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打賞」以外的賺錢新招,17直播找名人助陣、開賣KOL喉糖!?

2019.12.02 by
陳君毅
攝影/蔡仁譯
提到直播的商業模式,許多人會直覺聯想到「打賞」,不過17直播仍在不斷嘗試,除了「抖內」還試圖走出一條新的道路。

「認為17直播是辣妹平台的請舉手。」17Media資深副總嚴濰秜於上週舉辦的2019亞洲新媒體高峰中問現場所有觀眾,約有5成的人舉手。

嚴濰秜笑了笑,先是坦承外界的確對於17直播存在著「辣妹直播」的想像,但實際上在母公司M17集團內部,更把17直播視為一種「用科技創造即時互動」的平台。

17直播資深副總嚴濰秜表示,17嘗試各種方式,創造新收入來源。
NMEA新媒體暨影視音發展協會

在商業模式上,也遠遠不只抖內(Donate)、打賞,17直播嘗試了各種不同的可能性,讓「互動」這件事情變得更加有趣的同時,也能獲得更多元的營收。

抖內不只是「丟錢」給主播,還要創造更多互動

17直播中最直觀的商業模式即是俗稱為抖內的「打賞」,也是目前直播平台大多最倚重的商業模式。

「抖內(Donate)」也能用不同的方式來增進社交性、互動性。
17 Media

「抖內也可以有很多種方式,像是手勢禮、濾鏡禮,讓抖內能有更多的社交性。」嚴濰秜說。舉例來說,觀眾只要贈送手勢禮給主播,主播依照觀眾指定的手勢就會出現動畫(如上圖左,手比愛心,就會噴出愛心)。濾鏡禮則能透過濾鏡、貼圖讓主播暫時變成觀眾們決定的樣子(上圖中),而上圖最右方的瘋狂動物園,則是打賞後主播必須玩一小段遊戲,為直播間創造更多的笑料。

「2019年1月到6月底,17直播就送出2,150萬次禮物,裡面存在很多的社交活動,」嚴濰秜說,「通通都是含金量。」

2B商業模式:協助品牌曝光、電視節目置入

除了2C,17直播也發展B2B的商業模式。如與保健食品電商平台iHerb.com合作,替iHerb做品牌曝光。

17直播與iHerb.com合作,推出該品牌的貼圖,創造更多的曝光管道。
17Media

「如果我一星期有1,000個直播間,平均不重複觀看是5,000人,一間丟三次禮物,等於是1,500萬次品牌曝光。」嚴濰秜說,她也提到最近有越來越多2B端的客戶發現這種新的投放方式,未來會看到更多類似的案例。

17直播與台視合作的《台視17Q》同步直播,在電視廣告的同時,直播App中還能做更多的商品置入與介紹。
17 Media

除了單純的品牌曝光之外,17直播也與台視推出益智節目節目《台視17Q》,讓所有觀眾可以同時在App上看節目、參與問答。

「電視台賣置入、冠名、廣告,App也同樣可以賣,但我們在第二現場(電視廣告時)可以做更多合作,可以導購。」嚴濰秜說。

因為17直播有辦法做到電視、App幾乎零秒差的播出與互動,嚴濰秜也提到成為「新民調中心」的概念,未來在播新聞時,能夠直接同步調查所有觀眾的感受,讓新聞能有更多不同的呈現角度。

更多的可能性:KOL自有商品販售

今年6月,17直播啟動多元直播創作者計畫,力邀各領域名人開設直播節目,包括台南市議員謝龍介與台北市議員許淑華等,現在擁有120+位多元直播創作者。

「他們到YouTube、Facebook都有分潤,到17直播除了抖內之外,還有什麼可能性?」嚴濰秜說。

17直播為黃暐瀚推出的自有商品喉糖「鐵瀚子」,也是一種商業模式的嘗試。
17 Media

其中,台灣政治評論員暨節目主持人黃暐瀚,是第一個跳進17直播擔任多元創作者的頭號元老。「他每天都在說話、演講,讓喉嚨很不好。某一天怕他沒辦法播,我幫他買了各式各樣的喉糖。」嚴濰秜說,「最後想說,乾脆我們自己來做個喉糖吧。」最後17直播與黃暐瀚共同推出「鐵瀚子喉糖」,成為17直播第一個KOL自有品牌的產品。

不過,雖然17直播提出各種直播收入的想像與實際案例,在細部收入占比方面仍無法得知。只能等到未來M17集團再次IPO的那天,外界才能知道花花綠綠的商業模式,究竟有沒有辦法贏過「抖內」,替直播產業創造更多的可能性。

延伸閱讀:
M17集團出手併購競爭對手MeMe直播,留下四個問題未解
【獨家】M17併購MeMe直播放眼印度,M17執行長潘杰賢揭如何把對手變盟友

責任編輯:陳映璇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