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穩防詐腳步後,Whoscall母公司要進軍金融!靈感來自郭建甫與Grab司機閒聊?

2021.01.14 by
高敬原
站穩防詐腳步後,Whoscall母公司要進軍金融!靈感來自郭建甫與Grab司機閒聊?
攝影 / 侯俊偉
「防詐」這件事,也能成為一門好生意,甚至進軍國際,替台灣爭光,郭建甫想打造「Gogolook防詐產業鏈」,這個故事,值得好好從頭說起。

不想接到詐騙或騷擾電話,大部分人一定都用過陌生來電辨識軟體Whoscall,推出至今,資料庫累積了16億組號碼資料庫,即時查詢訊息中的陌生電話來源,避免使用者落入高額電話資費的詐騙風險。

郭建甫正是Whoscall開發商走著瞧(Gogolook)的創辦人,去年九月,他才剛因為開發Whoscall,讓許多人免於詐騙、騷擾、推銷電話,獲得第4屆總統創新獎。

「美玉姨」則是一款由台灣工程師徐曦,在2018年獨立開發的LINE聊天機器人,背後串接事實查核平台「Cofacts真的假的」、警政單位以及資訊安全平台,幫助使用者取得多方查證結果,發送給美玉姨的使用者做判斷,推出至今,已經累積超過30萬好友數,年度累積回覆量超過1.42億次,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更創下近1,900萬次的單月回覆量。

去年四月某日下午,郭建甫傳了一則訊息給人在紐約的徐曦,想邀請美玉姨加入Gogolook,美國當時時間是凌晨4點,正巧徐曦在幫4個月的大兒子哺乳,「這可能就是緣分吧!」郭建甫回憶當時徐曦秒回訊息,雙方理念一致,沒花太多時間,就促成合作。

「防詐」這件事,也能成為一門好生意,甚至進軍國際替台灣爭光,郭建甫想打造「Gogolook防詐產業鏈」,這個故事,值得好好從頭說起。

郭建甫正是Whoscall開發商走著瞧(Gogolook)的創辦人,去年九月,他才剛因為開發Whoscall,讓許多人免於詐騙、騷擾、推銷電話,獲得第4屆總統創新獎。
攝影 / 侯俊偉

詐騙手法一直變,「美玉姨」是下一個時代的Whoscall

兩年前,Gogolook創辦人之一的鄭勝丰,被一站式假網頁詐騙,花了冤枉錢,買到一台假的投影機,科技的進展,使得詐騙的型態與方式,也一直在變形中,「當時我們看到美玉姨,覺得很像是下一個時代的Whoscall。」郭建甫回憶。

郭建甫指出,雙方已經認識兩年,「一開始美玉姨推出我們就有注意到,這是因為,人的溝通模式已經發生變化,電話已經不是唯一溝通管道,過去3~4年,我們一直在思考,如何解決非電話詐騙的問題。」

去年徐曦在香港擔任工程師時,由於受到邀請回台參與總統盃黑客松兩度回台,在這機會下,透過Gogolook股東的引薦,讓雙方搭上線,「當時在疫情下,有很多不同型態的詐騙開始出現。」於是決定邀請徐曦,加入Gogolook防詐聯盟。

延伸閱讀:可疑LINE帳號馬上查!「美玉姨」攜Whoscall推三大新功能,明年還要前進海外市場

為何加入Gogolook?開發者揭密背後關鍵

徐曦會一口答應加入Gogolook,其實也跟美玉姨發展的現況有關。

自2018年推出以來,美玉姨一直都是由幕後的開發者徐曦負責整個專案。根據後台數據,用戶男女比為45:55,年齡以30-39最多,20-29歲次之,50歲以上則佔17%左右,希望透過科技力量,解決可疑訊息的青壯年使用者最多。

對徐曦來說,規模越大瓶頸也越大,這背後有兩大挑戰,首先是「為什麼沒有出現回應」,假訊息數量變多,配合的事實查核平台,無法負荷大量的事實查核工作,可能出現無法回覆的情況。

自2018年推出以來,美玉姨一直都是由幕後的開發者徐曦,負責整個專案。
Gogolook

「如何與使用者互動與溝通」則是第二大挑戰,美玉姨是用聊天的方式,協助用戶求證資訊,因此,用戶會非常在意使用情境,徐曦舉例:「老一輩的人會認為禮貌很重要,希望機器人說話可以更溫和。」必須降低用戶在使用上的驚訝感。

最困難的是,「事實」有可能會隨著時空環境不同,而有所變化。舉例來說,疫情爆發時,許多人為了推廣戴口罩的重要性,會加上名人的發言,讓親友更支持此論點。像是「川普說到口罩可以防疫。」但是,疫情初期川普是反對戴口罩的,這句話就不符合事實,後期川普改變立場,認為戴口罩有助於防疫,這句話又變成是對的,「這種事情很難完全沒有漏洞,超難的。」

開發非營利的聊天機器人,徐曦坦承:「隨著美玉姨使用者持續增加,衍生出不同類型的可疑訊息,難以靠一己之力去完成。」這也成為美玉姨加入「Gogolook防詐聯盟」的關鍵。

美玉姨的LINE官方帳號,日前也成功申請認證為「Gogolook美玉姨」,整合Whoscall的16億號碼資料庫,讓訊息查證更有效率,「美玉姨現在需要資源,去知道假訊息的慣有模式,也能夠幫助Gogolook,補足社交詐騙這一塊,並替Whoscall帶進更多流量。」

有了Gogoloo的資源,美玉姨也要跨入海外市場,預計下個月,會在日本、泰國推出試營運版本。
Gogolook

有了Gogoloo的資源,美玉姨也要跨入海外市場,預計下個月會在日本、泰國推出試營運版本,主要原因,是這兩個國家的LINE用戶很多,看準當地民眾對於防詐騙的需求,過程中,也面臨許多挑戰。

美玉姨的運作方式,是需要搭配事實查核平台,在台灣主要的合作方是「Cofacts真的假的」。找到當地合作夥伴,協助查核事實,是進軍海外市場的大挑戰,徐曦表示,在泰國當地已經有一個跟「Cofacts真的假的」類似的事實查核平台,不過在日本,假新聞的事實查核,找要依靠各新聞機構的記者,處理的量很少,目前仍在尋找適合的合作夥伴。

同時,也必須考慮到當地的文化以及社會背景。例如,在泰國有「侮辱皇室罪」,非常需要注重隱私管理,「LINE提供給開發者的資料,是去識別化的,不會知道說話的人是誰。」

進軍金融,來自一場與Grab司機的閒聊

過去一年,在疫情的催化下,加快了Gogolook產品的研發進度,正式進軍金融領域,推出防詐信貸比較平台「貸鼠先生」,確立了通訊、金融雙引擎的發展策略。

會想投入金融領域,是有一次郭建甫到菲律賓出差,在東南亞最大叫車平台Grab上叫了 一台車要去吃晚餐,當時的司機是一位25歲的年輕女孩,他告訴郭建甫,開Grab只是他閒暇時間的興趣,他其實是一家餐廳的老闆,還養了50頭豬,他想用開Grab賺的錢繼續展店。

根據統計,東南亞缺乏銀行服務(underbanked)的人口高達七成,Grab不只是叫車平台,2018年時跟日本著名金融機構CreditSaison,成立合資公司,提供消費者、微型企業貸款服務。

能這麼做的原因,是Grab不用傳統的金融數據去評斷信用,而是用在Grab上的數據來判斷,「Grab能比銀行更了解一個人,可以知道他(司機)每天的收日是多少,基本上就是預支薪水給他。」

Grab除了是東南亞最大的叫車平台,服務範圍已經從即時共乘、外送,甚至包含金融。
光陽

當時,郭建甫意識到當數據與金融結合,可以發揮很大的影響力,透過科技,能讓更多的人被信任。

這個想法跟使命,促使「貸鼠先生」誕生,除了信貸條件比較,也結合了Gogolook最擅長的「防詐」。疫情爆發以來,許多人生計受到影響並向銀行借信貸,應付短期資金需求。不過,從事勞動工作的藍領階級若平時沒有跟銀行頻繁往來,並不容易借到錢。

「很多詐騙案層出不窮,」郭建甫一臉憂心地說,一些詐騙集團專門瞄準這些借不到錢的族群,仿冒成知名銀行假裝要借錢,實際上可能是為了騙取個資、錢財。貸鼠先生推出真人的「一對一線上服務」,透過LINE、Facebook協助民眾辦理貸款,以及解答對於貸款的疑難雜症。

Gogolook正式進軍金融領域,推出防詐信貸比較平台「貸鼠先生」,確立了通訊、金融雙引擎的發展策略。
攝影 / 侯俊偉

延伸閱讀:Whoscall母公司Gogolook插旗日本!獲新一輪投資後,創辦人如何實現「防詐夢」?

在接下來,Gogolook預計將金融版圖的觸角,延伸到信用卡、保險等領域。郭建甫也觀察到,現在經濟型態改變,許多人在學生時期,就有足夠的信用基礎,近期民法成年年齡下修為18歲,他認為這背後也有很多商機,能透過數據與科技,讓年輕人也能取得金融服務。

進軍海外市場,發展「信任生態圈」

「動盪與恐慌成為詐騙的破口!」,去年年底,Gogolook進軍日本開設子公司,根據Whoscall 統計,今年全球電話、簡訊詐騙數量比起去年同期成長了50%。為防堵日益嚴重的跨境詐騙威脅,才決定把第一家海外子公司設在日本,也是Gogolook接下來重點關注的市場。

根據日本警察廳數據,日本連續八年每年詐騙財損金額皆超過300億日幣(約台幣79億元),過去一年在疫情壟罩下,更發生大量國際詐騙電話打入日本,引起全國民眾恐慌與政府的高度關注。

過去Gogolook已經有在日本市場耕耘的經驗,不同於台灣透過廣告來獲利,Whoscall在日本採訂閱制,需要付費才能使用,據統計,平均每10個下載的用戶,就有一位付費訂閱。

日本人口目前超過一億,郭建甫看好背後的商業潛力,Gogolook也選擇福岡作為日本首個營運據點,也在日本雇用了3~4名當地員工。

郭建甫曾說過,他希望有一天,能夠整合Gogolook旗下所有的產品,發展出「信任生態圈」,運用防詐詐資料庫與AI數據分析技術,打造更安全的金融體驗,進而使社會上不再有人因為詐騙,失去錢財或個資。進軍日本設立子公司,也成為郭建甫想建構全球防詐產業鏈的重要起點。

責任編輯:錢玉紘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