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董事比例僅5%,老企業130年才出現第一位!為何日企管理職性別比例嚴重失衡?

2020.12.14 by
林欣蓉
女董事比例僅5%,老企業130年才出現第一位!為何日企管理職性別比例嚴重失衡?
Recruit Holdings
德國企業的女性董事占比落後於其他歐美國家,德國政府因此立法、有望推升比例。反觀日本,其政府呼籲企業提高女性董事比例,實際狀況卻不如預期?原因有哪些?

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Dorothea Merkel)是世界上最有權威的女性之一,而現任歐盟執委會主席烏爾蘇拉· 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也來自德國,雖然政治界中德國女性權威輩出,但在產業界卻顯得落後其他歐美國家許多。

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
Shutterstock

以該國上市公司前三十名的董事性別狀況來說,美國女性董事佔28.6%、瑞典為24.9%、英國為24.5%,德國僅佔12.8%。

德國目前企業經營層都以中高齡的男性為主,女性董事非常稀少,為正視此問題,德國執政聯盟日前已達成立法共識,未來上市公司三人董事之中必需要有一人為女性董事,有德國媒體指出,若此法案能順利推行預估德國女性董事的比例在2020年前將會提升到16%。

日政府呼籲企業提高女性董事比例,實際狀況不如預期

而亞洲地區,日本政府亦認為推進女性職場活躍是維持國內成長不可或缺的動力,並曾於2013年提出「2020年女性董事(包含董事、監察人等)提升至30%」的目標,但依內閣府(相當於內政部)2019年的調查,實際上僅停留在5.2%。

另外,依日媒調查女性以律師、教授等身分被選任為獨立董事者最多,但經內部選拔成為董事者則非常稀少。而2019年3,730家日本上市公司中,女性董事超過50%以上者僅3家,而以種類別來說女性董事的晉用以保險業、石油石炭製品及銀行業等最多(9%以上),礦業、紙漿及倉庫運輸業等最少(3%以下)。

創業130年日本生命首位女性董事建議:女性務必要保持自信

山內千鶴氏於2019年成為日本生命創業(保險業)130年以來首位女性董事。山內氏分析,日本生命從業人員共5萬人中約有九成是女性,但因過於考慮生產等生活因素,導致消極面對擴大職務範圍的培育機會,加上對自我評價過低等問題,對女性管理職來說,給予其自信相當重要。

日本Recruit Holdings的女性董事瀬名波文野。
Recruit Holdings

三十多歲就成為日本最大人力集團Recruit Holdings董事的瀬名波文野亦相當受到矚目。曾經規劃結婚後就要離職的瀬名,在進入公司後卻意外發現工作相當有趣,更在就職第七年挑戰赴英國管理公司收購的派遣公司,雖然經歷過各種困難但也順利完成任務。

瀬名認為,女性常有自信心不足,且對於承擔重要任務有裹足不前的傾向,而育兒因素也使得出勤時間必須更有彈性,企業端應該多加鼓勵並構築更合適的體制。

延伸閱讀:Google、Facebook都愛她!科技界的女權鬥士,為何能成功翻轉2大巨頭的財政營收?

高盛證券執行長蘇德巍(David Michael Solomon)也曾於今年1月表示為強化董事的多元性,若公司董事成員中沒有任何女性者,高盛證券將不承接其公開發行(IPO)業務。

蘇德巍指出,依高盛證券的資料分析,董事會成員中至少有一位為女性的公司上市一年後,其股價成長幅度高達44%,但沒有任何女性董事的公司,漲幅卻只有13%,雖然此方針上路後,可能會流失部分案件機會,但以永續投資觀點來看,身為投資專家也應該敦促上市公司晉用女性董事。

不只高盛證券,美國道富集團(State Street Corporation)、英國法通保險集團(Legal & General Investment Management)亦表示若無任何女性董事,最嚴厲的狀況將反對所有董事候選名單。

日本女性管理職比例居G7最低位,原因為何?

相對於要求採用女性管理職日益沸騰的國際聲浪,有日本企業為難表示,因當時相關法令規定女性原則上無法進行深夜勞動,從業人員的選任上就有相當限定,並非特意排除女性董事。此外,也有評論家分析,多數公司的女性主管職本來就少,而難以再進一步培養為董事,有人才不足問題。

延伸閱讀:華爾街女王被花旗、美國銀行炒魷魚後,華麗轉身創辦全球最大女性投資平台,靈感從哪來?

日本民眾對於女性董事的採用義務化也有不同看法,有些人認為,即使從國外來的壓力再高,若不從根本改變企業氛圍,將難以撼動既有制度。也有人認為國外聲浪是否有過度干涉內政的問題,日本自有文化也不容忽視;亦有部分民眾則認為,不應區分男女問題,應該以能力來做為評估才為正確。

責任編輯:錢玉紘、文潔琳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