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英特爾、台積電風光,卻跑到宏碁救火!陳俊聖兩度破框,內心轉折告白

2020.11.06 by
王郁倫
不在英特爾、台積電風光,卻跑到宏碁救火!陳俊聖兩度破框,內心轉折告白
蔡仁譯攝影
從號令4,000人的英特爾全球副總裁轉戰台積電,陳俊聖從晶圓代工產業再跳到宏碁品牌賣PC,人生的兩度重大決策,全因他從來不被約定俗成的觀念困住。

「公司在失火,有沒有興趣來救火?」大約7年前,宏碁創辦人施振榮對仍在台積電任職的陳俊聖提出邀請,第一句話就開門見山,沒帶點修飾。

當時宏碁的狀況,確實沒什麼好修飾的。2013年第3季,宏碁認列商譽等無形資產虧損,全年大虧205億元,將宏碁283億元股本蝕掉7成,還有兩位宏碁老將相繼請辭。

危機中,宏碁「亟需找到一位執行長來扭轉困局」的消息人盡皆知。

收到施振榮的邀請時,陳俊聖坦言,他其實十分猶豫。直到一位朋友憂心忡忡地問他,「如果連宏碁都塌下去,台灣是怎麼樣,都投降嗎?」這才觸動了他的心。

於是,陳俊聖在身為台積電最年輕資深副總、且創辦人張忠謀即將選定交棒人選之際,為人生安排了一個大轉彎:空降宏碁,接下轉虧為盈的艱鉅挑戰。

「從來沒有人局限我們,是我們為自己設下框框!」陳俊聖不再局限於PC、迅速擴張品牌,帶領宏碁從虧損中再起。
蔡仁譯攝影

整整6年過去,「陳俊聖+宏碁」合體已帶來累計逾百億元盈餘(未計入2016年一次性無形資產減損)。

2020年,宏碁不但本業的筆電需求大好,新事業則是發展AI(人工智慧)平台應用,還賣起能量飲與膠原蛋白,好不熱鬧。

在離開台積電前,陳俊聖曾任職英特爾(Intel)長達14年,兩家都是毛利率超過5成的拔尖企業,比起宏碁最風光時期的毛利率(2002年13.6%)數倍有餘。

外界關注宏碁這個逾40年的老品牌,如何從谷底爬起的同時,也好奇陳俊聖如何放下在半導體業的光環,轉換到硬體品牌擔任執行長,再寫下佳績。

對於在PC產業已做到極致的宏碁,陳俊聖想激發團隊思考,「我們還可以做什麼,再看自己能發揮什麼能力,而不要先看自己的能力,這樣就會被設限在這裡。」
蔡仁譯攝影

第一次破框:從晶圓代工跳品牌

一年內轉盈,帶領宏碁「從F變A」

回顧陳俊聖前半段職業生涯,都是扎扎實實的半導體訓練。他曾是英特爾管理層最高階的10位主管之一,擔任全球副總裁,掌管業務與行銷,部屬超過4,000人。

2005年,憑藉在英特爾的突出成就,台積電力邀陳俊聖加入。2014年他轉戰宏碁,接下了他從未想過的任務。

「MBA上課教的都是如何帶領企業從A做到A+,沒有人教你如何從F變A!」陳俊聖的專業是企管,較之於宏碁歷任執行長都是電機背景、硬技術底子,他知道臨危授命的考驗,猶如開一架漏油的飛機,除了得邊飛邊修之外,機組同仁還不太相信你。

帶著使命感,陳俊聖加入宏碁第一年就大秀一手,順利轉盈,連牛津大學也驚豔於這份成績,力邀他演講,主題就是經營的最高境界:如何逆轉勝(turnaround)。

宏碁創辦人施振榮於2005年卸任董事長,然2013年宏碁又面臨巨虧,施振榮不得不重新接回董事長職務,直到2014年他再度功成身退,交棒予專業經理人陳俊聖接班。
蔡仁譯攝影

從半導體產業轉戰終端電子產業,陳俊聖能夠適應不同氣候,關鍵或許在於,世俗觀念的框框條條對他並不適用。

無論是「半導體」和「電子組裝業」的階級感,或是業界約定俗成「品牌比代工優越」的觀念,從未在他心中生根。

台灣過往不少品牌隕落,有科技界主管便倡議台灣不適合做品牌,這個論點也獲得不少認同。不過,早在陳俊聖還在英特爾美國總部工作時,就對於這樣的看法不以為然,「這句話對做品牌的人很挫折,一個觀念可以害死很多人。」

他回憶,台積電曾有一位同事,在台灣、美國都取得漂亮學歷,還面試過劉德音(現任台積電董事長)進入台積,後來卻選擇跳去旺宏電子十幾年,原因只是:旺宏做記憶體「品牌」,台積是「代工」。

人生就是如此戲劇化,陳俊聖加入台積後,張忠謀指派的第一個工作,是去買旺宏的工廠,因此碰見這位台積前輩。不到1年後,對方就找陳俊聖談想回台積。現在他雖然位居台積高管,位階卻跟劉德音差了一大截。

不是代工比較倒楣,一定要做品牌,或做終端產品才比較厲害,沒有一定的。
陳俊聖

陳俊聖感嘆,一個觀念讓人執著其中、花費了10~20年,其實很可惜。「不要被迷思給困惑住,沒有什麼是一定成功、該做或不能做的事情。」

「十幾年前我在台積,張忠謀一直告訴我們,要成為『不可或缺』的公司,我們的代工跟『那種代工』不是同一件事。」一開始大家相當困惑,後來慢慢領會,如今根本不必再講,所有人都明白「超級護國神山」台積電在做什麼了。

第二次破框:從PC轉戰能量飲

甩開迷思,發展宏碁生活風格事業

2020年起,宏碁從終端PC品牌,轉戰能量飲及膠原蛋白飲。陳俊聖還親自下海推廣,下令「Day One就要賺錢!」他明白說:先虧3年請公司投資的提案看多了,「我不吃這一套!」

當然,他也心知肚明,「這(能量飲)不會是多大的生意,要做幾千億元是不可能,但是把界線往外推之後,大家心就開了,眼界也開了。」

「從來沒人局限我們只能做PC及周邊產品,是我們為自己設下框框。」對於在PC產業已做到極致的宏碁,陳俊聖想激發團隊思考,「我們還可以做什麼,再看自己能發揮什麼能力,而不要先看自己的能力,這樣就會被設限在這裡。」

生活風格就像是信仰,就像很多人不露營,但會嚮往那種生活。」在宏碁發展生活風格品牌,成為不可或缺的公司,可說是陳俊聖從張忠謀身上習得的最大禮物。

陳俊聖說,能量飲不是多大的生意,要做到如同PC營業額幾千億元不可能,但把界線往外推後,大家心就開了,眼界也開了。
蔡仁譯攝影

嚴謹生活,張忠謀親筆紙箋珍藏至今

「樂觀是優勢」,正能量航向新願景

長年來,陳俊聖始終維持著嚴謹的生活紀律,一舉一動總帶著一股明快的節奏感。他每天早上6點半起床跑步,洗澡換裝後上班。疫情爆發前,他的家在香港,每周四下班後,就搭機返港與家人相處,周日晚上回台準備上班,設法保持工作與家庭平衡。

離開台積電時,陳俊聖皮夾裡唯一帶著跟台積有關連的,就是張忠謀親手寫的紙箋,上面寫著5個英文字:Optimism is A Competitive Advantage.(樂觀是競爭優勢)

而不斷分享正面成果,鼓動員工士氣,也正是陳俊聖最擅長的事。近兩年,他成為虔誠基督教徒,信仰強化了他對人生使命的理解,更堅持為社會帶來正面影響。

陳俊聖隨身皮夾放著一張護貝紙箋,是張忠謀親手寫的勉勵小語,他也將恩師的教誨融入管理心法中。
蔡仁譯攝影

為什麼會從台灣地方信仰,變成基督徒?說來微妙,全因牧師的一句話。

「在座有很多成功人士,有沒有想過,你是周遭最聰明的一個嗎?你是最努力的一個嗎?為什麼是你比他們還要成功?」陳俊聖原本只是應朋友之邀,輕鬆參加教會禮拜,沒想到竟當場被牧師這番話「電到」,全身起雞皮疙瘩。

做事情要有目標,定一個稍微高一點的目標,能極大化我們的利潤。說穿了,要變成不可或缺(的企業),保證錢不會少。
陳俊聖

陳俊聖回想在台積電時,座位前後左右都是博士,自己並不是最聰明的一位;來到宏碁,他傍晚5點就搭電梯下樓,準備回新竹家,透過電話會議完成最後兩個會議。

「比我聰明、努力的人多了!」翻讀聖經後,陳俊聖領悟:一切都是(神)安排好的。

「這個(董事長職位)是有任期的,如果談的是數字目標,離開後沒有人會記得,但願景(成為不可或缺的企業)可以。」有了目標,宏碁在2020《富比士》的員工滿意度調查評分竟超越台積電,居台灣企業之冠。陳俊聖帶著張忠謀的手卡,正大步帶領宏碁從F走向A+。

本文出自數位時代318期11月號《台灣下一個世界級產業:智慧醫療》專欄《話題人物》

責任編輯:張庭銉、林美欣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