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iPhone到Apple Pay,14年來引領網路世代、締造傳奇!蘋果做對了哪些事?

2021.01.08 by
少數派
少數派 查看更多文章

高品質數位生活指南。少數派幫你更好地運用數位產品或科學方法,提升你的工作效率和生活品質。

從iPhone到Apple Pay,14年來引領網路世代、締造傳奇!蘋果做對了哪些事?
shutterstock
14年前,賈伯斯首次公開iPhone,為世界帶來一項重大的科技革命。14年後,蘋果仍然站在前方,成為業界爭相模仿的企業標竿。蘋果為何能成為世代傳奇?

iPhone是由蘋果前任執行長史蒂夫.賈伯斯(Steve Jobs)在2007年1月9日的Macworld大會上首次發布的,當時他那一句:「 今天,Apple要重新發明電話了。 」,帶著極度的自信。那台小小的裝置確實有著魔力之處——當他用兩根手指演示縮放圖片時,台下爆發出難以置信的轟動。隨之開啟的,是整個百花齊放的移動網路時代,當然不是蘋果包攬所有的KPI,但沒有人能否定的是,讓百花破土的那一聲驚雷。

截圖自Twitter

2020年10月13日(台北時間14日淩晨一時),蘋果在今年第三場的線上發表會上以HomePod mini作為前菜後,精緻的過場動畫裡,化身主菜的iPhone 12系列終於被從容端上。同時,也包含iPhone 12 Pro與Pro Max,以及第一次加入的mini版本。

圖片來源/Apple Newsroom

延伸閱讀:iPhone 12、12 Pro差在哪?專業實測9大重點,誰5G訊號更好、拍照性能如何碾壓前代?

14年後的iPhone是否風華正茂,亦或是迴光返照——觀點的差異與碰撞仍與14年前沒有差別。雖然今非昔比,發表會的產品幾乎被劇透得差不多了,但蘋果的保密文化仍在最後一刻保持張力,人們饒有趣味地觀察著蘋果如何揭曉他們的猜想或願望,並期待著那句「 one more thing 」隨之出現。

按照流量經濟的邏輯,備受關注本身就是一種褒獎,無論是正面或負面的評價。時至今日,為什麼口嫌體正的我們還在關注著iPhone的動向?為什麼被戲稱為科技春晚的發表會,在熟悉的淩晨一點讓你再度守在螢幕前?即便並非如此,你也將會在數天內被迫感受鋪天蓋地的報導、分析和爭論,直到塵埃落定後,再一次進入下一年的猜謎週期。

這樣的情況,離不開老調重彈的供應鏈管理、產品的工業設計、iOS生態系統的完善、廣告行銷策略的成功、本土化等等……。不過,今天一起試著從少見的「產品路線圖設計」角度來分析:在注意力變得珍貴之時,自帶流量的蘋果究竟做對了什麼?當我們在談論蘋果的「設計」時,設計指的又是什麼?為何14年後,iPhone依然能站在舞台的聚光燈下?

被模仿、嘲諷,蘋果仍具備獨特的優勢

在iPhone問世後的數年間,倉促應戰的傳統手機廠商終於緩過神來,開始圍剿iPhone。新的頂配機型一度被冠以「iPhone殺手」作為宣傳標語,然而「一直被模仿,從未被超越」漸漸從一句調侃,變成讓眾人笑不出來的詛咒。

蘋果並不是真的擁有無人知曉的黑科技——這些年來,iPhone的硬體真能驚豔全場的,也只有Retina顯示器、Touch ID、Apple A7晶片,以及Face ID等寥寥幾回;而競爭對手推出各種眼花繚亂的功能又何止千百種?

hurricanehank via 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正貨無線耳機被海關當「盜版AirPods」!各家設計都長超像,背後原因是什麼?

近年來,聽到更多的批評是「蘋果成為了市場的跟隨者,而不是創新者。」回過頭來看,現在廣泛應用的NFC近距離無線通訊技術、VR、IP68防水等級、無線充電、夜景拍攝、以及5G……哪一項都不是蘋果首先用上的。論相機,在iPhone 6s進化到1,200萬畫素後再也沒動過;論續航,iPhone著急的電量名聲在外,祖傳的5V1A充電器更是貽笑大方,就連果粉也難以護航。

該如何看待這種現象?iPhone是不是真的沒落了?

  • 一、和許多人印象裡的「領先者」標籤不同,蘋果對搶佔未普及技術的「首發」不太感興趣,技術未普及的原因不外乎是成本過高、產品良率過低,或是業界的趨勢不明朗。靜待其他競品試過水溫後,再伺機而動,一舉提出打磨已久的解決方案。只需要一些獨特的優勢,再加上精準的行銷策略,蘋果就能輕鬆地收割市場。

  • 二、「木桶原理」一度被解讀成包括iPhone在內的許多現象:水桶的裝載量是由最短的那一塊木板決定的,iPhone的成功正是因為它的平衡。市場上曾經湧現出許多比iPhone續航更久、拍照更強、速度更快,甚至在設計上不遑多讓的競品,iPhone或許不是所有指標上永遠最頂尖的,但它卻始終是最均衡且全面的選手,更不用說它一直在逐步提高自己的短處。怕就怕,學霸還比你更努力。

  • 三、在真正具有致命性吸引力的關鍵功能,蘋果的產品和行銷團隊精準地抓住了市場的長遠趨勢和使用者心理,例如ID資訊儲存在本地以保護隱私、採用TrueDepth的Memoji、連動所有蘋果裝置的「接續互通」(Continuity)功能等,都是無法在短期內被超越的差異化功能。因此iPhone這只水桶除了沒有明顯的短板之外,還有如此鮮明的「長板」。長板對於實用主義者來說,或許不是決定性的購買動機,但對於蘋果維持領導地位、引導業界趨勢發展、以及展現其研發實力和優雅的品味,是一種最直接的示威。

  • 四、蘋果企業確實有其另類之處:它的產品、廣告、服務具有超出業界水準的美感,喜歡設立一些特立獨行的標準並對系統展現全面的控制欲,以及愛搞保密文化、吊人胃口。特別是在產品的開發節奏上,得益於品牌的強勢和現任CEO庫克的供應鏈管理才能,它極其自我。近年來的蘋果,已改善許多被人詬病之處,顯露出更親和、善於變通的一面,而在上述提到的其他面向,驕傲的蘋果仍是我行我素。

蘋果成為難以複製的企業標竿

近年來,隨著用戶數量的快速增長及蘋果本身態度的改善,批評蘋果的聲音變得更常見。客觀來說,蘋果的工業與宣傳設計,仍然是業界標竿,乃至於一個熱門配件、一則廣告,就會衍生出無數的山寨仿品;音樂App的社群裡,在蘋果的廣告選曲下方,被眾多網友評論道:「蘋果是被電子產品耽誤的音樂公司」;甚至是其他企業的發表會,也照著蘋果的套路走過一遭。如果說其他公司為何總是模仿的「不到位」,恐怕便是差在意識與對設計的理解上。模仿外型容易,但其核心卻不是一朝一夕能打造出來的。

基於創辦人賈伯斯對設計的狂熱與尊重,這間烙印著其精神的巨大蘋果,也深刻地理解並消化「設計是個系統工程」這一洞察。前設計長Jonathan Ive在扁平化設計的iOS 7問世後,曾在宣傳片裡有過一句總結:「 It's about bringing order to complexity.(這是化繁複為秩序) 」當時,他談論的是擬物化設計到扁平設計的內在動因,而這其實也是對設計的終極追求。

Less is More(少即是多) 是一個廣為人知的簡化版敘述,但對於要建立秩序、設定長期的發展路線,以及打磨愉悅的用戶體驗,要做的絕不止於這兩個維度上的取捨,而是要均衡每一項細節要素——對於一間擁有全球十萬多名員工及年營業額高達2,745 億美元的龐大企業,這並不是能用一句話概括的易事。

蘋果產品線變得雜亂無章?

在90年代「王者歸來」的賈伯斯,他怒砍產品線的故事早已傳遍大江南北,每當人們懷念其果斷的判斷力和刪繁就簡的產品美學時,便要翻出來膜拜一番。雖然庫克最為人熟知的刀法是用在刪去庫存和產品的差異化上,但在產品的取捨上,庫克的判斷力其實不比賈伯斯差。

569993581 via shutterstock

列舉幾項庫克時代的改革:大砍3.5 mm耳機孔並讓AirPods問世,一舉成為最賺錢的配件;MagSafe也為Type-c插頭讓路;AirPower則因未達公司標準而砍掉重練;今年以環保之名刪去充電器,除了精簡包裝之外,還能再賣一波無線充電配件。

如今,蘋果的產品線看似變得臃腫起來,實則不然。之所以會有這種感覺, 是因為更新的週期被拉長了 。一項關鍵的創新功能從研發製造並下放到所有產品線的時間拉長了,新款產品暫時沒有更大的創新,而舊款還有剩餘價值,為了放大錨定效應與保持新舊款的差異化,便造成同時在售的產品線變得模糊,程度上增加了使用者的選擇困難,但這也是蘋果切割精準、且市場競爭不充分的體現。

「發表會才剛結束,明年的傳聞便開始了」這的確為事實,而坊間也有不少消息人士以爆料iPhone為職業。相較起來,iPhone的更新策略算是較容易預測的,可預測性源自蘋果對文字規範的潔癖、有規律的更新週期、較透明的全球供應鏈動向,和審慎的命名體系。這些特徵也體現在iPad或Apple Watch上,但在扛下年度更新壓力的iPhone上,則更為具體。

蘋果的更新節奏有一個明顯的特徵,就是 鐘擺升級策略(Tick-Tock) ,即一年大更新、一年小更新。這種規律在iPhone X出現以後,週期拉長為三年,但基本模式不變,將Plus看作是大螢幕版本而不是獨立機型。

shutterstock

由上述可以看出,2017年的iPhone官方產品線因為8和X的同時推出而出現了為期三年的轉型陣痛期,2018–2020年都是產品線調整時期。許多人說今年一口氣推出4款新iPhone,讓消費者眼花撩亂,但仔細分析後可以發現:2017年的X,在2018年拆分出了XR和XS,2019年在XR和XS中間過渡產生出一個11,目的是為了推高Pro版本的空間。

而今年的12和12 Pro分別繼承了11和11 Pro,Max機型作為Pro的大螢幕版本,類似Plus時期,不作為獨立機型考慮。所謂的12 mini,仔細一看,原來是沿襲8 Plus螢幕尺寸的後代,也就是和去年推出的SE2分別消化8和8 Plus的剩餘需求。

Apple

2014–2016這三年消滅了小螢幕,其剩餘的需求交給SE;2017–2019年則消滅了非全螢幕,剩餘的需求交給SE2;喜歡小螢幕又要全螢幕的,就交棒給12 mini,而12 mini便是坊間謠傳的SE2 Plus或者SE3——事實上是非常整齊且有節奏的,並非是自亂陣腳的跡象。

明年的策略若延續,將會是按部就班地升級12和12 Pro&Max,推出全新的13和13 Pro&Max,結束調整期並回歸「3檔」邏輯。

因此,當某一個產品線出現了臃腫或混亂的跡象,有可能是因為它正處於「新舊世代交替」的階段,1、2年後就會逐漸明朗。

這般「 毛毛蟲式前進 」或「 大週期更新 」,導致產品路線出現一個令人又愛又恨的特質:很多時候,產品處在「半成熟期」的狀態,亦或是始終沒有一段或很短的「穩定紅利期」。特徵是在一半週期裡被市場追趕,另一半週期則超越了時代。

「大週期更新」,這是理解擁護者和唱衰者為何同等重要的一個因素。

面臨眾口難調,iPhone向市場妥協?

持有量和新使用者數逐年上漲,被苛刻檢視的iPhone,似乎面臨眾口難調的窘境。許多人認為,從前那個處事龜毛卻能引發驚嘆的神奇蘋果已隨著賈伯斯逝去了,現在的蘋果光環不再,總有部分的缺陷與妥協,或者減法技能用在刪去功能上——後者當然是蘋果有意為之,否則市場要如何細分並降低門檻,又要如何利用錨定效應來提升客單價?

無論是在賈伯斯時代「從不做市場調查」的做法,亦或是驚喜不足、穩定反覆運算的現在,在產品的開發週期上,蘋果自己說了算、不被市場牽動的調性仍然沒有改變。在瞬息萬變的商場上,這種不緊不慢的風格持續多年,是誰給了蘋果勇氣?最核心的,依舊是對供應鏈的掌控度和品牌黏著性。而更重要的是,在某些情況下,「是否要向市場妥協」可能是個假議題!

9to5mac

延伸閱讀:未來iPhone要砍掉Lightning?大家更關心的可能是USB-C什麼時候一統天下

每年必吵Lightning改換Type-c的傳聞可能永遠都不會成真——在iCloud、AirPods和MagSafe無線充電聯合佈局多年的絞殺之下,當數據、音訊傳輸和充電的三大核心問題被搞定,無介面iPhone的未來已經隱約可見,若再像iPhone 5那般大改介面,早已意義不大;第一代Apple Pencil令人尷尬的充電方式,到了iPad Pro時,重新回歸直角邊框的設計並為二代Pencil無線充電掃除障礙,自行解決了這個問題。

這裡觀察到一件事:蘋果「不做一件事」或「不好好做一件事」,不一定是因為它不夠用心,有可能是在權衡之後,蘋果選擇在「大週期」裡忍受暫時的不便,等到它適時推出更完善的解決方案以後,那些問題就會迅速化解。

另一方面的「妥協」,來自近期無法突破的物理限制和技術天花板,即使是蘋果也不得不正視,要與不完美的設計長期共存:iPhone背後刺眼的白色天線,在6和6s兩代上受盡批評,7系列將天線減少至一半,到8系列時則更換到玻璃背板才徹底解決;為了保證鏡頭的品質,凸起的鏡頭將近十年沒有撫平;有著Face ID的「瀏海」區也每年遭傳被取消或縮小,卻連年跳票。

對全螢幕時代的用戶來說,這塊「瀏海螢幕」是個心結。其實從蘋果為X系列後的iPhone設置了瀏海的縮圖,就不難想像這個設計語言將持續數年——果然在Xs、11、12三代上被完整地繼承下來。有消息透露,在2021年的iPhone設計上,這個瀏海會縮短高度,退出一些對螢幕的侵佔。

延伸閱讀:從 iPhone X「瀏海」談蘋果的設計法則

蘋果的神話仍然在繼續,但是它也有一個明顯的分水嶺, 用賈伯斯的逝世作為標誌是理解的方式之一 。庫克對蘋果有極深的理解和準確的判斷,但他自有一套不一樣的哲學。這就使得產品的邏輯從賈伯斯時期「 一出世,便風華正茂 」變成現在的「 與使用者共同成長 」。

前者以嚴厲的研發、孤注一擲的投入和不近人情的苛刻,打磨出高於市場預期好幾代、具有所謂「現實扭曲力場」的產品;後者則用務實的刀法犧牲一部分功能或美學,打造出不完美但具有持續性的產品,只需比市場高出一定水準即可(高出太多是一種不經濟、對品牌溢價的揮霍),這可被稱為蘋果的「新常態」。

市場的革命者,只有蘋果能顛覆自己

全球市值第一的公司可能會有的調動困難,在蘋果這裡並不明顯,動不動顛覆行業的氣質和不間斷的危機意識,倒讓它更像是一間新創企業。

如果要被動的對抗危機,不如先主動引爆,讓危機至少是可控的。體現於產品上,蘋果總能在標誌性產品被市場徹底拋棄之前,已然找到下一款標誌性的產品。造出iPhone讓iPod退場,爾後有各種iPad互相搏鬥。接著讓iPhone Pro Max打敗了iPad mini。曾經是賈伯斯讓兩個團隊內部競爭,現在是多方準備,能打的就先站前鋒。這種「狠起來連自己人都打的精神」,使得蘋果一直處於「革命者」,並保有先發制人、以攻為守的優勢地位,只為自己革命。

蘋果Pencil問世時,許多人戲稱這讓嫌棄「手寫筆」的賈伯斯都要從棺材裡爬出來了。這樣說來,庫克的「忤逆」之舉還真不少。他違背了賈伯斯單手操作的初衷,將iPhone從4英寸一路做到6.5英寸,同時又堅持推出體積較小的iPad mini。手寫筆不好用,那就用蘋果Pencil去重新定義它;中港澳市場不是對雙卡雙待(DSDS技術)耿耿於懷嗎?蘋果也特別提供給你。於是,市場熱烈地擁抱它們,更讓蘋果的市值一路飆漲。

截圖自YouTube

延伸閱讀: 作風跟賈伯斯截然不同,提姆·庫克如何成功改造蘋果?

不惜發動核戰爭來夷平Android系統! 」是賈伯斯怒吼的未竟遺願。而「把朋友變得更多,讓敵人變得更少。一起賺錢不好嗎?」是他實用主義的繼任者庫克之哲學。如果打臉自己是對的,那也無所謂,就是別與市場過不去。

應該會有賈伯斯的死忠粉絲感慨:當初賈伯斯對庫克的臨終託付——「 做你覺得對的事,別管我怎麼想。 」終究也在他料事如神的掌握中,連證明自己錯了,都有先見之明。

Shutterstock

被譏諷為智商稅的Apple Watch Edition是拿石頭砸自己的腳嗎?從Burberry挖角來的前零售主管Angela Ahrendts待在蘋果的五年裡,曾主推時尚奢侈品的路線是一段歧路嗎?許多評論認為蘋果在邁向奢侈品化的過程中受挫,但其實不然。她只是協助蘋果在適當的階段中完成了使命。

Apple Watch Edition樹立了高端品牌、高溢價的標竿,説明Apple Watch在一個全新的品類中立基,擁有了足夠的議價權;同時也賺足了全球熱議的話題流量,無論如何都不虧。現在Apple Watch成功轉型為主打健身和健康,Angela Ahrendts的前哨戰功不可沒。

在智慧型手機市場遇到增量瓶頸的當下,蘋果葫蘆裡下一個要賣的產品會是什麼?短期有可摺疊式的手持裝置、佈局物聯網的AirTag;遠程計畫將會有Apple Car和Apple Glass等市場憧憬多年的產品……而這些計畫依舊充滿著想像空間。

延伸閱讀:Apple Car將終結特斯拉神話?蘋果的造車計畫掌握了哪些後發優勢?

以Apple錢包為例,解密蘋果的佈局思路

再嚴厲的批評者也無法否認iPhone的成功秘訣在於iOS生態圈,以及與蘋果生態圈之間更大的連動效應。上述探討了蘋果將「設計」貫徹於產品路線圖裡的種種作為,而其中還遺漏了一點: 耐心

無論是從醜態百出到獨當一面的內建地圖服務Apple Map;還是一路從驚豔出場、逐漸落後,再到重獲優勢的智慧助手Siri;或是在每一次螢幕解析度調整時,審慎地控制碎片化;以及近年風頭正盛的Apple Pay等……蘋果令人欽佩的成就,皆是經過了漫長的深謀遠慮,絕非一蹴而就。姑且以Apple錢包這個iOS系統內建的App為例,來看看蘋果是如何在群雄逐鹿的行動支付市場上,一步步實現佈局的。

Apple

對許多新用戶來說,Apple Pay遠比Apple錢包來得知名。這並不是蘋果宣傳不力的結果,相反地, 這正是蘋果「無感設計」的典型證明 。依靠系統層面的深度綁定,NFC晶片硬體,結合便利的喚起方式,成為即用即走的典範。許多使用者不需要打開Apple錢包,卻能夠根據時間、地點以及手勢,使用Apple錢包整合的功能。這也是Apple錢包存在感弱化的原因,以及致力於開發機器學習的蘋果想看到的結果。

而Apple錢包,在前期扮演了非常重要的教育市場和籌備支付服務的角色。在後期,又成為Apple Pay的集成中心。

shutterstock

2012年6月11日的全球開發者大會WWDC上,蘋果發佈了一款叫Passbook的App,並預告隨著9月19日的iOS 6更新,使用者可以添加登機證、優惠券、門票和各種電子票據。而透過配套的PassKit API,票證可實現即時更新。當時被市場看到更多的是,統種第三方票證App備受打擊的情景,並未意識到這對蘋果來說僅只是一個前哨戰。

2014年Apple Pay在發表一個多月後,於美國首先啟用,隨即從當年的iOS 8.1更新開始,Passbook開始支援添加銀行卡、信用卡、商家預付卡和會員卡。

次年,隨著iOS 9的釋出,「臥底」三年多的Passbook露出了它的真面目,並被Apple錢包正式宣告過渡為行動支付平台,在使用者的習慣逐漸成熟和安全支付被驗證的數年後,為蘋果發行信用卡、正式涉足金融業,埋下了另一個伏筆。

在這個漫長的過程中,蘋果展現出無比的耐心,各項計畫從未歇息。Apple Pay 啟用時,可支援的裝置只有當年剛發佈的iPhone 6和6 Plus,以及iPad Air 2和mini 3,支援國家也只有美國孑然一身。2015年後,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三者加入,產品線則添加iPhone 6s和6s Plus。2016年成功進入中國市場,並在年底覆蓋到了13個國家和地區,產品線增加至iPhone SE和7系列;2017再增加12個國家和地區,2018年拿下7個國家和地區,而2019年則爆發式的拿下24個,至於2020年至10月中也增加了兩個國家。

Apple Pay已悄悄在62個國家地區提供全部或部分的服務。數年間,宣傳廣告和貼著「支援Apple Pay」的商店,幾乎在每一次的Apple Special Event上對其持續地背書,以及一系列基於Apple Pay的新服務逐年更新上線(相容於各地交通卡、網頁端支付、Apple Card等),憑藉著流暢的體驗和隱私性,Apple Pay逐漸成長為行動支付大戰裡一方備受矚目的勢力。

仔細觀察可以發現,在2014年底,市場不看好Apple Pay其實是有充足的理由—— 僅有一個國家、兩款手機和兩款平板裝置支援,以及iOS系統「封閉」的原罪。

但在17個月後,情況產生決定性的逆轉——2016年初的iPhone產品線已全線支援Apple Pay,到隔年初以後,所有iPad已全部支援。更何況,當年iPhone 6系列本身已具有相當的戰鬥力,除了美國是蘋果的大本營之外,得利於6系列第一次將螢幕的面積大幅增加,締造史上銷量爆發的一代iPhone(支援Apple Pay反倒成為另一個賣點),奠定了足夠的裝置基礎。另一項重要支援來自於2015年販售且持續發展的Apple Watch系列,同樣也支援Apple Pay。

到了2019年3月,Apple Pay再次獲得一項極其重要的服務加持——與高盛和萬事達合作推出的Apple Card。此外,蘋果還對iOS系統的兩大痛點——「 隱私 」和「 安全 」擴大宣傳,以回應對其封閉系統的批評。如此一來,情況再也不同了。

Apple

回溯到2012年Passbook問世時,若Passbook在軟體上為爾後的一系列蛻變埋下伏筆,2012年則有另一條不起眼的新聞表示,蘋果在硬體上鋪平了道路: 蘋果在7月作價3.56億美元,收購了指紋感應器製造商AuthenTec。

這筆不算便宜的交易,在蘋果的收購史上被證明是物超所值的。iPhone在2013年的5s系列開始在Home鍵置入Touch ID(指紋辨識),當時在業界引發一輪新的技術革命。經過一年的使用者教育與全球的大範圍測試,才審慎地賦予它更高階的許可權——支付。配合iPhone 6系列推出的Apple Pay也因此水到渠成。

shutterstock

儘管從iPhone X開始,蘋果的安全策略開始轉向為Face ID(人臉辨識),卻在2020年推出的iPad Air 4上,重現了側鍵的Touch ID。

Apple Pay之所以會和iPhone 6一起推出,還有一項硬體上的重要配合——機型重新開模。

與6系列開啟的「超級週期」不同,對於iOS生態系統來說,iPhone 5才是革命性的一代,源自於它一口氣改變了四項重要的設計語言——螢幕尺寸和長寬比的首次改變、導入Lightning取代30pin、導入Nano SIM卡取代Micro SIM卡,以及將耳機插孔移至底部。種種的不近人情,蘋果似乎一口氣把所有人都得罪了,這裡列舉的每一項都曾遭受大量的質疑、討論,甚至是譏諷。

IPhone 5系列將耳機插孔從頂端移除,而隨著機身的放大,6系列順理成章地將佔據頂部的關機鍵移到側邊,這兩代的變更為近距離無線通訊(NFC)的晶片挪出機身頂端的空間,並沿用至今。透過市場的驗證,以手機頂部進行通訊連接是最符合直覺的。

如今的Apple Pay市場並不是一夕之間造成的。Visa逾百位的工程師所開發數年的Token系統;Visa和MasterCard共同改造全美的POS機支付系統;蘋果持續性地收購無數間的新創企業;準備就緒的NFC晶片和安全驗證硬體Secure Element;人機互動介面和Passbook也各司其職,才鑄成這巨大的成功。Apple Pay每年為蘋果帶來超過十億美元收入,而預計到2022年,Apple Pay的交易額將達到1,900億美元。

結語

iPhone的故事之所以能被冠上「傳奇」之名,其中除了蘊藏的褒揚,恐怕也有幾分將過程歸功為命運和造化的意思。確實,蘋果遇上了天時地利人和的時機。但客觀來說,最終應歸功於蘋果對「設計」作為商業以及系統工程的理解。這樣的見解,如同賈伯斯那句有名的「 站在藝術與科技的十字路口 」一般,在這間甚是龐大的公司裡滲透著,而放眼全球,又有誰願意為十年之後的樹蔭播種,在黑暗裡等待著奮力一搏?

「It's not just what it looks like and feels like. Design is how it works.」——Steve Jobs
設計不只是外表和感覺,設計是產品如何運作。——史蒂夫.賈伯斯

責任編輯:文潔琳、錢玉紘
本文授權轉載自:少數派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