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旅熱潮後「都會娛樂」之戰開打!FunNow、Picktime與KLOOK三大玩家誰最有優勢?

2021.01.13 by
陳君毅
國旅熱潮後「都會娛樂」之戰開打!FunNow、Picktime與KLOOK三大玩家誰最有優勢?
shutterstock
新冠狀病毒(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帶來了邊境封鎖,也帶來了都會娛樂之戰,FunNow、Picktime與KLOOK共同搶食的一塊大餅。

在旅遊體驗電商平台KLOOK宣布2021的目標之一是「都會娛樂」之後,一場關於城市內的娛樂戰爭也正式於消費者眼前拉開了序幕。

邊境封鎖將於3月滿週年,代表「不能出國」已經成為日常,也代表報復性旅遊不再。畢竟,澎湖、金門不是每個週末都能到的旅遊目的地,消費者已愈來愈習慣在居住地或鄰近城市找樂子消磨時間,進而讓都會內娛樂入口的重要性勝過以往。

除了從創立時就專注在都會娛樂預訂的FunNow之外,So-net旗下的Picktime也於2021年開始將投入行銷預算,爭奪都會娛樂戰場;KLOOK雖沒有另外推出獨立App,但也在2020年10月啟動「KLOOK Moment計畫」,後台數據也將既有的商品分為旅行與都會娛樂2大類別。

不過整體來看三間公司,雖有相似,卻也存在決定性的不同。

同為即時預訂服務,Picktime投入的預算與補貼規模是觀察指標

從外表與功能上來看FunNow與Picktime,是最直接的競爭對手。

創立於2015年,FunNow以最後一刻(last minute)的晚鳥預訂開拓台北市場,最快能訂到15分鐘後的住宿、按摩、餐廳等都會娛樂商品。適逢台灣團購市場下滑,FunNow的切入時間點巧妙,加上定位明確,很快獲得了阿里巴巴台灣創業者基金、日本投資人的青睞,據媒體報導,2019年的營收上看4.5億元。

雖然在疫情間海外市場受到衝擊,但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陳庭寬在接受訪問時提到,由於營收來源主要仍以本土市場為主,影響還在控制範圍內,營收甚至年比成長了60%。綜合兩項數據,如果營收成長全年維持60%,推估FunNow 2020年的營收約在7億元左右。

FunNow在使用體驗上較為直觀,以15分鐘作為最小的預約區間。
FunNow
Picktime的即時預訂同樣以15分鐘為區間,主打住宿、按摩,整體來說與FunNow相當相似。
Picktime

延伸閱讀:疫情下營收仍成長60%!FunNow靠三大發展目標,滿足國人「報復性消費」

Picktime則是So-net旗下新服務,同樣鎖定住宿、按摩。不過負責人So-net娛樂平台事業處總監張惇鈞已透露,未來也計畫添加餐廳預訂,等於在產品線上全方面與FunNow打對台。

張惇鈞強調,Picktime不是憑空「蹦」出來的產品,其前身是So-net內部為日本遊客打造的預訂平台,主要是讓不會講中文的日本人能透過系統直接預訂服務。後續So-net內部討論、開發才衍生出Picktime的服務。

Picktime的優勢則在於母企業為中華電信、Sony,在與店家接洽時容易獲取信任,以及So-net的內部共享資源,如24小時客服,「市場還相當大,不可能一家獨吃。」張惇鈞說,現階段Picktime的商品數與會員數規模都尚小,其也預計在2021年投入行銷預算。

延伸閱讀:【專訪】So-net要跨足做音樂、預約平台!剛上任新執行長為何說「希望台灣人當CEO」?

兩者相比之下,FunNow擁有的是先行者優勢,搶先在消費者心中打開知名度,會員數與商品數也都大幅領先,特別是在會員數方面,擁有百萬會員的FunNow領先了Picktime20倍之多。但對手的複製速度與自己的創新、業務開拓速度仍是未來對戰的重點觀察指標。

預期Picktime的行銷預算規模,以及發起補貼戰的預算,將是對FunNow造成多大影響的關鍵。畢竟仍有許多高價格敏感度的消費者,對這群人來說,商品價格才是最重要的驅動因素。

而在兩家公司背後虎視眈眈的,是KLOOK。

走票券模式,為什麼FunNow說KLOOK是最大競爭對手?

FunNow Picktime KLOOK
會員數(台灣) 100萬 目標5萬 不透露
商品數 合作店家3,000間 合作店家800間
(含簽約中)
商品數2,000個

據了解,KLOOK在內部後台將商品分為旅行與都會娛樂,被歸類在都會娛樂的商品數量超過2,000個,包含表演活動、按摩、旅宿,其中又以在地美食佔比最高,總計KLOOK已與逾90間吃到飽餐廳合作,包括台北國泰萬怡酒店的MJ Kitchen自助餐廳、饗食天堂、寒舍艾美探索廚房等,另外他們也與inline串接,提供超過1,000多間餐廳線上預訂服務。

FunNow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陳庭寬表示:「KLOOK是目前最close的對手。」KLOOK持續吃下Lifestyle市場的野心,與FunNow的前進方向有所重疊。
蔡仁譯攝

雖然KLOOK台灣資深市場行銷總監林耀民表示,KLOOK的模式更偏向「票券」,並不是FunNow或Picktime所走的即時預訂。但陳庭寬卻說:「現在來看,KLOOK是我們最close的對手,」KLOOK持續吃下Lifestyle市場的野心,與FunNow的前進方向有所重疊,「這也代表FunNow必須從效率與技術層面去競爭,不走出去海外,別人也會打進來。」

的確有說走就走、追求即時預訂的消費者,自然會選擇使用FunNow或Picktime。但當週末的都會小旅行成為日常,KLOOK的票券模式如果可以端出具競爭力的價格,也能吸引到願意為了價格事前規劃購買的客群。即時導向與價格導向各有支持者,但也難以完全一分為二,中間存在著游離地帶。

而且更長遠來說,如果KLOOK未來的發展走向越來越「即時」,絲毫不令人意外。

把「規劃旅程」當作開始,「到目的地」則是尾端,通常旅客在規劃旅程時,會先決定「要去哪裡玩、有什麼好玩」,這是KLOOK第一個與旅客的接觸點。到了目的地之後,如果能夠即時預訂都會娛樂,KLOOK就能夠在尾端有再次跟旅客接觸的機會。

在疫情的影響下,KLOOK把都會娛樂作為2021年的目標,除了能小幅止血邊境封鎖的衝擊,也是把未來要做的、現在可以做的事情,順位往前拉。

延伸閱讀:2021年國旅還要撐一年!KLOOK瞄準三大關鍵:都會娛樂、供應為王、鐵粉養成

KLOOK台灣資深市場行銷總監林耀民表示,「都會娛樂」是KLOOK 2021年在台灣發展的三大方向之一。
KLOOK

總結來說,因應疫情爆發的都會娛樂競爭已拉開序幕。除了三者的競爭之外,更進一步,隨著愈來愈多玩家加入都會娛樂市場,是否會刺激各家旅宿、餐廳或按摩店開發更多招攬直客手法,甚至衍伸出獨立比價平台的新商機都相當令人期待。

責任編輯:錢玉紘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