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當紅炸子雞,見不得人的那些事

2017.02.23 by
蕭瑟寡人
蕭瑟寡人 查看更多文章

費德智庫共同創辦人暨專欄作家。沒事看書充飢、有閒寫文聊聊時事。現專注於教育科技、社會企業、科技創業與創業輔導。

shutterstock
矽谷出現許多高估值、高成長、高曝光的有名新創獨角獸,人紅是非多,也有許多難以啟齒的醜聞。

科技創業,總是被吹捧為創意的推手、既得利益的挑戰者,常被塑造成白騎士。矽谷貴為世界的新創中心,更是如中世紀天主教廷般地被供奉、吸引世界各地精英至此受洗。

然而,在現實生活中,講究高速成長的科技創業圈不時抄捷徑、好浮誇,且創辦人常常不按牌理出牌,使得原本資訊就不透明的新創界暗藏了不少難以啟齒的秘密。

尤其在金融黑手深入科技新創界後,其粉飾太平之功法相較於美國百大企業,恐怕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讓我們來看看幾家高曝光科技新創獨角獸令人汗顏的醜聞。

Uber(優步)

鼎鼎大名的Uber恐怕是世界上最受矚目的獨角獸,然而它從開業就爭議不斷。現任執行長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是出了名的痞子,使名譽損害控管一直是令Uber高層與投資人頭痛的課題。

卡拉尼克過去最大的醜聞之一就是他在公眾場合物化女性的言論,有一次受訪時被問到他對於自己身價高漲後更受女性青睞有何看法,他毫不思索地回答說「Yeah, we call that ‘Boober’。」(意譯:「對啊,我們稱這現象為『胸部』」。)

這段言論刊出後,輿論一片嘩然。卡拉尼克在公眾場合脫口而出的性別歧視言論,之後似乎也大肆感染了公司的文化。

2014年10月,Uber在法國的文宣標榜將有「性感女司機」接送,並以乳溝、清涼泳裝照作為廣告,引發歐美媒體大肆鞭撻,Uber也緊急將廣告下架。

這一切似乎也不是偶然,數天前,前Uber員工福勒(Susan Fowler)在個人網誌上公開了自己的Uber工作經驗。完全不諱言地指出Uber公司內性騷擾頻繁,而HR(人力資源)的一貫態度都是靠壓制女性員工來粉飾太平。

因此,Uber的產品與工程團隊從原本25%女性員工降至只剩下約6%,還因為女性員工人數太少,公司拒絕為女性員工額外花錢購買公司贈品外套。

隔天,美國主流媒體大肆報導福勒的部落格文章,使得Uber不得不馬上大手筆地進行損害控制,對外聲明已聘僱前美國聯邦法務部長霍爾德(Eric Holder)來深入調查性騷擾案件

若Uber公司內外的性別歧視問題不讓人震驚,那Uber缺乏同理心的行銷戰術,恐怕會教咱們不寒而慄。

2014年12月,澳洲雪梨發生一起武裝恐怖份子挾持人質事件,結果Uber不但沒有提供疏散管道,反而提高了案發地點附近的Uber乘車費用,大批氣憤民眾因而發動抵制Uber行動。

這類Uber發國難財的事件並非偶然,今年年初,美國總統川普簽署旅遊禁令後引發美國各地大規模抗爭,紐約市計程車司機決定發起罷工抗議政府,拒絕在紐約甘迺迪機場載客。

結果,Uber不但沒有加入聲援受困於機場的旅客,反而對外放話說搭不到計程車的旅客可以改搭Uber。此鄙俗取巧的行徑引起許多美國民眾不滿,進而發動抵制Uber行動

卡拉尼克兩年多前受訪時,被問到他對於Uber無人車化的看法,他毫不諱言的表示:
"The Uber experience is expensive because it's not just the car but the other dude in the car. When there's no other dude in the car, the cost [of taking an Uber] gets cheaper than owning a vehicle."(意譯:「Uber經驗之所以昂貴,不是因為車子而是因為車中還有一位司機。只要沒了司機,搭Uber就會變得比擁有車子便宜。」)

這種說法或許其道理,但是卻不是一位公眾人物最明智的言論。對於傳媒的批判,Uber則不惜用抹黑行動威脅傳媒不得發表對其不利之言論。

至於Uber與各國政府的腥風血雨,相信在此無須贅述。

Theranos

Theranos曾經是美國科技傳媒的寵兒,創辦人伊莉莎白.福爾摩斯(Elizabeth Holmes)在19歲時自史丹佛大學工學院輟學,創辦Theranos生技公司。Theranos的主要業務在於開發只需「一滴血」即可進行診斷的血液測試。

到了2015年初,Theranos經歷多輪籌資,估值達90億美金,伊莉莎白本人的身價也躍升至45億美金,成為美國最年輕的女億萬富翁。

皆大歡喜,不是嗎?這正是典型的矽谷青創成功故事啊。

不料,2015年底,美國主流媒體包括紐約時報對Theranos的技術提出質疑,表示其技術不但沒有學術研究成果支持,更沒有釋出臨床實驗資料佐證。

經過美國聯邦衛生部進入Theranos的實驗室調查,發現實驗方法有諸多疑點,終於在2016年對外聲明將對Theranos以及伊莉莎白進行管制,不准其再進行任何血液測試或接受聯邦老年健保的資金補助。

不出幾個月,Theranos臨床測試資料造假的輿論延燒開,美國聯邦證卷交易委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終於正式介入調查Theranos是否有詐欺嫌疑。同期,Theranos遭遇多起集體訴訟案,許多客戶與策略夥伴表示Theranos用假實驗結果刻意欺騙消費者與企業用戶。

資料造假事件爆發後,富比士雜誌將伊莉莎白的身價修正為「零」,伊莉莎白也被評為2015年最令人失望的十大領袖之一

Theranos從巔峰跌到谷底,不到一年的時間。

2017年,Theranos手上的現金不到兩億美金,若情況沒有改變,矽谷一大獨角獸將回歸塵土。至今,伊莉莎白仍堅持自己與公司是無辜的。(哈!)

Zenefits

Zenefits是舊金山知名加速器YCombinator的得意門生,其提供讓公司可以方便各種人力資源與福利的線上平台,跟TriNet是死對頭。

到了2015年,Zenefits融資超過五億美金、營收超過兩千萬美金,是美國科技新創界極有可能公開上市的獨角獸。

不料,2016年,Zenefits內部調查發現公司當時的執行長帕克(Parker Conrad),為了省去公司訓練仲介人員的時間,竟設計了一款幫助新員工跳過政府規定認證課程的瀏覽器外掛。公司員工訓練資料造假東窗事發,使美國加州、麻州等政府介入調查

2016年底,Zenefits因假造認證資料被加州政府重罰七百萬美金,同時也與17州政府達成和解。

自此,Zenefits內憂外患不斷。Zenefits不但估值被投資人砍半(降至20億美金),更被投資人拖進法庭,最後必須轉讓更多股份給投資人才得以和解。

2017年,歹戲拖棚,Zenefits大規模裁員,總共430名員工(約總人數45%)被資遣。

公司是否還有機會起死回生仍眾說紛紜。

HomeJoy

HomeJoy亦是YCombinator的得意門生之一,在2010年接受投資後上線提供O2O打掃服務。HomeJoy成長迅速,前後募資超過6千4百萬美金,是2015前極受矚目的科技新創公司之一。

但很不幸的是,其實HomeJoy一開始的商業模式就不穩健,由於其打掃服務新帳號促銷價只要19美元(原價85美元);而促銷額度用完後,用戶就不再回流。同時,防堵競爭對手(如Handy)的市場和技術門檻太低。

HomeJoy在2013年籌足3千8百萬美金的B輪後,就不斷燒錢。當公司還在煩惱獲利模式時,此時屋漏偏逢連夜雨,因為Uber的員工權益爭議,使得HomeJoy也被加州勞工委員會盯上了。

過去Uber辯稱說其司機只是自由業者(公司無須為其納保、提供員工福利),Uber只負責媒合。但是加州勞委會反擊說Uber平台完全掌握司機的客源、評價、行駛路線(導航工具)、服務訂價權等,實際上這些工作者並沒有自由業的自主權。而根據加州法院的判決,Uber必須將司機視為員工,不得再繼續剝奪司機的福利權益與員工保險。

與Uber實行同模式的HomeJoy因此被加州勞委會咬住,雖然HomeJoy辯稱說旗下打掃人員型態並非員工,加州必須額外立法方能管制。但勞委會不吃這套,將HomeJoy拖進法院。在法律訴訟和員工福利成本增加的壓力下,HomeJoy終於在2015年關門大吉。

有趣的是,HomeJoy共同創辦人Aaron Cheung竟然在HomeJoy關門前拷貝公司客戶信用卡資料,轉移到自己另外創立的同類型公司FlyMaid,打算故技重施重回市場。

不料,金蟬脫殼時被眼尖的客戶識破並舉發自己資料遭竊,Aaron才趕緊收攤以避免再身陷法律訴訟。

在矽谷以至美國科技新創界,每當公司壯大,人性的貪婪與醜惡便嶄露無遺。無論是歧視、造假、剝削等手法都屢見不鮮。因此,不管身處任何產業,都不應卸下心防。並不是科技業,就不會做壞事。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