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反而是強心針!外送、自駕技術遍地開花,掀起IPO狂潮,矽谷要復活了嗎?

2020.12.23 by
PingWest
PingWest 查看更多文章

宣導「有品好玩的科技一切與你有關」,開始構建科技創新實踐者與消費者的共用社區,成為科技融入生活與消費方式的創新實驗室。

疫情反而是強心針!外送、自駕技術遍地開花,掀起IPO狂潮,矽谷要復活了嗎?
IM_photo via Shutterstock
2020年對人類而言,是相當辛苦的一年,但對美國矽谷來說卻是一大轉機,各種創新產業與先進技術得以落地生長,讓沉寂多年的科技重鎮換上新的樣貌!

2020年的矽谷,似乎遇到了轉機。在經歷4月的裁員危機、7月的上市高峰後,今年12月,矽谷又迎來一波IPO熱潮。

Airbnb在上市當日,股價直接翻倍,除了已經上市的Doordash、Wish之外,明年即將上市的Instacart也沒有叫人失望。源源不斷的上市熱潮,以及上市後交出的好成績,讓人不禁對矽谷重新燃起希望:那個用科技改變世界的矽谷,還沒死;意外爆發的新冠疫情,成為了矽谷的強心針,賦予它改變的動力和土壤,讓它嶄露出新的生機。

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科技IPO浪潮再起!Airbnb、DoorDash、Affirm …...6家獨角獸上市細節一次看

2020年,對矽谷來說,必將是個後疫情的創新元年。

疫情來臨之前,曾一度停滯的矽谷

上一次,矽谷「改變世界」的創新似乎要追溯到Uber、Airbnb、Lyft這波共享經濟的元老。仔細回想,距離這批共享經濟鼻祖們的創立,已經超過10年的光陰。

ShutterStock

之後,矽谷陷入一種迴圈——閉門造車,卻難再有爆發和顛覆世界的能力。

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的無人駕駛技術,在深耕多年後卻仍未有真正落地的場景;AR和VR尚未改變世界就先被.ai和.io的趨勢取代;區塊鏈技術更是曾經的「造富神話」,最終在收割大批「韭菜」後悄然退場。

隨著一個個趨勢的過去,矽谷似乎再也沒能孕育出新的Google、蘋果、Facebook,乃至新的Uber誕生,過去幾年的矽谷變得平淡了。人們對於某些先進技術的發佈,在一陣驚嘆過後,並沒有等到它為人們的生活和產業結構帶來深層改變。

相反地,過去幾年裡,中國的科技公司倒是卯足勁,用科技改變普通人的生活——他們將許多矽谷的創業理念帶到中國,因地制宜。儘管共享經濟起先源自於矽谷,而中國卻是共享經濟單車、共乘發展最迅速、繁榮的地方。

同一時期,影響力遍布全球的中國科技新巨頭也隨之誕生:從下沉經濟拼多多,到人人都離不開的外賣美團,以及將短影片推向全球的字節跳動,不斷有新的事物出現、反覆運算也從未停歇。

shutterstock

反觀,矽谷仍享受著過去幾十年來所累積的「老本」,創新力度大不如前,更沒有孕育出和上一輪Uber、Airbnb這般改變世界的偉大公司。曾經一路奔馳於前方的矽谷,開始淪於平庸。

過去幾年來,中國和矽谷上演了一場龜兔賽跑。但2020年的這場疫情,卻給矽谷注入一劑強心針——讓它找到了新的活力和方向,讓創新的心臟又開始強勁地跳動。

2020年,矽谷比世上大多數的地區都更主動地擁抱變化。當疫情爆發時,人們的需求驟變,矽谷的科技公司進而獲得更多創新的靈感,並將徹底地改變後疫情時代的生活。

受惠於疫情,外送平台、無接觸支付程式野蠻生長

嚴格來說,新冠疫情加速了美國生活智慧化的改造節奏。

雖然Doordash在上市後,諸多評論表示它「反向抄襲」中國的美團,但實際上,Doordash早在2013年7月就已經由幾位史丹佛大學的學生創立,而「被抄襲」的美團直到2013年11月才在中國誕生。

Pinwest品玩

延伸閱讀:DoorDash掛牌首日狂飆,估值升至380億美元!美餐飲外送市占王也搭上IPO熱潮

若回首另外一家美國外送巨頭Grubhub的創業史,甚至會發現從2004年,他們就已經開始發展自己的外賣事業。直到4年之後,遠在中國的張旭豪才創立了「餓了麼」。

為何在多年以後,這些矽谷前輩們反而被指控「抄襲」中國晚輩,甚至被冠上美國版「美團外賣」的稱號?不得不承認的是,在過去幾年內,無論從成交單量還是用戶的使用頻率來說,外送產業在中國的發展速度早已超過美國。

美國因地廣人稀、大眾對外賣需求低等特點,沒辦法提供和中國一樣適合外賣產業發展的土壤。同時,外送人力的費用居高不下,以及州政府對於員工的保護政策較為保守等問題,讓整個產業的發展一直受到阻礙。

但是,這些曾經難以解決的問題,遇上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竟然找到了解決方案。疫情激發人們對於外賣的強烈需求,也讓科技企業和政府從對立面轉換成一同抵抗疫情的戰線上,彼此支援。當美國的外賣產業因疫情而獲得了適合生長的土壤後,情況便一觸及發。

曾經成長緩慢的Doordash、Postmates、Grubhub等公司,都在疫情期間卯足全力做出一系列有利於消費者的服務更新。前所未有的用戶需求和激烈的產業競爭,迫使企業們不斷提升服務以及縮短運送的時間。受惠於突然爆發的疫情,美國外賣產業的發展一日千里。

如果說,一年前矽谷的人們還在吐槽自家的外賣產業落後於中國,如今的矽谷居民大多已認可其外賣產業歷經一年的飛速發展後,正逐步趕上。

除了外賣產業之外,由於新冠疫情的爆發,雜貨快遞公司Instacart也終於在創立8年後迎來自己的春天,將有望在明年上市。

以低獲利實現快速成長的貨品配送公司Instacart。
Melies The Bunny Via Flickr

除了對外賣、外送產業的推動,新冠疫情還點燃美國民眾對新技術的熱情,意外推動了產業變革的進程。2020年的矽谷發展離不開「無接觸」三個字。在疫情環繞之下,人們相信接觸是感染的源頭之一。

對於支付方式來說,矽谷孕育多年的無接觸支付終於被接受。根據Statista的數據顯示,2019年,移動支付在中國的接受度為81%,而美國僅有29%。而2020年,疫情給無接觸支付方式帶來了改變的動力。除了蘋果的Apple Pay,Google也透過補貼裂變的方式重新推出自家的Google Pay程式。

除此之外,疫情也讓矽谷的科技公司和投資人開始考慮更多「無接觸」的創業新模式。

在矽谷誕生的Booster可以被視為「加油站界的Uber」。他們利用自家的小型油罐車為人們提供上門加油的服務。在美國疫情確診數量、比例不斷攀升的過程中,無人消毒的加油站油槍把手成為一大傳染源。利用Booster的服務,人們只需要停好車,在程式上「下單」,附近的工作人員便會趨車前往、加油。顧客甚至不需要出現在現場,只需要提前把油箱蓋打開就可以了。

截圖自Twitter

目前,這家公司正與灣區大量的疫情前線部門合作。例如,他們為矽谷的幾間消防局提供服務,降低消防隊員在加油過程中感染的可能性。當疫情結束,一旦人們習慣於這種服務,共享加油站的商業模式很可能會成為下一個矽谷爆點。

疫情之下,自動駕駛、人工智慧技術得以落地

矽谷在先進領域的技術研究和投入一直是無法被複製的底蘊,而過去幾年來,矽谷在人工智慧領域的發展也是領先於全球。

不過,人工智慧和自動駕駛等技術往往只是技術探索和研發,難以實踐落地。直到現在,純自動駕駛汽車仍然無法上路,更別提普及化。

疫情賦予這些曾被束之高閣的先進技術一個新的落地方式和應用場景,甚至是一個全新的商業化思維。

例如,前Google員工創立的無人駕駛公司Nuro與加州首府Sacramento的「方艙」醫院合作,以其R2無人駕駛小車為人們提供遞送醫療必需品和生活用品的服務。利用這款無人駕駛的送貨機器人,將減少醫護人員與確診患者的接觸,進而保護醫護人員不被感染。

Nuro

可以說,新冠肺炎的疫情加速了這些技術的商業化落地。

打破矽谷單一的發展模式

在疫情加速矽谷技術的商業化之餘,實際上,疫情也正在推動矽谷重新思考它和人類發展的關係,尤其是在醫學領域的探索。

疫情之前,美國醫藥產業的創新和發展大多發生在東部的波士頓等城市,但疫情期間,矽谷反倒成為美國醫藥領域投資額度最高的地區,矽谷的吉利德等醫藥公司更是在疫情下備受關注。

Shutterstock

疫情的嚴峻,讓矽谷更加重視生物科技領域的研發。無論是為對抗疫情,或是針對癌症的治療,疫情的到來都為他們吸引到大量的資金和優秀人才。在2020年疫情爆發後的第三季,矽谷超越「常勝軍」美國新英格蘭地區(其中包含美國醫藥公司的聚集地——波士頓),成為醫藥產業融資上,資金投入最多的地方,而矽谷醫藥產業融資數量佔全美三分之一。

在第三季,矽谷醫藥產業的新創公司中,58個企業完成融資,融資總額達到25億美金,是去年同期的195%。其中5個為金額較大的超大融資,共計9.53億美金。而同一時間,整個亞洲的融資總額僅為39億美金。

吉利德以3億美金投資的醫藥新創公司Tizona Therapueutics、Google Ventures和Andreessen Horowitz共同投資的Freenome、Google Ventures和Fidelity共同投資的Kronos Bio,這三個投資分別列為今年三季最大額投資的前10位。與此同時,Nkarta、Annexon bioscience、Nurix Therapeutics三家公司上市。

疫情有可能會改變矽谷以資訊技術為主的單一模式,讓其成為結合生物科技與資訊技術的發展地區。從根本上,利用先進技術推動生物醫藥領域的發展,甚至有望創造出更多全新的產業方向。

打破常規,創造出新的行業與工作環境

若提到新的工作環境,矽谷下一個巨變很有可能會發生在辦公室的場景中。貫穿於2020年的疫情和居家辦公,徹底顛覆人們過去對於「上班」、「公司」的理解和刻板思維,並催生出全新的行業。

儘管,居家辦公政策是科技公司針對疫情發布的被動措施,但現在,它已經逐漸成為主流的工作方式。截至目前,包括Twitter、Square、Facebook、LinkedIn等科技公司都已宣佈,將會在疫情過去後,繼續實行遠距辦公的政策。

延伸閱讀:疫情逼出矽谷搬離潮!企業推永久居家辦公,薪資依居住地調整,至少減薪15%?

這一年來的經驗告訴他們,遠距辦公在節省大量開支的同時,還可以接納矽谷以外,乃至世界各地的人才。

包括Zoom、微軟Teams、Google Meet等協作平台也在2020年迅速發展,甚至成為「改變世界」的核心工具,矽谷的精英們也開始大膽揣想,打破地域限制的「上班」和「職場」應該是什麼樣態。

dennizn via shutterstock

除了改變辦公場所之外,疫情也將促使矽谷重新思考技術和教育之間的關係。疫情賦予這些科技公司更多機會,透過線上教育的方式,為物質匱乏的地區提供教育資源,也讓線上教育有了更多普及的場景和機會。

一場疫情危機,為矽谷帶來「創新慶典」

總結來說,曾經陷入沉寂的矽谷,在危機下涅槃重生了。隨著疫情所誕生的使用者需求,不僅帶來新的創業機會,也可能催生出新的產業巨變。無論是生活中無接觸的遞送服務、醫療上的重金投資,亦或是重新定義辦公的場景,此刻的矽谷充滿了全新的想像。

shutterstock

矽谷已沉寂太久,但人們依舊相信它的底蘊和積累仍然存在。2020年的疫情之於矽谷,也許是新一輪的創新元年,期待這些創新能打破沉悶,為美國、乃至全世界帶來更多的變化。

責任編輯:文潔琳
本文授權轉載自:品玩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