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電新商機
專題故事

不只是Google、蘋果來台買再生能源,今年台灣企業也吹起綠電購買風潮,多家民間售電業竄起,搶先卡位「綠彈」商機。

1 台積電搶進、售電業崛起!台灣大瘋綠電新商機

韋能能源
捨棄傳統燃煤電力、改用再生能源,成為企業提升國際競爭力關鍵,今年包括台積電、正崴等企業大手筆採購綠電,多家民間售電業也趁勢竄起,搶先卡位「綠彈」商機。

近來,台灣再生能源界有兩件重磅消息,一是5月初由半導體業、電子零組件業、生技醫療業等13家企業共同參與的綠電轉供案達成,總交易量超過1.1億度,相當於3萬戶家庭1年的用電量;二是全球晶圓代工龍頭台積電,在7月初買下全球離岸風電龍頭「沃旭能源」20年發電量,創下全球單一企業規模最大購買綠電契約。

過去,常見Google、蘋果(Apple)來台購買再生能源,但今年起國內企業也開始大吹綠電風潮,包括台積電、連接器大廠正崴、電子紙大廠元太科技紛紛加重採購綠電力道,為什麼?

國內第一波綠電交易案在上月完成,其中包含台積電、正崴精密、元太科技、大江生醫、正信不動產5家綠電購買者。
Shutterstock

綠電從躉購走向自由販售,開啟交易大門

台灣過去十年再生能源電廠所發的電力,來自太陽光電、風力、水力等,統一由台電透過躉購制度穩定收購。躉(ㄉㄨㄣˇ)購是一種推廣再生能源發電的保證收購制度,由政府或台電以特定費率於特定年限收購綠電,一方面扶植綠能產業,一方面也促使民間因可預期回收心理,有意願大量投資興建再生能源電廠,像是太陽能發電量近10年來年平均成長就達89.6%。但躉購費率年年調降,政府保證收購的制度將逐漸退場。

數位時代/楊婷宇製作

從供給端來說,法規的修正讓企業投資綠電有了吸引力。2019年,《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修正,開放民間電廠可經由 綠電直供(民間電廠直接供電給用戶)、 綠電轉供(民間電廠經台電輸配電再供電給用戶)兩種經營型態販售綠電。鬆綁後,之前只能售電給台電的民間電廠,可以自由選擇賣給台電或是企業用戶。

民間綠電交易的方式,採取「電+證(再生能源憑證)」合一販售,電廠每發1,000度綠電,可取得經濟部標檢局核發的綠電證明「再生能源憑證」,並透過第三方綠能售電業者或上游發電廠,販售給有綠電需求的用戶。
數位時代/楊婷宇製作

而綠電交易市場大門打開,將使民間電廠能爭取更好的售價。事實上,台灣企業對於綠電的需求,早在多年前就浮現,台灣目前最大民營光電案場「韋能能源」執行董事胡根地表示,他們2017年取得案場招商權利時,就有企業探詢如何購買綠電,「但直到今年才真正把電賣給企業。」

韋能能源是來自新加坡的能源開發商,開發位於嘉義鹽田的「艾貴義竹發電廠」,裝置容量達70.2MW(百萬瓦),年發電量1億度。韋能在5月初完成綠電轉供案,買主正是台積電。

韋能能源執行董事胡根地(右)表示,早在3年前,台灣就有企業詢問如何購買綠電,不過直到今年才真正交易。左為投資暨財務總監張峻豪。
蔡仁譯攝影

基礎法規配套成形後,今年企業購買綠電需求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從企業需求端分析,背後促成有兩個原因。

怕掉單、怕被罰,促使企業積極買綠電

第一是國際競爭力。 台灣身為全球最大代工國之一,許多國際品牌如蘋果、Google等都是重要客戶,國際品牌為響應再生能源倡議組織RE100要求,承諾在2025年前使用百分百綠電,勢必進一步要求旗下供應鏈提高綠電使用比率,供應商若不照做,很可能有掉單風險。

「未來客戶要求生產產品使用50%、100%綠電是早晚的事,當一個企業的綠電使用量愈高時,代表它愈有國際競爭力。」富威電力董事長胡惠森分析。

蘋果提出的「清潔能源供應商」計畫,截止7月23日,有70多家供應商承諾使用百分百再生能源,蘋果目標年底前把4GW(十億瓦)再生能源引進其供應鏈,足以供應三分之一的蘋果供應鏈使用再生能源。

第二個需求來自法規面。 政府修改《再生能源發展條例》,納入用電大戶條款,企業被賦予使用再生能源義務,代表企業需重新審視環境外部成本,減少使用燃煤電力。

根據公告草案,經濟部訂定用電契約容量在5,000KW(千瓦)以上的企業,需在5年內建置契約容量10%的再生能源,台灣估計有300家企業必須遵循規範,以石化、鋼鐵、半導體、電子業為大宗,這些企業可選擇自建再生能源設備、安裝儲能設備、購買綠電憑證或繳交罰金,4擇1履行義務;而採購綠電憑證被認為是4種方案中較容易執行的,陸續有企業探尋採購綠電管道。

未來客戶要求生產產品使用50%、100%綠電是早晚的事,當一個企業的綠電使用量愈高時,代表它愈有國際競爭力。
富威電力董事長胡惠森

綠電愈來愈火,新角色「售電業」出現

但綠電交易模式新穎、電力轉供程序複雜,扮演媒合賣買方的「綠電中盤商」角色應運而生,今年迄今已有7家再生能源售電業(以下簡稱售電業者)誕生,包括陽光伏特家、台汽電綠能、瓦特先生、富威電力、南方電力、花蓮綠能、石門山新電力都準備投入綠電交易市場。

綠電中盤商透過向上游再生能源發電廠買電,再轉賣給有綠電需求的用戶,從中賺取價差獲利,或提供加值的能源技術服務,如節能、儲能等,優化企業的用電效率。

透過向綠能發電廠買電、再轉賣給用戶的售電業者「富威電力」董事長胡惠森認為,水力發電、陸域風電是初期具有價格競爭力的綠電。
富威電力提供

綠電交易市場看似「拉力」、「推力」俱足,但要能真正活絡起來,供給端還是面臨量能、價格、銀行融資三大考驗。

初期綠電交易市場面臨「供不應求」的情況, 民間再生能源電廠興建速度趕不上企業需求,為補足綠電供應量,台電被政府指派擔任「救援投手」,將自建8.4億度綠電投入經濟部標檢局設立的綠電憑證交易平台販售,民間也加快腳步申設再生能源發電廠。

第二個決定綠電交易市場發展速度的關鍵在價格。 韋能能源投資暨財務總監張峻豪認為,綠電交易初期較難推動,是因台灣仍有躉購制度補貼再生能源,目前太陽光電躉購費率高達4元/度,所以對光電業者而言,賣給台電就好,沒有太大誘因賣給民間企業。

也因此,富威電力認為,相對於太陽能,陸域風電、水力發電是初期最具價格競爭力的再生能源,目前水力發電躉購費率2.8元/度,陸域風電躉購費率則為2.2元/度,與平均電價2.6元相差不遠,開發陸域風電、水力的業者,會有較大的動力賣給民間企業。

由於目前綠電交易採「電證合一」,代表每度電會額外收「綠電憑證」的費用(註:發電廠每發1,000度綠電,可向國家再生能源憑證中心申請一張再生能源憑證T-REC,宣稱使用綠電的證明),綠電業者能用更好的價格賣給企業用戶。

第三個考驗,是銀行融資不易。 過去再生能源發電業者長期賣電給國營企業台電,能確保穩定收入,如今改賣給民間企業,銀行需重新評估買電者的信用評等與風險,增加融資的困難,影響電廠的申設時程。

再生能源,未來會跟市電一樣便宜

雖然得先經過重重考驗,但綠電業者睿禾控股董事長陳坤宏樂觀認為,政府補貼制度終究會退場,因為綠能開發成本會逐年下滑,2025年太陽光電將比台電平均電價更有競爭力,政府有機會不需補貼再生能源,企業也將大量採購綠電。

數位時代/楊婷宇製作

檢視各國推動綠能的腳步,鄰近的日本預期2030年達成再生能源發電占比22~24%目標,韓國期盼在2034年達到40%占比,台灣則希望在2025年將再生能源發電占比提升為20%,然而目前僅占約6%,距離目標還有一大段距離。

數位時代/楊婷宇製作

隨著綠電交易自由化,台積電帶頭大手筆採購離岸風電、太陽光電等再生能源電力,實踐企業對於環境永續的承諾,並有助於推動台灣再生能源業。當採購綠電成為國際品牌的競爭力象徵,企業搶購綠電的趨勢,只會加速,不會停止。

責任編輯:林美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10% 契約容量
根據用電大戶草案,經濟部訂定契約容量在5000kw以上的企業,須在5年內建置契約容量10%的再生能源。

2 台灣最大綠能售電業!正崴集團發電、賣電一條龍,郭台強看見背後什麼機會?

本刊資料
連接器大廠正崴低調布局再生能源多年,從太陽光電、陸域風電、離岸風電、水力都有投資,更投入民營綠能售電業,成立子公司富威電力,未來要用能源服務進攻國際。

台灣首批1.1億度綠電轉供交易,國內連接器大廠正崴集團出現在名單上,讓正崴集團董事長郭台強,默默布局8年的再生能源事業曝了光。

正崴購買的綠電來自集團旗下富威電力售電平台,源頭更是集團自行開發的太陽能電廠,正崴從上游電廠,到中游售電服務及下游用電已是集團一條龍,是國內鮮少同時經營「發電又售電」的集團,也是目前規模最大的售電業者。

正崴董事長郭台強的再生能源版圖,從發電、售電、用電皆有布局。
本刊資料

投資再生能源事業,對於國際級公司正崴來說,不僅是實現企業社會責任的義務,也符合其客戶蘋果(Apple)對供應鏈使用再生能源的要求。

「蘋果要求很多,綠能、節能都要做,我們(正崴)在全球的廠房、屋頂可以裝太陽能板都裝了,總面積高達14公頃。」富威電力董事長胡惠森認為,未來客戶要求生產產品使用50%、100%綠電是早晚的事,「當一個企業的綠電使用量愈高時,代表它愈有國際競爭力。」

挾集團強大資源,提供客戶多樣選擇

看好台灣綠電交易市場將有爆發性成長,正崴預計2025年前再生能源將建置1,000MW(百萬瓦)裝置容量,粗估經費達500億元。正崴砸重金投資綠能的背後,還有一個更遠大的目標:做全方位的能源服務,揮軍國際市場。

「我們向來比較低調,外界可能不清楚正崴在做什麼。」胡惠森說,正崴集團旗下永崴投控是管理所有再生能源事業的核心,旗下子公司星崴能源於2012年搶進風力、太陽能電廠統包工程及維運業務。

富威電力董事長胡惠森表示,現在市場上很多人都想要買綠電,未來富威電力的綠電也不會只賣給自家集團。
富威電力提供

攤開正崴的新能源版圖,制定「光、風、水、氣、大平台」的營運策略。先是在花蓮豐坪溪興建水力電廠設立子公司世豐電力;子公司富崴能源專注太陽光電、風力發電,甚至跨足門檻更高的離岸風電,今年6月以628億元標下台電離岸風場二期計畫,震撼業界;子公司欣鑫天然氣,為台灣第一家擁有潔淨能源液化天然氣(LNG)進口執照的民間企業,從事液化天然氣的進口及銷售;富威電力則為售電「大平台」,提供綠電交易服務。

投資眾多潔淨能源後,下一步朝上市前進。今年6月星崴能源更名為「森崴能源」,預計年底興櫃,2021年第三季上市。

數位時代/江書瑾製作

為執行大平台的戰略,富威電力於去年12月取得再生能源售電業執照,負責整合集團所開發的再生能源對外銷售,公司資本額6億元,為目前規模最大的售電業者。富威電力估算,2021年可以販售6,835萬度綠電,2022年14支陸域風機併網後,年發電量上看1.5億度,接著還有2億度的水力發電,都要拿出來賣。

正崴本身也是綠電需求者,為何還積極向外售電?胡惠森坦言,富威電力是獨立事業體,未來綠電不會只賣給母公司,而是誰出的價格高就賣給誰。「我希望未來每個員工產值都能達到2,000萬元以上,富威雖然不像鴻海擁有百萬名員工,但每個人貢獻度要高。」富威電力副總郝遐鵬訂定了高目標,展現積極搶進售電市場的態度。

正崴傾集團之力投入綠電交易,比起競爭對手孤軍奮戰,富威電力背後擁有強大的集團資源,可提供客戶多樣化的再生能源選擇,太陽能、風力、水力發電應有盡有。而且他們不只是單純賣電而已,還要做發展節能、儲能等全方位能源服務。

正崴集團在彰化建置2座陸域風力發電廠,總裝置容量達28.8MW。
富威電力提供

大數據分析用電習慣,10分鐘省40萬電費

胡惠森告訴員工「能源就是服務業」,提供客戶最佳用電方案。目前接觸的客戶,涵蓋電子科技、半導體、生技產業、食品、金融業等,連傳產、石化、電信業也是潛在客戶。以往企業的用電數據,被視為是營業機密,但售電業透過與企業建立綠電買賣關係,就能進一步掌握用電狀況;當合作的產業別愈多,還能透過搜集大數據做應用分析,幫助用電大戶節能或改善能源消耗。

正崴著手布局再生能源服務大平台,當中關鍵就是新成立的子公司富威電力,從事綠電交易買賣及能源服務。圖為富威電力團隊。
陳映璇攝影

下一步,前進水資源豐沛的東南亞

「我們可以依據客戶的用電數據進行分析,改善客戶的用電習慣。」胡惠森舉例,曾有客戶每天早上8點30分全廠開機,當開機的瞬間,工廠的用電量就超過與台電申請的契約容量,導致超收電費,後來經數據分析後,建議客戶部分機器可以慢10分鐘開,經過調整後,一個月就省下40萬元,幫助企業節省電費開支。

當富威持續累積電力數據,也能回過頭幫助正崴集團改善能源使用效率,並敲開國際市場大門,瞄準東南亞再生能源潛在市場機會。「為什麼我們要投入水力發電?因為東南亞水資源豐沛,很多國家適合蓋水力發電廠,但目前多數還在使用柴油發電。」

台灣正走在能源轉型的道路上,希望2025年達到再生能源發電占比20%目標。正崴積極培育大量電力相關年輕人才進軍國際,胡惠森的想法是,依據當地的天然環境資源,設置合適的再生能源,甚至在當地販售電力,正崴有充沛的能源服務團隊及能量,可以把台灣的經驗,複製到各國。

富威電力小檔案:
創立時間:2019年6月
董事長:胡惠森
產品服務:綠電交易、節能、儲能等能源服務

責任編輯:林美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6,835萬
富威電力估算,明年將有6,835萬度綠電可以販售。

3 綠電新玩家「瓦特先生」, 藏著4個熱血台大生的能源夢

蔡仁譯攝影
瓦特先生堪稱是最年輕的綠能售電業,除了4位創辦人都來自台大外,他們共同的特點是有一股對綠電的熱血與不屈不撓的精神,他們怎麼克服民間綠電交易的挑戰?

當台灣電力市場開放,再生能源賣給台電不再是唯一選擇,范旭承、楊青晏、吳宥錡、林楷翊這4位台大學生衝第一,成立新創公司「瓦特先生」,扮演綠電「中盤商」售電業角色,向發電廠購買綠電,轉賣下游需使用綠電的企業,最終目標是要讓人人有能源選擇權。

憑藉著一股熱血,瓦特先生初期一間間走訪北中南上千家咖啡廳、餐廳,探詢店家購買綠電的意願,但這股愛地球的心意,卻因台電的「限制」告吹。

范旭承解釋,當時台電僅開放使用「時間電價」(尖峰時間電價高、離峰時間電價低)的用電大戶才能進行綠電轉供,也就是說,用電量不高的小商家、餐廳根本無法購買綠電。

有了這次經驗,瓦特先生把方向轉為服務大型企業用戶,提供企業客製化購買綠電方案。經過一年努力,他們成功把兩座7.44KW(千瓦)屋頂型太陽光電轉供給國內業者元太科技、大江生醫,完成台灣首宗新設電廠的綠電轉供案。

談起投入綠電交易市場的過程,瓦特先生笑說像是「打怪」,得一路過關斬將才能破關,過程遠比想像艱辛。

瓦特先生4位創辦人(左至右)吳宥錡、林楷翊、范旭承、楊青晏。
瓦特先生

最年輕的綠能售電業,背後有太陽能老將支撐

第一個關卡,是尋找願意合作的再生能源開發商。 瓦特先生先是向國內太陽光電大廠天泰能源敲門,希望一起做大綠電大餅。天泰能源董事長陳坤宏坦言,起初自己並不了解綠電交易,但被瓦特先生的熱情感動,加上擔心這些年僅22、23歲年輕人在外面賣電會受人質疑,陳坤宏便以個人名義成立新公司睿禾控股,攜手瓦特先生專做民間綠電交易生意。

現階段睿禾開發中的屋頂型太陽光電裝置容量總計35MW(百萬瓦),發電量上看4,000~4,300萬度綠電。發電廠與售電業聯手,對售電業來說,不需單打獨鬥,能有長期穩定的綠電來源;對發電方而言,只要把電廠營運好,就有穩定的電費收入。

受到瓦特先生的影響,天泰能源董事長陳坤宏以個人名義成立睿禾控股,專做民間綠電交易生意。
蔡仁譯攝影

第二個關卡,在溝通層面的挑戰。 即便擁有太陽能大廠當靠山,也有許多企業對交易模式霧煞煞,最常問的問題是「你的電送到我的工廠會出問題嗎?」、「什麼是綠電交易?」

即便交易案達成,公家機關也不見得理解。楊青晏就感嘆:「案子花17個月才完成,送到(行政機關)承辦人卻不知道綠電轉供是什麼。」由於綠電交易屬第一型再生能源發電設備,需要數十個主管機關審核同意,這一來一往,耗費許多時間。

不過綠電交易成功與否,真正的大魔王在「銀行融資」。 過去民間蓋太陽能電廠,需準備2~3成自備款,其餘向銀行貸款,由於購電對象是國營企業台電,銀行普遍認為台電不會倒,能夠輕易核貸;如今買電方換成民間企業,增加融資困難度。

幸好在睿禾控股與永豐金控長達9個月的努力下,成功設計出專屬綠電交易專案融資的架構,完成國內第一例綠電交易與銀行團9.5億元融資專案,意味銀行團也開始接受新興的綠電交易模式。

瓦特先生終極目標:讓人人有能源選擇權

綠電交易挑戰眾多,為何瓦特先生與睿禾控股還要跳進來?陳坤宏有感而發:「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我們在幹嘛,明明把電賣給台電就好,為什麼挑麻煩事來做?」

但瓦特先生看準綠電交易市場背後龐大商機,他們估算,未來在《用電大戶條款》、《溫室氣體減量及管理法》創造的綠電需求下,2025年台灣上看6.3GW(十億瓦)裝置容量、近300億元產值。

瓦特先生與陳坤宏(中)跳進綠電交易市場,就是看準台灣2025年再生能源近300億元龐大商機。
蔡仁譯攝影

林楷翊說,隨著企業購買綠電的風氣盛行,下一階段是一般民眾參與綠電買賣,「我們希望讓台灣每個人都有『能源選擇權』的概念,自己選擇想要用的電,這是我們最想做的事。」

吳宥錡也透露,目前瓦特先生手邊還有10多個案子在申設階段,已有潛在買主,預告今年底或明年初會有另一波綠電交易,外商、國內知名品牌企業都在合作名單。

既是學生又是創業家的身分,讓瓦特先生一路走來跌跌撞撞,但也正因為年輕,跌倒了可以很快爬起來。而且,不只是他們,就連選擇在中年二度創業、擁抱綠電交易市場的陳坤宏也笑稱:「和年輕人共事,人生感覺像再活一次!」

瓦特先生小檔案:
創立時間:2018年
創辦人:楊青晏、范旭承、林楷翊、吳宥錡
產品服務:提供企業客製化綠電方案

責任編輯:林美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6.3GW 裝置容量
根據瓦特先生估算,到了2025年用電大戶條款、溫管法所創造的綠電市場規模,將上看6.3GW裝置容量需求,約300億元產值。

4 民間售電業還在長大,台電當「救援投手」上場!手握14億度綠電怎麼賣?

蔡仁譯攝
《電業法》改革3年後,好不容易民間綠能售電業在今年成形,此刻台灣規模最大的電力公司台電也準備投入,引發民間業者擔憂:為何台電要扮演價格平衡者角色?

過去台灣靠著台電一家電力公司,撐起全台供電穩定的重責大任,如今開放綠能售電業,開啟電業自由化第一步,未來將有更多「純賣綠電」的電力公司出現。

初期綠電交易市場面臨供不應求的情況,民間再生能源電廠興建速度趕不上企業需求,為補足綠電供應量,台電被政府指派擔任「救援投手」。

台電已取得綠能售電業執照,預計將有14億度綠電投入經濟部標檢局設立的官版綠電交易平台販售,對比目前民間綠電交易案僅達到1.1億度規模,台電顯然握有龐大資源。身為國營企業的台電,跳下來參與民間綠電交易市場競爭,被質疑是「與民爭利」。

我們不會把銷售綠電當作盈利目標,台電要作綠電交易制度建立的協助者。 」台電副總經理徐造華表明立場。

他手握拳頭代表綠電供需兩端,當供給少、需求多,供給端可能就會把價格拉高,但需求端又希望價格低,因此當台電進場販售綠電,有助於價格平穩,但台電也明白不能讓價格低到讓綠電業者活不下去。

以「穩定供電」為前提,台電進行電業轉型

對於今年共有7家綠能售電業誕生,包括陽光伏特家、台汽電綠能、瓦特先生、富威電力、南方電力、花蓮綠能、石門山新電力業者都準備投入綠電交易市場,過去一家獨大的台電,會不會感到競爭壓力?

徐造華反倒認為「夥伴愈多愈好」。因為當愈來愈多民間業者投入再生能源,能夠加快達到政府2025年再生能源發電占比達20%的目標,另一方面也能讓民眾了解新的電力交易機制。

對台電而言,真正的挑戰在於:當再生能源增加時,要如何穩定供電?目前台電制定了相關配套機制,例如快速起停的燃氣機組、抽蓄水力、電力輔助服務及電池儲能等等,來因應再生能源變動大、間歇性等問題,做電力調度。

因應再生能源的增加,目前台電已制定相關配套機制,例如快速起停的燃氣機組、抽蓄水力、電力輔助服務、電池儲能等來做電力調度。
蔡仁譯攝

台電估計可販售14億度綠電,初期扮演價格平衡者

經台電盤點,可銷售的自產綠電包括風力發電約300MW、太陽光電123MW運轉發電中,全年可提供約8.4億度綠電;待今年底前台南鹽田光電150MW及台電離岸風力一期計畫109.2MW完工後,可望再增加約5.6億度,預計2021年起,台電再生能源年發電量達14億度,遠遠超出民間綠能售電業所提供的量能。

至於台電會不會把全部綠電拿出來賣?徐造華說,會評估整體市場的需求,未來民間綠電蓬勃發展後,台電的角色就會淡化,若市場仍供不應求或價格混亂,台電就需要進場協助並平衡價格,但是否要進場決策權在主管機關經濟部。

不過,台電之所以開發再生能源,並不是為了投入綠電交易市場,而是台電有減碳的責任,台電曾在2019年發布環境白皮書,承諾2030年台電整體空污排放要減半,溫室氣體碳排放2030年碳減排達20%。而再生能源的發電效益,去年度(108年)計算每發一度太陽光電、風電,約可減碳1.8公斤。

經過盤點,台電自建綠電年銷售度數上看14億度。
台電

問到退場機制,徐造華認為言之過早,「現在天下都還沒打起來,大家就開始在想怎麼廝殺個你死我活,不需要這樣。更何況台電是一個國營企業,不是一個與民爭利的單位。」台電的想法是,當民間的力量不足時,可以適時進場協助,「總不能放著台電一池水庫不用,而讓業者(需求)渴死吧。」

民間綠能業者想「自由戀愛」,卡在「分手費」難題

但近年再生能源裝置容量穩定成長,為何現階段民間反拿不出綠電來賣?

主要是過去民間所蓋的再生能源電廠都透過躉購制度,統一由台電收購20年,因此大部分綠電綁在台電手裡。但自2019年4月《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修法,開放躉購與直轉供制度可互換,代表發電業者可以跳脫躉購制度,擁抱自由市場。

但舊有電廠要與台電解除契約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台電表示,會在不影響全民電價為前提,跟民間談解除契約,今年設定的標準,若簽訂的躉購費率低於2.7754元/度,台電需向業者酌收分手費解約;若高於2.7754元/度,台電則可直接終止契約。

台電考量是,若便宜的綠電離開台電系統,台電必須要有配套機制,設定解約條件,不能對現有電價造成衝擊。

因此在解約得面臨「分手費」的難題,以及必須談到更好的市場價格前,多數民間綠能電廠不會輕易與台電解約。徐造華坦言,「 目前要從台電出走的綠電不多,兩隻手算得出來, 」更多的業者其實打算透過新設電廠,投入綠電交易市場。

長遠來看,龐大的台電體系還得配合《電業法》改革,分拆控股母公司、發電公司、輸配電三間公司,雖然《電業法》給予台電6至9年時間做組織轉型,最晚2026年1月完成。

數位時代/楊婷宇製作

徐造華表示,台電會在兼顧「穩定供電」責任下進行組織再造,台電的組織會因應能源轉型的需求來建構,目前台電員工多達2.7萬人,遍布全國各地,轉型成三家公司並不容易。徐造華也不諱言,「大家想要的台電還是穩定供電、合理電價的台電,」因此會以這兩個目標當作主軸,先配合政府能源轉型,並同步展開組織轉型。

責任編輯:林美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