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大網紅近2成「不是人」?台灣網友原來愛看這些內容,榜單4現象解析

2019.10.30 by
唐子晴
百大網紅近2成「不是人」?台灣網友原來愛看這些內容,榜單4現象解析
蔡阿嘎提供、Duncan提供
在社群平台上誰是讓你按時收看、最想點讚的?是搞笑型網紅還是遊戲型網紅?在這份有如網紅「萬花筒」的榜單裡,揭示了網紅涉足的領域,也反映了網友的喜好。

《數位時代》與行銷科技公司愛卡拉(iKala)旗下網紅媒合平台合作,評選出「2019年台灣100大影響力網紅」,綜合考量網紅平台粉絲數與粉絲互動數,選出第一名為蔡阿嘎,第二名為這群人,第三名為館長,而分析今年榜單,可歸結出幾大現象:

台灣100大影響力網紅榜單看這裡←←

現象1:影片感染力強!88%百大網紅都有YouTube

在愛卡拉的網紅搜尋引擎KOL Radar中,台灣網紅只要在Facebook、Instagram、YouTube任一平台上,擁有超過1,000名粉絲,就會被納入資料庫,人數高達1.5萬人。其中,由於影片製作成本高、相當耗時費工,經營YouTube頻道的網紅占比僅23%。

然而,在前100大網紅裡,竟有88人擁有YouTube頻道,而且名列前10的就有5組人馬(蔡阿嘎、這群人、黃阿瑪、阿滴英文、眾量級)的訂閱者破百萬,難道經營YouTube平台最有助於創造影響力?

「某種程度上,看YouTube就像在家看電視,環境比較封閉,很難有號召力和共鳴,不像Facebook和Instagram可以@朋友,」傳播行銷公司One Shot總經理黃一峰分析,「因此,YouTuber必須更積極經營Facebook和Instagram這類具有強大社群力的平台,把更多觀眾導向訂閱YouTube頻道,最終的成果就是他們在三大平台上,都享有高人氣。」

相較Facebook、Instagram起家的網紅,YouTuber更有全方位的知名度,辨識度也更高。
蔡阿嘎

現象2:人氣擴散到電視圈!電視電影都有他們的身影

「我是偶像型的YouTuber欸,有好幾百萬人都給我訂閱。」男演員說著一口不怎麼道地的台語,一看才發現居然是人氣網紅Joeman,在本土劇中「客串」演出。

「啊!我知道啦,你有拍很多英文教學影片嘛!」對於對戲女演員的回應,在該電視的YouTube頻道上,網友打趣地評論:「求阿滴心理陰影面積。」

在YouTube頻道訂閱數超過170萬、排名第20的Joeman,不是踏進電視圈的第一人。這群人中的茵聲,不但出演過《通靈少女》、電影《我的少女時代》,更獲得「國民閨蜜」的稱號。愛卡拉共同創辦人鄭鎧尹指出,愈來愈多擁有「某類知名度」的網紅,會被延攬加入電視節目,擔任客座來賓,甚至是重要角色。

【2019百大網紅】網友最想知道的⋯⋯這群人!

除了前述兩人之外,在前10名網紅中,包括蔡阿嘎、這群人、館長、王宏哲及那對夫妻,早已透過電視節目和電視廣告,享有「TV級」的全國知名度。若再擴大範圍,反骨男孩中具綜藝效果的孫生,曾與利菁主持《麻辣天后宮》,公視也曾為博恩推出《博恩在脫口秀的前一天爆炸》系列內容。

對電視台而言,憑藉網紅的高人氣,有助於收攬新的觀眾或達到宣傳效果;網紅的知名度、影響力和粉絲組成,也會因此拓展。至於網紅在節目的表現,以及網路上的表演方式是否適用於電視,就交給觀眾評斷了。

現象3:圖文超受歡迎!生活、搞笑內容居多

在 榜單中,可以看出台灣網民的「口味」。內容五花八門、包羅萬象的「生活」類型網紅,人數高達26人,是第一大熱門類別,然而從當肯、八耐舜子,再到啾啾妹、廢物女友,在百大網紅中,「插畫」類型網紅人數竟高達19人、位居第二,占總榜人數近20%;再者則是「搏君一笑」的搞笑類網紅,人數為12人。

有趣的是,根據社群行銷分析網站Rival IQ統計,相比於「輪播貼文」和「影片貼文」,「圖文貼文」在社群平台的效益較高,不但發文成本低,一天可達好幾更,賺到的互動數、互動率也都不差,這些「優勢」無疑也體現在台灣插畫類網紅身上。

「圖文的『第一眼』視覺感強,並且緊扣梗圖、次文化、時事,內容很有渲染力,只要產生共鳴,很容易一鍵就分享擴散,」鄭鎧尹分析。

LINE貼圖風潮也為插畫網紅加分不少。過去,圖文部落客都是作品先紅,才販售貼圖,如今貼圖與作者的關係像是互生互長,如第74名的「廢物女友」,也是2018年銷量最高的10組LINE貼圖之一。

受眾對圖像內容接收更直覺、直接,插畫類網紅容易讓粉絲產生很高的共鳴感。
Duncan

現象4:「不退團單飛」開發更多潛在TA!

我們都說自己是網路的『斜槓青年』,職業非常多。」這群人團長展榮笑著說。

在這群人的7位團員中,已經有5人成立了「個人頻道」,各自發揮所長,專攻音樂或戲劇等領域,其中「展榮展瑞」、「鄭茵聲 Alina Cheng」兩個頻道,也搶進本次TOP 100網紅名單中;阿滴英文裡的滴妹,個人頻道也獲得第34名的好成績。

愛卡拉將這一現象喻為日本少女團體「AKB48」的發展路徑:在團體中,透過多元的人物,吸引不同的受眾;不退團「單飛」開新頻道,則可以透過新內容,更精準開發潛在TA(特定目標族群)。

再以蔡阿嘎為例,他早在老婆二伯懷孕時,就為未出生的兒子建立了「蔡桃貴」的人物設定,如今光靠著一張張萌照,蔡桃貴在Instagram上就坐擁近95萬名粉絲,在百大網紅總排名位居12。另一個未入榜的「蔡阿嘎Life」YouTube頻道,則是分享一家人的生活日常。

蔡阿嘎所屬的大頭佛工作室曾分享,將蔡阿嘎一家區分成3個頻道,無非是想更精準地把內容「分眾」,喜歡搞笑內容的粉絲去主頻道、想看蔡阿嘎家庭生活的人去生活頻道、想被小孩萌翻天的網友,自然會追蹤蔡桃貴。

「你看,蔡阿嘎有多了解每一個平台的屬性!所以他才能從第一代網紅走到現在,」網紅經紀公司VS MEDIA台灣總經理羅佩宜說道。

【百大影響力網紅】
圖解FB、IG、 YT「個性」,百大網紅稱霸社群平台的4個關鍵是什麼?
人氣Top 10出爐!兒子比爸爸高出10萬票、國際美人衝刺進榜

文章來自:2019年《數位時代》11月號雜誌:100大影響力網紅

責任編輯:林美欣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