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歲老了嗎?看Google如何力抗中年危機!
專題故事

拒絕中年危機!即將邁入成立第二十年的Google正積極開創下一個未來。而剛剛落幕的Google Cloud Next大會,就是Google的答案。

1 對抗中年危機,Google的倚天劍和屠龍刀

何佩珊/攝影
一家年營收將近3兆元還能維持2成以上成長的公司,似乎不太讓人擔心。但即將步入20歲的Google卻不敢掉以輕心,積極在尋找數位廣告之外,下一個成長動能。而目前看來,雲端就是答案,但要能真正拿下市場,就得看人工智慧這把倚天劍能不能順利出鞘了。

再過一年,Google就要滿20歲了,在變化快速的網路世界裡,或許已經算得上是步入中年。雖然Google在2016年的營收規模已經達到900億美元(約合新台幣2.8兆元),在高基期下仍維持20%以上成長動能,營運看來相當健康。但就Google近兩年的動作布局,卻也不難察覺Google開始有中年危機的意識。而目前看起來,最有機會幫Google打下另一座江山的那把倚天劍和屠龍刀,就是「 雲端 」和「 人工智慧 」,而且缺一不可。

廣告以外,下一個營收動能會是什麼?

數位廣告是目前Google最主要的營收來源,營收占比將近九成,而從全球傳統廣告預算仍持續往數位移轉來看,這塊市場仍有成長空間,且從Alphabet近幾季度財報也可以看到,行動和影音廣告都持續有強勁成長的表現。

不過當基期變高後,成長一定會變得更困難,而且同時間要和Google一起搶食這塊大餅的人更是前仆後繼而來,最明顯的除了有Facebook持續高速增長的進逼,現在還有Snap以及更多新興企業,都是仰賴廣告收入為生。

這都讓Google不得不加快腳步思考,在廣告之外,下一個成長動能會是什麼?而Google雲端資深副總裁格林(Diane Greene)在Google雲端大會Google Cloud Next開場所說的這句話,已經說明了答案:「 有誰不同意雲端是IT現在最重要的事嗎?

Google雲端資深副總裁格林認為,雲端是現在最重要的事。
何佩珊/攝影

其實Google過去幾年來嘗試過的新事業不在少數,像是無人車、機器人、光纖網路和智慧型手機等等,然而在眾多事業中,真正具有盈利能力的,目前恐怕只有雲端。而這也是過去兩年來Google最積極加碼投資和著手大動作改革的事業。

連串改革加上大手筆投資,Google展現拿下雲端市場決心

當中最明確的改革起點,是從虛擬化軟體VMware創辦人,同時也是Google董事會成員格林出任Google雲端負責人後開始。過去一年多來,她陸續進行了Google雲端部門的組織重整,包括將Google Apps改名為G Suite、做Google Cloud品牌再造,以及引進更多外部人士,如找來 前凱撒娛樂集團商務長蕭卡特(Tariq Shaukat) 出任Google雲端客戶總裁、 前Cloud Foundry執行長拉姆齊(Sam Ramji) 擔任Google雲端平台產品副總,以及邀請史丹佛大學教授,同時也是 史丹佛人工智慧實驗室主任李飛飛 擔任Google雲端人工智慧暨機器學習首席科學家等。

而在2016年第二季財報上,Alphabet財務長露絲(Ruth Porat)透露,該季度召募超過2000名新進員工,多數都是為了支援雲端和APP業務。而後為了組建Google雲端客戶團隊,又是一批千人以上的大規模朝聘。此外,在Google Cloud Next大會上,Alphabet董事長施密特(Eric Schmidt)也提到,Google對雲端投資的金額高達 300億美元 (約合新台幣9342億元)。

每一步,Google都在展現要拿下雲端市場的野心,而這樣的決心,甚至在台灣也都已經可以感受到。據了解,Google挖角了原本負責台灣亞馬遜AWS業務的負責人James Tien來負責台灣市場,另外Google也開始在台灣部屬在地雲端客戶服務團隊。

不過當所有人都在說雲端是網路泡沫以來最大的一波IT變革時,代表你看到的機會,別人也都看到了,那Google又憑什麼能贏?現實是,目前亞馬遜AWS的市佔率遙遙領先,第二名是微軟,排名老三的Google仍落後領先者有一大段距離。

客戶服務的補強看到成效,但還不夠

當然,要比雲端技術,Google經過內部十多年的驗證,實力自然不容小覷,但最大的問題在於過去這十幾年Google雲端只服務Google一個客戶,根本就不懂得怎麼做企業市場,甚至外界也不認為Google會認真去做企業市場。這就是過去一年多來Google努力想要改變的事情,補強企業客戶服務,學習企業溝通語言,而這些努力看來已經開始發揮效果。

HSBC現在也是Google的雲端客戶
何佩珊/攝影

在Google Cloud Next大會上,HSBC、eBay、高露潔、迪士尼、Home Depot等非典型科技業大客戶一個接一個連番站台,這對過去只能拿到Spotify、Snap這些新創訂單的Google來說,無疑是一大進展。

但即使逐漸補上這個洞,Google最多也只能說是趕上對手而已,如果真的要勝出,勢必還得要有殺手級武器,而目前看來,最有可能被鑄造為「倚天劍」的,應該人工智慧/機器學習。Google雲端應用副總裁拉格哈文(Prabhakar Raghavan)說:「 當資料上雲端,就是展現Google機器學習魔術的時候了。

雖然市場上對人工智慧有興趣的競爭對手同樣也不在少數,論資歷,IBM和微軟都是大前輩,但Google在用戶數、數據量的掌握上具有優勢,同時Google內部更是高手雲集,包括有大家熟知,Alpha Go的開發團隊 Deep Mind ;還有Google X中,少數有能力帶來營收獲利貢獻的機器學習團隊 Google Brain ;以及由機器學習專家李飛飛帶領的 Google雲端人工智慧暨機器學習團隊

而李飛飛在史丹佛人工智慧實驗室指導過的高手們,也都可能會是未來Google雲端的重要人才來源,如李飛飛的學生之一,前Snap人工智慧研發主管李佳,已經跟隨李飛飛加入,擔任Google雲端人工智慧暨機器學習研發團隊技術總監。

此外,Google日前也宣布併購資料科學平台Kaggle,預期也將會對Google人工智慧的發展帶來助益。

人工智慧會是助Google拿天下的倚天劍嗎?

而如果要和亞馬遜比人工智慧,Google的優勢可能還更明顯。雖然亞馬遜也有相當成功的語音助理Alexa,但那終究是一個面對消費者的前端人工智慧語音應用,如果就整體布局的完整度和技術實力來看,在語音、影像機器學習等多個領域都有涉獵,並同時擁有前端如Google Home、Google Assistant,後端則是有TensorFlow等工具和技術來看,相信Google是位居上風的。

Google能不能在雲端市場闖出一片天,Google雲端人工智慧暨機器學習首席科學家李飛飛扮演關鍵角色
何佩珊/攝影

可以想像,機器學習與雲端的結合,勢必會成為吸引企業使用Google雲端的一大誘因。實際上,從日前李飛飛在Google Cloud Next主題演講上公開雲端影音智慧應用程式介面 (Cloud Video Intelligence API),企業客戶的熱烈反映,就可以預見這兩者結合將帶來的威力。而李飛飛也表明,這就是她來到Google的任務,找出更多可以讓Google這隻人工智慧大槌子出手發揮的,更廣泛的企業應用。

回想一年多前,當Google技術基礎架構資深副總裁霍爾澤(Urs Hölzle)說:「 到了2020年,Google將會成為一家雲端公司。 」意指雲端營收將會超過廣告營收時,可能有不少人都認為那不過是在做白日夢,只是一種話題炒作手段,或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但到了今天,當大家看到Google不斷發表具突破性的技術、端出更多實際的成功客戶案例,並且持續投資、招募更多高手加盟,或許已經沒有人敢小看Google對抗中年危機的決心和野心了。

900億美元
Google母公司Alphabet 2016年營收超過900億美元

2 一個賭場商務長,為什麼可以變身Google雲端的最佳銷售員

何佩珊/攝影
賭場商務長和Google雲端可能很難被聯想在一起,但Google雲端客戶總裁蕭卡特要告訴你,這兩件工作其實沒有你想的那麼不一樣。

一個天才或許可以解開很多難題,卻未必會是一個很好的服務生,因為兩者需要的是完全不同的技能;而現在Google往企業雲端發展,就面臨了相似的困境。為此,Google在過去一年的雲端事業大改組中,特別成立了 雲端客戶部門 ,而這個團隊的領導人,是Google雲端客戶總裁蕭卡特(Tariq Shaukat)。

你很難不注意到,十個月前,蕭卡特還是一家旗下擁有多家知名賭場、飯店和餐廳的凱撒娛樂集團(Caesars Entertainment)商務長。一邊是科技公司,做的是的企業雲端生意;另一邊則是面向消費市場的傳統娛樂產業。Google找來蕭卡特,莫非是想出奇致勝,在雲端事業賭上一把?

這當然不是在賭運氣。蕭卡特說:「 出人意料的,這兩份工作的內容其實有很高的重疊性。

他曾是凱撒娛樂集團數位化轉型總舵手

在了解這兩份工作的相似之處前,必須先更進一步了解蕭卡特的背景。他其實是畢業於麻省理工學院和史丹佛的高材生,自己也曾創過科技公司,對他來說,科技其實一點都不陌生。而從麥肯錫轉戰凱撒娛樂集團後,他最早是出任行銷長,後來擔任商務長,乍看距離Google有點遙遠,但事實上,那六年裡,蕭卡特的工作一直和科技分不開,與其說他是商務長,其實更像是 主導凱撒娛樂集團數位化轉型的總舵手

Google雲端客戶總裁蕭卡特不僅懂科技,也懂客戶需求
何佩珊/攝影

因為他當時的負責行銷、銷售和商業分析等工作,都離不開數位科技的應用。「過去幾年我們(指凱撒娛樂提團)專注在如何使用大數據、機器學習,還有透過數位讓業務革新、讓獲利成長、讓成本降低。」蕭卡特曾經在IBM的THINK Leaders分享他如何透過大數據做出博弈產業最大的客戶忠誠計畫「Total Rewards」。

他舉例,如果今天一個很久沒有進入賭場的會員忽然在某一台吃角子老虎機刷了卡,凱撒集團就可以將這個訊息傳送給該客戶所在樓層的服務人員,讓他過去招呼。「我們要確保低調,不能讓客人有被入侵的感覺。」他提醒:「重點不是你有資料,而是你怎麼使用他。」

又或是在賭場經常會聽到的一個字是「運氣」,當玩家覺得運氣好時,自然就會延長停留時間,提高消費頻率。但運氣如此抽象,又無法控制,該如何預測?蕭卡特表示,他們換個角度,從運氣心理學的方向去設計模型,嘗試找出會讓客戶感到「不幸運」的點。一旦發現有這樣的客人時,可以透過適時送上一頓牛排晚餐,或是秀場票券,改變玩家的心情,就可以延長玩家繼續留在賭場裡的時間。當然,關鍵不只是模型設計的準確度,更重要是判斷客戶的反應時間,如果不能做到即時分析,就可能會錯失一個客人。

就像這樣,他當時負責的工作、發動的計畫,幾乎都少不了要有科技的角色。

角色交換,他不只懂科技,更了解企業痛點

「現在只是角色交換了。」蕭卡特說,不論是在凱撒還是Google,科技其實都是一樣的,只是過去他的工作是要找到可以為企業帶來價值的科技,做應用導入,而現在則是要想辦法把科技的價值帶給客戶。「我來到Google,就是要解放隱藏在企業內的能量。」他說。

也因為親身經歷過,所以他不只懂科技,還更懂得客戶的痛,正適合扮演Google和企業客戶之間橋樑的關鍵腳色。而這也是為什麼在接受訪問時,他幾乎不需要思考,就可以立刻列出零售業等傳統企業面臨數位轉型面臨的三大挑戰:第一,這些企業的數據大多非常分散,資料庫與資料庫之間無法相互溝通;第二,儲存既困難也昂貴。他直言,很多公司面對這樣的挑戰,最後的選擇就是把資料丟在一邊,所以就會發生零售業雖然有監控錄影,卻可能找不到監控影像資料、甚至也沒有保存交易資料的狀況;還有第三點,是資料的存取不易。或者說,光是有資料還不足以創造出價值,必須搭配專業分析團隊的合作。當然,他不只知道問題在哪,還可以提供答案。

他認為對企業來說,數據就是皇冠上的珍珠,只是過去在零售業等傳統產業一直沒有被好好運用,而他現在經常以過來人的身分和企業客戶對談,告訴他們如何克服大公司使用雲端可能會遇到的狀況,或是可以如何更好地使用雲端。

而且別忘了,凱撒娛樂集團的事業版圖可不只有博弈事業,還橫跨零售、餐飲、旅館等領域,這些領域全都是Google過去難以切入的重要企業板塊。

大舉招募上千人,組建客戶服務團隊

不過相對於外界認為Google不懂企業需求,蕭卡特則是想為Google辯護,認為Google其實不是真的對企業這麼不在行。「大部分的人不知道,因為行銷廣告業務,Google和很多大企業做生意其實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和許多企業執行長、行銷長之間,早就建立了連結。」而要說雲端,他也形容,Google這麼多年來早已打造出超群的技術,唯一的問題只是,過去Google服務過的客戶只有一個,就是自己。

在強化對客戶的支援後,Google也成功爭取到更多企業客戶,如HSBC
截自Google Cloud Next

所以這也是他加入Google之後,最專注解決的一件事:組建客戶技術服務團隊,要確保所有客戶都可以得到足夠的支援。「過去12個月來,我們在這件事上投入了雙倍力氣。」至目前為止他們已經雇用上千人加入Google的雲端客戶團隊。同時,他們也推出了CRE(Customer Reliability Engineering)計畫,並且和PWC、Deloitte和Accenture等公司合作,建立合作夥伴網絡,一起做客戶服務。

「當我們這樣做之後,確實開始贏得更多客戶。」蕭卡特驕傲地說,在Google Cloud Next大會上站台的客戶,如HSBC,就是他們贏來的成果。「就像Diane(Google雲端資深副總裁)說的,當我們在同一個案子遇到競爭對手時,勝率超過五成。」他們開始讓更多人相信,Google不只對企業市場是認真的,並且還是可以做到的。

市占率低沒關係,因為這只是比賽的第一局

然而,Google Cloud在企業市場的進步雖是有目共睹,但就市占率來說,Google目前還是只能排行老三,而且距離第一名的亞馬遜AWS還有大幅度落後,對蕭卡特來說恐怕也會是不小的壓力和挑戰。不過蕭卡特倒不認為這是問題,「因為現在只有5%的企業將工作放上雲端。」他說:「 如果用棒球比賽來形容的話,現在只是打完第一局,不代表遊戲已經結束了。

蕭卡特也說,經驗告訴他,幾乎沒有一家大企業會只想要跟單一家雲端公司合作,大多都會採取多雲平台部屬。所以現在Google的市占率或許還不是最高的,但 重點是誰可以為企業帶來最多的價值,最終就可以贏得客戶最多的預算

蕭卡特相信,當雲端加上機器學習和大數據分析之後,終將完完全全改變這個世界,而第一輪雲端競賽都還只是高實驗性質的應用,真正巨大的潛力和機會還在後面,而且或許很快就會發生。


何佩珊/攝影

塔利克.蕭卡特(Tariq Shaukat)小檔案
出生:1973年
現職:Google雲端客戶總裁
經歷:凱撒娛樂集團商務長、凱撒娛樂集團行銷長、麥肯錫商業顧問合夥人
學歷:麻省理工大學科技與政策碩士、史丹佛大學機械工程碩士、麻省理工大學機械工程系

3 AI改變世界的速度會比想像更快!你應該認識她-Google雲端AI掌門人李飛飛

何佩珊/攝影
25年前,沒有人知道,那個幫你打掃、遛狗、洗碗、洗衣的中國小女生,將來會改變世界。她是李飛飛,Google雲端人工智慧暨機器學習首席科學家,一個關心科技發展應該要認識的人物。

「她對機器學習的突破有重大貢獻。」Google雲端副總裁格林(Diane Greene)在Google Cloud Next大會,上萬人的面前如此鄭重介紹出場的人是她,曾任史丹佛人工智慧中心、TOYOTA人工智慧中心等多個AI實驗室主持人的李飛飛,而現在她則是擔任Google雲端人工智慧暨機器學習首席科學家,或也可以說,她應該是目前全球人工智慧、機器學習領域地位最高的女子。

就是不想被打趴!她半工半讀成為人工智慧學界翹楚

穿著一身黑色繡花旗袍、自信的語氣,還有改變世界的雄心壯志,你或許很難想像舞台上這個有著華人臉孔的中國女子,在16歲那年第一次踏上美國土地時,幾乎不會說英語,並且和多數移民一樣,為了生計、為了學費,必須經常穿梭於校園和餐廳、洗衣店之間,幫人端盤子、遛狗、清掃,半工半讀,養活自己。

多年後當李飛飛回想起當年來到這個全然陌生的環境,只用了四個字形容,「連根拔起」。她打趣地說,「 中國人說:人挪活、樹挪死,但我當時感覺自己更像一棵樹,而不是一個人。 」但她也說:「我不想被打趴下。」心想既然無處可逃,那要思考的就只有一件事,「我要如何生存下來?」

不過她形容自己很幸運,雖然就讀的只是一般的美國普通高中,卻遇到了很好的老師,後來憑藉著數理專長,拿到普林斯頓大學物理系獎學金。而他大學畢業的那年是1999年,正好遇到華爾街牛氣翻天,李飛飛回憶,當時幾乎所有同學都收到了來自華爾街如高盛等金融機構的邀約。

拒絕華爾街,到西藏學醫

理論上,在美國過了好幾年苦日子的李飛飛,收下來自華爾街聘書,應該是當下最好,也最容易的選擇,但她卻抗拒誘惑,反而拿著從普林斯頓申請到的2萬美元Dale獎學金,跑到西藏學醫,連她都形容自己當時真是瘋了。

普林斯頓大學畢業那年,李飛飛選擇到西藏學醫
截自李飛飛個人網站

不過這樣的選擇不是偶然,一方面,她其實是受到叔叔開設針灸診所的耳濡目染,另一方面,就在前一年夏天,她曾到過西藏旅行,和西藏的醫療機構有過初步的接觸,開啟了她進一步探索的慾望。

也值得一提的是,李飛飛之所以能拿到這筆獎學金,其實和她在大二那年邀集世界各地學者齊聚普林斯頓,召開南京大屠殺60周年國際會議有關。而她關心這個議題,不只因為這件事發生在她出生的國家,還有更多是來自對人文的關懷,「 身為科學家,我們投入在公式和數字堆裡,有時候我們會失去人類議題的視角 。」她希望這個會議可以幫助彌平過往的傷痕,帶來一個更和平的未來。

最強大的力量是愛,身為一個科學家,你必須謹記在心

一直到現在,雖然成天與電腦、演算法為伍,卻還是經常可以從她的發言裡,感受到她對人文關懷、心靈探索那感性的一面。就像她曾說過:「 我相信最強大的力量是愛,身為一個科學家,你必須將這件事謹記在心。

今年一月除夕夜在史丹佛大學舉辦的春節晚會上,她也感性地的給在場學生三個期許:第一,她認為 學術、學業都沒有培養獨立思考能力來得重要 ;第二,她認為今天的世界已經是蓋多少牆都不能被隔離的世界, 既然世界息息相關,就該有胸懷天下的責任 ;最後一點,「 不管我們學什麼、做什麼,人生座標還是需要愛的引導 。」她說:「我自己特別信奉的一句話是: 沒有愛的知識是危險的,沒有愛的生活是沒有意義的( Knowledge without love is dangerous, life without love is meanless) 。」不論學人文還是理工,她希望大家在學習過程中都可以多一些對愛的理解和追求。

或許也就是這樣的人格特質,讓她走上人工智慧這條路。據了解,李飛飛當年在普林斯敦的主修雖是物理,卻花了更多時間研究生物學、神經學、電腦科學、電子學和數學,特別又以對神經科學的興趣最深。

建立imageNet,她是大廠爭相合作的人工智慧專家

所以在完成一年的西藏計畫後,她再次回歸校園,到加州理工學院攻讀電機工程博士,學習人工智慧和計算神經科學。而後來的故事,或許大家都知道了。

她的成名之作,就是在史丹佛建立了ImageNet這個全球最大的圖像識別資料庫,以及ImageNet的圖像識別競賽,就此奠定圖像識別機器學習的比較基礎。而在不到四十歲的年紀,她就已經獲得史丹佛終身教授資格,並擔任史丹佛人工智慧實驗室、史丹佛視覺實驗室、TOYOTA人工智慧中心等多個重要人工智慧/智慧學習實驗室負責人,同時她也是各家企業積極尋求合作的對象,如去年她就和Facebook合作一個名為CLEVR的項目,主要是用語言能力測試。

Google雲端人工智慧暨機器學習首席科學家李飛飛(圖中者),是各大企業積極合作的對象,在Google Cloud Next的活動上也相當受到歡迎(左為Home Depot資深副總裁Paul Gaffney;右為HSBC集團CIO Darryl West)。
何佩珊/攝影

而現在,她走出學術界,希望借助Google雲端的力量,讓技術不再只是實驗室的研發科技,而是可以真正走出去,轉化成產品,傳遞給更多企業和個人應用,達到 AI大眾化(Democration) 的理想。

走出學術界,她要站在Google的肩膀上實現AI大眾化

在3月8日的Google Cloud Next大會上,是她第一次以Google雲端人工智慧暨機器學習首席科學家身分正式公開演說,而他的講題主要圍繞在一個主軸,就是「AI大眾化」。她以自動駕駛車當例子,解釋這件事的重要性:今天當一個人有自駕車時,就可以把通勤時間用來做更多工作或社交休閒,也減少意外發生機率;如果是上千人都有自駕車時,交通阻塞的問題可以被解決,停車也會更容易;如果是數百萬人都擁有自駕車,那整個城市都將被重塑,會發生根本性的改變。

這個例子說明了, 造成改變規模程度不同的最大差異,就在參與度 ,她說:「當科技觸及到的人愈多,改變也會更深遠。」就像歷史上印刷術、電力、網路的發明,共通點就是讓很多東西從獨佔變成普及,讓更多人因此受惠,「我相信AI也會帶來這些轉變。」

她也提到,雖然目前在零售業、金融業等領域,有很多應用都已經看得到人工智慧的影子,但也還是有很多應用等著被開發。她指出,在某些領域,人才和資源的稀有讓人工智慧或機器學習的發展仍然有很大的阻礙,因為不是每家公司都有能力可以負擔。這也是為什麼她會說:「雲端是理想的AI平台。」而Google不僅有強大的雲端、每天還有數十億人會使用Google的APP,就是她口中那個足以造成根本改變的大規模參與度。

人工智慧改變世界的速度將比你想像得更快

她想像,如果將這些APP和AI平台整合,讓每個人都可以使用,那將會是從金融到教育、從製造到健康、零售到文化的歷史性改變。她說:「這是為什麼透過Google雲端發展人工智慧和機器學習讓我感到興奮,因為 我已經看到了想像中的那個未來 。」

而她給自己的目標,就是要讓更多開發者、使用者和企業都能夠更容易取得、應用人工智慧和機器學習資源。這也意味著,過往可以只埋首於論文研究的李教授,未來或許要接觸更多前端的產品面、應用面和商業面,而不再只是底層技術。之於她,這或許會是另一次挑戰,但也可能她將再次超越自己,帶來更大的改變。

不論如何,李飛飛相信, 人工智慧將會遽烈地改變世界,而且改變的速度和規模都將比人類以為得更快、更大!


TOYOTA

李飛飛小檔案
出生:1976年
現職:Google雲端人工智慧暨機器學習首席科學家
經歷:史丹佛人工智慧實驗室主任、史丹佛視覺實驗室主任、豐田-史丹佛人工智慧研究中心負責人
學歷:加州理工大學電機工程博士、普林斯頓大學物理系
成績:ImageNet、Caltech 101、2014 IBM Faculty Fellow Award、2011 Alfred Sloan Faculty Award、2012 Yahoo Labs FREP award

機器學習
Machine Learning
「機器學習」是指計算機模擬或實現人類的學習行為,機器學習能透過經驗,自動修正計算機的演算法,以獲取新知或技能,重新組織原有的知識結構,不斷改善自身性能。 機器學習並非只是用於處理資料庫問題,它屬於人工智慧 (Actifical Intelligence) 的分支,讓機器可以自動學習,從巨量資料中找到規則,進而有能力做出預測。 簡單來說,機器人像是人的「身軀」,人工智慧則是人的「腦」,機器學習就是將兩者合為一體。 (來源: 維基百科MBA 百科 )

4 當雲端遇上人工智慧,看eBay改變了什麼

截自Google Cloud Next
在eBay的眼中,雲端已經不只是用來儲存、運算的工具,更是驅動創新的成長引擎。看eBay如何只用5天時間,打造出智慧購物機器人。

「雲端已經不只是拿來儲存,或是當作水電瓦斯般取用的運算能力,而是可以幫助企業獲利的工具。」在Google年度雲端大會Google Cloud Next的開場主題演講上,Google雲端資深副總裁格林(Diane Greene)開宗明義這麼說。而Google客戶名單裡的新成員eBay,則是用實際行動來實踐這句話。

把雲端當作成長引擎

過去幾年來,雲端業者推動雲端服務的最大主張是,企業如果將基礎建設交給雲端,就可以省下投資成本,並且更專注在核心事業的發展上。但eBay產品長彼得曼(R.J. Pittman)認為,現在的情況已經不同了,「 我們現在看雲端是一個策略性的成長引擎,可以幫助我們加速創新。 」他解釋,上雲端會改變的其實不只有基礎架構,對eBay來說,同時也是在改變所有買家和賣家的體驗。換言之,他認為不應該只是單純把這件事看成科技,更應該視為「以客戶為中心」必須做的努力。

eBay商品長R.J. Pittman認為應該把雲端視為策略成長引擎
Google

他直言,eBay所處的電子商務市場競爭非常激烈,變化也非常快,每當一個新世代的買家進入市場,就會帶來不同的消費者期待和消費習慣。「如果我們要滿足,甚至是超越下一世代用戶的需求,我們就要跑得很快。」這也是為什麼他們需要雲端的力量,因為他們必須加速創新。

不過對於一個營運橫跨200個國家,隨時有超過10億件商品在線上,每秒有上千筆交易的電商平台來說,把資料搬上雲端絕對不是一件簡單任務。他舉例,「當我們有兩邊系統(雲端和本地資料中心)運作,我們要確保不會變成兩個市集,不能讓兩個人買到同一件商品。」

然而難度雖高,彼得曼也很清楚,一旦使用Google雲端平台,他們就會有足夠的空間和效能可以運用,並且可以更進一步利用Google雲端平台上的人工智慧、機器學習、深度學習、自然語言學習、機器視覺等技術,將10億個線上商品、22年的交易資料轉換成更有意義的資訊,為消費者帶來更聰明的消費體驗。

用5個月上雲端,只要5天就可以打造AI助手

而他們也真的創造出eBay ShopBot,彼得曼稱之為可以推薦消費者在最好的時間、最好的價格出手購買,「最懂你的消費助手」。而當ShopBot和Google Home結合後,這還可能幫助eBay將買家轉變成下一個賣家。

在Google Cloud Next的現場,彼得曼直接和Google Home展開對話,不到一分鐘就得到產品價格的答案。

R.J. Pittman: Hey Google. Let me talk to eBay.(嘿,Google。讓我跟eBay說話。)
Google Home: Sure Here is eBay.(沒問題,eBay在這。)
Google Home: Hi I’m eBay. I’m the world’s price guide. You can ask me what something is worth.(嗨,我是eBay。我是世界的價格嚮導。你可以問我東西的價值。)
R.J. Pittman: What’s my camera worth?(我的相機值多少錢?)
Google Home: Is it new or used?(是新的還是舊的?)
R.J. Pittman: New(新的)
Google Home: What is the brand of your camera(你的相機是什麼品牌?)
R.J. Pittman: Canon
Google Home: Tell me the model of your new Canon camera(告訴我你的相機型號?)
R.J. Pittman: Five D
Google Home: What else do you want to tell me about your Canon Camera?(有關這個Canon相機,你還有什麼想告訴我的嗎?)
R.J. Pittman: Nothing.(沒有。)
Google Home: Your Camera is Worth 2548 dollars.(你的相機價值2548美元。)

「這可以讓更多賣家進入市集,因為很多人不知道家裡的東西值多少錢。」而更讓彼得曼感到驚艷的是, 將資料搬上Google雲端約莫花了eBay五個月時間,而上了雲端之後,要做到剛剛示範的Google Home應用,只花了他們五天 。他親眼見識了雲端結合人工智慧的潛力。

eBay商品長彼得曼對於Google雲端的表現很滿意
Google

成功走過上雲端這項大工程,現在的彼得曼已經可以帶著燦爛笑容對台下的企業執行長、資訊長和IT人員們信心喊話:「這是可以做到的,不要害怕雲端!」

5 當Google變得很不Google,那或許不是件壞事

何佩珊/攝影
小男孩終會有長大的一天,明年就要滿20歲的Google也一樣在蛻變。從Google Cloud Next,我看到了不一樣的Google。

如果你認為自己已經很認識Google了,現在你可能需要重新思考一次。因為這次在Google年度雲端大會Google Cloud Next看到的,其實是很不同於以往的Google。而那未必是一個壞消息。

不要誤會,如果單純就活動形式來看,不論是展場設計風格,還是各式各樣的食物,都還是走滿滿的Google風。但就內容而言,相對於過往在發表會上總是讓大家忍不住「哇」的新科技,這次Google則是選擇把更多時間和空間留給客戶。

不秀技術,把舞台讓給客戶

這不代表Google已經黔驢技窮,變不出新東西,反之,Google的技術能力還是讓眾人驚艷,如Google Cloud Spanner雲端關聯式資料庫就讓許多人大呼精彩。不同的是,這次Google刻意選在會議召開前就先公布重要訊息,捨棄在台上享受掌聲的機會。

Google這次將大會的焦點都放在客戶案例上
Google

這一方面或許是考量到,Google在雲端企業市場畢竟是後進者,需要先釋出重大訊息,做為吸引開發者和客戶參加的誘因。另一方面,更大的考量可能與Google將重心從消費市場轉型到企業市場有高度相關。

畢竟對企業客戶來說,可靠度、安全性永遠都是第一優先,因此最酷炫的先進科技可以帶來掌聲,卻很難在一時之間被企業採用,轉換成實質的訂單。反之,企業實際的成功案例更具有說服力,特別是當個別領域,如零售、金融業、醫療產業開始有指標性客戶出現時,在同業競爭的壓力下,示範效果恐怕比Google自己辦10場雲端大會都來得強。而從這個角度來看,把多數舞台時間交給客戶的做法就顯得很合理了。

也因此,不只是客戶在台上的時間變多,就連Google自家講者說的「語言」也變得不同。因為雲端大會雖然有很多第一線IT人員來參加,但企業IT採購的真正決策者,經常還是落在CEO或CIO手上。就好像實際在現場訪問幾家不同企業的IT人員,多數都表示對Google雲端很看好,有很高的期待,但當被問到什麼時候要轉移到Google的雲端上時,卻沒有人敢給出肯定的答案,「還是要看老闆阿。」IT人員表示。

用商業語言取代技術語言

所以回顧過去三天的主題演講內容,雖然還是有許多新產品發表和更新,但整體來說,這些舞台上的講者們,演說重點都不是在告訴你Google的技術有多領先、多突破,而是這樣的技術/產品可以怎麼被使用,可以怎麼幫企業省下更多預算、提高效率、賺進更多的錢,

Google Cloud Next想傳達訊息的對象,是台下的CEO和CIO們
Google

就像Google雲端資深副總裁格林(Diane Greene)的開場演說,強調的是「雲端已經不只是拿來儲存,或是當作水電瓦斯取用的運算能力而已,是可以幫企業獲利的工具。」Alphabet董事長施密特(Eric Schmidt)則是拿Snapchat當例子告訴你,今天Snap的成功,就是因為用了Google的雲端。就連才剛踏出學術圈的Google雲端人工智慧暨機器學習首席科學家李飛飛也在向企業喊話:「你們可以專注在開發解決方案,把基礎建設的工作留給Google負責吧。」

他們用「商業語言」取代了過往常說的「技術語言」。

而你或許也會發現,過去一年多來,Google雲端從組織改革、商業模式變化、幾個關鍵主導者的更替,一直到大型活動傳達訊息的形式改變等等,都給人一種Google逐漸「微軟化」的傾向,或者你也可以將微軟替換成其他商業軟體公司的名字,不論是VMware、IBM還是Oracle等等。

過往當一家公司被比喻為微軟化的時候,恐怕負面的意義多一點,特別是將一家相對年輕的公司和歷史較悠久的公司對比時,經常就是暗指該公司已經出現老化徵兆。不過這時候套用在Google往企業雲端市場轉型的這件事上,這樣的比喻或許不是件壞事。

因為這代表的是,過去那個長時間以來都只需要服務「自己」的Google,在格林過去一年多來的領導下,顯然已經漸漸抓到企業的胃口,也開始懂得說企業語言。而這對於愈來愈重視企業市場,且目前在雲端市場市佔率仍大幅落後亞馬遜和微軟的Google來說,不失為一個好現象。

19
Google 從 1998 年在一個車庫創立,至今已經1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