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兆併購案胎死腹中,看博通、高通、美國三方角力戰

2018.03.14 by
高敬原
shutterstock
美國總統川普以一紙行政命令,讓博通、高通世紀聯姻正式宣告破局,究竟川普政權所謂「國安考量」擔心的是什麼?而博通又為何走向今天的局面?

去年11月,博通(Broadcom)提出1,300億美元(約合新台幣3兆9千億元)向高通(Qualcomm)提親,如果通過將會成為科技圈史上最大的併購案,成為晶片產業的巨獸。

不過就在美國時間周一,美國總統川普以一紙行政命令讓這個世紀聯姻正式宣告破局,即便博通從去年就喊出要將總部從新加坡遷往美國也於事無補。博通、高通的併購案紛紛擾擾跟連續劇差不多精彩,就在這短短的四個月內,博通從一開始的勢在必得、佔上風的態勢,到如今敗給高通。

究竟川普政權所謂「國安考量」擔心的是什麼?而博通又為何走向今天的局面?

擔心5G地位受威脅

去年11月2日,川普與博通執行長陳福陽(Hock Tan)在白宮燦笑的合照占據各大新聞版面,川普甚至稱讚要將總部遷回美國的博通,是「真正偉大的公司」;本周川普以「國家安全(national security)」為由叫停了這起受矚目的收購案,而美國所擔心的國安問題,不單單指的是博通的總部設在新加坡這麼單純。

事實上,美國真正在意的是高通在5G產業的地位,以目前的技術來看,就屬中國華為(Huawei)與美國高通最具實力,因此五角大廈擔心中國在美國電信產業上攻城掠地,就像先前同樣以「國安考量」為由,禁止電信商Verizon、AT&T販賣華為旗艦機Mate 10 Pro;雖然博通總部設在新加坡,但多數員工與辦公室都在北美,而最令美國政府擔心的其實是陳福陽擅長的「槓桿收購(leveraged buy out)」。

從2006年陳福陽出任安華高科技公司(Avago Technologies)執行長以來,在十年內將安華高從市值35億美元的公司一路成長到1千多億美元;接著在2015年以370億美元收購博通,2017年博通再以55億美元收購網路設備製造商博科通信(Brocade Communications Systems),也讓陳福陽有了「收購狂人」的稱號。

川普與博通執行長陳福陽(Hock Tan)去年在白宮燦笑的合照占據各大新聞版面,川普更稱讚博通是「真正偉大的公司」。
Twitter

但過去陳福陽在收購公司時,都會削減研發經費、賣掉不賺錢的業務來維持高獲利,而「槓桿收購」指的就是用少許資金,透過舉債借入資金的方式收購大型公司,並以收購公司或未來的現金流做擔保,很像是私募基金的作法,因此美方擔心,一旦陳福陽像過去一樣刪減高通的研發預算,將會傷害高通的長期競爭力,讓中國華為獨占5G世代的標準,另外高通也是美國軍方設備的承包商,這些因素都暴露了美國的國家安全風險。

凸顯「美國優先」重要性

目前美國國會的一項改革措施,有意擴大外資投資委員會(CFIUS)的權力,擴大審查像是潛在少數投資、風險投資是否有中方涉入,雖然這項提案還沒底定,但可能會大大降低中國在矽谷的風險投資。

另外,根據CFIUS規定,博通不得隨意採取行動將總部遷往美國,必須要提前5個工作天通知CFIUS,博通原定是在今年的11月才要遷移總部,但現在卻又要臨時提前在4月3日前完成,這件事也加深美方對於博通併購高通的擔心。

一位在CFIUS工作的律師Guillermo Christensen就說:「如果博通在美國完成公司登記,就可以消除這類的控制,不再受到CFIUS調查的情況下,就可以打開收購大門。」除了上述的國安考量,川普也相當在意這些舉措是否會危及美國利益,這正跟他時常掛在嘴邊的「美國優先」有關。

目前就技術來看,就屬中國華為(Huawei)與美國高通最具實力,因此五角大廈很擔心中國在美國的電信產業上攻城掠地。
shutterstock

博通不踩煞車,下個目標是?

除非博通能找到法律漏洞推翻行政命令,要不然這起收購案確定將暫時畫下句點,不過陳福陽的收購野心可沒就此踩下煞車。

華爾街分析師認為,向來以購併壯大自己的博通,不可能放棄收購,未來很可能會轉向與台積電有多年合作關係的美國晶片廠商賽靈思(Xilinx),與以色列半導體廠Mellanox。賽靈思生產的晶片主要用於無線通訊領域、Mellanox則專精在伺服器產品與儲存系統業務,兩家公司的業務有互補的功能。

就市值來看,賽靈思200億美元、Mellanox不到40億美元,對博通來說也是輕而易舉的事。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本網站內容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若有文章授權需求請填寫 申請表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