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中電子書拼了10年,最大龍頭Kindle終於來了!
專題故事

在台灣出版社緊鑼密鼓籌備長達半年之後,亞馬遜Kindle繁體中文電子書終於開賣。其實,早在10年之前,台灣電子書平台業者就已經開始積極推動ePub電子書,儘管目前市佔率還不到1成,但是已在近3年內由1%提升到將近7%。電子書龍頭Kindle能為繁中電子書帶來什麼新氣象?出版社、讀者都準備迎接這個新服務了嗎?

1 Kindle繁中電子書終於開賣!掌握三大優勢,要把繁中書賣到全球

shutterstock
Amazon Kindle繁中電子書終於開賣,但第一階段目標族群並不是台灣讀者,而是全球華人市場。

從2018年開始,亞馬遜(Amazon)Kindle繁體中文書即將開賣的風聲四起,台灣讀者引頸期盼,想知道全球最大的電子書平台能帶來什麼樣的體驗。儘管據傳在未來Amazon依然有「台灣站」開站計畫,但至少就目前看來,Kindle繁中電子書的目標族群並不是台灣讀者。

Kindle繁中書並不是賣給台灣讀者?

儘管「Kindle繁體中文電子書店」已經上線,但Amazon購物網頁其實並未推出繁體中文使用介面(僅有機器翻譯的中文介面),也並未開設「台灣站」;只有開放台灣出版社將繁中電子書上架到「全球其他區域」。

Kindle繁體中文電子書店日前正式開賣。
Kindle繁體中文電子書店截圖

台灣讀者想購買繁中電子書,僅能透過美國、加拿大、日本等等區域帳號來購買。也就是說,「Kindle繁體中文電子書店」其實是販售給Amazon的全球讀者;針對台灣讀者的電子書服務其實尚未開啟。

雖然目前繁中書籍銷售仍是以台灣為主要區域市場,不過除了中國與台灣之外,全球華人大約有5千萬人口,繁體中文書市場成長範圍依然非常龐大。就算Amazon第一階段並不是推出針對台灣的電子書服務,全球華人市場也依然是一塊大餅。

Amazon掌握三大優勢成為市場龍頭

此外,Amazon掌握了跨國且相對更龐大的數據量,以及在電商累積的個人化推薦系統建置經驗,這都將成為Amazon難以被超越的優勢。除此之外,Kindle Direct Publishing(KDP)自助出版、Kindle Unlimited讀到飽方案及Crossing跨國翻譯出版計畫,三大工具所加成起來的威力,也會是繁中電子書平台業者要最需要擔心的。

在美國,儘管電子書的市占率高達30%左右,但根據外媒《Good e-Reader》指出,在2017年與2018年的電子書銷售額皆以3%~10%的速度持續下滑當中。但是,在市場萎縮中,《Forbes》報導,Amazon在2017年與2018年的Kindle電子書在美國以及全球的銷售額,依然還在成長中。而這樣的成長,主要是由於KDP自助出版服務與Kindle Unlimited讀到飽方案的貢獻。

貝佐斯說,Kindle的願景是讓每一種語言出版的每一本書,都能在60秒內取得。
flickr

而Amazon Crossing是在2010年所推出的翻譯計畫,亞馬遜在當時便表示,將透過運用讀者的回饋以及Amazon網站的各種數據,去判定對於全球讀者期待的書種。根據外媒《西雅圖時報(Seattle Times)》報導,Amazon Crossing在短時間內成為了美國最重要的翻譯商,亞馬遜更在2015年宣布將提高在開發更多國家的作者和語言翻譯的支出;在2016年,由Amazon Crossing翻譯成英文的小說占了10%,而被翻譯成英文的書籍當中,以法文和西班牙文的文學作品為大宗。

「Kindle的願景是讓每一種語言出版的每一本書,都能在60秒內取得,」Amazon創辦人貝佐斯(Jeff Bezos)在2007年就曾經這麼說過。而包含繁體中文在內,目前Amazon Kindle實際支援的語言已有41種。

參考資料:Seattle TimesGood e-ReaderForbes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5千萬
全球華人大約有5千萬人口,繁體中文書市場成長範圍依然非常龐大。
Kindle
Amazon Kindle是由 Amazon.com 生產的一系列電子書閱讀器。用戶可以通過無線網絡使用 Amazon Kindle 購買、下載和閱讀電子書、報紙、雜誌、博客及其他電子媒體。 由 Amazon.com 旗下 Lab126 所開發的 Amazon Kindle 硬體平台,最早只有一種設備,現在已經發展為一個系列,大部分使用E Ink 十六級灰度電子紙顯示技術,能在最小化電源消耗的情況下提供類似紙張的閱讀體驗。 (來源: 維基百科 )

2 Kindle襲日威力驚人,「黑船效應」會在台灣重演嗎?

shutterstock
在2012年時Amazon Kindle登陸日本,並且迅速搶下最大市占。Kindle繁中電子書在近日開賣,也會成為台灣最大的電子書平台嗎?

亞馬遜(Amazon)「Kindle繁體中文電子書店」已在日前正式上線。面對以網路書店起家並已成為全球第4大零售商的Amazon進軍繁體中文電子書市場,台灣的眾平台業者紛紛表示「樂觀其成」;但是面對Amazon的獨特優勢,或許焦慮更勝市場擴大的欣喜?

回顧Kindle進軍日本,「黑船來襲」威力驚人

回顧2012年,Amazon Kindle登陸日本,當時日媒紛紛以「黑船來襲」為標題報導,隱喻Kindle的入侵,就如同在19世紀日本江戶時代末期面對西洋火輪船時的那樣震撼。同時,也隱喻著當時日本在地電子書平台所感受到的威脅。

而樂天Kobo儘管在一開始就攜手日本最大出版商講談社「抵禦外敵」,但Kindle依然在很快的時間內成為日本最暢銷的電子書平台。根據外媒《紐約時報》報導,亞馬遜之所以會取得勝利,是因為Kindle超低價的電子書閱讀器定價策略,以及購書操作的簡易性。

以電子書閱讀器的銷量來看,根據日本市調公司MM總研在2013年的統計指出,Kindle占了38.3%的市場占比,而樂天Kobo儘管比Kindle早5個月上市,但銷售僅占33%;Sony也僅佔25.5%。以日本經驗看來,「黑船」的威力確實相當驚人。

Kindle在2012年登陸日本時,以短時間搶下最高市占。
kindle日文電子書店截圖

黑船效應台灣未必發生,但Kobo憂新會員成長趨緩

但「黑船效應」短時間內也許還不會在台灣市場看見,原因有二:

第一,Amazon的電商服務早在2000年就進入日本市場,所以在2012年電子書服務上線時,早已經累積了大量的會員基礎;而對於台灣而言,目前僅有繁中電子書服務。

第二,在台灣閱讀風氣不如日本,且出版社能提供的產品不夠多的情況下,Amazon Kindle在台灣短時間內的成長幅度有限。

周立涵指出,Kobo的跨國營運模式,跟Kindle不太一樣。
侯俊偉攝影

儘管如此,面對Kindle繁中電子書店開站,周立涵不諱言,雖然其中許多區域市場是樂天Kobo早於Kindle開始經營,但是Kindle的加入確實會增加樂天Kobo招攬新會員的難度。

樂天Kobo電子書是全球第二大跨國電子書平台,與Amazoon Kindle一樣,都是在全球經營許多不同語言市場的電子書平台。但是談到經營跨國市場的策略,周立涵也說,「Kobo的營運模式,跟Kindle不太一樣。」

與Kindle不同的是,樂天Kobo除了在歐洲部分市場沒有直營團隊,是透過與在地電商、網路書店合作夥伴推行業務之外,包含英語系國家、日本與台灣,都屬於樂天直營的市場。樂天Kobo電子書在進到台灣市場時,就由樂天集團直接營運,在地建立團隊並與出版社接洽。

這樣的經營模式,跟亞馬遜的方式顯然不同,儘管有消息指出,亞馬遜的「Amazon台灣站」在不久之後也會開張,屆時有望能為台灣讀者帶來更接地氣的服務。不過Kindle若要經營台灣會員數量、深耕台灣市場,在沒有團隊落地的狀況下該如何協助出版社、擴增書源等問題都是挑戰。

參考資料:The New York Times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30 %
在美國電子書的市占率高達30%左右。

3 台灣出版寒冬Kindle有解?城邦:有助華文原文書籍推廣

shutterstock
出版社期待能透過把電子書上架到Kindle銷售,觸及到更多海外華人,其中以華文原文書籍最被看好。

台灣出版社所推出的繁體中文書籍,以台灣為主要市場,但如果把目標移往全球大約五千萬人口的華人市場,繁體中文書市場成長範圍依然非常龐大。

在台灣,無論是翻譯書籍或是原創作品,繁體中文版的出版物大多可以全球發行,其中,可能有3~4成書籍版權會禁止在香港、澳門以外的中國區域銷售。因此,就目前亞馬遜(Amazon)Kindle繁體中文電子書店的目標市場看來,台灣出版社能提供的發行範圍不是問題。

由於電子書可以讓讀者在完成結帳的瞬間,就立刻在手機、平板、電子書閱讀器等等載具閱讀,因此對於出版社的跨國銷售來說,電子書是一個接觸全球華文讀者的良好媒介。

台灣出版社期待透過跨國電子書平台接觸到更多海外華人。
shutterstock

跨國平台有助國際讀者接觸華語文化

城邦出版集團是台灣最大的出版商,當問到Kindle繁中書店開賣對於出版商來說有什麼影響時,城邦出版集團數位發展部協理祝本堯認為,亞馬遜掌握了大量愛看書的使用者,在加上在海外市場的力量,潛力非常值得期待。而由於海外讀者期待藉由電子書接觸到不易取得的內容,因此,相較於翻譯書、工具書而言,華文原文且內容是關於華文社會、文化類的書籍最被看好。

同時身兼數位出版聯盟副秘書長的祝本堯說,在Google Play進軍台灣市場時,就已經能看到文化類叢書在海外市場的銷售差距,「這代表海外(市場)這件事情(對出版社而言)的重要性。」

同時,他也以出版《金庸作品集》的遠流出版社為例指出,「遠流出版就由於其獨特的書系經營方向,在Google Play上成績表現亮眼;在遠流所有電子書的銷售中,Google Play是銷售占比最高的平台。」

祝本堯說,城邦集團已將大部分電子書檔產製工作交接至輸出中心,把書檔製作歸為標準流程的一部分。
侯俊偉攝影

Kindle獨特上架需求,數位發展部搞定

城邦內就有一個前身為「數位出版部」的「數位發展部」,基本工作內容就是協助全集團製作電子書檔。由去年開始,數位發展部已將大部分電子書檔產製工作交接至輸出中心,「這也代表我們已經把電子書生產這件事情,當成一個標配,」祝本堯表示。但是像是上架到Kindle平台這種「新業務」,依然屬於數位發展部的負責範圍。

儘管現在上架到Kindle平台僅需其他平台一樣的ePub檔案即可,但是對於標點符號、註腳鉤稽這樣的體例問題更為講究,「像這種一致性、技術性的問題,它沒有辦法變成一個流程的,就會由數位發展部專案處理,」祝本堯說。

加強分眾內容,不用超暢銷作品出版社也能獲利

近年來,傳統紙本書銷售量下降。在此「出版寒冬」書店與出版社該如何生存?又該如何進一步找到新商機?這都是出版產業內不斷在討論的話題。

「出版寒冬是因為你沒有勇氣去面對;因為都有解法,就努力去解它,」祝本堯這麼說。

回顧過去10年幾年整體書市的最大轉變,祝本堯說,「實體書店真的關太多,對於出版這個行業的操作方式,有非常大的影響。」

在以往由實體書店為主要通路的情況下,讀者到書店買書,可能由架上陳列的書目為主要挑選準則,「以前可能沒有陳列,你就不會去買那本書,如果一本書賣光了,你根本沒辦法接觸到它,」在此狀況下,書永遠不可以被賣光,因此「庫存」成為出版業中的必要之惡,祝本堯這樣說。

現如今,讀者接觸到書籍的方式改變,行銷管道也隨之起了變化。面對此變化,城邦出版的應戰策略是針對分眾、小群市場切入,並控制出版品印量,拉高書籍實銷率(銷售與總生產量之間的比例)。「實銷率高,出版行業就有獲利。」祝本堯說。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電子出版
Electronic Publication(簡稱ePub)
ePub是一種電子圖書標準,由國際數位出版論壇(IDPF)提出,副檔名為.epub。ePub是一個自由的開放標準,屬於一種可以「自動重新編排」的內容;也就是文字內容可以根據閱讀設備的特性,以最適於閱讀的方式顯示。ePub為目前電子書發展的主流標準格式,各種主流作業系統、電子書閱讀器以及智慧型手機等裝置皆可閱讀ePub檔案。 (來源: 維基百科IBM Developer Works )

4 電子書到底好不好用?業者一次解答讀者最常見的三個疑惑

Shutterstock
讀者對於電子書最常見三個問題一次解惑。

電子書在台灣其實已經發展了10年有餘,但是大眾對於電子書的理解始終有限。就連出版社、作者,在早期也因為各種原因拒絕釋出數位版權;其中最常見的原因是害怕盜版、害怕電子書會搶走紙本書的業績。

如今,在各電子書平台努力的溝通之下,出版社與作者已經對電子書的特性以及好處有了足夠的認識。但是讀者對電子書夠瞭解嗎?

《數位時代》整理了讀者最常見的三大疑問,看看業者怎麼說。

蔡競賢說,曾建議電子書平台立定協議,維護平台停止營運後的讀者權利,但這個構想目前還尚未被實現。
賀大新攝影

提問一:書檔不是我的,電子書平台倒了怎麼辦?

儘管影音串流服務已經非常流行,大眾普遍都能接受在Netflix、Spotify等等平台上享受內容服務,卻不真正下載檔案到個人載具裡。但是在電子書產業,讀者購買電子書之後究竟獲得什麼權利?能有什麼保障?還是一個大眾時常討論的問題。

在今年年初,微軟宣布關閉旗下電子書店,並且宣布會退回讀者過去所有的購買金額。不過這是微軟具有強大的資本基礎,才能做到的處理方式。而在台灣城邦集團旗下的隨身e冊,也在2016年時終止服務,並且將會員轉移至Readmoo讀墨電子書店,往後讀者可在Readmoo繼續使用電子書服務。

面對這個問題,Pubu創辦人暨執行長蔡競賢說,曾經建議過台灣電子書協會,讓台灣的電子書平台立定協議,「就是當其他平台無法營運的時候,平台有義務、責任,去接受、幫忙即將要被停止服務的會員,這是一個聯盟的概念。」但這個構想目前還尚未被實現。

電子書閱讀器可以提供比液晶更接近紙本的閱讀體驗。
Readmoo提供

提問二:電子書閱讀器是什麼?怎麼挑選?

電子書閱讀器是一種採用EInk電子紙面板的閱讀載具,可以提供比液晶更接近紙本的閱讀體驗。相較於手機、平板電腦,也更適合長時間閱讀,續航力也更強。但圖文較多的雜誌、插畫書,則比較不適合透過電子書閱讀器閱讀。

目前Amazon Kindle、Readmoo讀墨、樂天Kobo電子書都有推出採用中文化介面的電子書閱讀器,並且採用封閉式系統,只能閱讀自家平台與自有檔案的電子書,不能下載其他平台的閱讀App。Readmoo讀墨執行長龐文真說明,封閉式系統能針對自有的軟體、韌體、硬體的整合度有較高的掌握,針對使用者體驗做全面的調整與測試。

同時,也有許多中國廠商推出開放式Android系統的電子書閱讀器,標榜可以同時下載多家電子書的Android App閱讀,在一台機器上就可以跨平台閱讀。

龐文真說,曾經發出一份問券調查發現,有30%的Readmoo讀者堅持一定要用直排閱讀。
賀大新攝影

提問三:習慣直排閱讀,電子書可以滿足嗎?

儘管在網路時代,多數透過螢幕的閱讀行為皆以橫排呈現,但是依然有許多電子書發燒友對於直排呈現非常執著。龐文真就分享,曾經發出一份問券調查發現,有30%的讀者堅持一定要用直排閱讀。

目前全球僅剩繁體中文與日文具有直排閱讀的習慣。城邦出版集團數位發展部協理祝本堯也指出,有許多讀者堅持直排在文化意義上的價值。但是以出版社立場而言,則會以作者的堅持、市場的回饋為推出直排、橫排電子書檔的主要考量。

為因應直排閱讀的需求,Readmoo在2017年推出閱讀器的同時,也同步導入了一鍵直橫排轉換的功能;除了出版社提供書檔的預設值之外,讀者也可以依照自身喜好切換排版方式。樂天Kobo與Pubu電子書城則是以出版社所提供的書檔呈現為主。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30 %
Readmoo讀墨電子書曾經發出一份問券調查發現,有30%的讀者堅持一定要用直排閱讀。
電子閱讀器
e-Reader
閱讀器又稱為e-Reader。簡單地說,是一種用來閱讀電子書的可攜式電子裝置。 (來源: 維基百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