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2018年全球新創生態系
專題故事

數位時代與 Startup Genome 合作,以台北之名加入全球創業生態系研究的調查報告在本日出爐,研究內容的成果是什麼?

1 2018年全球創業生態系:重金都押寶在兩種類型、四大領域的新創公司

2018全球創業生態系報告
《數位時代》幫你直接用中文拆了全球創業生態系報告。

編按:本專題將為你直接拆解全球創業生態系報告(1.1 版,或將有細節更新),以中文摘要報告內容。全文約 13,000 字,帶有較多圖表與數據,預計將花您 30 分鐘,才能細心看完報告摘要與評論。也歡迎讀者直接到 Startup Genome 網頁下載 2018 年 GSER 報告,回饋給我們更多觀點與討論。

2017 年下半年,數位時代與 Meet 創業小聚以台北生態系夥伴加入,聯合 Garage+AppWorks台灣新創競技場(TSS, Taiwan Startup Stadium)、青創基地(Taiwan Startup Hub)、台灣創新創業中心(TIEC, Taiwan Innovation and Entrepreneurship Center)、創業台北(Startup@Taipei)與 Anchor Taiwan 等關鍵夥伴,參與由 Startup Genome 主導,結合 Crunchbase 與全球創業網絡(GEN, Global Entrepreneur Network)等全球夥伴參與世界超過 30 國、萬名創業家回覆的全球創業生態系報告(GSER, Global Startup Ecosystem Report),於今日(伊斯坦堡時間 2018 年 4 月 17 日午時)在土耳其伊斯坦堡所召開的年度全球創業峰會(2018 GEC, Global Entrepreneur Conference)公布。其中,台北以傲人的半導體與硬體製造業,輔以人工智慧、先進製造與機械、生物科技等三分項產業,代表台灣參與全球新創生態系中成為新創產業焦點。

跳轉:快速解讀台北創業生態系報告

截至 2017 年末,全球新創仍持續成長,結合 Crunchbase 與 Startup Genome 整合全球的生態系夥伴的數據來看,全球創業投資在 2017 年投入了 1400 億美元,創下 20 年來的新高。光是 2015 年到 2017 年,全球新創生態系就為全球經濟貢獻了 2.3 兆美元的產值,再次創下了歷來全球經濟數據的紀錄。不同於往年的 GSER,本年度 Startup Genome 暫緩了先前替全球城市創業生態系進行排名的慣例,將焦點集中在每個城市的新創子產業類別,找出每個城市生態系的重點產業生態系。

本次全球報告的結構主要包含:全球趨勢說明、創業家背景資訊(心態、本地連結、性別與移民背景比較)、分項產業報告與城市創業生態系深入報告(美洲、歐洲與亞太地區)等四大區塊,我們將以整個專題來協助你快速拆解 2018 年的全球新創生態系報告,這篇文章將首先簡介前兩部分,下篇文章將快速解讀台北生態系報告數據,最後一篇文章則先初步討論台灣在全球新創生態系的位置與面對的問題。

兩種類型、四大領域——全球新創投資重壓第三波數位革命

以全球創業趨勢來說,Startup Genome 總結整份報告,認為目前已至少進入網際網路的第三波數位革命。所有垂直領域的深度科技(Deep Tech)新創,都是基於第二波數位革命(Startup Genome 總結觀點,認為如 AOL 或 Yahoo! 等帶著 email 與內容的網際網路服務為第一波數位革命的公司代表),例如:社會網絡服務(例如 Facebook 或 LINE)、數位媒體或平台(例如 Google 或 WordPress)所帶來的服務。矽谷、倫敦與紐約依然主宰了新創中最活躍的角色、活動與狀態,相較於其他地區,他們依然是創業生態系樞紐中的樞紐。但在金融科技、虛擬安全與區塊鏈上,則有些地區有了不同進展。目前,活躍於第三波數位革命的新創,都至少與以下兩事間扯上邊:

  1. 以數位科技深度進入某個垂直領域(例如 Uber 改變了移動服務與 Airbnb 進入了暫住市場)
  2. 直接倚賴某個深度科技上的深層技術(尤其是分散式帳本、人工智慧或生命科學領域)

以五年(2012-2017)的連續新創投資趨勢來看,第三波數位革命已經很明顯與第二波數位革命取出分野,根據 Startup Genome 的研究團隊以 2015- 2017 年 IPO 後利潤成長率進行估算,第三波數位革命在先進製造與機器人(Advanced Manufacturing & Robotics)、農業科技與新食物(Agtech & New food)、區塊鏈(Blockchain)、人工智慧/大數據與分析(Artificial Intelligence, Big Data & Analytics)等四大領域,都依序表現突破性的成長。相對來說,廣告科技(Adtech)、遊戲(Gaming)與數位媒體(Digital Media)則是衰退最快的新創產業別。

分項產業 五年早期投資成長率 五年出場成長率, 計數 全球新創百分比(2017-18) 年化新創組成成長率(2008-2016)
先進製造與機器人 189.40% 229.60% 1.30% 15.30%
農業科技與新食物 171.40% 114.30% 0.60% 14.30%
區塊鏈 162.60% 222.90% 1.50% 17.90%
人工智慧、大數據與分析 77.50% 188.30% 5.00% 12.90%
生物科技 57.20% 75.00% 1.80% -5.70%
健康與生命科學 56.20% 119.40% 6.80% -0.30%
金融科技 38.90% 136.30% 7.10% 6.80%
網路安全 35.40% 133.30% 0.70% 4.60%
潔淨科技 25.40% 58.10% 2.10% -9.70%
教育科技 7.90% 168.50% 2.80% 7.40%
廣告科技 -34.60% 85.90% 3.30% -6.90%
電競 -27.20% 109.30% 4.80% -4.20%
數位媒體 -27.10% 78.70% 20.40% -2.30%
資料來源:GSER報告,數位時代製表

從 2015-2017 年 IPO 的資訊總結也可見,先進製造與人工智慧所創造的利潤相對於已經成熟的廣告科技等領域全面跑贏大盤表現,在新創圈十分活躍的加速器與創業投資 Y Combinator 就指出,最近幾期 YC 的投資裡, 最突出的項目就是佔有 18% 的生物科技與健康產業的相關投資。 研發與專利申請在第三波數位革命中至關重要,全球經濟成長率僅有 13% 的近 20 年,專利申請數卻大幅成長 174.3%,全球的研究人員也在過去 10 年以 18% 的速度增長。

IPO後價值成長最高分項產業(2015-17年)
2018全球創業生態系報告

深度科技的新創創辦人圖像:年齡稍長、高學歷、女性、移民

新世代的新創團隊也與過去十年面孔很不一樣。這些帶有深度科技的創業團隊與創辦人,背景年齡稍長,全球合格回應 Startup Genome 調查(由夥伴所提名,並經由最終資料過濾)的創辦人中,年齡的中位數為 39 歲(不是一般我們看到創業圖像裡,剛大學畢業的年輕人),53% 的創辦人具有研究所以上的學歷。相對於上述可見衰退最快的新創產業別,新創創辦人年齡普遍年輕(中位數 36 歲),擁有高學歷的比例也較低(僅 38% 具有研究所以上學歷)。

Startup Genome 創業生態系報告相對於幾個主流創業國家數據報告(GEDI、GEM)之間,除了以城市為單位,取代原本以國家為基礎單位看待創業環境,因此更重視傳統城市的產業投入與區位外,有一個特別強調的重點:連結。這與合作夥伴全球創業網絡(GEN, Global Entrepreneur Network)希望佈建一個全球的產業創業生態系,有共通的價值觀;這也展現在不同的生態系成果上。本年度數位時代作為台北生態系夥伴,參加 Startup Genome 共同調查就發現,有許多國際問項與創業者是否常常與國際連結、創業者是不是與本地的資源緊密接觸有關。

繼 2017 GSER 所發現的研究結論,創業家所處生態系的全球連結越強,則其全球市場到達率、新創成長率與生態系效能都會越好。Startup Genome 進一步發現,這樣的全球連結與兩個方向的連接都有關係:

  1. 這個生態系接受移民的程度(移民成為創業家、創業家移民過來,或移民成為創業生態系中的工作者)
  2. 本地連結(Local coonectedness);這些創業家與其他本地創業家的關連程度越高,則創業生態系的效能越好,反之則差。一個生態系是否擁有一個創業家可以相互交流資訊的社群,關係到這個創業生態系在全球是否能突出表現。

眾志成城:要個村才能作個新創

為什麼這樣的本地連結確實重要?地理區位的靠近,有助於創業家之間建立人際關係;這樣的人際關係不是參加多少活動/聚會、有多少共同工作空間這麼單純,而是切切實實人與人之間的連結關係。人際關係有助於創業家在有一個創業初步想法時可以首先釐清概念,確切問題與作法、技術的可能性,也有助於創業家得到相關資源,包含資金、人才甚至其他產業知識與連結。「根本沒有搭便車這種事,你要跟人家混,你才能得到人家的幫助,你也有可能不小心剛好幫到人家!」一位台灣不願意具名的連續創業家表示。唯有創業家願意幫助創業家,建立強而有力的創業文化,並擁有活躍而積極的社群,才能擁有一個相對成功的生態系。

創業生態系中,「眾志成城」是切實存在的法則,要個村才能做個新創(It takes a village to raise a startup),根據本年度創業家所回報的數據,有較高本地連結的創業家能夠有更多的員工、也能得到更好的銷售、也展現了更好的生態系表現。有趣的是,女性創業家往往比男性吃香,在全球資料中一枝獨秀,顯示女性創業家往往擁有更好的本地連結,在資料中,僅在對投資者的連結輸給男性。全球本地連結最佳的地區生態系,分別是大赫爾辛基(Greater Helsinki)、矽谷與特拉維夫(Tel Aviv)。這些創業家與投資者的關係可能是給予忠告或建議、引見或只是同理心的陪伴。關係的品質也比數量重要,創業家透過與投資者之間轉移知識、學習經驗,也可以知曉過去戰術應用上的細節,對創業家可說是致勝關鍵。

外來的和尚會自己造水喝:移民是經濟發展的新活水

移民,往往比非移民可以產生更多的經濟成果,尤其是創立公司。這點以美國為例毋庸置疑(編按:結論下太快會不會被美國總統川普的某些支持者吊起來打?),根據美國研究的數據顯示,移民比非移民更會開科技公司,數量更達兩倍。全球創業生態系報告更將這些移民區分為孩童時就移民還是成年才移過來(去);孩童就移民因文化、語言與人際關係,通常意味著更好的本地連結。(例如 NVIDIA 的創辦人黃仁勳 10 歲即從台灣移民美國、Yahoo! 的楊志遠也是從小就移居加州),成人移民往往是透過教育或學術研究而進行,也因此這些移民通常具有高學歷或甚至更好的理工科學(STEM, 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ematics)教育背景。

由於成年才移民進入某個生態系的緣故,這些移民創業家比起孩童時期移民創業家的本地連結更差,有些也因此不容易取得資源(本地創業家的幫忙、引介或投資人的協助),但這些創業者往往與其他成年移民創業家有一個更加緊密連結的網絡,這個網絡通常也跟他們的教育背景與工作經驗相關,這些成年移民有更強的專業、更高的學歷,他們的新創企業也高度與他們的背景相關,具有很強的技術連結性。

技術創業往往是所有新創中的小眾,但這些新創對經濟生態系帶來直接顯著的影響,除了新創本身的成績可以立即提升經濟效果,這些移民與母國間的關係也直接拉升了新創生態系的全球連結度。全球創業生態系報告也發現,移民與非移民創業家在新創生態系中本質沒有太多不同,他們都有很強的價值主張、開發全球產品或利基產品;也都有很強的創業動機,想要改變世界或做出偉大的產品;也不因為移民或非移民,就僅能或限於切進某些特定子產業領域。

人工智慧、網路安全與電競等分項產業的創辦團隊擁有軟體技術背景的成員比例最高
2018 全球創業生態系報告

中美對決?矽谷與亞太區創業投資總量首度平起平坐

傳統印象裡,美國一直佔有創新與新創風險投資的主要核心,也是這些傑出人才的匯聚地;然而,趨勢正有些改變。矽谷依然是全球創業生態系的主要價值創造者,但在過去 6 年裡,亞太地區國家(包含中國)持續成長,美國的份額則正在衰退。2017 年,整個美國在新創的創業投資與亞太區的總量各佔全球的 42%;如果把 2016-17 年合併計算,美國也僅些微領先。

細部來說,中國市場是這波改變的主要成長動能,以獨角獸新創(成立不超過10年,但估值超過10億美金)來看,中國從 2014 年僅佔有 13.9% 成長到 2017 年已有 35%,而同一時間區間,美國則從 61.1% 降至 41.3%。亞洲的專利成長數量也很驚人,在過去20年中專利製造數成長最快的10個國家中,有8個在亞洲。這現象在人工智慧與區塊鏈這兩個當紅的新創子產業尤其明顯。光就人工智慧領域,中國在 2017 年就產出了多於美國四倍的專利應用。區塊鏈領域也領先美國有三倍之多。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2 秀外慧中?解讀台北創業生態系:3大產業進榜、5家創業新星被點名

2018全球創業生態系報告
2018 GSER 不同於往年,不執著於進行不同創業生態系的排名,更集中於探討各地區領先的新創分項產業與連結程度。有趣的是,台北大部分的各項成績非常靠近全球平均值,但許多數字確實不若其他生態系。

大台北生態系的GDP以距離台北市方圓100公里的地區來計算GDP與人口數(世界銀行數據),台北生態系約有740萬人口,總產值約為3,270億美元,約略輸給香港生態系同樣740萬人口的4,300億美元。但以香港22億美元的新創生態系估值相較,台北僅擁有 5.8 億美元估值(全球各生態系的平均估值為 41 億美元,但大小市場差異太大,可能很難以平均值做比較)。

台北生態系相較其他市場真正在做各類分項產業的技術類新創總數並不多,約略估計每兩年可產生150-350家此類新創(香港約450-850間)。但,若以近兩年新創投資出場價格(平減後)來計算成長指數,則台灣取得相對不差的5.5(香港為4.3)。台北生態系的新創的早期投資額平均約765萬台幣(25.5萬美元),略高於全球25.2萬美元的水準,但比起香港的平均34萬美元來說仍略低。

其他生態系分項數據則主要包含市場、人才、創業家背景與資源等面向。台灣的新創團隊有 28% 擁有外國客戶(全球平均為 23%),遠低於香港的 40%,這可能與台灣的新創相對香港客戶面向更分岐有關。台灣的內需市場相對香港更明確(人口約為三倍),有更多新創選擇台灣作為始發市場,面對內需客戶。香港作為國際貿易大城,更多新創明確將市場目標設定在香港以外的外國客戶,這樣的數據也同時顯現在台灣的創業家國際連結度(國際化指標,例如與多少其他生態系的創業家或投資人有聯繫關係等)上,台灣創業家在這裡拿到 7.5 分(全球平均 6.1),香港則為 9.7,顯見台北新創生態系仍具有島國國際貿易本質的色彩(略高於平均),但也有內需市場的不同新創存在。

若以國際移動來看待台北生態系,則可見台北的弱勢,台灣對國際創業家或新創來說吸引程度極低,僅能吸引 17 個創業家(全球平均 300 位,香港則有 73 位),5 家國際新創(全球平均 83 家,香港 75 家)移動至台北來創業。移民創業家少於 10%(全球平均為 19%,香港為 56%);創業家們回報台北新創國際人才申請台灣簽證的成功率無法估計(全球平均 41%,香港 71%),可能與台灣在不久前剛通過創業金卡政策,目前也較少新創能夠有資源招聘國際員工並辦理台灣工作簽證有關。

台灣的女性創業家在國際資料中也不算特別突出,僅佔有 12%(國際平均 16%,香港 14%,馬尼拉 18%),創業家在創業前所擁有的經驗低於國際平均(平均指數 5,台灣指數為 4,香港指數 5.1)。台北擁有有經驗的軟體工程師為 65%(國際平均 72%,香港為 62%),員工擁有成長經驗的比例則為 63%,略高於國際平均的 60%,遠高於香港的 49%。

以產業別來看,台北進榜的三大新創產業:人工智慧/大數據與分析、先進製造與機器人與生物科技產業。台灣被認定為重要的半導體製造強國,擁有包含台積電與鴻海等在矽晶圓與IC製造、乃至硬體製造的重要產業,被認為是非常適合以這些產業為基礎,發展下一世代新興產業的新創生態系。全球報告也特別提及一些台灣的新創之星,包含進入CBinsight人工智慧領域新創百強的 Appier (人工智慧領域) 、整合深度學習與產業應用的工業人工智慧新創 thingnario(先進製造領域) 、專注於癌症新藥研發,上月剛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遞件申請美國存託憑證(American Depository Receipt,ADR)在納斯達克(NASDAQ)股票交易所上市的 台灣微脂體 、經過風風雨雨,剛以 HIV 新藥 TMB-355 取得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藥證核准上市開賣的 中裕生技(Taimed,舊名宇昌) 與獲得凱鵬華盈(KPCB)、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與中華開發(CDIB)等黃金陣容投資,原由國外吸引來台興櫃,最終決定撤銷申請先私募後上市的蛋白質大廠 喜康生技(JHL Biotech) 等入榜。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3 為什麼台灣沒跑進全球創業生態系的決賽圈?

shutterstock
初看台北生態系在全球創業生態系報告的成績,會令人非常氣餒。明明我們在這幾年終於有了一點政策幫忙,各級政府好像也開始急起直追重視創業,台灣為什麼還那麼不容易跑進全球創業生態系的決勝圈裡?

《數位時代》與《創業小聚》連續三年製作創業大調查,並在2017年決定加入Startup Genome,讓台北代表台灣加入全球調查,其中目的之一,是希望能透過這份調查報告對標出台北創業生態系在世界的位置,並藉由國際調查的分項,瞭解我們所處環境的優/劣勢。

初看台北生態系在全球創業生態系報告的成績,除了有種驗證預想的感覺外,似乎還多了份氣餒。台灣,在新創或創新,如果有小學老師給學期評語,可能會拿到一個秀外慧中之類的中性評價,好像沒有地方特別突出?

但仔細閱讀整份200多頁的全球創業生態系報告、細看數據與圖表,加上這些研究方法與假設;你可能會發現,除了跟幾大資本、創新、人才、市場的超級核心,如美國矽谷、波士頓、紐約、中國北京、上海或新加坡相比,經過人口比例、消費者物價等平減,我們不一定真的那麼樣樣不如人。許多分項資料都顯示我們距離全球平均不遠,有些高、有些低,有些老問題(例如創業家簽證)也在這幾個月陸續開始有解。那麼除卻那些網路、科技創業圈曾大聲嚷嚷問題外,究竟有哪些新發現告訴我們,明明我們在這幾年終於有了一點政策幫忙,各級政府好像開始急起直追重視創業,台灣為什麼還那麼不容易跑進全球創業生態系的決勝圈裡?

以城市為基礎的創業生態系數據,加上分項產業的細部觀察,真正暴露了許多以往不容易看到的問題。如全球創業網絡(GEN)主席 Jonathan Ortmans所說:「所謂生態系建構者,主要也就是全球的政府們,正在政治、經濟、社會等方面,面臨協助本地新創成功的困難挑戰」。全球化競爭已經真正進入深水區,包含基礎教育制度所培育出來的人才(許多地區開始重視科學/工程人才,甚至是程式教育),高等教育制度吸引、培育的專業人士(包含移民在內),創業生態系裡創業家與團隊的背景組成,他們與投資者之間的聯繫;投資者網絡中,是否具有強而有力的財務與策略操作經驗,甚至是創業家、創業團隊與投資者對國際市場的連結,都決定了這些新創是否能真正走向成功。

創業環境不再只是共同工作空間、加速器計畫、小聚/展會或發表會、投資媒合甚至黑客松等這麼簡單。它牽涉到深層的連結,缺一不可。制度、法規、人才、技術、市場連結都很重要,不是只有大文化市場國家(我們常說的美國、中國或歐洲甚至日本擁有大市場)才能成就新創,重點是這些新創對全球不同市場的理解與連結,是否深刻且強而有力。

大家都在挑賽道,人家不見得不比你更努力

Startup Genome與Chrunchbase合作,以2012 - 2017移動區間的分項產業早期投資成長與總額綜合,將分項產業分出高成長、成熟與衰退的不同產業。台北在高成長的先進製造與機器人(Adv. Manufacturing & Robotics, 後簡稱先進製造,五年投資成長 189%)、農業科技與新食物(Agtech & New Food, 後簡稱農業科技,五年投資成長 171%)、區塊鏈(Blockchain, 五年投資成長 163%)與人工智慧/大數據與分析(Artificial Intelligence, Big Data & Analytics, 後簡稱人工智慧,五年投資成長 77%)的四項分項產業中,進入了先進製造與人工智慧兩項,也另在成熟的教育科技(Edtech)、金融科技(Fintech)、健康與生命科學(Health & Life Science)、網路安全(Cybersecurity)與生物科技(Biotech)五項產業中,進入了一項。

數位時代

這些三項產業也大致與蔡英文政府當選後所揭櫫的五加二創新產業中(亞洲矽谷/物聯網、智慧機械與生物醫藥三項),和科技部長陳良基所大力推動的人工智慧領域不謀而合。但,讀者是否想過,當許多產業專家、部長甚至學者談到 IoT、生技產業時,往往第一張投影片就先引述某報告,說明到未來某某年,物聯網裝置將有幾個、人工智慧應用產值將有多少、生物醫藥的應用產值將有多大時,也通常意味著不是只有台灣人看到這份報告、決定投入這份產業來分享這個未來產業大餅,其他創業生態系可能也有諸多優勢足以投入這個市場。我們不是選錯產業,而是全都押寶、挑中那些也相對熱門、競爭激烈的產業,當其他地區有更大的文化市場可以培育產業新星時,我們就好像數十年前那連球棒、球場都沒有的紅葉國小少棒隊,只能靠天分跟特殊的打法,帶著台灣人的期待,努力打進系列賽。

以物聯網硬體來說,近30年來吸引包含台商等世界投資深圳、香港的珠三角生產供應鏈或蘇州、昆山、上海的長三角供應鏈,在人才、資金甚至產業基礎等優勢與能力都不見得輸給台灣,中國政府幾乎全面接受(相對美國國會至少對 Facebook 還開個聽證會)大數據與人工智慧用以改善國家、穩定社會的應用,也間接促進了許多科技新創與人工智慧獨角獸的存在。攤開全球新創生態系報告有關分項產業的報告,讀者可以發現,無論是人工智慧、先進製造與生物科技產業市場雖大,但都有超過10個地區的創業生態系在競爭,台灣新創要在這些分項產業或市場裡決勝負,除了在產業內掌握特定利基(獨特技術、獨特產業地位、取得特別/難以取代的市場份額),否則只好屈居地區甚至國內市場,或某一段供應鏈的低利潤,在國際競爭上別無他法可言。

在這些領域卡位的新創不是沒有機會;反過來說,在這些分項產業裡經過激烈競爭可以以特殊方法存活下來的新創;尤其那些瞄準、分食國際市場的航海家們,將有機會分到最多的寶藏,取得最大的成果,讓估值成為真正的獨角獸,出場或 IPO 倍數可觀。尤其是台灣長期投入,全球投資也邁向成熟穩定的生物科技產業,經過這10幾年的風風雨雨,那些仍存活有機會往前走的新創們有機會在短時間開花結果。我們不是不會挑產業、不會挑市場,而是同為大趨勢、大產業,也有更多創業生態系在競爭,互有優劣勢,台灣在這些領域要有突出表現,可能也需考量市場、人才、技術等不同面向,與其他創業生態系間的發展策略與合縱連橫。

另一方面,台灣也可能在許多深度科技,較少生態系著墨的分項產業進一步有所發揮。在全球領先、普及率高但飽受攻擊的台灣網際網路,曾經孕育過趨勢科技、阿碼科技等新創的環境,就可能是培育網路安全(CyberSecurity)新創團隊的搖籃。另一方面,台灣傳統的農業、水產養殖業等強項在農業科技開始席捲全球時卻未特別形成新創進入產業,也值得進一步關注。走到台灣田間,你可發現已經有許多農夫發揮自造者(maker)精神,買進、拼裝各種設備增進、改善自身的農產品生產,GSER 也在報告中特別指出5G、IoT等趨勢將為農業科技帶來全新面向,這些都是台灣既有不同領域強項,但缺乏具備整合能力的新創進到這個市場,一般化相關產品或服務後推向世界。在五加二創新產業中不斷強調綠色能源與循環經濟的台灣,也少有新創進入目前投資相對較少的潔淨科技(Cleantech)領域。這些可能都是未來特殊、潛在、較少競爭生態系會進軍的利基市場。但長期觀察創新生態系的政大科管所兼任教授、東方廣告董事長溫肇東就提醒:「這些領域的新創因為市場特殊,因此雖有利基,但不能只憑技術進場,還要能帶著財務操作技巧、全面考慮商業策略的手段,才足以最終競逐全球。」

需向前掌握風向球,投資數據其實是落後指標

GSER 本次分項產業報告的篩選方法,主要依賴 2012 - 2017 的投資數據,但投資數據其實是風險創投們篩選案子,競標下注後的結果。往來台灣與矽谷,比較台北與灣區的差別,許多創業家、創投都以經驗法則指出,台灣的新創、科技環境趨勢,往往慢矽谷1 - 2年。「可能是因為有更多人才、資金來往於中美兩地,北京在這(投資、新創)方面的落後時間縮短多了,假設台灣平均落後矽谷 1 年,則北京現在因為投資案量大、市場所撐起的媒體發達,可能最多慢 3 - 6 個月,甚至更短。」一位經常往來台、美、中,在三地都有投資案的投資者表示。「我2014年去矽谷,跟創投說我做的東西是大數據,他們就已經糾正我要說自己在做人工智慧!台灣談深度學習這個詞都得等到2017年。」一位已經成功度過4年、換了兩次題目,終於開始損益兩平的創業家說。

無名小站創辦人簡志宇。
James Huang/攝影

無名小站創辦人,如今在矽谷 AME Venture 做風險投資的簡志宇就提醒,台灣創業家們要特別注意矽谷的創投趨勢。「不要只是悶著頭自己做,根本不知道主流(投資人)現在在關注些什麼、怎麼選(投資對象)、做些什麼研究。」簡志宇說「很多你只以為是趨勢、是潮流的投資,背後都有具體成因!」他舉例,當雲端資料足夠、算力也成熟,人工智慧、智慧製造與自動駕駛等領域就會自動浮出主流創投們的眼光。「這些預兆發生絕對早於 2015 年!」簡志宇認為,台灣要有更多人長期花時間在矽谷(頂級、主流生態系),觀察、連結當地生態系並參與合作,不是只一個計畫派人到灣區一兩年,或一堆高官、參訪團來指定要看矽谷哪幾家當紅公司,「人家還沒紅之前你為什麼不看、不投,現在紅了來看你又沒做好準備,帶著具體方案要跟人家發生關係,只是讓接待人或對接窗口整天忙著作導遊,有什麼用?」

為吸引人才,台灣需要考慮完整的綠卡政策與高教制度

雖然觀察創投對分項產業投資總額或成長率其實是早期投資趨勢的落後指標,不變地卻是深度科技新創創辦人圖像非常清晰。移民(無論是孩提時期的移動,或成年人後的國際遷徙)、技術經驗與高學歷和女性創辦人,都是增加新創團隊來源、新創走向成功的關鍵指標。這幾項,尤其是移民,可說是台灣的無敵弱項;人口政策與高等教育發展策略,其實是未來經濟成長的關鍵指標,在島內經濟低迷、實質薪水不動導致生育率大降的 10 數年,無論是馬英九政府或蔡英文政府,除了消極地推動各種補助育嬰、生育獎勵政策來企圖騙人生小孩外(事實上,就算真的生了小孩,許多人也發現這是甜蜜負荷,若欲留在台灣,尤其是工作機會多的大都會區,則可能會產生嚴重的經濟枷鎖),其實都提不出完整的人口政策與解方。

過去50年,台灣的經濟奇蹟其實是島上不同時期移民群體在短時間激盪、配合國際大環境的友善與數十年的產業替代輪動,加上這些菁英們各自努力所帶來的經濟果實。雅言出版社長顏澤雅今年(2018 年 1 月)整理天下雜誌專欄文章所推出的「最低的水果摘完之後」新書作者序中,就特別提出台灣之所以這麼晚才碰上悶經濟,其實是因為最低的水果摘完了,現在大家得爬高一點摘水果,我們所碰到的許多問題都需要討論,與其怪別人,不如趕快花時間找出解方,因為總有方法可以改變的。

如果低生育率將成為這個島上成熟經濟體的事實,也許台灣的人口政策就需要再次調整,我們要認真考慮一套完整的技術移民與綠卡政策,容許台灣有機會像是過去數百年不斷吸納不同來源、不同成因移進島內的移民,持續豐富本地的人才庫,成為新經濟的真活水。而且這次,因為教育、科技進步、醫療發達、加上台灣的民主自由,我們是第一次有機會建立一個容許其他地區人才移入的快樂國度,有機會透過公民討論,設計一系列的配套制度,讓未來加入這個島上的移民不再需要經歷過去每一波短時間移民所造成的損失與傷害,也避免雙方成為對方記憶的受害者,也許我們能夠成為少數東亞地區以華文為主體,但相對自由開放,是多數國際人才追求成家的快樂國度。

若是如此,我們不再只在乎「創業金卡」、只在乎「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僱用法」,我們需要如同一整套針對不同階層、年齡移居美國一般,移居台灣的移民法律,也需要在所有領域討論更開放、更和緩接納外國人才的友善環境。溫肇東就提醒「對外國人才來說,真正重要的其實不先是多少薪水以上雇用才可以算是專業人才,而是他來到台灣,有沒有辦法融入中文的文化與組織環境,例如開會時大家都講中文,什麼樣的設計讓這些人有機會融入,又或他們的孩子要接受教育有哪些選擇,配偶又要以什麼樣的姿態如何融入社會?」溫肇東說:「在10多年前,史丹佛大學就願意為了多元教師與學生所可能造成的文化與社會制度衝突,專門配置一位副校長來解決所有這樣的問題,例如中文母語的教授英文授課環境通常會導致學生教育經驗較差,甚至會影響評鑑,這樣的狀態應該如何調整,才是真正尊重不同背景人才的專業。」

創業金卡、外國專業人才延攬不是只看件數,每個單位分配推銷額度盡力達成目標就好。法律的改變是最消極、最低層的限制鬆綁,單位的心態,社會與政策整體配套的和善環境,甚至搭配高教制度學生來源、學費鬆綁、人事、經費不再以政府管理的審計制度控制等大規模的高教改革,才是吸引人才成為我們生態系助力的真正本事,也是我們邁入國際競爭深水區必須討論的話題。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