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力女超人1984》在HBO Max上線了,卻引起好萊塢反彈!電影院真的會消失嗎?

2020.12.30 by
愛范兒 ifanr
愛范兒 ifanr 查看更多文章

愛范兒連接全球創新者及消費者,跨界技術、文化、消費及創新,致力消費科技領域的產業評論、產品報導及社群連接,創造高品質的消費樂趣。

《神力女超人1984》在HBO Max上線了,卻引起好萊塢反彈!電影院真的會消失嗎?
華納兄弟
華納兄弟宣布要在自家串流平台HBO Max上,播映近期的熱門大作《神力女超人1984》,此舉讓電影院飽受衝擊。傳統戲院會因此被擊垮嗎?

相比往年,今年的電影行業走得並不順利,疫情讓行業按下了暫停鍵,甚至是倒退。這也直接引發了許多新變化,其中的某些部分,甚至在試圖改變我們的觀影習慣。

《神力女超人1984》是近期的熱門大片,而作為發行商的華納兄弟,卻在最近宣布《神力女超人1984》要在自家串流媒體平台HBO Max與電影院同期上映一個月。

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神力女超人這回能否「打擊」電影產業的遊戲規則?

也就是說,觀眾可以在手機、電腦、電視等這些承載串流媒體的裝置上觀看電影的首映,其對電影院的衝擊可想而知。然而,華納卻沒有到此為止,它緊接著宣布要將旗下2021年上映的17部大片,同步在HBO Max和電影院上映。

這個消息可以說是激起了大片浪花,畢竟這17部大作中有著如《駭客任務4》、《沙丘》這般極具票房號召力的電影。

大量的商業電影都取消了影院窗口期,閱聽人的觀影習慣真的要被改變了嗎?

編按:影院窗口期,源自好萊塢電影的發行概念,為保障電影院某一段時間的獨家放映權。

消失的影院窗口期

一部電影的首映要在電影院進行,長久以來是電影行業的常識與默契,這是作為發行商的電影院以及作為內容生產商的電影製作公司共同努力的結果。

shutterstock

電影院作為銷售票劵並提供放映的場所,電影製作公司負責製作內容,而宣傳則是經常由雙方一起推廣。為了保證雙方的合作與利益,窗口期就出現了,電影院一般都是作為電影首映的管道,且獨占一段時間之後才會在網路上放映。

此舉通常能提升影院對觀眾的吸引力,對於電影製作公司而言,窗口期也是為了收攏第一波資金,畢竟電影院是可以透過電影票房快速收攏資金的主要管道。

而這次華納兄弟將《神力女超人1984》、《駭客任務4》等電影大作放在串流媒體平台上,與電影院同步放映,無疑地是打了電影院的臉,雖然以前也有過電影在線上首映的例子,但大多都是個案,不至於將整年的大作都取消窗口期。

華納兄弟

取消窗口期,意味著用戶能在手機、電視、電腦這些便利的裝置上觀看電影,對比賣票券的電影院,還是有一定的衝擊。

那麼,是什麼原因讓華納兄弟做出如此唐突的決定呢?

較容易猜想到的因素是——疫情。疫情讓大量的公共場所無法開放,公眾出門消費的意願和頻率都有一定程度的下降,而對比中國,美國的疫情顯得更為嚴重。

不過,現在疫情的發展情況並不明朗,華納兄弟一次取消整年度的窗口期,恐怕不只是受疫情的影響,其中應該還有華納自身的原因,以及整個電影產業變化的因素。

華納在疫情期間推出的上一部大作是《天能》,而它的票房成績不算理想,在中國被《八佰》所超越,到今年12月截止,全球票房也只有3.599億美元。

IMDb

延伸閱讀:華納兄弟:明年所有院線片同步上架HBO Max!《天能》票房不如預期成最後稻草?

但《天能》製作費就已高達2億美元,而業界分析師則預估,總票房要在4億美元左右才能達到收支平衡,接近華納所估算5,000萬美元的虧損額度。

若只是作為一家電影製作公司,華納或許還能接受這樣一部號稱「救世之作」的虧損,但它身後的大老闆——AT&T可能就不這麼想了,華納兄弟娛樂作為AT&T的子公司之一,仍不可避免地受到影響。既然電影虧損、疫情不明朗,倒不如把這部分內容放到串流媒體上,還能吸引到新的用戶訂閱。

雖然HBO Max一個月14.99美元的訂閱價格比電影票貴了些,但有《神力女超人1984》這樣的電影首映再加上HBO其他高質量的內容,訂閱戶似乎也能接受。此外,訂閱收入是不需要和電影院分帳的,全部的利潤都歸華納兄弟娛樂公司所有。

實際數據也側面證明了這個決定的價值,AT&T的執行長John Stankey在接受採訪時表示,HBO Max的訂閱用戶數較今年三季共增長了400萬名,而這還是在17部電影未上線的情況之下。

不過,華納如此激進的取消窗口期,顯然會被好萊塢傳統電影體系所抵制。

好萊塢的傳統電影人怎麼看?

根據報導,華納沒有提前和17部電影的製作方、演員以及電影院方溝通取消窗口期一事,不少人都是在消息宣布前2小時才獲知,是典型的先斬後奏。

此舉顯然惹怒了眾人,包括《天能》導演諾蘭在內的不少好萊塢電影人都表示無法理解,諾蘭甚至稱HBO Max是最爛的串流媒體平台。影院作為直接受損的一方自然也是反對者,同樣也是強烈反彈。

對此,華納兄弟的態度倒是十分堅決,其執行長Jason Kilar表示:「在這個特殊時期,如果票房不夠,那麼HBO MAX就要擔起一定的責任。」

但即便如此,傳統的好萊塢電影體系對於串流媒體平台的態度也是複雜且多元的,有人抵制,也有人合作。先前,著名導演馬丁.史柯西斯便與Netflix合作推出電影《愛爾蘭人》,儘管他也曾表示希望觀眾能用更大的螢幕來觀賞這部影片。

Netflix

牽涉其中的原因在於題材和成本。據稱《愛爾蘭人》的製作成本達到1.59億美元,這部長達3個多小時的黑幫史詩電影,放在現今的電影環境中,確實算是小眾題材。

投資的風險過大,這也是為什麼好萊塢傳統電影體系沒有投資《愛爾蘭人》的原因。而對Netflix這樣的串流媒體平台來說,這部分的成本並不需要透過票房兌現,而是透過《愛爾蘭人》這樣的大片來吸引觀眾持續訂閱該平台,藉此長期獲利。

比起以電影票房作為回收資金管道的傳統電影體系,串流媒體更偏向於用更豐富的內容、更廣闊的題材來吸引不同愛好的觀眾,觀眾越多、訂閱費用越高,也就更容易獲利。另一方面,電影人都希望電影能在大螢幕上放映,畢竟大家都是按照大螢幕的標準來製作,比如寬螢幕、全畫幅比例等,但投資和題材確實是個問題,好萊塢作為一個商業化程度極高的電影工業體系,最看重的還是收益回報。

小眾題材能吸引的觀眾有限,票房自然也不高。然而,串流媒體又確實願意在多元化的電影題材上多加投入,儘管它搶走了一部分的戲院觀眾。

迪士尼在近期的投資日上宣布將推出超過50部的新影視內容,其中有不少內容會在串流媒體平台Disney+上線,動畫電影《尋龍傳說》更是選擇了和華納一樣的發行策略,在院線和串流媒體同時上線。

Disney d23

延伸閱讀:Disney+內容滿出來?迪士尼揭作品發布計畫,看娛樂巨頭如何備妥內容彈藥攻全球市場

相較於國外傳統電影體系和串流媒體平台越發激烈的爭鬥,中國倒是相對溫和一些,如《囧媽》放棄在電影院上映時,衝突最激烈的還是戲院方,中國的電影人並沒有太多激烈的反對。

關於中國電影人對網路平台接受程度較高的原因,其中包含導演徐崢、謝飛等知名電影人在接受採訪時,都紛紛認可了網路電影的意義。此外,也有中國和國外的電影工業發展程度不一樣的原因。華納是美國六大電影製片廠之一,每年向市場輸出的電影大多都是《神力女超人1984》這樣的高額投資、大型製作以及由知名影星出演的商業電影,市場對票房的期待更高。

同時,華納旗下還有電視台、串流媒體平台HBO Max等業務,反觀中國幾乎沒有這樣的公司。華納取消窗口期,檯面上是將選擇權還給消費者,前往戲院看電影或在家看串流媒體都由觀眾選擇,但其背後也隱藏著風險。

首道難題便是難以禁止的盜版內容,今年《花木蘭》在Disney+上線不久後就有盜版流出,而當時的中國電影院還未上映這部電影。

IMDb

其次是串流媒體平台的數量持續增加,除了華納的HBO Max,還有Netflix、Disney+、Apple TV等,版權在各大平台之間轉換,相較於先前,觀眾想看更多內容就得付出更多的訂閱費。更別說像《花木蘭》那般,除了訂閱費用之外,還要額外購買觀影的資格,變相增加了觀眾的消費。

串流媒體在一定程度上確實改變了閱聽人的觀影習慣,而疫情也相對加速了這個變化。在未來,串流媒體和電影院的衝突恐怕會成為常態。

實體戲院與串流媒體該如何共存?

如果把目光放遠一些,會發現在整個電影發展史上,電影院並非是第一次受到如此大的衝擊。在上世紀的40、50年代,電視作為一個新興媒介,成為了美國家庭中最受歡迎的產品之一。

在電視上可以觀看各種節目、電影等,進而對電影院產生了巨大的衝擊,上世紀50年代的觀影人次和票房便曾大幅下跌。為了因應這項新事物,傳統電影製作體系在初期同樣拒絕為電視提供內容、防止人才外流,和現在拒絕串流媒體的做法何其相似。

不過,傳統電影製作體系最終仍是找到方法來自救。一方面解開封鎖,陸續為電視台提供內容,進而獲利;另一方面則加強電影院的獨特性,例如增加螢幕大小,更大的寬螢幕比例成為了標配。再者,隨著IMAX、杜比音效、3D電影等新技術的加入,電影院的觀影體驗抵達一個個新的高度,並藉此吸引觀眾。

shutterstock

電影院是一個具備儀式感的獨特空間,正如中國北京大學中文系的戴錦華教授所說:

電影院是一個公共空間,是唯一一個對號入座、在昏暗的環境下「集體地獨自觀影」,我和你坐在一起,而我卻在獨自觀影的公共空間。

在這個公共空間,你不會受到視窗消息的打擾,沒有快速播放的功能,只需要沉浸於電影之中就好了。更何況,電影院作為實體店,還具備著社交意義。和朋友去戲院一起看場電影,向來都是主要的社交活動之一。這份獨特的體驗不斷支持著觀眾們選擇電影院,它不會受數位發行體系的衝擊而消失,兩者共存才是常態。

或許在疫情過後,電影可以根據自身特性來決定在戲院或串流媒體上放映,現在中國的網路電影,不就和電影發展早期的B級片有些類似嗎?同樣是低成本、電影明星少,卻偶爾會產出口碑佳作。

雖然有少部分的人表示在手機、電視上也能觀影,但大部分的人仍懷抱期待:

我還是想在大螢幕上見到神力女超人。

責任編輯:文潔琳
本文授權轉載自:愛范兒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