時指出,這筆錢用來當新創團隊的起步,會把投資金額分得很小份,幫助剛起步的創業家。除了資金投資之外,也會提供新創團隊的育成輔導,由獵豹移動的投資部來負責,並鎖定能滿足用戶需求的移動互聯網,及智能硬體。最快今年第一季就會開始啟動。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獵豹移動執行長傅盛成立獵豹創業基金,要找下一個風口。圖片來源:郭芝榕攝影。)

尋找下一個風口

其實這也是獵豹移動找尋下一個風口的重要布局,傅盛說,可以從和年輕人的合作中,發現新方向,獵豹如果要長得更大,必須通過更多公司營造下一個機會點,保持團隊約2000人的規模,結合一整套的周邊體系,才能保持團隊決斷力。

傅盛指出,投資會鎖定三年以後會巨大增長的產業,找到新的風口,包括移動互聯網的工具、App、類似於社交的跨境電商等等,只要能滿足用戶需求的創業項目都感興趣。像智能硬體、無人機這些也不會拒絕。並沒有確切一年要投資幾家新創公司的目標,有好的新創團隊就會多投資。

但確定的是,新創公司一定要是以中國和國外市場為主的項目,沒有達到海量用戶的話,無法構建平台,本質的差別就在用戶數量。傅盛建議年輕人先把大市場做到一定程度,再反過來針對在地化做得更細緻。

至於獵豹是否會買下台灣新創公司?傅盛說,未來是人格組織的合作和連結,投資是找朋友,不是希望去控制任何人,獵豹創業基金只會占很小股份,最大的股東和經營權當然還是創業者自己,是要幫助創業家成長。而投資的公司有優先權進入獵豹生態體系,這個合作取決於創業家自己。

矽谷著名的孵化器叫Y Combinator,只要人格方向好,哪怕只是一個想法也還是會特訓。獵豹也會用Y Combinator的方式,找到剛開始創業的團隊,用天使性質的方式投資,只要有人格特質或方向很好,都考慮投資。

培育台灣年輕人,投資看人格

Clean Master有3.4億活躍用戶,傅盛指出,做出跟獵豹服務有關的新創公司,會很快進入獵豹的生態體系,透過直接輔導,就像加速器一樣,讓創業家更快受益,就像小米投資小米手環的新創公司一樣。

傅盛把台灣設定為重要的橋頭堡,所以在中國成立傅盛戰隊的同時,也在台灣推出獵豹創業基金。他認為拿得出錢的人很多,但有實際創業操作經驗的人卻很少,所以結合例如58同城創辦人姚勁波和YY創辦人李學林,結合幾個剛把公司做上市的年輕人,一起幫助年輕人。

傅盛認為,台灣的教育基礎比中國的年輕人更好,只是中國年輕人更有雄心,中國年輕人可能不懂產業,但懂用戶體驗,台灣年輕人講產業和規模,但很少一下子推到用戶體驗。

同時做中國和台灣的創業輔導及投資,目前還未打算前進東南亞投資新創團隊,傅盛認為,台灣人的素質比較高,現在要專注培育台灣年輕人,把思路打開,技能不是問題。希望獵豹創業基金可以成為引爆點,重點是要讓台灣出現英雄,讓大家覺得創業可以做得到。

App已死?用戶體驗才是關鍵

由於目前App市場廝殺得厲害,許多人喊出App已死。傅盛說,App過去3年是野蠻生長,目前雖然已過了野蠻生長期,但機會還是很大。App開發難度不高,重點是用戶體驗,台灣工程師的技術都很不錯,關鍵是缺乏要寫什麼樣的App。

傅盛進一步指出,精緻收費模式才已死,歐美免費遊戲收入是收費遊戲的好幾倍。今天台灣創業者想的不是要走小而美,因為「謀上而得中,謀中而得下。」台灣人有中文和英文的語言優勢,而且App推廣的成本比以前賣半導體、到大陸設廠的時代更加容易,重點還是在思維的限制。

@@ACTIVITYID:522@@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9 點燃創業火!管中閔:要將台灣門牌重新掛回國際創業地圖

阿里巴巴、獵豹移動接連來台點燃創業之火,讓台灣年輕人及創業家有點「悶」,創業話題也格外受矚目。行政院院長毛治國15日在創新創業論壇上說,希望...

阿里巴巴、獵豹移動接連來台點燃創業之火,讓台灣年輕人及創業家有點「悶」,創業話題也格外受矚目。行政院院長毛治國15日在創新創業論壇上說,希望投入積極促成大型、綜合性的創新創業育成基地,把國發基金、科發基金,還有其他可以動員的泛公部門的資源投入進來,變成「FUND OF FUND」。管中閔認為,政府資源只是提供「點火」的作用,未來仍必須要回歸市場機制。

管中閔日前指出,新創團隊在台灣最常見的困境是缺少資金投入,整體創新創業環境包含法規面、政府制度等,都對年輕人不夠友善。而由國發基金成立的創業拔萃方案是「將台灣的門牌重新掛回國際創新創業地圖上」,有機會讓台灣打造一個適合創業的生態體系。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國發會主委管中閔力推創業拔萃方案,要年輕人勇敢追夢。圖片來源:郭芝榕攝影。)

創業拔萃方案的三大方向,包括引進國際資金、法規鬆綁及成立創業園區,管中閔說,「這3項策略缺一不可」。管中閔15日說,正在討論開辦創業家簽證的可行性,評估推出更多改善目前創業環境的制度,幫助有創意的年輕人除了留在台灣,也走向國際。

此外,國發會也推動創業天使計畫,利用國發基金提供五年十億元的創業補助,截至目前已開了五十多場審議會,審核近五百個案件,通過率約一成七、補助款項達三億元。

創業園區:仍在選址

創新創業園區10日傳出北市有意將花博園區打造成文創園區,所以拒絕國發會設創業園區,12日國發會主委管中閔與台北市長柯文哲會面一小時,討論創業園區的去處。管中閔日前澄清,柯文哲從來沒說落腳花博不行,只是詢問國發會若有其他更好的地點,是否願意考慮。國發會正在評估各種可能,會盡快確定,會尋找最適合創業者使用的場地來打造園區。

管中閔表示,創新創業園區仍有進駐花博的可能,一切也都還在評估,因此並沒有重新招標的問題。據了解,8日已從五組招標的團隊中選出了創業園區的營運團隊,待確定地點之後再進行簽約事宜。

引進國際資金:4家創投月底審議

除了創業園區的地址還在研議之外,引進國際創投資金方面,已展露初步成果,目前16家國內外創投業提出募資計畫,4家通過初步審核,包括美國矽谷、日本、新加坡,甚至以色列業者,紛紛向國發基金申請募資40%上限的「matching fund」(相對基金),可望在1月底經國發基金管委會審議通過。

管中閔說,國發基金並未強制國際創投業投資台灣多少比例,而是設計比例分潤當作誘因,讓國際創投業者願意來台找投資機會,甚至在台灣設立據點。投資台灣愈多,國發基金分潤比例愈大,最多可達獲利8成。一旦有更多國際創來台探路,愈能鼓勵台灣年輕人投入創業,才能讓台灣的創新點子躍上國際,形成正向循環。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