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et20]網際網路,青春爆炸!
專題故事

1995年8月9日這一天,是所有轉變的樞紐。二十年前的今日,網景公司上市,成為世界第一支網路股,意義非凡。如一個黎明,讓模糊的變清晰、讓隱密的變透明、讓怯懦的開始勇於想像。這一天之後,網路才開始成為一般市井小民的陽光空氣花和水。

圖說明

網景開啟一浪接著一浪的青年創業潮,由美國、日本、歐洲、台灣到中國,人類社會的新陳代謝加快,網路規則取代福特式生產紀律,人們不再受有形資源所綑綁。和網路一樣,我們的青春都曾爆炸過,曾勇敢地面向汪洋,咬牙地亮過夜空。網路人的生命故事,關於產業的視角觀點,在回顧與反思中,找到繼續前行的力量!

1 [Internet20] 1995年8月9日這一天,青春爆炸

1995年8月9日這一天,是所有轉變的樞紐。二十年前的今日,網景公司上市,成為世界第一支網路股,意義非凡。如一個黎明,讓模糊的變清晰、讓隱密的變透明、讓怯懦的開始勇於想像。包括《數位時代》誕生。

網際網路的前身「美國高等研究計劃署網路」(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 Network,縮寫為 ARPAnet),在1969 年就上線運轉了。4 年後,倫敦大學學院和挪威皇家雷達學會,透過海底電纜分頭連結上 ARPAnet,「網際網路」(Internet)這個詞第一次被提出來。

1974年,溫頓·瑟夫(Vinton Cerf)與鮑勃·肯恩(Bob Kahn)研發出「傳送控制協定/網際網路協定」(簡稱TCP/IP),使網路上奔跑的封包訊息有了溝通的標準,底定了後來網際網路的基礎。1990年,瑞士物理學家柏納思·李(Tim Berners-Lee)寫出了第一個 World Wide Web 的網頁,網路有了人文的面向。

沒錯,這些技術的突破與發明,都對今日的網路世界貢獻厥偉,然而,在 1995 年 8 月 9 日之前,你不得不承認:網際網路仍僅是科技怪傑、學院領袖和黑暗駭客的偏遠領地,是那一天之後,網路才開始成為一般市井小民的陽光空氣花和水。

那一天,網景(Netscape)公司的股票在美國那史達克股市上市,以每股 23 元掛牌,當日開盤最高衝上 74 美元,最後以 58 元 2 毛 5 收盤。公司開業不過才一年半,創辦人吉姆·克拉克(Jim Clark)就成了億萬美元富豪,公司明星產品「領航員」(Navigator)瀏覽器的研發者馬克·安卓森(Marc Andreessen)才24歲,就擁有了5800萬美元的身價。

圖說明
(圖說:安卓森的洞見,開啟了網路大時代序幕。現在的他是矽谷科技趨勢、創業策略的重要意見領袖。)

資本市場瘋狂地支持網景,首因「領航員」確實是歷來最輕鬆就手的瀏覽器,股票上市之前,就已經有超過六百萬個網友下載來使用,它是第一個同時支援微軟視窗、蘋果麥金塔與 Unix X 視窗平台的瀏覽器;當然,它也不只是瀏覽器,網路後續的眾多應用,例如簡易資訊聚合(Really Simple Syndication,縮寫 RSS)閱讀器以及為網頁產生動態效果的爪哇程式語言(JavaScript),都是由「領航員」衍生而出。

當愈多人透過瀏覽器到全球資訊網上衝浪,網路的「麥卡夫定律」(Metcalfe’s Law,網路價值 = 使用人數的平方)就愈強大。楊致遠和大衛·費羅開發的搜尋引擎雅虎,在「領航員」 1.0 版推出後獲得了 100 萬個點擊,隔年三月,他們就棄學開起了公司。四個月後,傑夫·貝佐斯於西雅圖車庫創業的亞馬遜網路書店開張,一上線就有一百萬本書目。

網景IPO後的隔月,舊金山的皮耶·歐米迪亞創設拍賣網站,後來以電子海灣(eBay)的名號股票上市,歐米迪亞賣出的第一個物件是一只壞掉的雷射光筆,居然以 14.83 美元成交,他驚訝地問得標者:「您難道不知道這玩意壞了嗎?」買家的回覆是:「我正是個專門收集壞掉雷射光筆的玩家。」

網際網路的常民化,催生了人類許多意想不到的互動,透過「領航員」,投影出一個巨大無朋新世界的雛型,原本嚴重忽視網路的微軟,急起直追地投入戰局,1995 年底推出的「windows 95」作業系統免費搭載「探索家」(Explorer)瀏覽器,開啟了與網景間的血腥戰役,但確實也引入了更多上網人口。

當年,網景執行長吉姆·巴克斯岱爾(Jim Barksdale)在遊說投資機構的募股 roadshow 中,往往這麼說:「這裡就像教堂,請走到前面來,並且一定會得到救贖。」

網景上市的火辣,也讓全世界媒體開始論述網際網路,把它由偏遠領地的角落,帶入鎂光燈聚焦的中央球場。1996 年 2 月 19 日出版的《時代》周刊,「領航員」發明者安卓森,赤足翹腿坐在一張鑲金國王椅上,對著觀眾怒吼的那張照片,象徵網際網路已經凌越「關鍵多數」(critical mass),像火箭般離地起飛。

誠如 Google 執行董事長艾瑞克·施密特所說:

這一天之前,沒什麼事跟網路相關,這一天後,所有事都跟網路有關。網路從一個冷僻名詞,變成一樁家喻戶曉的生活事件;從那一天,網際網路也從人們心中朦朧的、有距離感的一種好奇,變成一個踏實的信念,確認它會改變人們工作、購物、娛樂、學習、社交、溝通與互動的方式。

2015 年的 8 月 9 日,「領航員」早已離開江湖,而「探索家」也即將走入歷史,網景這家公司已經消失於矽谷的地平線,但更多的網路公司與網民,把網路地景編織得更浩瀚無垠更迷人。九○年代,這兩個瀏覽器不約而同,都以大海裡冒險犯難的船長或舵手角色來命名,「領航員」視窗上方角落,那個由大寫的N字和地平線組合的logo,背景是黝綠的夜空,當你一鍵入網址,螢幕逐步下載網頁之際,空中一顆顆流星劃過,與你等待中的心跳同步,那是時代的印記。爪哇程式語言開發者布蘭登·艾克(Brendan Eich)說:網景和拿破崙一樣,最終都失敗了,但他們都改變了歷史。

回顧這二十年,《數位時代》參與了其中十六年,8月號這期,許多昔日工作者回來,與台灣創業家一齊製作了這本回顧與反思專號,和網路一樣,我們的青春都曾爆炸過,曾勇敢地面向汪洋,咬牙地亮過夜空。

圖說明圖說明

@@ACTIVITYID:356@@

圖說明
(《數位時代》2015年8月號文章精選,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來信洽詢:web@bnext.com.tw)
其他精彩內容》》
訂閱數位時代》》

2 [Internet20] 細說網景IPO與未完成的新經濟革命

1995年網景公司在那斯達克上市,是全球第一支網路股,吉姆•克拉克(Jim Clark)和馬克•安卓森(Marc Andreessen)在1994年合作成立的這家新公司,得到初步也是最大的收穫,意義遠大於他們提供的瀏覽器產品。這項重要性堪比登陸月球的對新領域的探索,也像登月名言描述:「是我的一小步,人類的一大步。」

網景帶來三項新鮮訊息,很快流傳到世界各地,影響甚至到今日:
1.只要電腦,連上網路,加上好點子,就具備改變世界的可能。
2.即使公司虧損、沒有營收,只要方向和產品對,資本會支持你。
3.市佔率和時間成本最重要,產品可以免費,再從其他地方賺錢。

要衡量一種新科技帶來的衝擊,可以從技術、產業和社會三個層面來看。大多數的新科技的影響只停留在技術層面,並且被後來不斷創新的新技術所淹沒;只有少數能發展成產品上市並發展成產業;僅極少數最終對社會產生影響,改變了社會前行的方向。

網際網路最初做為一種新科技問世,其實是一連串新技術的組合,帶來多種創新。

照蘋果共同創辦人史蒂夫.沃茲尼克(Steve Wozniak)的設計想法,個人電腦就是把電視螢幕加上打字機鍵盤再連上一塊主機板;用同樣的設想,網際網路在初期,就是個人電腦加上電話網路,再用新的規則。像是把資訊拆成許多小封包對(packet)的方式發送,到目的地再組合起來的「封包交換」(packet switch),遠比傳統的電話網路使用的「迴路交換」(circuit switch)更有效率也更安全。後來網路上傳輸音樂和影片的「點對點」(P2P)方式,在概念上也類似。它打破了傳統電腦運算和電話網路的中心和邊陲的概念,沒有中心也沒有邊陲,每個點都平等開放,因不同任務而被組織起來,這也是原生的網路草根精神。

另一個是頁面「超鏈結」(hyperlink)。不管你進入那一個頁面,只要看到其中有興趣的關鍵詞或圖片,可以直接點擊進去,不用先跳出來進入一個被設定好的閱讀順序,更符合人的思考的跳躍式邏輯。這也成為網頁設計和導覽的原則:不能假設讀者會像看書和電視一樣的線性思路,而是要把一個主題拆開成許多獨立小片斷,彼此互通而不是單通,讀者可能不會照著12345的順序看下去,有人會是13524,或者23415,或者34215,或者235看完就離開。超鏈結的概念整個影響了上網設備的界面設計和互動設計的原則:從用戶角度出發,而不是工程師角度。

為了讓上網更方便,無線網路(Wi-Fi)、第三代(3G)和第四代(4G)行動通訊技術應運而生。有一種說法很傳神:如果五十年前,一個老人和一個青年漂流到荒島,老人可能活不下去,因為他抓不到魚;如果是今天,應該是青年人活不下去,因為他上不了網。

圖說明

在產業方面,網路硬體業在九○年代中期興起並快速成長,是受惠於六○年代中期後開始的晶片製造產業、七○年代中期開始的個人電腦產業,和八○年代中期後開始的網路設備產業,這些產業之間有先後關係,每個相隔約十年。前面三個到位之後,網際網路的普及就是水到渠成,回過頭擴大對於電腦和網路設備的需求,順勢再帶動對晶片的需求,橫跨三十年的四個產業形成一個正向迴路,不斷加強。

而十年後,2005年後開始的智慧手機風潮,又帶出新一波行動上網熱,電信運營商加大投資買設備建網路,晶片製造商和手機製造商(許多曾經是個人電腦製造商)跟著加大出貨。2007年蘋果推出iPhone,以一家公司全贏的姿態,主導了整個智慧手機的走向至今。

從十年一個產業世代來看,2015年後應該會再有新的大的硬體產業出現,目前看來物聯網、智慧家庭、智慧車和可穿戴設備都是候選者。

網路硬體業的成長邏輯,奠基於摩爾定律和麥卡菲定律,前者可簡化為每18個月,在成本不變情況下,新技術可使運算功能加倍,代表運算成本每18個月減半,而且從1965年提出到2015年都是對的;後者則說明一個網路的價值與參與成員數的平方成正比,意思是當一個網路參與成員越多,還未參與的人所產生的不方便就越大。

網際網路對社會層次帶來的衝擊,是讓社會再次年輕化,這是要進入一個新階段的必經之路,從原始社會到農業社會、到工業社會、到服務業社會(或稱後工業社會)、再到正在發生的網路社會。它必須卸下在身上累積已久的經驗,才能開始學習新的東西;它必須反叛原有約定俗成的規則,才能摸索建立出合適的新規則。

革命、戰爭,破壞和顛覆,是二十年來描述網路帶來的改變,最常被用到的幾個詞彙。就像綠巨人浩克身體裡那個躁動不安又能量強大的ㄧ面,要撐破衣服爆發開來,網路社會要從現有體制當中竄出,需要一群群意志和行動力強大的浩克們。

1976年,賈伯斯和沃茲尼克兩個沒唸完大學的小伙子,做出蘋果二號,也定義了個人電腦的長像,被認為具備挑戰巨人IBM的資格。1995網景上市,安卓森這位大學才畢業一年多的年輕人,就被認為是要打敗微軟的不二人選。

而在東方文化中,被壓抑的青春期並沒有消失,只是延後。這些大人們年青時,父母長輩替他們做決定,等到他們長大,再去替自己的下一代做決定。這種自己的青春期由別人決定、再去決定別人青春期的做法,雖然奇特,卻行之有年。

這也解釋了台灣網路業自2001年隨著全球市場下去後,卻沒有在2004年之後跟著上來,整個主流價值的態度是:社會只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沒辦法成為打敗巨人的大衛,那就回歸做一個被如來佛收服的孫悟空。

至於誰去挑戰巨人,誰去應對網路社會帶來的新變化和年輕化?這工作就變成大人們的事,去實現延後的青春期。大人們批評年輕人不走大人以前走過的路,年輕人抱怨大人搶了年輕人該做的事。

網路在技術和產業的演進,還未結束,對社會的衝擊才開始不久,還有許多未知等待發掘探索。把探索未知、嘗試錯誤的權力還給年輕一代,幫他們搬開擋在前行路上的石頭,而不是成爲那顆石頭,整個社會急需形成共識並付諸行動。

美國在二十年前所開啟的網路時代,全世界都在經歷、學習和適應。技術和產業的發展有不連續的特性,新的永遠蓋過舊的。但社會發展和文化並不是,需要時間積累有連續性,新的未必能被舊的所接受並相容。這將是下一個二十年的重要功課。

@@ACTIVITYID:356@@

圖說明

(《數位時代》2015年8月號文章精選,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來信洽詢:web@bnext.com.tw)
其他精彩內容》》
訂閱數位時代》》

3 [Internet20] 網路開始改變世界!20歲的阿憙,她就是證據。

圖說明

黃垣憙、白爵瑞,一女一男,這是兩個你絕對陌生的名字,今年20歲的他們是noobody,未來能否成為somebody尚無法預料。他們在今天之前互不認識,除了姓氏都是顏色這個巧合之外,唯一的共同點是:他們同年同月同日生──1995年8月9日,人類歷史上第一家「純網路」概念的企業Netscape在那斯達克掛牌上市的日子。他們和網際網路同一天誕生、貨真價實的數位原生世代(digital native),他們的生命史就是這個世代的切片,讓我們瀏覽網路對我們生活的影響。

黃垣憙,暱稱阿憙。名字裡的「憙」是古字,音喜,意思是喜悅、愛好,也有容易發生變化的含意。三峽人,獨生女,目前就讀德霖技術學院,附帶一提,她的臉書追蹤者超過1萬8000人,課餘打工是外拍模特兒。

阿憙在小學一年級擁有了第一支手機Motorola,原因是爸媽工作忙碌,上高中那年(2010),阿憙換了人生第一支智慧型手機:三星的Galaxy2。除了外型好看、andriod系統比較可以個人化之外,喜歡韓國也是原因之一。換機頻率差不多一年一次,換了4支手機都堅守三星與android陣營。

阿憙每個月進電影院兩、三次,不常在線上看電影,理由是聲光效果要進戲院才「比較有感覺」。電視只看《康熙來了》和《大學生了沒》,其他時間都用在網路上。最近買的一張CD,是5年前楊丞琳的《Rainie&Love....?雨愛》,裡面有偶像劇《海派甜心》的主題曲;阿憙以前還會去租書店,現在則是用手機看漫畫。

圖說明

身為網路原生世代,使用社群媒體也很自然而然,國中時最瘋無名小站和Yahoo即時通,每個同學都會寫網誌、貼照片記錄生活,放學後跟同學留言來留言去,阿憙還寫過PCHome個人新聞台。

對阿憙來說,臉書的出現甚至影響了她的工作與未來。阿憙國中開始就在義大利麵店打工賺錢,做過餐廳服務生、便利商店店員。一年半前有攝影師透過臉書找她拍照,最初是互惠模式沒有酬勞(讓攝影師有模特兒可拍,模特兒也得到好照片),但當攝影師陸續把作品放上臉書的攝影社團後,愈來愈多人想找阿憙當外拍模特兒,於是外拍工作從互惠變成收費,阿憙也辭掉了便利商店的時薪打工。

阿憙每個月最多排到8場外拍工作,全都是透過臉書來的邀約。我們聯繫她受訪時間時,她立刻把手機行事曆截圖傳來,整個月哪幾天有工作、哪幾天有空一目了然,溝通一點也不拖泥帶水。數位工具和社群網站興起,讓外拍、網拍模特兒也成為一種職業,而且完全可以個人經營。

最近有個馬來西亞的直播平台Mface Live邀阿憙當實況頻道主播,酬勞計算是以臉書粉絲數量為基礎,粉絲愈多時薪愈高。目前也有經紀公司找上阿憙,但她還在評估未來是否真的要往演藝圈發展,目前先把外拍、實況主當成打工賺錢,其他等畢業後再說。

黃垣憙(20歲,1995/08/09生)
第一支手機:Motorola
現在的手機:三星Galaxy 6
聽音樂用:Youtube、KKbox
最近買的CD:2010年楊丞琳《Rainie&Love....雨愛》
電視:只看《康熙來了》《大學生了沒》
電腦:桌上型
臉書朋友:2000人
玩哪些社群媒體: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

@@ACTIVITYID:356@@

圖說明
(《數位時代》2015年8月號文章精選,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來信洽詢:web@bnext.com.tw)
其他精彩內容》》
訂閱數位時代》》

經理人月刊

經理人最實用的管理知識交流和學習平台,提供主管和上班族專業的工作心法及職涯提點,陪伴領導者管理組織、帶領團隊、提升績效。

4 [Internet20] 詹宏志的網路探索part1:我的創業、還有亞馬遜的啟發

如果未來有人想要撰寫關於台灣網路的時代故事,詹宏志絕對會是最吃重的角色。40歲才投入創業,經歷過《明日報》4億台幣的大失敗,但也推動包括PChome Online網路家庭商店街兩大網站,順利IPO的大成功,近幾年更是以一夫當關之姿,不計毀譽的與政府單位正面爭論政策的合理性。他相信,進步原動能,來自破壞恆常穩定,他期待,現在年輕人能夠比他當年更有勇氣,站出來擔起時代的責任。關於網路20年、關於人生、關於台灣社會,6個主題,6個觀察,以下是詹宏志訪談整理:

為什麼會接觸到網際網路,其實跟我要離開遠流最後一刻有關係。1992年的年底,我回到遠流出版社做總經理。當時我做了兩件對我來說意義重大的事。

其中一個重要的工作,就是1993年一整年,我一直追著微軟,我要出比爾蓋茲的書,那時候他有一個大綱,開始要賣版權,談了大概8個月9個月,從台北談到香港談到美國,當時不叫「The Road Ahead」,叫做「Embracing the Future」,這解釋了為什麼後來中文譯名是叫《擁抱未來》。裡面有一個描述主要就是講資訊高速公路這件事。

那時候微軟派了一個代表,來台灣聽各家出版社要怎麼做這個書的提案,問你為什麼覺得你有資格出比爾蓋茲的書?所以我就要花力氣回去搞清楚這到底發生什麼事。也因此93年94年,我很注意美國所有跟PC related的相關的東西的進展,包含網路在內。這是我從一個傳統的出版者,後來會去做電腦雜誌的最大的關鍵。

之後簽了約了,但是我離開遠流,可是那個書後來遲出書,所以等到書出來的時候,我辦的《PChome》雜誌已經創刊了,所以《擁抱未來》是我的創刊的贈品。

1995年時,我學了html語言,自己在電腦裡做第一個網站出來,是做一個福音戰士的網站給我的小孩。那是我第一個網站,PChome是第二個。

1995年Netscape上市,但是我對IPO有感觸,不是因為Netscape,而是亞馬遜。我是真的把它那個招股說明企劃書拿來研究。因為它是我用的最多的網站之一,我幾乎每個禮拜都買書,加上它跟我原來熟悉的出版行業那麼接近。

圖說明
(圖說:貝佐斯認為,企業競爭的,其實是消費者行為。)

那時候我還沒做電子商務,並不知道電子商務後來跟我會有關係。最主要是一些貝佐斯的言論,對我來說是很富啟發性。因為他說的話跟當時同時代的人說的話非常不一樣。亞馬遜有兩件事讓我印象深刻,一個它的虧損的規模非常驚人,第二個是它每一季的成長,就是每一季都是百分之40、50的成長。這不是年度的成長,是季度的成長,50%。

亞馬遜運費的模式跟今天不一樣,當時是第一本書4塊9毛5,第二本書之後都是1塊9毛5。一本書20塊錢美金的精裝書,打6折是12塊錢,所以你付第一本書,4塊9毛5也毫無問題,第二本書之後,你是比你在美國走進書店買書還便宜。那改變了我幾十年來買書的模樣,你沒有覺得自己很浪費,你還覺得自己賺了錢。

折扣是一個誘因,這本書是100塊,在這裡賣80塊,我知道80塊有誘因的,可是80塊要加運費,這到底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有時候它是比較便宜,有時候不是。這就使得消費者見到一個東西,他要停下來想,要猶豫,這件是阻礙行為的移動,所以這個事不該發生的。免運費的好處啊代表你不用想,因為你看到便宜就是便宜。

當時的分析師有很多都批評他的折扣政策,貝佐斯說,他不是跟Barns & Nobles這樣的書店競爭,競爭的是消費者行為。原來不在網路上買東西,要變成在網路上買東西。行為的改變,永遠不是容易的事,所以必須有足夠的誘因。

這個事也決定了我後來做電子商務的基調。在做24小時服務的時候,做完一年,虧損累累賠得很慘,第一年免運費的門檻是500塊台幣,結果第一年平均客單是540塊。這表示說大家不想付運費,但對這個服務也不怎麼信賴,可是我們的當時運費成本可能要超過100塊錢,等於運費佔你的營業額的20%,做一單就要賠一單。

內部同仁一度把它改成1000塊,事先沒有跟我商量,我很生氣,這是絕對不可以的。本來買一個衛生紙,120塊錢,因為500塊免運費,就要去找一個東西來放。找一個東西過500不困難,我就買了,可是當它變成1000塊,找一個東西還不夠,還要找第二個第三個,如果一下子找不到,消費就會停下來了,這是不可以發生的,應該讓找一個就好,只要多買一個就已經賺到了。門檻的訂定應該使他原來的行為多一個,是一個邊際的概念。最後大概做了一個多月就關掉。恢復的時候,我就要求他們改成490塊,就一直做到現在。

後來第二年客單價就變成1000多塊,到第三年變成3700塊。你不跟消費者計較,他們也不跟你計較了。買一個東西,很快就來,如果這一個服務證明是他要的,心理上覺得這個不壞,他就買什麼都用了,不只是買這個200塊錢的衛生紙他用,他買3萬塊的筆電他也用啊。你有3萬塊你有200塊,最後平均起來就變成3000多塊。

過去這兩年,我們把力氣全部都放在日用品,客單價是下降了,從某個角度來看我們的毛利是變緊了,其實並沒有變低了,因為每天的需求帶來的毛利,比3C要高一些嘛,也因為量也變大,供貨商對我們的條件也變好,所以我們毛利並沒有降低,客單價是降低的,對運費的承擔比例,其實又變高起來,可是這個數字還是夠大,所以也沒有問題。最後都是用大數法則來看待這件事。這些是我從讀他的所說的話得來的了解。

系列主題
[Internet20] 詹宏志的網路探索part2:台灣市場一點也不小
[Internet20] 詹宏志的網路探索part3:曾經,台灣是全世界理解網路最高度的一個社會
[Internet20] 詹宏志的網路探索part4:年輕創業的美好,就在於所有想法都是最純真的直覺
[Internet20] 詹宏志的網路探索part5:當我40歲的時候,應該更勇敢站出來

@@ACTIVITYID:356@@

圖說明
(《數位時代》2015年8月號文章精選,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來信洽詢:web@bnext.com.tw)
其他精彩內容》》
訂閱數位時代》》

5 [Internet20] 詹宏志的網路探索part2:台灣市場一點也不小

如果未來有人想要撰寫關於台灣網路的時代故事,詹宏志絕對會是最吃重的角色。40歲才投入創業,經歷過《明日報》4億台幣的大失敗,但也推動包括PChome Online網路家庭、商店街兩大網站,順利IPO的大成功,近幾年更是以一夫當關之姿,不計毀譽的與政府單位正面爭論政策的合理性。他相信,進步原動能,來自破壞恆常穩定,他期待,現在年輕人能夠比他當年更有勇氣,站出來擔起時代的責任。關於網路20年、關於人生、關於台灣社會,6個主題,6個觀察,以下是詹宏志關於台灣市場看法的訪談整理:

台灣的網路發展,跟美國或中國不一樣,這兩個國家的規模創造了大型公司、創造了英雄,我們因為沒有產生真正的產業英雄,所以沒有產生那種全國性的焦點,但如果談論網路對生活的滲透程度,台灣確實比美國、大陸都高。比如電子商務佔全體零售業的佔比,台灣11.4%,中國大陸是8%,美國是8.6%,台灣正因為市場小,競爭激烈,所以反倒應用是快的。

我現在越來越覺得,台灣故事值得談,因為美國跟中國的故事,主要是透過資本市場的大量投入,來協助一個正在發展的這種概念、這樣的形式,全世界大概數不出10個國家有這個條件,其他國家很難複製,連日本都很不容易,可是台灣大部分的故事,拿到東南亞國家,比如越南、泰國、馬來西亞,他們一看就懂了。

之前Google委託麥肯錫做過一個網路IGDP的概念,就是計算一個國家經濟動裡面,經由網路所產生的產值有多少,這樣算出來瑞典是全世界第一,佔了6.3%。這裡可能有有一個可疑的地方,就是台灣的數字也許包括了網通產品的產值,但我的意思是說,一個小經濟體, 跟著起作用的能力是快的,更何況台灣還不是一個全力發展的地方。

圖說明

其實我從來不想台灣跟中國創業家的位置的不均等這件事的。因為你不能選擇父母嘛,你很難選擇你所在的社會。你可以去中國大陸奮鬥的,但你去,你就是一個外來者,你是一個流浪者的奮鬥方法,跟母國市場的奮鬥方法不一樣。

選擇留在台灣,我覺得那是沒有更好更壞的,跟大陸比起來,台灣沒有那麼多的目光,沒有那麼多的資源可以供你挑選,或是支持你,但是相對來說,台灣一個構想到實現,距離是短的,你比他容易完成一個模式,因為你的市場沒有很大,所以你可以很快的把一個東西做出來。

在大陸你要把一個東西做出來,只要那個東西看起來有一點可能,今天是一家,明天就變成4000家。就是說,後來幾乎都像抽籤一樣。所以你在那個社會有那個社會有那個社會的苦楚。

可能是因為我是出版出身,所以我很少抱怨我的社會處境,做出版的時候,台灣跟大陸是完全不通的嘛,所以你也沒有大陸可以想,你要出的每一本書你想的都是這2000萬人。

這個就是你的社會,你要還是不要?就是你要不要做這個事呢?如果你想做出版,你就是要在這樣的條件裡頭做到最好。我沒有別的方式可以想,我也沒辦法羨慕美國,我也沒辦法羨慕日本。那時候大陸還不是一個可以羨慕的地方嘛,1980年代還不是。

我不記得是哪一年,一次到法蘭克福書展,被邀請去參加一個中小型出版市場的座談會,我旁邊是斯洛伐尼亞,立陶宛幾個國家,當場我變成裡面最大國,兩千三百萬人,其他另外最大的國家是1000萬人,另外的是什麼350萬,你才發現你有什麼好抱怨的?

全世界有更多國家比你更困難,他也要做出版啊。他不作出版,那個語言就沒有書啦!你不可能說其他國家因為那麼大可以出很多書,我不能,那你的小孩要怎麼辦?你還是要出嘛。我前面的20年的職涯是出版,我幾乎不會抱怨我的行業,因為沒有比那個更壞的行業了。我到網路我覺得這個行業好的很,好到我都不好意思。

所以我如果是窮人家出身,我就會想,窮人,在什麼時候會變成優點?在什麼時候會變成一個優勢?相對於有錢人。那我如果生在一個小市場,我就要想小市場在什麼狀況底下會變成一個優勢?我總要先把那個優勢發揮出來,再看看我有什麼能力去參加那個大的市場。

任何一個創業者都要天生我材必有用啦,包括你自己的元素,包括你周遭環境的那個元素,最好是拿來應用啦,周邊的一木一石都可以變成武器那樣。要有這樣子的想法,才是真正有創業家精神。

創業者的意思本來就是跟這個社會原來的認知或是原來支撐系統是斷裂的,那才叫做是創業嘛。做不到的,被你做出來,那才是創業嘛,如果都在邏輯當中,那只是排序而已啊

系列推薦:
[Internet20] 詹宏志的網路探索part1:我的創業、還有亞馬遜的啟發
[Internet20] 詹宏志的網路探索part3:曾經,台灣是全世界理解網路最高度的一個社會

[Internet20] 詹宏志的網路探索part4:年輕創業的美好,就在於所有想法都是最純真的直覺
[Internet20] 詹宏志的網路探索part5:當我40歲的時候,應該更勇敢站出來

@@ACTIVITYID:356@@

圖說明
(《數位時代》2015年8月號文章精選,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來信洽詢:web@bnext.com.tw)
其他精彩內容》》
訂閱數位時代》》

6 [Internet20] 詹宏志的網路探索part3:曾經,台灣是全世界理解網路最高度的一個社會

如果未來有人想要撰寫關於台灣網路的時代故事,詹宏志絕對會是最吃重的角色。40歲才投入創業,經歷過《明日報》4億台幣的大失敗,但也推動包括PChome Online網路家庭、商店街兩大網站,順利IPO的大成功,近幾年更是以一夫當關之姿,不計毀譽的與政府單位正面爭論政策的合理性。他相信,進步原動能,來自破壞恆常穩定,他期待,現在年輕人能夠比他當年更有勇氣,站出來擔起時代的責任。關於網路20年、關於人生、關於台灣社會,6個主題,6個觀察,以下是詹宏志對於台灣網路產業發展的觀察:

關於台灣這20年來的網路產業,如果舉三件覺得有意義的事,雖然我沒有足夠時間想,我不敢說一定是最重要,但第一個就是1996~1998年網路在台灣的發展初期,除了亞馬遜,矽谷網路重要的公司都來了。

回想起來,極可能超越大陸或日本,他覺得應該當他往國際走去的時候,台灣是一個位置,因為裡面他們想的並不是只是市場,而是我們有人,有一個離他們技術親近的資訊產業,這個這個IT產業加上我們素質很好的工程師,當時台灣極可能 是全世界理解網路最高度的一個社會。所以曾經有幾年的時間,你覺得你跟這些事很近,但現在新興的美國公司,沒有人覺得需要到台灣來的,新的inter pro可能也不知道台灣在哪裡。

張天立的vision非常重要,他是95年就成立的台灣第一個電子商務公司,時間只比亞馬遜晚幾個月,還有像安瑟數位、游金章的易遊網,虧他們有這樣的夢想,使得台灣很早就覺得電子商務離自己不遠。

圖說明
(圖說:博客來創辦人張天立,帶領台灣社會很快認識電子商務)

如果還不是這個社會原來的主流的電子商務,就已經創造了現在11%的產值的構造 ,加上最近兩三年,突然間所有的傳統產業、所有的 製造商每個人都說他要做電子商務,我現在看起來,未來力量會再更大,如果大家都要做,工程師要哪裡來?極可能未來5年內有10萬到20萬的工作缺口。

然後我覺得台灣的網路的工程師其實是非常厲害的啊,世界上有任何網路應用服務產生,台灣的工程師都有能力從表面看,看出那些東西該怎麼寫出來,也全部都寫出來。

譬如亞馬遜,我可以看到它與消費者接觸的這一端,但你是看不到後台管理的系統端的,對不對?我們並不能夠完全去理解這兩個的差異,或到底有沒有差異。台灣並沒有任何人用去買的方式完成,反而大陸這做的比台灣多,所以有些東西我們甚至在台灣有機會可以做得更不一樣,因為更多種。

要說有什麼悔恨的地方,我只能說台灣網路發展時間,其實是一個比較不幸的時間。1998年以前,台灣其實是一個全世界最早關心internet的發展的社會,但2000年是政權轉移的時候,2008年又再次轉移,兩次的轉移使得台灣這十幾年來,網路不再被關注,最後變成一個完全消失在迷霧當中的一個產業,到今天為止……

所謂不被關注,就是大眾的興趣能夠通過意見匯聚,到政府那邊形成政策。這一段時間這一件事情沒有發生,中間沒有產生連結。從98年到現在,17年之間,你有聽過任何的跟網路相關的政策是說得通的嗎?然後說得通的,又有在做的嗎?不管是什麼「M台灣計畫」、「U台灣計畫」,最後都是說了就沒有下文了。

政府都有意識到有些事該要有一些支援,譬如說當時也有考慮過網路公司籌資的需求啊!所以二類股不就是這樣來的嗎?但二類股上了什麼樣的網路公司呢?有一個叫關貿網路對不對?沒有了啊!

這個社會在網路應該要變成一個社會重大關注的時候,有太多分神的事。這是台灣的歷史的不幸。從制度上來講,那是必經的過程,但它正好跟網路發展的階段給撞在一起。我們是這樣的一個時代的犧牲者。

我過去兩年組織 TIEA 協會,使得我比較直接的可以跟政府最高層直接講話。過去我就算講話,要不就是當你是社會賢達,要不就是某一個企業的負責人,那如果是一個社會賢達,他只要對你禮貌就好,他不需要聽你的意見,如果你是一個企業的負責人,他連聽你的意見都不能聽的,因為有一點圖利的風險。儘管你覺得你自己過去花很大力氣維護自己的清譽,不要亂來,即使你做過那樣的事,那些東西對政府來說是沒有壓力的。這也都是跟政府吵架之後才有強烈的感覺。

做了這個協會,儘管能做的事很少,而且我最大的目標希望起碼讓行政院長或總統講出說「網路是我們的策略」,這句話我都沒有達成。不過過去這兩年,這個行業聲量大了很多,協會表達了不一樣的意見,通常政策不會立刻發生,但起碼有一個煞車或一個緩衝。

如果從積極的希望這個政府對這個事有更多理解,我感覺沒有做到太多事,但是讓他注意力合在一起,包括了TIEA協會,包括了產業的風向,加上太陽花學運什麼的合在一起了。我覺得網路產業在整個政府部門,特別是跟經濟發展有關的相關部會,心理上有把他放在比較高的優先位置,這個事是有發生的。

但我們不要那麼悲觀,覺得這個社會沒有辦法因為通過討論可以演進,這個也就太嚴重了。台灣或者是全世界任何的一個政府或管理者,他要去看到這些東西將會給社會帶來多大的力量。你要為這個事做一種新的安排,我們要設計一種全新的管理方式,來適應這些新的發明,新的模式。

系列推薦:
[Internet20] 詹宏志的網路探索part1:我的創業、還有亞馬遜的啟發
[Internet20] 詹宏志的網路探索part2:台灣市場一點也不小

[Internet20] 詹宏志的網路探索part4:年輕創業的美好,就在於所有想法都是最純真的直覺
[Internet20] 詹宏志的網路探索part5:當我40歲的時候,應該更勇敢站出來

@@ACTIVITYID:356@@

圖說明
(《數位時代》2015年8月號文章精選,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來信洽詢:web@bnext.com.tw)
其他精彩內容》》
訂閱數位時代》》

7 [Internet20] 與網路同天誕生的Jerry,青春爆炸!

圖說明

白爵瑞、黃垣憙,一男一女,這是兩個你絕對陌生的名字,今年20歲的他們是 nobody,未來能否成為somebody 尚無法預料。他們在今天之前互不認識,除了姓氏都是顏色這個巧合之外,唯一的共同點是:他們同年同月同日生 ── 1995年8月9日,人類歷史上第一家「純網路」概念的企業Netscape在那斯達克掛牌上市的日子。
他們和網際網路同一天誕生、貨真價實的數位原生世代(digital native),他們的生命史就是這個世代的切片,讓我們瀏覽網路對我們生活的影響。

白爵瑞,朋友叫他Jerry,三重人,家裡的小弟,上有兩個分別年長12歲與11歲的姊姊。高中畢業後,以台灣的學測成績面試進香港科大,雙主修資管與財金,採訪前兩天他特地從香港飛回台灣,當天下午又飛回香港上課。

4歲時經歷921地震、MSN的誕生;上小學那年,牛津辭典正式收錄了部落格(blog)這個詞;小學五年級的《時代雜誌》(TIME)把「You」當成封面人物,預告網路上的使用者將改變世界,維基百科、Youtube、無名小站與臉書,已成為他們生活的一部分。

Jerry分六年級擁有了第一支手機 Nokia,原因也是爸媽工作忙碌,當作課後輔導結束的晚上,與父母聯絡的工具。2011年,開始用iPhone4S,就一路挺iPhone到底,不過筆電為了相容性,還是用Windows系統。

關於聽音樂,Jerry認為P2P分享太不安全,沒有用過BT這類的分享工具,又懶得抓MP3,KKbox和Spotify才是王道,願意花錢買了Spotify的會員,可以刪除廣告而且音質更好。他去年才買了「人生第一張」CD,搖滾樂團Imagine Dragons的《Night Vision》專輯,裡面的〈Radioactive〉這首歌獲得2012年告示牌冠軍。對Jerry來說,買CD不是為了聽歌,而是表現自己對音樂人的支持。

Jerry表明開電視只用來當背景音效,畢竟電視新聞每20分鐘就輪播一次實在沒什麼好看,還不如自己上網找點有趣的東西;網路幾乎匯集了他們需要的資訊,對於書本,Jerry看最多的是參考書,連紙本漫畫都沒看過;雖然自嘲生活充滿了廢文,但兩人對臉書的發言都很謹慎,深知那是公開場合,「如果說話不經大腦,被網友炮得很慘也很正常,」Jerry說。

圖說明

Jerry高一時,家裡就跟他討論是否要準備出國念大學,近年來台灣的工作待遇、產業前景都令人疑慮,就連在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的姊姊也加入討論。「媽媽說他一定會很想念我,但不得不把我推走,」Jerry說。高三時他學測考了70級分,能上交大資管系,但決定再用學測成績去面試香港科大,也是香港三所名校中最競爭激烈的一所。

有典型獅子座不認輸的個性,香港科大的成績採相對制,每堂課都有A-F的等級排名,得和來自中國、印度、香港、台灣不同國家的學生競爭,但他認為在這種環境下更能激發自己的潛力。未來他也許會在香港、新加坡、深圳、北京、上海等地工作。

當我們問到太陽花學運、香港雨傘革命的看法,Jerry沒有網路憤青的刻板印象,反而謹慎地說要先了解事實才能做出評論。他害怕吸收到片面、不正確的資訊,對網路上造神、跟風、煽動的力量戒慎恐懼,對於自己關心的議題,他習慣蒐集兩種極端衝突的評論,「如果兩邊有共同提到的部分,那大概是可以相信的;如果雙方沒有交集,那兩邊的意見就都保留吧,先不下定論。」

白爵瑞(20歲,1995/08/09生)
第一支手機:Nokia
現在的手機:iPhone
聽音樂用:Spotify
最近買的CD:去年買了人生第一張CD,Imagine Dragons《Night Vision》
電視:不看電視
電腦:Lenovo筆電
臉書朋友:600人

@@ACTIVITYID:356@@

圖說明
(《數位時代》2015年8月號文章精選,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來信洽詢:web@bnext.com.tw)
其他精彩內容》》
訂閱數位時代》》

經理人月刊

經理人最實用的管理知識交流和學習平台,提供主管和上班族專業的工作心法及職涯提點,陪伴領導者管理組織、帶領團隊、提升績效。

8 [Internet20] 賀元談網路創業人生:總是要有熱血的人出來衝撞社會!

賀元
1995年與薛曉嵐成立資迅人,1999年獲得英特爾一億元台幣的資金,成為台灣青年創業代表。2001年宣布公司結束。2011年與美國北加州再次創業,開發DAC影音器材。

其實,我並不想成為時代的一個符號,但它就是發生了,我也承認,當時我就是個大失敗,但社會裡總是要有我們這樣的人。這個經驗給我的學習是,當年太年輕,財務及策略應該再保守一些。但我很感謝那時候,還是有不少長輩、朋友願意相信我、支持我。

圖說明

2003年我開始把眼光轉向大陸,在那個時候,這個市場的確是個出口,畢竟網路講求的就是價值的節點N次方效應,一萬人跟一億人的效應是差很多的,但也深刻體會到,大陸雖然都講中文,它就是一個新市場,面對困難,還是要想出如何用科學的方法解決。加上中國在是有些政治敏感,加上當地還是喜歡外來的品牌,所以決定去美國發展。 

可能是我神經本來就比較大條,我一直都覺得創業是件很過癮的事,有機會、有想法就想去做。2011年我到加州再次創業,當時App正紅,不過競爭很很大,要追上就只能比誰有錢了,後來我轉換領域,成立Light Harmonic,做的是DAC影音器材的硬體。

我第一份工作就是做網路,然後也一直是網路死硬派,現在就算是做硬體,我還是用網路的思維,第一,我很重視速度與使用者回饋的掌握,以產品來說,以前很多硬體產品是以年度來規畫,我們是以「季」為單位,還有,我們很重視前100個消費者的經驗,比如我們一開始做高端產品,後來消費者反應想要低階一點的,我們就開發,有些面板的設計,還讓大家投票,然後透過社群經營的方式,達到質變的效果。

其實小米的成功,就是用這樣的網路思維。公司成立之初,我還利用募資平台募到了近40萬美元,也在網路上做各種行銷,所以我還是在網路產業之中。當時認為的各行各業都是網路產業的看法,現在都成真的。

會選擇在美國開始,除了北加州是全球高端音響重要的產業聚落,還有一個原因主要在這邊國際化交流活絡,容易吸引到國際人才,對於品牌推動較有加分作用,我現在公司的同仁,可以說是分布在七大洲、五大洋,我的工程師有不少在歐洲、但生產製造在深圳,美國這邊負責品牌行銷,做使用手冊,8種語言內部都有人可以搞定,現在我每天有三分之一的時間都在電腦上開會。

過去20年把資訊都接起來,而且使用者也從社會裡的前端菁英,變成一般人都能使用,像我媽媽現在會用微信、在亞馬遜買東西,小孩更不用說。我們過去完成了網路第一章,未來結合人工智慧與大數據的物聯網將是第二章,好玩的事,現在才要開始。

這幾年台灣又開始談創業這件事,真的很開心,從台灣、大陸到美國,我真的覺得台灣是個好地方,而且台灣人很努力,只是台灣人容易覺得自己不如人,膽子比較小,雖然台灣有市場規模的限制,但這個年代,其實市場不一定是限制,人在哪裡不是困難點,現在網路這麼發達,把台灣當作一個出發點,多看多接觸,建立社群人脈,其實真的沒有想像的難,會限制的是自己。當然,如果要做全球的生意,就一定要要求自己做出世界級的好東西。

回顧過去這些人,我覺得台灣社會對於失敗太過在意,也太在意「賺錢」,都讓原本願意冒險的年輕人,少了很多機會與可能性。我一直相信,只有熱血才能救社會,總要有人願意衝撞社會,社會才會有驚喜與改變。大家常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但我現在的心態反而是人在江湖就逍遙些吧!

@@ACTIVITYID:356@@

圖說明
(《數位時代》2015年8月號文章精選,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來信洽詢:web@bnext.com.tw)
其他精彩內容》》
訂閱數位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