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身擁抱中國,Google正在背離最初的信仰

2018.08.23 by
高敬原
轉身擁抱中國,Google正在背離最初的信仰
shutterstock
Google創立20年以來,如何透過科技讓世界更好,更是企業的信仰,「不作惡(Don't be evil)」也成了Google公司的座右銘,現在Google希望回歸中國市場,是否成為另外一個「選擇」撼動網路言論自由?又或者,Google正在被中國悄悄改變中呢?

「Google不是一家墨守成規的企業。」創辦人賴利·佩吉(Larry Page)曾在2004年IPO時這麼告訴投資者,公司創立20年以來,如何透過科技讓世界更好,更是企業的信仰,「不作惡(Don't be evil)」也成了Google公司的座右銘。

因為對許多人來說,Google並非只是一家單純的網路公司,更是一個在網路世界中,精神以及道德的燈塔,一直以來,長期的價值都比短期的利益還來的重要,2010年因為中國政府試圖「限制網路上的言論自由」,Google斷然退出中國市場,八年後,卻傳出Google有意推出配合言論審查的特別版服務,希望能回歸中國。

本周許多區塊鏈微信公眾號才遭到當局大規模封鎖,在習近平政府大力收緊言論管制的態勢下,Google能成為另外一個「選擇」撼動網路言論自由?又或者,Google正在被中國悄悄改變中呢?

Google的中國路

Google的中國路,要從2000年談起,當年正式開發搜尋主站的中文介面,接著2005年李開復加盟Google擔任中國區總裁,隔年官方正式定調中文品牌名稱「谷歌」,在2006這一年進軍中國,不過2010年Google因為中國政府審查以及駭客的緣故,宣布關閉中國搜尋業務,退出中國市場將伺服器遷到香港。

當年,因為不做惡(Don't be evil)以及高品質的網路服務,許多中國的Google用戶聚集在北京清華科技園的Google辦公室獻花,以此傳達遺憾和惋惜。不過Google並非真的完全離開中國,雖然少了主要的搜尋服務,卻仍保有Google翻譯、檔案管理工具Files Go等,去年12月宣布在北京成立「AI中國中心」,今年七月更以5.5億美元入股電商巨頭京東,還傳出與騰訊、中國浪潮集團(Inspur Group)以及其他公司接洽,希望與中國在地夥伴合作推出旗下雲端服務,私底下交流熱絡進行中。

雖然仍有零星服務在中國推行,多年來卻頻頻遭到當局干擾,服務狀況並不穩定,尤其是2014年當局大規模封鎖服務,導致Gmail在中國的造訪流量一度掛零。今年八月Google拋出震撼彈,傳出內部正推行一個叫「Dragonfly」的計畫,要打造一個符合中國審查標準的搜尋引擎版本,重返中國市場,在一場內部的會議中,執行長桑德爾·皮蔡(Sundar Pichai)表示:「 假如我們要把工作做好,就要嚴肅地思考如何在中國大陸做到更多。儘管如此,我們距離能在中國大陸推出搜尋引擎,還差很遠。

Google執行長桑德爾·皮蔡表示,要重返中國搜尋引擎市場,仍有一段時間。
WikiCommons

從這一段話可以讀出,桑德爾·皮蔡的觀點已經不再是堅守信仰「不作惡」,而是著眼把工作做得更好,Google內部員工也開始不滿高層決策的不透明,一封Google內部請願書中寫道:「我們迫切地需要更多工作透明化、一席發言權,以及一個給予公開過程的承諾:Google員工需要知道我們正在開發什麼、為了什麼工作。」這封請願書,已經獲得超過 1,400名Google員工簽署,抗議Google為了營利而迎合中國政府資訊管制政策、違反資訊公開性。

配合中國遊戲規則,Google的企業精神變調

Google考慮重返中國,整體條件也大不如前,在2010年以前,Google網路搜尋的市占率是36.4%,然而根據Analysys International數據,2015年第三季百度搜尋的市占率已經上升到81.1%,且中國大多數的手機廠商並沒有安裝原生的Android系統,在獨特的網路生態下,被騰訊、百度、小米這些公司所瓜分,Google授權版的Android卻無法在中國使用,更無法從中獲利。

以商業角度來看,一家全世界最大的網路公司,缺席全世界最大的市場,看似不是一個明智的商業決策,同時,又有很多競爭對手投身這個市場,像是中國就是蘋果全球第三大的市場,微軟、亞馬遜也都有所布局,Google創辦人賴利·佩吉(Larry Page)曾公開批評蘋果的App Store在中國的本土化根本是「對科技的背叛」,反觀Google寧可不賺錢,只為實現崇高理想,試圖讓用戶與投資者理解,資訊公開性比起財富有更深一層的意義。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就算只是一個「閹割版的 Google」,至少能實質影響資訊的流向,多一個來自國外的競爭者,有不同的組織與誘因,也許有可能衝撞出新的空間。
shutterstock

如今Google重返中國市場動作頻頻,國際特赦組織中國研究員Patrick Poon就談到:「 世界最大的搜尋引擎,若採取如此極端的措施,將是對網路自由嚴重攻擊,將獲利置於人權之前,Google將設立讓人不寒而慄的標準,並為中國政府帶來勝利。 」大力疾呼Google再想想。

多一份競爭多一份選擇,Google如果真的重返中國,真的能撼動當今的中國網路環境嗎?從股東的角度思考就很簡單,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大市場有錢賺,而且Google只是乖乖的照著當地法規的遊戲規則,並沒有主動打壓人權與言論自由。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就算只是一個「閹割版Google」,至少能實質影響資訊的流向,多一個來自國外的競爭者,有不同的組織與誘因,也許有可能衝撞出新火花。

想要改變中國,或許巨頭們才正在被中國改變

很多科技巨頭都遇上跟Google類似的問題,不斷地在堅持言論自由、資訊透明,與中國特殊的政治商業環境中抓取平衡。

像是LinkedIn在2014年進入中國時,不僅表示願意遵守中國的言論規則,還將其中文網站7%的股份讓給兩家中國風投公司;因為《網路安全法》,今年蘋果宣布要將中國iCloud業務轉交由合作夥伴「雲上貴州公司」負責,雖然聲稱不會在任何系統中創後門、安全保護不扣分,但仍被不少人批評,蘋果為了賺錢,已經選擇將民主自由的堅持暫時擺在一邊。

同樣為了配合《網路安全法》不允許外國公司提供雲端服務的規範,亞馬遜雲端運算平台(AWS)在去年11月宣布以20億元人民幣(約新台幣92億元)出售AWS在中國的雲端資產,給在中國合作的業者北京光環新網技術公司(Sinnet)。

進軍中國動作頻頻,Facebook執行長祖克伯(Mark Zuckerberg)近年勤學中文,更傳出在中國成立獨資公司。
Facebook

而被拒於中國大門外許久的Facebook,為了向中國示好,執行長祖克伯(Mark Zuckerberg)勤學中文,2014年、2015年曾到北京清華大學用中文演講,2016年底曾爆出祖克柏為了取得中國市場入場券,內部正秘密研發內容過濾工具,幫助中國當局實行言論管制、2017年也傳出在上海尋找辦公室地點,甚至在去年以不具名的方式秘密推出一款叫「彩色氣球(Colorful Balloons)」的照片分享App,神秘地進軍中國市場。

然而被封鎖不代表沒商機,根據一份由市場研究機構Pivotal Research提出的報告,Facebook有將近10%的廣告營收來自中國,預估今年中國將貢獻50億美元(約合新台幣1490億元)的廣告營收,如果這項數據無誤,中國將是僅次於美國,Facebook全球第二大廣告市場,最近更傳出Facebook已經在中國成立了一家註冊資本3,000萬美元的獨資公司。

這些科技巨頭想用西方的價值撼動中國、改變中國,然而站在巨大的商機以及中國特殊的政治、社會環境下,想要創造改變的一方,或許都悄悄地正在被中國改變中。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