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界「億元挖角事件」頻傳,科技巨頭爭什麼?
專題故事

一起超過億元的挖角事件,揭開了Facebook、亞馬遜與Google旗下遊戲直播平台大戰,他們爭的是什麼?台灣的遊戲直播主,又如何選擇平台轉換?

1 直播主「億元挖角事件」頻傳!亞馬遜、Google、臉書…為9兆遊戲產值出手

數位時代/沈佑穎製作
前段日子所有人關注的是Disney+、Netflix、Amazon Prime之前的串流大戰,但在另外一個串流領域——遊戲直播,也正上演著平台大戰。

在過去一年,在遊戲直播的世界中,上演了如同體育賽事才會出現的頻繁交易情景,只是這次球隊變成了直播平台,球員變成了直播主。

Mixer簽下了擁有超過1,400萬追隨的Ninja、Facebook Gaming找來了有130萬追隨的Disguised Toast、Twitch挖來了在YouTube有460萬訂閱的Nick Eh 30、YouTube則歡迎擁有210萬追隨者的Courage加入。

上述的名字一個都不認識也沒關係,要知道的是,一場遊戲直播平台的大戰已經開打,而往更深處一看,更是一場科技巨頭間的角力。

為什麼要看遊戲直播?

但在深入遊戲直播平台間的戰爭前,也許可以先問一個問題:為什麼觀眾要看遊戲直播?

也許你我永遠做不出倒掛金鉤射門、罰球線灌籃、丟出時速160km的球,但從來不妨礙觀眾欣賞一場精彩球賽的興致。同樣的,觀眾也可以為了遊戲直播主在遊戲中作出超人的反應而歡呼。

而比體育賽事更吸引人的是,遊戲直播的世界裡面擁有各種不同類型的直播主,不想看頂尖的遊戲操作,你也可以選擇總是能讓人捧腹大笑的遊戲直播主,有時候聽他們講話比遊戲本身更有趣;又或者某個新遊戲推出,上班一整日的你連玩的力氣都沒有,乾脆看直播主玩,而你在聊天室與上千名觀眾共同留言嬉鬧。

根據研調機構statista的數據顯示,在2020年的第二季,合計Twitch、YouTube Gaming Live、Facebook與Mixer這4個遊戲直播平台,總共創下了75億個小時的觀看次數。

此外,全球數據公司(GlobalData)也預測, 在2025年前,遊戲產業將會擁有高達3,000億美元(約為9兆元台幣)的產值,所有人都想在其中分一杯羹 。遊戲直播則是第一線接觸遊戲玩家與觀眾的平台,也讓許多科技巨頭紛紛搶入。尼爾森旗下的SuperData數據顯示,在2019年,遊戲內容可以產生65億美元的營收。

敲動遊戲直播平台大戰的「Ninja」

目前全球主流的遊戲直播平台有三:Twitch、YouTube與Facebook Gaming。

StreamElements的數據顯示,若以觀看時數作為市占計算方式,2019年Twitch、YouTube、與Facebook Gaming的市占率分別為73%、21%、3%。此外,微軟旗下的Mixer為3%。

遊戲直播平台的始祖——Twitch的介面。
Twitch

遊戲直播老大哥:Twitch

2011年成立的Twitch自2011年從Justin.Tv分割出來,專注於遊戲直播內容,更於2014年以9.7億美元(約為台幣291億元)被亞馬遜收購。經過近10年的累積,不管在文化還是氛圍上都是遊戲直播主的首選,霸主地位也不容易動搖。根據WARC(世界廣告中心)的研究報告,在疫情中Twitch更是贏家,在4月份,Twitch上的內容和消費量比3月成長了63.8%,更累計達16億小時的觀看時數,是其他平台總和的兩倍之多。

Twitch不只是遊戲直播的先行者,許多功能被爭相模仿,成為直播平台的標配,像是訂閱功能、donate文化、訂閱貼圖等,「想成為一個知名的直播主,Twitch是你自然而然會想到的平台。」被Facebook Gaming挖走的直播主Disguised Toast說。

試圖挑戰Twitch地位的YouTube直播介面。
YouTube

YouTube Gaming緊追在後

YouTube則是在2015年推出YouTube Gaming搶食遊戲直播的大餅,雖然後續2019年宣布下架YouTube Gaming App,並將遊戲內容的直播合併入YouTube本站,但YouTube已是許多人日常使用的平台,仍能獲得市占第二。

擁有龐大社群為靠山的Facebook Gaming介面。
Facebook Gaming

Facebook Gaming強調社群感

Facebook Gaming於2018年推出,甫推出就大張旗鼓的招募直播主。Facebook的優勢在於高達20億的每月活躍用戶,其中有7億人會瀏覽遊戲內容,而以社群起家,在遊戲直播方面也強調社群感,能營造與朋友一起打遊戲直播的感覺。但須連結自己的Facebook帳號是最大的硬傷。

拉開直播大戰序幕的男主角——Ninja,2019年被微軟Mixer以數億台幣從Twitch挖角。
ESPN Magazine

微軟旗下Mixer來勢洶洶

Mixer則是微軟旗下的遊戲直播平台,起源自微軟於2016年收購的直播平台Beam。Mixer來勢洶洶,在2019年更是大手筆地從Twitch挖來高人氣直播主Ninja(忍者),Ninja在Twitch上擁有1,400萬名追隨者,據傳簽約金高達15億元台幣(另有一說為3億元台幣),也正式點燃了遊戲直播平台之間的搶人大戰。

過去一年來,遊戲直播平台間的挖角動作不斷。
陳君毅製表

挖角直播主有用嗎?短時間內也許能收到成效,在Ninja加入Mixer後的第一場直播,達成了8萬人同時在線觀看的成績,同時Mixer的App下載量也增加了一倍。

不過,Mixer在今年6月宣布,由於投入的時間成本與目標差距過大,平台將於7月22日關閉,用戶則將轉往Facebook Gmaing,讓全球的遊戲直播大戰從四方戰爭成了三強鼎立的狀況。

由於直播仍屬於新興產業,許多直播主清楚知道機會的大門不會永遠開啟,當其他直播平台手捧著大筆現金來敲門,就算冒著轉換平台有流失粉絲的風險,他們仍會放手一博。

台灣直播主的標配:直播+YouTube頻道

台灣雖然沒有像國外這麼誇張的挖角大戰情形,Twitch的地位仍屬不可動搖,但也有不少跳槽的消息。

台灣直播界最知名的遊戲直播主亞洲統神,就在今年4月宣布轉往由浪LIVE開設的遊戲頻道浪Play、Facebook Gaming也於切入台灣時不斷挖人,找來了如6tan等知名直播主、YouTube則有Dinter(丁特)等人直播。

浪PLAY重金挖角來亞洲統神,成為其獨家遊戲直播平台。
浪PLAY

儘管Twitch在台灣仍屬於龍頭地位,但對於某些直播主來說,有的人追求的是更高的傳播潛力,如看中Facebook更廣大的社群,又或者為了簽約金,又或者只是想換個環境試試看。

但所有人都一定會做一件事——開設YouTube頻道,讓「直播+YouTube頻道」成為台灣直播主的標配。

最主要的原因,就如以直播主經紀為主的魔競娛樂執行長陳彙中所說:「直播主每日的工作時間已經很長,如何做一份工,能產出兩份內容是重點考量。」開設YouTube頻道能夠將直播的內容再次加工上傳,同時獲取直播的收益以及YouTube頻道的收益。

直播主Dinter自2015年就開始經營YouTube頻道,將直播時的精華剪輯上傳,目前YouTube頻道的廣告收入已成他主力收入來源之一。
蔡仁譯攝

因此,線上許多知名的直播主都開設了YouTube頻道,不論是統神、貝莉莓或是Dinter。其中從2015年就開始經營YouTube的Dinter,YouTube頻道更達到了50萬訂閱,YouTube影片的廣告收入已成為他重要的收入來源,也能讓他能冒著流失觀眾的風險,在多個直播平台中轉換。

延伸閱讀:直播遊戲6年換3平台,Dinter為何不怕掉粉?怎樣才能賺錢?

雖然台灣並沒有發生各種大張旗鼓的搶人大戰,但科技巨頭間的角力,仍與我們未來息息相關。

戰爭的延伸:遊戲串流服務

亞馬遜、Google、Facebook之間的遊戲平台之爭,競爭流量與廣告預算自然是第一步,但想更遠一點,為的可能是更遠的未來: 遊戲串流服務

現在不管是家機、電腦或手機,要玩比較精緻的大作仍需要下載。在未來,當5G與設備的提升玩家只要透過各種設備、瀏覽器即可直接遊玩遊戲大作,運算都直接在雲端完成。

如Google的遊戲串流服務Stadia已經在部分地區運行,而在2019年Stadia的發布會上,Google也提到會將YouTube直播與Stadia進行整合。

已在部分地區進行測試的Google遊戲串流服務Stadia。
Google

雖然不知道微軟在關閉Mixer後,與Facebook Gaming的合作是否包含遊戲串流服務這部分,但微軟的遊戲串流服務xCloud也正在進行測試中。

其中Google與微軟都擁有自己的雲端服務,分別是Google Cloud與Azure。擁有AWS的亞馬遜,也被預測將會隨著PS4與Xbox新主機推出相關的遊戲串流服務。

而遊戲直播將是遊戲串流服務的重要入口。

試想一下,當玩家看著喜歡的直播主正在玩某個遊戲,激起了玩家想自己玩的慾望,只需要在自己的設備上按下:「Play Now」,就可以馬上購買,開啟自己的遊戲之旅。不論是以訂閱的方式販售遊戲串流服務,還是成為遊戲販售的平台,後續的商業模式變化充滿了想像。

也因此,直播大戰現在也只是個開端,在流量之爭更遠處的迷霧,也許才是真正最大的契機所在。

責任編輯:林美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2 台灣最強直播主被挖走!亞洲統神離開起家厝Twitch,「過氣」傳言會成真嗎?

蔡仁譯攝
亞洲統神之於台灣直播的發展上,絕對是不可撼動的神等級地位。

8月10日晚間10點,應該是直播的黃金時段,亞洲統神(本名張嘉航,以下簡稱統神)在浪PLAY的頻道僅有約2,000人同時觀看,與過往動輒近萬人的盛況已有些不同。

自2013年在Twitch開遊戲直播以來,統神在兩年內就殺進全球遊戲直播觀看時數前15名的榜單中,是全台灣最知名的遊戲直播主。但今年4月29日,直播平台浪LIVE推出新的遊戲直播平台「浪PLAY」,同時宣布從Twitch挖來亞洲統神,統神離開了累積7年的起家厝,只說:「跟Twitch的合約走完之後,有人來談,條件不錯就簽了。」

外界傳言浪PLAY給統神的簽約金上看500萬元,還外加固定薪資與流量獎金。在過去,也許光「亞洲統神」4個字就值得這個價碼,但隨著愈來愈多競爭對手出現,他嗆辣的風格也因為觀眾口味愈來愈重,漸漸習以為常,就連高額的簽約金也被譏笑成:在過氣前奮力拿一張大約。

「我覺得我沒有過氣啊!」亞洲統神(本名張嘉航,以下簡稱統神)略帶上揚的尾音似乎是在遊戲直播現場,原以為面對外界質疑聲浪會有一番激烈解釋,他只揮揮手說:「隨便啦,我就是這樣走過來的。」

亞洲統神有多紅?金鐘獎都播他的影片

2013年2月,統神在Twitch開始了自己的直播生涯,原因也只是:「看別人開我也想說來試試看。我跟爸媽說要考研究所,其實是在家裡看完補習班的影片就打電動。」

統神直播的內容是《英雄聯盟》,2012年台灣代表隊TPA剛拿下《英雄聯盟》的世界冠軍,全台灣吹起一陣《英雄聯盟》風潮,靠著曾拿下菁英第6(可以想像成全台第6名)的遊戲實力,以及各式各樣、毫無禁忌的嘴砲與效果迅速累積人氣,統神幾乎只要一開台,就是收看人數最多的直播台。

「統神」一名,則來自他專精的《英雄聯盟》角色古拉格斯。古拉格斯手上拿了一個大大的酒桶,因此也被台灣玩家俗稱為「酒桶」。統神會在選擇角色或進入遊戲時宣稱:「亞洲統(桶)神,霸氣登場」,在手誤打錯字之下將錯就錯,從此他便以神之名闖蕩至今。

「我真的開一個月就很紅了啦,到了2014年,幾個競爭對手也都去打職業、不開台了,就剩我。」統神說。

在2016年的金鐘獎上,在介紹網紅風潮時,也特別點名亞洲統神。
亞洲統神專屬頻道 SpinSpinSpin

他到底有多紅?以數據面來看,根據第三方機構twitchstats的統計,自2015年至今,統神的直播的觀看數是全球第28名,總觀看時數突破2億小時,直到72名才出現第二名台灣人。在2015年與2016年,統神的名次甚至可以衝上第13名,開台時動輒8,000至1萬人在線觀看是基本,最高還曾衝上2萬人的高峰。僅靠著台灣遠遠少於其他國家的人口,就能有這樣的成績,可以說當時有在看遊戲直播的觀眾,幾乎都看過統神的頻道。

以文化面來看,許多現在網路上流行的用語,都是從統神的口中、或直播時的聊天室傳出,像是「87分不能再更高」、「太神啦」、「77777777」、「欸!你過來一下」等,不少都已經打入了主流世界,被廣泛使用。統神在2016年更登上金鐘獎的舞台,名列最具有影響力的網紅之列。

「那段時間我真的很快樂,睡飽就開台,30天可以開280小時。」而穩定的開台時數也讓「統粉」們能定時找到依歸,「那時候不能開台睡覺吃飯捏,等於我一天9個小時都在打遊戲。」

斜槓當起YouTuber,卻因失言掉大單

在2017年,統神也切入YouTube領域,不只有放直播精華的「統神大戲院」,也另外開啟了頻道「張家兄弟滑起來」(2020年已改名張家夫妻滑起來),斜槓當起了YouTuber。

不過,不是為了另拓財源、也不是想迎上YouTuber的浪潮,而是因為「看起來滿好玩的,來試試看。」

亞洲統神轉戰YouTube,內容不再是擅長的遊戲內容,而是生活類的主題。
張家夫妻滑起來YouTube頻道

直播界的天王霸主切入YouTube,主題不再是遊戲,而是生活的Vlog、做料理、大胃王挑戰等,卻沒有夾帶著流量霸氣登場,反倒先吃了滿臉灰,「第一年砸了很多錢在設備、剪輯,一口氣買了4、5台電腦,當然是小虧,第二年就火車開秀。」

統神口中說的「火車開秀」,是2018年發生的普悠瑪重大事故,造成數十人死亡,而統神的哥哥,也是知名直播主的「國動(張葦航)」卻失言怒嗆,後續也在粉絲團道歉。

「一口氣就跑掉幾十個案子欸!」但統神也澄清,「很多人說我賠錢做YouTube,但哪一個老闆會做賠錢生意,第一年不熟、第二年普悠瑪,第三年就開始小賺了啦。」

YouTube與直播不同,前者講求腳本、企畫與節奏;後者則重視個人魅力的即時展現,「YouTube是set的,但真的很好玩,我自己玩得很開心。」統神說,目前他的YouTube頻道訂閱數為31.7萬,已是略有小成的頻道,但以他在直播界人氣來看,似乎又偏少,在7月更傳出統神因沒拍片,叫負責剪輯員工的員工「自己找事情做」,讓「統神過氣」的言論更加不停地飛竄。

想噴就噴、開心就噴,大砲性格影響人氣

勇敢開噴、不對就噴、想噴就噴,統神的大砲個性讓許多觀眾又愛又恨。
蔡仁譯攝

統神雖然再三跟我們強調「沒有過氣」,但事實是隨著競爭對手愈來愈多,過往觀看人次輕易突破萬人不再是日常,再加上轉換直播平台,不一定能帶走習慣使用Twitch的觀眾,在浪PLAY的觀看人數必然會有所下滑。

在浪Play所開設的YouTube平台上,放有統神直播後的VOD(隨選視訊系統,可以想像成錄影檔),觀看次數大多坐落在300~500次,平日晚間的黃金時段,統神浪PLAY的直播台也僅有2,000~3,000名觀眾。

但就算不論過氣,統神的「大砲性格」也是不斷傷到人氣的大刀。

遊戲內做效果、罵玩家讓遊戲帳號多次被停權,觀眾看得爽,統神也樂於評論時事,從交通法規、紓困、立委、媒體、兩岸關係通通開噴,站對邊也就大快人心,觀眾在聊天室刷起一波「7777777」;但總有站錯邊的時候,嗜血的觀眾也沒在留情,一次次下來多少也影響到人氣。

旁觀的人都會勸他一句:「閉嘴就好,不要討論政治、不要對時事發言、把遊戲打好就好。」

「但我就是那個永遠都會跳下去(淌渾水)的人啊,我一直都是這樣的人。」統神說,沒有人能管住他,從25歲開始開直播到現在,也過了7個年頭,當年謊稱要考研究所(真的有去,只是有某一科考了零分)的少年,也成為32歲的人父了,在勇敢發表意見這方面,他自認為始終如一,甚至自稱為「電競公道伯」。

另外一個堅持,就是對於遊戲的熱愛,「開直播打遊戲7年了,我到現在都還樂在其中,因為我真的很喜歡玩遊戲。」也因此,統神似乎想不到不玩遊戲要幹嘛,「我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欸……就繼續拼,沒有想過、我真的沒有想過。啊!去開計程車好了,啊!沒有沒有,我想到了,我要去搞政治,先從選立委開始好了。」

從Twitch開始直播生涯、開設YouTube頻道、轉戰浪PLAY、開設電商賣周邊、上遍大大小小的網路節目,甚至開咖啡店,對於產業媒體來說,總是要問出一些策略、套路或生涯規劃,統神卻給出這樣的回答,「沒有啦、沒有啦,我就是隨遇而安。」語氣、手勢都跟直播時一模一樣。

未來,他還是會靠著野獸般的直覺持續發展。

數位時代/沈佑穎製作

責任編輯:林美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3 直播遊戲6年換3平台,Dinter丁特為何不怕掉粉?怎樣才能賺錢?

蔡仁譯攝影
與一般直播主不同的是,Dinter曾多次轉換直播平台,他也理解轉換平台會有流失觀眾的風險,「但我YouTube頻道做得很好。」Dinter這樣說。

「職業選手這個身份一路陪著我經歷了許多挫折與美好,成就了我目前近乎所有的人生。」2017年Dinter(薛弘偉)在Facebook寫下了上千字的感言,正式宣布從《英雄聯盟》的職業選手退役,成為遊戲直播主。

時至今日,Dinter是少數能達到觀眾3萬人同時在線的頂尖直播主,但與其他人不同的是,他曾多次轉換直播的平台,從Twitch到中國主要面對海外市場的遊戲直播平台nonolive,再到YouTube直播,「未來也不排除再回到Twitch。」Dinter說。

眾所皆知的是,轉換平台必然伴隨著觀眾的流失,Dinter深知這個風險,卻仍多次轉換直播的平台。主要的原因是:他的YouTube頻道做得很好,目前訂閱數超過50萬,這也讓Dinter可以喊出:「開設YouTube頻道,真的是我人生最好的投資。」

從職業戰隊TPA開始,走進6年直播之路

在尚未完全卸下職業選手身份前,2014年Dinter就開始了直播之路,內容自然是他熟悉的《英雄聯盟》,「當時剛離開職業戰隊TPA,覺得職業選手這條路看不到未來,再怎麼能打,最多就是打到30歲。」Dinter想說,不如來試試看直播。

在Twitch開直播的前幾個月,Dinter頻道的同時在線人數約在500人左右,算是不上不下的成績。

同年,Dinter決定再次延續職業生涯,加入了另一支《英雄聯盟》的戰隊HKA,「直播變成做身體健康的啦,反正錢也都少到沒有感覺。」此時的直播,對Dinter來說更像是與粉絲、觀眾維繫感情,有個可以與大眾面對面的管道。

但在2015年某一天關台後,Dinter突然發現,Twitch後台帳戶中的廣告收入單日突破了100美元,整月甚至可以獲得6位數台幣的廣告收入,「這個數字是可以當成正職收入的,讓我開始覺得直播好像可以養活自己。」

再加上那一年戰隊的成績不錯,讓Dinter的人氣不斷攀升,同時在線人數突破2,000人變成家常便飯,「也開始認真想把直播做好。」Dinter說。

不過,豐厚的廣告費並沒有維持太久的時間。到了2016年,Twitch一個月的廣告費驟降至3~6萬台幣,Dinter不得而知原因,但他認為:「我花了很多時間培養了這麼多觀眾,對我來說這種下降不是很合理。」

Twitch與合作的直播主有兩種合約,一是 合作夥伴(partnership) 關係,也就是可以拿到認證勾勾,合作夥伴可以開啟付費訂閱功能,以及後台會有廣告播放按鈕,讓直播主獲得播放廣告的廣告收入;另一種合約為 流量約 ,與Twitch簽訂每個月的流量目標、廣告播放次數,達標後可以獲得薪資。

與遊戲平台Twitch成為合作夥伴關係後,即可開啟付費訂閱與廣告播放的功能,獲得廣告收入。
貝莉莓Twitch頻道

「兩種約都簽了,但做好、做滿,也達不到2015年的收入。」不過流量合約的確養活了很多直播主,讓很多人有一筆基本的收入。

從Twitch跳槽到nonolive,Dinter為什麼敢?

2017年Dinter正式退役後,來自中國主要面對海外市場的遊戲直播平台nonolive向Dinter招手,「我當然想過換平台會有流失觀眾的風險,但我YouTube做得不錯,心一橫就過去了。」Dinter說。

Dinter早在2015年時就開始經營YouTube頻道,「Twitch的確是遊戲界的大眾,但對比全球網路影音平台YouTube來說,還是小咖。」世新廣電畢業的Dinter,習慣將自己的精華片段剪輯上傳至YouTube,「直播的時候做出什麼很精彩的Play,觀眾都會大喊『剪精華』,我就自己去剪了。」

Dinter也發現,Twitch與YouTube頻道的客群並不相同,Twitch的觀眾是比較死忠的追隨者,願意收看第一手直播,即時與直播主互動;而YouTube的觀眾可能會定期收看,卻不一定有時間,或願意跟上每一個直播的時間。

「我是為了讓Twitch變得更好,才去做YouTube頻道,但YouTube成長意外比我想像中快。」2015年Dinter YouTube頻道的訂閱數,每個月都能增加近萬人的訂閱量,「除此之外,YouTube也能分散風險,畢竟也有一份廣告收入。」Dinter說。

後來Dinter開始請專業的片師(剪輯師),在固定的時間上傳YouTube影片,「會系統性地做,也是因為YouTube的廣告費開始夠養一個正職。原本只是因為觀眾喜歡看,我就剪給他們看,現在想起來,絕對是我人生最值得的投資。」

但要怎麼找到片師?Dinter的YouTube頻道能成功,片師的能力有絕對性的影響因素。因為片師們必須懂遊戲、了解Dinter的觀眾,才能在每天長達8小時的直播中,找出有趣的段落,剪出精華。

「其實片師原本都是都是盜播仔,」Dinter笑著解釋,「他們可能覺得某段好笑就自己剪,可能不是為了轉錢,但沒有經過我的許可。我看到剪得比較有趣的,我就去聯繫他,問他要不要合作,剪好之後放在我的頻道,告訴他『你可以署名,也不會有違反著作權的風險。』」

Dinter在2015年就開始經營YouTube頻道,至今已超過51萬訂閱數。
Dinter YouTube頻道

至今Dinter的頻道有3個片師、5個兼職片師,累計訂閱數達51萬,也因此,Dinter才敢說不斷轉換平台而不怕觀眾流失。

而且比起觀眾數量,Dinter更在意直播時聊天室觀眾的留言數量,「我不是特別關心人數,但我擔心的是聊天室刷得不夠快,後來發現到了nonolive(留言數)也還可以,放下了心中的大石。」

Dinter原本是《英雄聯盟》的職業選手,2014年開始了直播之路,是少數能達到觀眾3萬人同時在線的頂尖直播主。
蔡仁譯攝影

從YouTube身上,重新理解遊戲直播產業

不過,在2020年3月,nonolive決定停止台港澳地區的營運,Dinter再次面臨要轉換平台的時刻,「那時候有考慮回到Twitch,以遊戲直播來說,Twitch絕對是首選,但我總是對Twitch有些不諒解(對於廣告費)。」最後Dinter選擇到YouTube進行直播。

「開始在YouTube直播之後,我好像也開始諒解Twitch了,雖然YouTube廣告費多了一點,但也大概是多20%左右。我好像重新理解了這個產業,直播真的沒有這麼好賺吧。」對Dinter而言,最後回到Twitch也可能是一個選項。

另一個原因是,Dinter的主要收入來源除了工商、業配之外,大部分來自YouTube頻道的剪輯精華影片,直播反而變成剪輯的素材來源,所以「在哪裡播,好像也沒有太大的差別。」

不能想著如何靠直播賺錢,這樣鐵定失敗

比起在哪裡播,今年滿30歲的Dinter更煩惱要不要直播別的遊戲,「好幾年前就開始想說要不要玩別的遊戲,不然《英雄聯盟》倒了,我就沒了。但是玩別的遊戲又真的沒那麼好玩,觀眾也不愛看啊。」停頓了一下,Dinter說:「我每一天直播,都當成最後一天在播,誰也說不準還有沒有未來。」

很多人私訊Dinter,問他要怎麼樣才能紅、怎麼樣才能靠直播賺錢?他的回答是,「 一但想著要賺錢,起跑點就錯了,你就註定會失敗。 」開直播很簡單,就是分享快樂,或者是秀一下技術有多屌,這一點他沒有變過。

至於未來,Dinter的回答很豁達:「我不知道我能做多久,但因為我是先鋒、走在最前面,沒有一個範例可以遵循,就只能一直做下去。唯一不變的,就是要帶給觀眾快樂。你總會發現一條新的路,打職業的時候想著要怎麼溝通、怎麼互動、怎麼營運一場遊戲;推移到直播上,變成怎麼跟觀眾互動、怎麼營運我的頻道、剪輯素材該怎麼分配,反正人生路上就是不斷的學習,做什麼都不用擔心吧,保持思考與學習的心態就好。」

數位時代/沈佑穎製作

責任編輯:林美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4 全球不到4成女性直播主、她卻做得有聲有色!貝莉莓為何認為:一定要開YouTube頻道?

蔡仁譯攝影
貝莉莓是少數的女性遊戲直播主,開直播已經7年的時間,她為什麼會說:「直播主一定要開YouTube頻道?」

「我就是會打電動的奶台啊。」貝莉莓自己這樣開場,讓訪問省去了各種拐彎抹角、避開各種政治不正確的時間。

許多女性直播主不吝於展現自己的好身材,視訊鏡頭與遊戲畫面幾乎一樣大,讓人目光不知道該放哪裡,也就是遊戲圈泛指的「奶台」。雖然貝莉莓也大方承認自己是奶台之一,卻無法接受別人說她不懂遊戲。

「奶台沒有什麼好否認的啦,但我最在意的是,有人說我不是真的喜歡玩遊戲。我問你,哪個女直播主可以跟你談《隻狼》、《魔獸世界》、《魔獸爭霸》信長裡的今川義元?」

「奶台」的背後,是直播的無數功課與風格確立

根據研調機構Influencer Marketing Hub的數據顯示,在遊戲直播平台Twitch上,全球約有35%的女性直播主。貝莉莓便是其中之一,從2014年開台只有5個觀眾,到現在穩定破千人同時在線觀看,她已是台灣相當知名的直播主。

貝莉莓Facebook

玩遊戲是貝莉莓的本命。在接觸直播前,貝莉莓已在COS(cosplay,角色扮演)圈小有名氣、也是《流亡黯道》忠實的玩家,每天下班後玩到凌晨3、4點,再抱著黑眼圈去上班,2014年抱著玩票性質開始在Twitch直播《流亡黯道》。

最初的直播觀眾只有5人,也就是和她一起玩遊戲的朋友們,但她亮麗的外表漸漸吸引玩家注意,網路節目也邀請她,讓貝莉莓打開知名度,觀眾人數穩定成長。

2016年,貝莉莓決定全職投入直播,「就覺得比上班還有趣,不如來試試看。」但她也知道這是個賭注,「投資理財有賺有賠,人生也一樣, 要賭一件事情,有6成的把握我就會去做 。」

雖然聽起來賭很大,但貝莉莓其實盤算得相當仔細,精明得像個小老闆娘。

「直播如果是副業當然可以隨便做,但要當成全職工作,就要想有沒有跟廠商合作(業配)的可能性。」貝莉莓說。當年最流行的直播內容是《英雄聯盟》,但她沒什麼玩,「我知道《英雄聯盟》自帶流量,但這麼多人播,我要怎麼從中被看見?要怎麼做出差異性?廠商怎麼樣才會相中我?」

不只是單純玩遊戲,直播背後的眉眉角角也很多。以家機(PS4)遊戲為主要直播內容的貝莉莓,連要玩哪一款遊戲、何時要玩、話題性夠不夠都要評估,「還要看國外直播主怎麼做,每天看、每天研究──當然也是因為我自己喜歡,才能做得長久,畢竟這行就是拼誰做得久。」

貝莉莓現在直播人數穩定破千,但她沒有一絲懈怠,如果直播流量低,她也會找出為何沒人看的原因。
蔡仁譯攝影

努力摸清直播方向還不夠,讓貝莉莓真正脫穎而出的關鍵是「風格」。

「我的風格就是腥羶色。」貝莉莓大笑,「我完全不介意大家開黃腔,甚至我自己偶爾也會開黃腔。」如男友一天應該要幾次、當小三怎麼辦,她都能跟觀眾聊開。

剛開台時,貝莉莓也有一段不敢做自己的嬌羞時期,「當時很怕被批評,用一種中規中矩、不說髒話的方式去直播。」

讓她改變的關鍵,是前《英雄聯盟》世界冠軍陳彙中的一句「做自己。」2016年,她加入陳彙中開設的魔競娛樂(後來已退出),陳彙中提醒她「觀眾想要看的就是真實的妳」,這才徹底放飛自我。

做直播,什麼最難?

對於全職的直播主而言,每月動輒開台時數突破200小時,等同於每天要直播6小時以上。忠實的觀眾不只看得出直播主每天的心情、是不是真的喜歡某款遊戲,甚至連職業倦怠都能知道。

「真的只有做自己,才能一直做下去。」貝莉莓認為直播的最大挑戰,就是情緒管理,「觀眾不想看你臭臉啊,但直播開愈久,心裡的負擔就愈大。」

貝莉莓舉例:「有時候玩個遊戲,有的觀眾是指揮型、有的愛爆雷、有的單純來酸,能撐多久,要看自己能扛著這些負擔走多久。」

此外,一路直播7年,貝莉莓也怕自己變成了「老妹」,「像是之前魔競簽了很多女孩子,我真的超擔心,我想說我要不要多開一點,真的睡不好。」

開設YouTube頻道的三大關鍵

但貝莉莓也看開了,她知道重點在於「內容」有沒有做好。

貝莉莓認為,直播主一定要開設YouTube頻道,一來能滿足廣告主,二來也能吸引不同客群的觀眾。
貝莉莓YouTube頻道

除了直播本業之外,貝莉莓也從2019年開始認真經營YouTube頻道,從一個月上兩支片,到一周上三支片,主要有三大考量。

第一,是能吸引到更多觀眾。她意識到必須讓更多人從不同的管道認識自己,「YouTube與Twitch是不同的客群,開始經營YouTube後,會發現有很多人只看YouTube。」

第二,是同樣的內容,可以「賣兩次」。因為直播一次可以產出遊戲與生活兩種內容,轉到YouTube上可以是直播中的遊戲精華剪輯,也可以是生活類型的Vlog,一魚兩吃,所以她認為「直播主一定要做YouTube。」

第三,「因為Twitch錢不夠。」貝莉莓直白地說,台灣直播主的收入來源,普遍7成是靠業配、活動出席,3成是平台收入,不計其他的周邊商品,「但真的建議把平台收入當成零用錢啦。」

她也分析,現在直播已經滿足不了廠商,「直播是比較一次性的東西,但YouTube影片可以重複觀看,或是變成下廣告的素材,擁有YouTube頻道更能吸引廣告主。」再加上YouTube頻道需要長時間經營,才能有比較漂亮的觀看次數跟觀看時間,「所以真的要儘早開始經營。」

意外的SOP狂

只是外表看起來大剌剌的貝莉莓,在YouTube經營上卻是個SOP狂。

在初期,貝莉莓選擇自己剪片,「我要知道流程跟會遇到的困難,這樣比較好建立SOP。」她的每一個剪輯員工都會拿到一份套版、一支影片作為參考,「一定要給他們套版,不然我跟他們說桃紅色跟粉紅色他們分不出來,不然就是字體選擇上糾結很久,不如給他們套版。」

這個部分跟貝莉莓先前的職業有相當大的關聯,「我以前就是美編,我最受不了別人跟我說:字大一點,或是要的顏色一直改來改去講不清楚。」

至於對於新進直播主的建議,她想了一下說:「吼,現在入行更嚴苛了啦,講話大喇喇、玩遊戲的類型、極度動漫宅都有了,新人一定要先觀察自己的形象是不是已經有人卡位了──但現在位置真的卡得滿滿。」

就算到了現在,直播人數穩定破千,貝莉莓還是競競業業地看待自己所經營的社群,「每天都要繃緊神經,直播結束後要檢討為什麼沒人看,是不是有大事件(像是總統大選)之類的。」

精打細算一副商人樣、意外的SOP狂貝莉莓嘆了一口氣說:「做這行心臟一定要夠大顆,不然看人數上上下下的,真的會撐不住。」讓我們拍完採訪所需的照片,貝莉莓轉頭握起搖桿、嘟起雙唇,馬上又變回直播鏡頭前無敵美少女的模樣。

數位時代/沈佑穎製作

責任編輯:林美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5 曾是台港澳訂閱第一的直播主,怎麼看遊戲直播平台的選擇——專訪魔競娛樂陳彙中

蔡仁譯攝影
從世界冠軍,到台港澳訂閱數最多的直播主,再到協助其他直播主成長、接案的執行長,陳彙中怎麼看遊戲平台的優劣?

替台灣拿下2012年《英雄聯盟》世界冠軍的「台灣隊長」陳彙中(MiSTakE),曾以1,400個訂閱數,成為遊戲直播平台Twitch上台港澳地區訂閱數最多的直播主。

訂閱(Subscription):

觀眾在遊戲直播平台Twitch上,能以每月4.99美元(約為台幣150元)支持喜歡的實況主,能夠獲得特殊的徽章與貼圖等額外功能。

而他更在退役後,於2016年成立了魔競娛樂,成為創辦人暨執行長,以自身的成功經驗,協助退役的職業選手、直播主與廣告主洽談。「很多想接業配的直播主,不懂得向廣告主推銷自己,也不懂廣告主的需求。」陳彙中說。

從直播主到直播主經紀,格局不同的陳彙中是怎麼看待遊戲直播平台間的風起雲湧?

平台各有優勢,但Twitch仍是遊戲直播首選

魔競娛樂專注於培養電競、遊戲領域的藝人(直播主),協助藝人接案並與廣告主洽談,從中抽成獲利。在2019年7月,魔競娛樂接受台灣大哥大子公司台灣酷樂時代(MyMusic),以及富邦集團董事長蔡明忠所擁有的投資公司敦復實業入股。

而在經手10多位直播主,且有許多是開直播都能吸引5,000人以上同時在線觀看的頂級直播主,對於遊戲直播平台的選擇,陳彙中說:「Twitch就是遊戲直播的始祖,這毫無疑問。」

Twitch自2011年從Justin.tw分割出來,專注於遊戲直播,不管在文化還是氛圍上都是遊戲直播主的首選,更於2014年以9.7億美元(約為台幣291億元)被亞馬遜收購。

根據陳彙中的觀察,Twitch的經營核心以直播主為主,文化、功能、介面都圍繞著直播主打轉,「這樣做的缺點,是在商業變現上的難度提高。」

舉例來說,Twitch的廣告播放,除了觀眾在踏進直播間的那一刻強制執行之外,其他幾乎是由直播主自己在後台主動按下廣告播放的按鈕。在考量到使用者體驗的情況下,多數直播主並不會播放大量廣告。

另外,Twitch的SEO與推廣機制不夠有效率,簡單來說就是新的直播主不容易被看見,「雖然Twitch有意識到這個問題,推出『你可能喜歡的內容』或推薦專區,但目前看起來還是不夠有用。」陳彙中說。

而競爭對手YouTube,在2015年推出YouTube Gaming試圖搶食遊戲直播的大餅時,也接連複製了Twitch上流行的打賞(donate)與訂閱分級制度。「YouTube的強項在於部分功能很完整,像是直播的時候觀眾可以回拉時間條,看到稍早前的畫面。」陳彙中說。

YouTube Gaming於2015年推出獨立網站與App,雖然遊戲類別為YouTube帶來極大的流量,卻無法轉換成YouTube Gaming的成績。YouTube宣布在2019年初下架YouTube Gaming App,並將網站內容合併至YouTube。

「Facebook Gaming就是資本砸下來搞,而且有流量優勢,現在人人都會滑Facebook,都有機會滑到Facebook Gaming的內容。」陳彙中說,「但是他最大的問題在於使用者介面,在設計上以社群為導向,但也帶來了問題,像是觀眾留言是用自己的Facebook帳號,讓許多觀眾不敢任意留言。」

Facebook Gaming於2018年推出,初設立時便大張旗鼓地在全球招募直播主。

「Twitch + YouTube頻道」是標配

以魔競娛樂專注經營電競、遊戲領域的直播主來說,Twitch是首選的直播平台,「但一定要跨平台經營,每一個人一天的工作時間有限,直播主每天開台10-12小時以上,很難再擠出時間做其他事情,收入一定有天花板的存在。」陳彙中說,「怎麼做一份工,賺兩份收入變成主要的考量。」

陳彙中認為,以遊戲直播來說,Twitch加上開設YouTube頻道已經是標準配備。透過Twitch進行遊戲直播、與觀眾互動,再將精彩的精華剪輯後放上YouTube頻道,等於進行一次直播同時能展出兩種內容。

魔競娛樂旗下較知名的直播主,如GodJJ也有開設YouTube頻道,雖然訂閱數只有10萬出頭,但影片也都有穩定5萬次以上的觀看次數;另外一位直播主Winds,YouTube頻道訂閱數也突破20萬,近期影片觀看次數平均也都能保持在5萬以上。

「而且YouTube能替直播主吸引到不同的受眾,Twitch雖然在遊戲界是大眾,但相較全球影音平台YouTube仍是小眾,知名度打開了,能接到更多的業配合作。」陳彙中說。

但他同時也理解有些直播主選擇直接在YouTube進行直播的原因,「對從Twtich跳到YouTube的一些人來說,直播已經是次要的收入了,YouTube影片帶來的廣告費才是他們最主要的收入來源,所以直播平台只是他們生出剪輯素材的管道。」他舉例,像是直播主Dinter,YouTube頻道的訂閱數已突破50萬,讓YouTube頻道成為其業配之外的主要收入來源。

其他轉換平台的關鍵,則在於不同平台所推出的簽約金或底薪,「這部分就看個人怎麼選擇了。」陳彙中說。

遊戲直播主主要的收入來源:

以較有知名度的遊戲直播主來說,大部分的收入來源來自於工商、業配與廣告合作,其次為平台的訂閱、廣告費用,以及觀眾的直接打賞(donate)。

而雖然陳彙中認為開設YouTube頻道是標準配備,但如果旗下的藝人有不同的想法,想要做的事情不一樣,他認為也可以互相討論,「每個人開直播追求的事情不一樣,有些想衝知名度、有些想賺更多錢、有些想爭取更大的案子,我們就合作討論,看怎麼替你達成目標,」陳彙中說,「魔競不再是純經紀了,經紀這個詞太沉重了,我們希望能替旗下藝人達成自己的目標。」

責任編輯:林美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